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淞沪会战之竹园伏击(2)

        惊天的爆炸让日军慌乱不已,冲在最前面的剩余几十日军在慌乱和恐惧中不断被消灭,宇多西郎双拳紧握着,他命令炮兵前移对密林进行不间歇炮击,随后命令另一个中队迅速将炸断的公路恢复。

        高尚带着警卫连兴奋地指挥着对前面剩余的日军进行歼灭,而林俊雄却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日军的动静,看见日军的炮兵不断前移,林俊雄立即命令部队冲出密林到公路上,消灭被阻断在前面的敌人后,迅速沿公路撤退。

        在林俊雄带着一百多人的部队冲到公路后,日军的炮弹不断落到密林中,而被阻隔在前面的日军很快被全部歼灭,只有少数几人跳入河中逃生。指挥炮兵的日军军官见到伏击他们的国军冲到公路,立即命令调整射击。

        炮弹在公路上不断爆炸,林俊雄带着队伍迅速撤退到炮弹射击不到的位置,回头看去,公路被日军炮火多处毁坏,他带着部队扬长而去,身后的宇多西郎则是对着指挥炮兵的军官不断大骂:“八嘎,八嘎,谁命令你向公路射击的,你知不知道这是通往竹园村的唯一道路。”

        林俊雄离开前又对狭窄处布置的炸药引爆做了处理,采用了手榴弹引爆,将引线剪短至五公分,引线处布置了三颗手榴弹,分别用三种不同的隐蔽方式将拉环处理,只要日军不小心触动一处,炸药就会被立即引爆。

        高尚兴奋地跟着林俊雄,嘴里还哼着小曲,仿佛从来没有这么痛快地打过仗,一个警卫连的战士很快报上来伤亡,警卫连牺牲28人,有12受伤。高尚不以为然地安排妥善照顾伤员,对林俊雄说道:“团长,我这些兄弟不错吧,以28人牺牲和12人受伤换取了起码一百多日军的伤亡。”

        林俊雄摇摇头,叹道:“我指挥的伏击战里,这次是伤亡最大的,除了后来日军炮击公路时来不及撤退到安全距离的士兵牺牲无法避免外,在与日军的遭遇战中牺牲的士兵都是不应该的。”

        高尚兴奋地神情一扫而光,有些落寞起来。

        “一场伏击战,警卫连伤亡近半,高连长,真不是我打击你,打仗要时刻洞察战场的一切,随时做好应变,像你刚才那样猛冲猛打,造成了很多不应该的伤亡,如果是你独立组织这次伏击战,你可以告诉我,到最后会剩下多少士兵?”

        高尚咬着牙小声说道:“或许会全部覆灭。”

        “兄弟,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永远想不到自己失败在什么地方,你是一条好汉,但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军官,还需要不断地磨练自己,总结自己。我这次带你们警卫连出来进行这次伏击,其实主要的目的是想借此机会你能认清自己,未来的路还很长,战争中也会充满无数的变数,兄弟且行且成长,且战且总结吧,我相信你会成长成一名优秀的军官。”

        “我真的可以?”

        “相信我,你说带的部队勇猛有余,战略上有些不足,只要你在89团这段时间多看多想多总结,你一定能做到成为一名好的指挥官的。”

        “团长,可不可以我以后都留在你身边,向你多学习啊?”

        “这个....等这次仗打完之后再说吧。”

        林俊雄带着警卫连回到临时团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潘之仰见到林俊雄完好无损回来后,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不过看高尚耷拉着脑袋,他以为是打了败仗,安慰道:“都平安回来就好,我们还有竹园岭这个制高点阵地呢。”

        “阻击很顺利,就是伤亡大了点,日军最快也要明天晚上才能到达竹园岭前。”

        听到这个消息,潘之仰指指高尚问道:“那高连长....”

        高尚抬起头说道:“通过这次战斗,我认识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以后我会向你们虚心学习。“

        潘之仰听后大笑起来:“哈哈....见识到我们团长的厉害了吧,等着看吧,还有很多让你开眼界的时候,你以为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的高材生的名头那么好拿啊。”

        林俊雄一路上就在想白天阻击战的情形,此刻似乎想到了可能出现的危险局面,他对潘之仰说道:“老潘,先不要恭维我了,你赶紧安排人对公路上埋置的炸药进行处理,我怕到时候日军会先用炮火覆盖一遍,然后用机动力量迅速绕到我们后面,那样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嗯,这个好处理,我连夜让他们将炸药埋置更深一些,上面多放一些大石头,尽可能地减小炮火毁坏的可能。”

        第二天,日军宇多西郎的大队到来的比林俊雄想象中还要快,下午五点的时候就已经来到竹园岭下,在休息一个小时候,宇多西郎便命令部队向竹园岭发动进攻,至于公路,他似乎意识到了那里有种种陷阱。

        宇多西郎命令部队将为数不多的炮弹发射到竹园岭高地后,便命令部队试探性进攻,等待已久的89团士兵们在第一道防线就将宇多西郎的部队打得慌忙撤退。愁眉深锁的宇多西郎命令部队退后几里驻扎,不敢再贸然进攻。

        当日军后撤五里驻扎的消息传回团部的时候,潘之仰对林俊雄说:“团长,日军这是疲惫之师啊,机会难得,是不是发动袭击,将这六百多日军一举歼灭?”

        “机会是很好,但是宇多西郎应该会收缩防守着,我们冒然去攻,说不定付出很大的伤亡还不一定吃得下他们。消灭他们或许做不到,但是让他们变成惊弓之鸟还是可以的。这样,老潘,安排熟悉日军驻扎地形的竹园村村民带路,让一营分三批袭扰日军,打完就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撤退,我想日军不敢出动反击,这一夜一定不能让日军安稳地睡觉。”

        “好,我马上去给一营长安排,团长你先去休息。”

        想着日军的增援部队应该很快会到,林俊雄躺在床上无心睡眠。而另一边宇多西郎却是想睡觉都睡不成,刚刚躺下,驻地就遭受到攻击,等他起来组织部队反击时,国军却踪迹全无。好不容易睡下,另一边又传来枪炮声,将部队集合推进搜寻国军时,又是踪迹全无,宇多西郎心里不停咒骂着,要是自己还有炮弹就可以对怀疑地区进行炮击,可是整个大队已经没有了一发炮弹,想要追击,在这片黑幕下,前方不知道笼罩着怎样的危机,不得不放弃。

        就这样,89团一营分三批隔一小时就袭击日军驻地一次,宇多西郎一夜没睡,中间有一次本想驻地重重防御不去管国军的袭击,战斗却越打越近,有几颗手榴弹甚至在他住的地方不远处爆炸,吓得他一身冷汗。

        到后来一小时过去不见袭击,宇多西郎很不习惯地走出去查看时,才发现原来天快亮了,他双手搓搓自己的脸,感叹道:“这天终于亮了!”

        一夜的袭击宇多西郎的大队损失了近百人,而且士兵们都疲惫不堪,宇多西郎不知道岭上有多少国军,害怕被全部歼灭,一大早就命令部队后撤十里,等待大部队到来。

        宇多西郎隶属西山正雄联队,24日下午西山正雄联队到达与宇多大队汇合,听了宇多西郎的一番汇报,西山正雄连抽他十几个耳光,骂了他几十次八嘎,直到心中的愤怒发泄完之后,冷静下来的西山正雄长吁口气说道:“看来我们面对的对手有些可怕,竹园岭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好穿过。”

        25日早上,西山正雄带着部队到达竹园岭前,他命令部队全力进攻竹园岭高地。日军的三板斧攻势一成不变,先是对攻击目标炮击,然后是步兵推进,机枪占领有利地形射击。

        林俊雄沉着地指挥部队躲避日军的炮火,然后开始依据工事反击。日军经过四次进攻,丢下两百多具尸体,战线却没有办法向前推进,西山正雄深锁着眉头,对着宇多西郎所画的简易地图琢磨半天,才说道:“宇多君,竹园岭易守难攻,而且我们的对手比我们早几日到达,已经构筑了防御工事,我们只能铤而走险了,我命令你的大队带着机动部队不惜一切代价突破这条公路,对守卫这条公路的国军予以消灭,我会派部队不断增援你的。”

        “嗨,请联队长放心,属下誓死打通这条通道。”

        “我会派一个大队正面进攻策应你,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嗨!”

        一番炮火轰炸后,日军再次发动进攻,林俊雄在第一道防线组织着反击,这是这一次日军的进攻有些奇怪,还没有进入射程就停下来,然后浪费着射击不到的子弹。

        林俊雄观察一阵,突然转头对潘之仰问道:“老潘,你说这日军打的是什么算盘啊?”

        “我也纳闷啊,这日军又是演得哪出啊,难道是拖延时间等待援军?”

        “日军一个联队的人在这里,应该不是等待援军,拖延时间....对了,公路那边派了多少人守卫?”

        “二营一连在那边再说炸毁那段公路处时全是悬崖峭壁,要想通过只有从公路或者河中,从山上基本没用可能。”

        林俊雄想了想说道:“老潘,不能大意啊,如果日军一边进攻一边填补炸毁的公路呢?马上将二营全部调到那边,我怕炸药只能阻拦一时,告诉方云,务必守住公路的通道。”

  /0_349/1741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