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5体育在线投注_365bet体育在线开户_bet365备用网址欢迎你

> 抗日传奇之北战神 > 第189章 东北抗日蓄势之戏里戏外(1

第189章 东北抗日蓄势之戏里戏外(1

        由于一路上到处是盘查的日军和伪军,方云和上官心颜两人假扮夫妻,在第三天傍晚时分,才来到莲花山脚下,他心中甚是激动,离开一个多月终于回到了这个暂时被他视为家的地方。

        上官心颜看出了他波动的情绪,笑着说道:“你已经通过了我心中的第三道关卡,加油哦,只有一扇门了。”

        方云奇怪地问道:“你的考验到底是什么,怎么我都没有觉察到啊?”

        上官心颜害羞地低着头说道:“嘻嘻,不告诉你,你去猜吧。”

        方云其实心中还是有数的,这小妮子一路问东问西的,将自己了解了个透彻,而且一路上两人虽然是假扮夫妻,但是一切都那么契合,仿佛彼此之间没有什么隔阂,倒像是一对甜蜜的真正夫妻。

        在根据地第一道警戒线处,方云看见了曾令山,他抱着曾令山激动地说道:“兄弟,我回来了,想死我了。”

        曾令山却是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说道:“咦,司令不是带老卫他们去救你了,怎么你们倒提前回来了?”

        方云一怔,立即紧张地抓住曾令山:“什么?司令去救我,我没事啊?到底怎么回事,快给我说说。”

        “司令见你迟迟未归,就去找纯木东兹了解情况,得知在辉南县和磐石县交界处的山中有一支一百多人的部队被困住,司令猜测可能是你和一纵的兄弟,便连夜带着四纵的兄弟们去救你们了。”

        “完了,”方云垂头丧气地摇摇头,他在龙岗山耽搁了几天,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给曾令山解释了一下上官心颜的事,又派人送她们先去休息,自己则是准备直奔指挥部去向暮生说明情况。

        走出去两步,上官心颜追上去,拉着他的手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该那么任性的。”

        方云看着欲哭的上官心颜,有些心疼,但也有些责怪地说:“算了,你也别哭,你们先去休息吧,等司令回来,我去叫你。但愿司令会没事吧,要是有什么意外,我心中对你敞开的唯一大门只能关闭了!”

        上官心颜看着头也不回的方云,双手使劲地掐着自己的胳膊,眼泪直流,心中埋怨着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和方云说明,非要任性地去考验,如今考验是过了,但如果他们的司令处理什么事,这支抗日军就失去了支柱,自己万事难辞其咎,就更别提和方云在一起了。

        暮生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没有责怪方云,责怪也没用,现在也来不及将消息送去给林俊雄了,只能期待着对方云来说是一场美丽的邂逅,而对林俊雄来说不会是一次致命的遭遇。

        纯木东兹声称自己的眼线在磐石县西边发现异常,取得新来大队长的同意后,立即带着一个中队前去搜查。

        纯木东兹让自己无法掌控的一个小队放在前面,这是他事先和林俊雄商量好的,利用这次演戏,消灭一部分异己,同时让这出戏看起来真实。林俊雄则在商议好的地点伏击,将前面的搜查小队消灭一大半后迅速向辉南县方向撤去,而纯木东兹也立即带着部队一边追着,一边给磐石县新来的大队长发报。

        追击途中,纯木东兹让自己的几个亲信也装着中弹身亡,然后悄悄返回他安排的秘密住处。他这样做一方面是到时候报上去伤亡名单上不光有其他人安插来监视他的人,还有自己身边的亲信,可以减少上面人的怀疑;另一方面他的这些亲信以后可以用来暗中和林俊雄他们联系。

        直到追到了辉南县山岭之中,纯木东兹才停下来等待大部队的援助,等到新到的大队长来到后,才汇合部队对山岭进行地毯式搜查。两天后,他们与辉南县的一个日军大队汇合,继续着更加严密的搜查。

        山岭之中的行军,林俊雄当做是对四纵战士们的野外拉练,一天一夜的不间歇行进,早已经日军落在了后面,看着四纵的战士们虽然有些疲惫,但还是振作精神等待命令,林俊雄对他们这段时间的训练很满意,对众人点点头,然后命令道:“全体原地休息八小时,明天天亮再继续向西经梅河口进入东丰县境内。”

        林俊雄带着几人爬到高处观察着地形,快要爬上一座小山峰的时候,闪出十几个持枪的平民装束的人大喝着:“什么人?”

        双方持枪相对,随时都有打起来的可能,林俊雄看了看对面的人,示意战士们将枪放下,先消去对方的敌意,才上前一步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不是抗日革命军一纵的战士?”

        对面的人似乎伸进绷得紧紧的,声音中有些颤抖地说着:“什么抗日革命军,没听说过,我们是辉南义勇军,去年刚刚成立的,你们真的不是日本人或者狗汉奸?”

        林俊雄笑着说道:“我们真是抗日的队伍,这样吧我就带两人一起去见见你们老大,你们看行不行,不行我们就返回去了。”

        十几人还是有些担心,他们让林俊雄等等,并派一个人回去通风报信。约十分钟后,一个秃顶络腮胡中年人走过来,后面还跟了十几个人。

        秃顶络腮胡中年人抱拳说道:“在下南奎英,是辉南县义勇军统领,敢问阁下是什么人?”

        林俊雄冷静地说道:“在下是东北抗日革命军司令林俊雄!”

        “林俊雄?没听说过,东北抗日革命军?也没有听说过,咦,难道你们就是袭击东丰、海龙和柳河三县,又在蒙江县与日军周旋数日逃脱的那支英勇的神秘部队?”南奎英疑惑着问道。

        林俊雄微笑着说道:“不敢去抢别人的功劳,但也不应该在豪杰面前妄自菲薄,事实上那真是我们干的。”

        “哈哈....干得漂亮,咦,不对啊,你不会告诉我,你就带了这么点人就干出那样的大事吧?”南奎英看了看林俊雄带来的不过两三百人,更加疑惑起来。

        林俊雄依然淡定地说道:“实不相瞒,这只是我们不到六分之一的战士,这次是听说有一支部队被困在辉南县这边山中,我误以为是我们从蒙江县撤下来部队的一部分,所以带了一个纵队的人过来看看。”

        林俊雄和南奎英说开了误会后,两人便坐在一起交谈起来,听林俊雄细说之前三县之战和蒙江之战,南奎英听得连连叫好。

        第二天早上,当南奎英将他的义勇军近两百人集合起来,本来想展示一下他的部队也是一支实力不俗的队伍,只是等到四纵的战士们集合起来的时候,南奎英却是羞得想挖个地洞往下钻,这仅仅从气势上看就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林俊雄却没有要去嘲笑的意思,他主动找南奎英商量如何脱困,南奎英将这一带地形等说了一遍后,林俊雄就根据地形制定了一个周密的撤退计划,让南奎英更是在心中赞叹不已,枉自己一向自诩为豪杰,在林俊雄面前却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林俊雄在的得知这一带的地形后,选择了一处两面是山崖的地段,他料想日军和伪军在此处会分兵搜索,但两面山势较高,如果击溃一路,另外几路要赶来增援会有一个时间差。南奎英的部队虽然战斗力林俊雄不知道,但是能和一个大队日军在这山中周旋几天,脚力应该是可以肯定的,应该能够在这个时间差内顺利撤出去。

        在山崖下两侧部署的时候,林俊雄又将撤出去后分散聚合的方法给南奎英讲解一遍,南奎英更是几度欲开口想要参加林俊雄的革命军,可是看看自己的部队,有的用的武器还是大刀,不由得忍了下来。

        从山崖下搜索过来的是日军一个中队,在进入射程后,林俊雄命令部队开火,四纵在卫新的训练下,战士们枪法都很精准,不到十五分钟,一个中队的日军死伤大半后慌忙向后逃窜,林俊雄则是带着战士们快速冲出去,并很快追上逃窜的日军,十分钟的白刃战,逃窜的近五十日军全部被消灭。

        南奎英傻了眼了,他带着部队和林俊雄同时冲锋,而他唯一还有些自信的自己部队的速度也被林俊雄他们打败,等到他带着部队冲上去的时候,林俊雄已经带着部队在打扫战场了。

        看着林俊雄部队的战士们将枪支送给那些还拿着长矛大刀的兄弟们手中,南奎英再也忍不住了,他挠着自己的秃头说:“林司令,你看能不能收下我们这些人啊,虽然他们被我带得不成样子,但忠心绝对没有问题,都是贫苦人家出生,大部分都和小日本有着血海深仇,还请你不要嫌弃我们啊!”

        林俊雄上前握着南奎英的手,笑着道:“南大哥,抗日哪分高低贵贱啊,我们部队里的很多战士都是刻苦训练才有这个样子的,如果南大哥不嫌弃革命军的庙小,俊雄求之不得啊。”

        南奎英对着自己的义勇军大声说:“兄弟们,以后我们就是抗日革命军的人了,你们也看到了革命军的战士的英勇,加入了革命军可别给咱辉南县人丢脸,一定要刻苦训练,早日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

        辉南义勇军的战士在见到了革命军战士刚刚那一战,不到半小时就砍瓜切菜干掉了一百多鬼子,如今他们也参加进了这样的部队,都是激动不已,纷纷举着手中的枪连声高呼:“好!好!好!”

        林俊雄将根据地的位置给南奎英详细说了说,又再次将分散聚合的方法说了一遍,和南奎英相约在根据地见后,分别带着部队冲出山去。

        对于林俊雄来说,辉南之行虽然没有找到并救出方云,有了南奎英和近两百兄弟的加入,队伍又壮大了一分,算是意外的收获。

  /0_349/1743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