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红色心脏——延安(2)

        松竹杂货铺何掌柜领着几人走出警卫队的大门,一边前行着一边说道:“俊雄同志,不会因为这次的事,对延安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吧?”

        林俊雄笑着说: “不会,他们也是职责所在,而且看得出延安军民一心,这是好事。”

        一路上林俊雄看着很多平民家园被毁,他们却没有多少负面情绪,而是默默地收拾着被炸得残破的房屋,很多八路军战士也在安抚着,帮着老百姓。很多百姓还和一群学生高喊着打到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宣泄着他们对小日本的抗议和憎恨。

        几人到达松竹杂货铺后坐下,何掌柜告诉林俊雄他出发去警卫队的时候已经叫伙计去通知廖承先了,在发现何美凤后,想去将她拉出去,何美凤却躲到尚天恩的背后。

        廖承先风尘仆仆地赶过来,一见面就握着林俊雄的手说:“俊雄同志,你终于来了,也来得有些不巧,小日本最近十分猖狂,多次轰炸延安,我这些天也一直忙着的,没顾上盘算你们到达的时间。”

        “哦,没事,正事要紧,安顿受灾民众要紧。”

        “呵呵,我倒不是忙这个,这几天一直和冼星海和光未然在琢磨《黄河大合唱》的事。”

        “黄河大合唱?马上要首唱了吗?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啊,这《黄河大合唱》既是中华民族战斗的英雄史诗,也是抗日战争波澜壮阔的时代画卷,它反映了民族的觉醒,激励了人民的战斗豪情,堪称现代文艺史上最杰出的作品之一啊。”一听说黄河大合唱,林俊雄忍不住说道。

        廖承先惊讶地问道: “这,你怎么知道的啊,这首歌现在还在作词、编曲完善中啊?”

        林俊雄知道一激动说漏嘴了,连忙补充道:“我有个朋友认识冼星海,听说过他要创作一首这样的歌,要表达这样一个意义。”

        廖承先激动地说:“哦,是这样啊,《黄河大合唱》听着前面的独白就心潮澎湃啊,独白说:伟大的黄河,祖国的母亲河,哺育着亿万儿女,记载着岁月的沧桑,奔腾澎湃,浊浪排空,浩浩荡荡,一泻千里,冲开一切障碍,排除任何阻挡,汹涌向前,直达大海。这不正是中华民族艰苦奋斗、勇敢勤劳、百折不回、一往无前的象征吗?”

        林俊雄笑着说:“听你说着,我都心里激动了,你先忙,我们在这里等几天也无妨,等你有空了再带我们去转转。”

        “放心,明天....咦,美凤,你怎么来了,还躲什么躲,出来!”

        何美凤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尚天恩背后走出来,嘟着小嘴对廖承先叫道:“爹!”

        “啊?”林俊雄和尚天恩几人都不约而同地惊讶起来。

        “俊雄同志,这是我二女儿廖美凤,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林俊雄笑着将遇到廖美凤和一路的经历简单给廖承先说了一遍,廖承先心怀安慰地说道:“长大了,有出息了。只是你来我这边给你娘说清楚啊,就那么无声无息地不知去向,你娘心急如焚,半个月前还向我说起你失踪的事,我还以为你胡闹一阵就会回去,没想到跑到延安来了,你这个丫头,要是没遇到俊雄他们,你让爹娘怎么办啊。”

        廖美凤拉着廖承先的衣角撒着娇:“爹,这不没事吗,女儿吉人自有天相,嘿嘿,下次不敢了。”

        “还敢有下次,我一会给你娘发个电文过去,省得她还在担心。”

        “俊雄啊,我去告假一下,明天就就陪你们到处转转,带你们去看看这个无数文人、青年向往的革命圣地。”

        第二天,廖承先先将林俊雄几人安置在陕甘宁边区政府招待所,边区政府交际科科长金城亲自接待了他们一行人,安排他们住下后,又给了一摞餐券,分早中晚三种颜色,并交代说:用完了可以到他那里领取,每张餐券可以到招待所大门外右边那家小饭馆吃一餐“份儿饭”。

        几人收拾完,感觉肚子有些饿,便拿上餐券,按照金城指点在大门口右边找到了那家小饭馆。这家小饭馆确实不大,迎面就是灶炉,店堂内一共只有四五张方桌,他们找位置坐下,用餐券换来了主食和副食,主食是四个小馒头或者一大碗米饭,副食是一菜一汤,菜是榨菜炒肉丝,汤是榨菜肉丝汤。

        廖承先对林俊雄几人说道:“用这些招待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小气了点、寒碜了点,就是这样的饭菜也比当地的军民高很多啊。现在虽然是国共合作时期,但是国民党封锁边区的经济和物资供应,边区政府只能靠自给自足。”

        几人连称很好,心中却对国民党这种阳奉阴违的举动感到寒心。林俊雄一边吃着饭菜,一边随意地看着门外。这时两个穿着日军军装的人挑着满满两桶水,神态自若地用日语交流着,从小饭馆前走过,看来应该是日军的战俘,这样不加约束,让他们满大街自由行走,林俊雄有些奇怪起来。

        廖承先抬头看见了这一幕,他解释说:“我们这里日本共产党办了一个‘反战同盟’,专门帮助我们教育训练日本战俘,经过训练的战俘有的到前线去喊话,做反战宣传,有的在延安参加为人民服务的劳动。你们刚才看见的两个日军战俘是在帮助年老的老百姓挑水,也就是学习为人民服务,呵呵。”

        吃过饭回到招待所,金城也过来和几人聊天,询问还需要什么。在聊到林俊雄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的一些往事,说起张国焘拒绝红军北上的错误决策,廖承先感概说:“张国焘受到党内批判后拒不认错,去年借祭拜黄帝之名逃离延安,投靠了国民党,党中央已经决定开除了他的党籍。”

        林俊雄也感叹说:“是啊,当时可苦了反对他的同志,明知道错误,作为党员,又有不得不去执行的苦衷。”

        来到延安的第三天,廖承先和金城带着几人去参观陕甘宁边区信用合作社,廖承先介绍说,去年合作社以“延安光华商店”的名义发行只限于边区流通的辅币券,也叫“边币”。

        至于为什么发行“边币”,廖承先介绍说:“国民党不仅严禁百姓日用品流入边区,还想尽一切办法限制通用的法币落入我们手中。我们没有法币,就不能到白区,也就是边区以外的地方买东西,所以我们只能把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币积攒起来,去白区买一些边区目前还无法生产而老百姓又必需的生活用品。边区的农村经济,有的可以以物易物,比如可以拿一个鸡蛋到信用社换几张纸,可是还有很多东西、很多场合不能以物易物。边区政府为了老百姓方便,只好以光华商店的名义发行少量辅币券,仅限于边区流通。这也是被国民党逼出来的不得已的权宜之计,可是国民党却指责边区政府私发货币,扰乱金融,破坏政令统一。”

        金城去拿来几张辅币券递给林俊雄看:“你看,这样粗糙的辅币券,还不如国民党统治区烧给死人的‘冥币’质量好,这能说我们私发货币,扰乱金融,破坏政令统一吗?我们在物资条件这么差的地方艰苦奋斗,还要应付国民党无耻的物资封锁,这一切都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服从抗日救国的大局!”

        林俊雄摸摸辅币券,感觉质量很差,图案和印刷也粗糙,面值最大的是一元,最小的是五分,金城继续说道:“边区政府除了用积攒法币的方法到白区购买必需的物品外,还发动军民到南泥湾开垦荒地、发展生产,自力更生,逐步解决边区百姓的吃穿用问题,少受些国民党的窝囊气。在大生产运动中,我们共产党员处处带头,连朱总司令都亲自带头开荒、周副主席都学会了用纺车纺线!”

        林俊雄感概地说:“我们来延安三天,我看见边区军民生活水平很低,而在国民党统治区,官吏大多靠裙带关系爬上去,不学无术、庸碌无为之辈众多,贪污腐败现象更是比比皆是。如此国难当头之时,军队里这样的现象也是不少。官员和老百姓生活相差悬殊,长此下去,会失去民心,对统一抗战也是非常不利,如果老百姓连生存都面临危机,哪里还有心思支持抗战啊!”

        金城接着说:“在边区和其他解放区,贪污腐败现象不会发生。各革命根据地都有明文规定:贪污五百元以上的,处以死刑;挪用公款用以私人谋利的,以贪污定罪;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浪费公家财产的,按其浪费程度,或撤职,或监禁。再说了,解放区的干部生活水平相差的并不多,如果有人贪污,搞特殊享受,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林俊雄几人在红色心脏——延安三天的所见所闻,都令他们耳目一新,到处体现出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气象。这里生活条件虽然艰苦,但是社会秩序却是有条不紊,各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积极劳动,支援抗战。共产党员更是以身作则,处处到头,吃苦在前,与百姓血肉相连。他们这种不辞劳苦,一心为中华民族求解放的无私奉献精神和自我牺牲精神,更国民党统治区的结党营私、贪污腐败、破坏国共团结、妨碍全民抗战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这一边是一切服从抗日救亡大局而艰苦奋斗,那一边寻找种种借口,破坏团结合作和共同抗日。两相对比,林俊雄虽然一直坚定的红色革命心未曾改变过,但是曾经作为蒋介石嫡系部队的将领,不免有些“羞愧”。

  /0_349/1742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