第7章 魂归魂合,茂山净心(1)

        茂山位于福建省莆田县芴石区灵川乡,属典型的丹霞地貌,发育典型的丹霞单面山、块状山,柱状山临水而立,千姿百态。“秀水清如玉,奇峰翠插天”,构成了奇幻百出的茂山山水之景。

        茂山山顶的灵岩庙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灵岩庙初名"岩头庙",是僧人智勇在原"灵华庵"基础上扩建而成,一度香火旺盛。至明代嘉靖年间,沿海遭倭寇侵扰,岩头庙几遭焚毁。倭患平息后,当地乡绅林云召集28村族长,捐资出力,扩建庙宇,并改岩头庙名为"灵岩庙",成为 28村民众共同宗庙,从此香火不绝,世代传承。

        灵岩庙后殿一间客房内。

        床上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少年骨瘦如柴,像是经受过长期的病痛折磨。此时少年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好像是在挣扎着什么,两只小手握得紧紧的,大约过了一小时,脸上布满了汗水,却终于恢复了平静。

        平静的大草原上一处隐蔽的地方,一只母狮子正疲惫地沉睡着,一只小狮子正醒眼朦胧的在母狮子身边打着转。为了搏杀一只野牛,母狮子进行了惨烈的搏斗,野牛被杀死了,母狮子也伤痕累累。

        平静却不一定安宁,几只饿狼此时正顺着血腥慢慢地靠近。小狮子警觉地看看四周,像是感觉到了危险,用头不停地拱着母狮,感觉到危险在越来越近,小狮子开始用嘴扯着母狮的毛,可母狮抬了抬腿,继续沉沉睡着。

        几只饿狼终于合围在一起,其中一只慢慢走过来,小狮子对着周围的侵略者不停的嘶吼,向走过来的饿狼冲过去,一番搏斗,小狮子终究因为体小身弱败下阵来,脖子上、背上露出了深深的血痕。它退到母狮子身边一边舔着伤口,一边哀嚎着。

        母狮子睁开眼,发现了侵略者,它慢慢翻过身来,拖着疲惫地身躯准备战斗。饿狼们在观察了一阵后开始轮番发动进攻,母狮抵住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身上的伤口不停地留着血,新的伤口也不断出现,小狮子在战斗中一直紧紧跟随着母狮,并不时瞅准时机给侵略者一击。一只饿狼躲避不及被母狮咬住脖子,它哀叫着求助同伴,其他的饿狼没有理睬,仍然选准方位攻击母狮。母狮在咬死一只饿狼后,抓住战机一口咬住另一只饿狼,在第二只饿狼挣扎断气后,母狮也累得趴下了,但仍然用凶狠的眼光盯着其他几只饿狼。

        剩余几只饿狼严重露出了深深的恐惧,而母狮正用最后的力气嚎叫着警告入侵者。在僵持了一阵后,几只野狼拖着母狮没有吃完的野牛肉,飞快得散去。

        在感觉危险远去后,母狮松弛下来,不停地喘着气。在休息一阵后,开始舔着小狮子的伤口,并用温和的目光示意小狮子吃奶,小狮子眼中满含泪光却没有听话,它也开始不停地去舔母狮身上的伤口。

        在这片大草原上,死亡每天都在发生,弱肉强食是在这里生存的法则,但不管是谁侵入它们的领地,母狮母子将会和侵略者斗争到底。

        那母子两头狮子在互相舔着对方身上的伤口的画面,带着一抹浓浓的母子情在李元浩脑中定格。

        李元浩从梦中醒来,微微睁开虚弱的眼睛看着四周,这是一间简单的禅房,床沿趴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美丽少妇。

        李元浩动了动自己的手,当发现自己变成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时,他开始恐慌,他只记得自己驾着点燃爆炸的渔船与PL66巡视船相撞,然后自己应该化为虚无了,可好像在撞击声、爆炸声后自己就好像进入了刚才那个梦中,这是怎么回事啊,他开始不断搜寻自己脑中的记忆。

        而就在此刻,床沿趴着的少妇起身看见床上少年睁开的眼睛,立刻惊喜的叫道:“俊儿,你没事了,太好了,太好了。”说着眼泪顺着还没有消失的泪痕留下来,然后他紧紧的抱着少年,“娘以为你就那么离开我们了。”

        李元浩木讷地被少妇抱着,他慢慢地发现记忆中有一个叫林俊雄的影子。

        林俊雄,1912年出生,父亲叫林立忠,爷爷是林世功,自小体弱多病,前几天病重,昨天被送到灵岩庙找圆觉大师医治,圆觉大师说挨不过今晚,让林家准备后事。在林俊雄死亡之前,李元浩的灵魂穿越占据了这具身体。

        母亲蔡月秀哭着守了一夜,本来绝望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抱了一会轻轻放下林俊雄:“俊儿,休息一下,我去找圆觉大师来看看。”说完跑出了房间,生怕再出意外。

        “哎,既来之,则安之。老弟,本来你就快要死了,你别怪我占据你的身体啊,从今天起我就是林俊雄,我一定好好运用你的身体。林俊雄?什么名字啊,没有李元浩好听啊,甚至有点别扭啊。”李元浩接受了现实,准备好好活这一辈子,不浪费这一奇妙的机缘。

        李元浩一个人躺着,一时间很多东西在脑子里打转。原来俊雄二字出自《史记.淮阴侯列传》之:“天下初发难也,俊雄豪杰建号壹呼,天下之士云合雾集,鱼鳞杂沓,熛至风起。”林立忠起这个名字,是希望儿子做一个豪迈出众的英雄。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以后我就做林俊雄,等我适应了这个身份,就彻底忘记过去的李元浩。

        民国十四年,算起来今年就是1925年,眼下形势应该是北洋政府腐败无能,军阀内部派系林立,割据一方。1926年蒋介石就要指挥开始北伐了,反正自己还小,有些事也左右不了,还是努力练好这副身板要紧,李元浩心中暗暗做好打算。穿越者有前世的记忆优势,也有穿越者的苦恼。优势是自己可以按照前世特种兵经验训练自己,苦恼是知道小日本正虎视眈眈,1931年就要发生“九.一八”事变了,可是自己出去说,别人肯定不信还会说自己是疯子。

        哎,看来历史不是那么好改写的啊,自己只能尽力而为了,顺其自然的走好这一世的路,不让自己后悔就好了。

        在床上胡思乱想一阵后,李元浩给自己暗暗制定计划,先恢复好身体,然后按照特种兵训练经验对自己特训,靠自己单打独斗打小鬼子肯定不行,得想办法进军事院校学习战术战略,再参军开始抗日之旅。

        门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打断了林俊雄的思绪。

        两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扶着一个年近八旬的僧人走进来,蔡月秀跟在后面。李元浩通过记忆知道左边穿着灰色长衫的是林俊雄的父亲林立忠,右边是大伯林立义,僧人正是圆觉大师。

        圆觉大师走到床前,搭脉一阵,先是惊讶的点头,而后似乎又疑惑的点头,众人见大师又是摇头又是点头,不明所以,而蔡月秀更是轻轻抽泣起来,前一刻的欣喜和激动一瞬间消失。

        圆觉大师转过头来,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李元浩,“别担心,小施主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就是身体虚弱,需要慢慢调养。我摇头只是疑惑为什么昨天小施主的生机近绝,可现在生机却如此旺盛。”

        林立忠终于长舒一口气,大伯也松了一口气,蔡月秀更是冲到床边,满脸欣喜的将李元浩的手放进被窝里,眼里满是慈爱。

        李元浩也哭了,目前的慈爱前世只在外婆那里感受到,虽然父亲没有说话,开始这些年带着他到处求医的记忆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关爱,李元浩发誓一定尽快融合两个记忆,与过去告别,这一世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守护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情。

        修养了两天,李元浩虽然身体还是很虚弱,却已经可以站起来慢慢行走了,林立忠和蔡月秀疲惫的脸上笑容也多了起来。

        暖春,经过春风吹拂和春雨的滋润,大地充满了生机,小草换上了嫩绿的春装,伴随风的吟唱,跳着婀娜多姿的舞蹈。一晃半个月过去了,李元浩身体已经基本恢复,只是由于长年病痛折磨,体质还是较差,这些天里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李元浩的心慢慢融化,找到了没有感受过的母爱。圆觉大师来过两次,第一次来肯定了之前的判断,李元浩的身体的确已经无恙,第二次来却是莫名其妙说什么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是因,得是果,不种则无所得。说完就离开了,搞得李元浩以为圆觉大师什么都知道了似的。

        林立忠见儿子病愈,打算将儿子接回家里调养,李元浩赶紧阻止。其一,他自己身体虽然恢复,但还是需要增强体质,而灵岩庙无疑最适合修养;其二,自己还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个新身份,完成角色的转变。林立忠也没有多想,也希望儿子能尽快恢复。

        其后发生的两件事让李元浩一时诧异,一时震惊。

        第一件让李元浩一时诧异的事,是林俊雄的舅舅是蔡方廷,也就是前世忠魂回望行动发起者蔡唐的爷爷。要不是舅舅蔡方廷听说,外侄病愈来探视,李元浩可能还要很长时间才能想起这茬。

        另一件让李元浩震惊的事,是林俊雄的爷爷是林世功,那个忧国思家五年,那个为琉球国奔波求助五年,最后写下绝命诗两首,高呼“生不愿为日国属人,死不愿为日国属鬼!”然后挥剑自刎的英雄。要不是李元浩老是想着身份和灵魂融合这件事或许会早一步发现,只是一时疏忽,等林立忠说三天后要到后山拜祭林世功时,才想起林俊雄的爷爷是林世功。

        因果,因果,果然如此,前世自己因为护送琉球先辈忠魂回望行动而丧生在钓鱼屿,死后自己的灵魂却穿越附身到琉球后人身上。

  /0_349/1739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