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冷彻骨、恨滔天(1)

        时间的脚步前进到1940年,但冬天却带着寒冷舍不得离开,北风依然肆虐、大雪依然飘飞、冰冻依然固结。

        蔡月秀和林怀德在吴汉生安排的人护送下,在闽人村被毁灭后的十八天后到达吉林市。蔡月秀憔悴的面容和单薄的身躯让林俊雄鼻子一酸,他冲过去将母亲抱着,眼泪鼻涕肆意地安抚着:“娘,爹走了,还有儿子陪着你,娘要振作起来!”

        蔡月秀抽泣着,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俊儿,娘本打算随你爹一起去,但放心不下你,怕你狠不下心,上了雪奈的当,才苟活到现在。”

        林怀德煽风点火地说道:“那个妖女害得闽人村全村被害,嫂子还能客气地称她的名字,像那等忘恩负义的人,应该抓起来折磨至死!”

        林俊雄狠狠瞪了一眼林怀德,吓得他顿时缩在一旁不敢再吱声。

        “娘,到底怎么回事?”

        蔡月秀将事情的始末讲了一遍,林俊雄拳头紧握,双目赤红,嘴唇咬破鲜血直流。

        “程玉斌,你个杂碎,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俊儿,雪奈本性纯良,一定是受了什么威胁才性情大变,也许是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才委屈求全,你一定要想办法查清楚了再....”

        林俊雄紧紧抱着母亲,都这个时候了,她生怕自己再增加痛苦,还在努力为雪奈找借口开脱,林俊雄摇着头说:“娘,我会先查清楚的,就算她怀着林家的血脉,但闽人村几十号人的血债不能不还。这些事就交给儿子去办,娘你好好保重身体,儿子已经没有了敬重的爹,不能再没有了疼爱自己的娘。”

        母子俩相拥倾诉良久,晚上的时候,林俊雄像个孩子一样躺在蔡月秀怀里安然地熟睡着,他已经太久没有享受到这份安详了,蔡月秀时而轻泣,时而抚摸着林俊雄的头慈祥地笑着,儿子在外面闯着一片天,而家的那片天却在林立忠逝去,雪奈离去后开始崩塌,她要勇敢起来,为儿子撑起那片家的天空,给他一个温暖的港湾累了时停靠。

        第二天,当林俊雄醒来的时候,母亲已经不知所踪,他飞速冲出去,见蔡月秀正笑着端着早餐走过来,看得出来母亲经过了精心打扮,脸上虽然依然带着憔悴,但却不见了昨日初见时的死气,林俊雄心中温暖一阵阵,知道母亲为了自己已经决定勇敢面对那些伤痛,他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也要像母亲一样勇敢去面对,不让母亲担心。

        在蔡月秀一上午的安抚下,暮生也多了一些生气,在小玉洛即将到来前还剃去了胡须,精神也振奋了不少。

        中午的时候,玉洛和唯美也来到了旅馆,玉洛冲进暮生的怀里哭着说道:“爹,娘她....”

        暮生鼻子酸酸的说:“玉洛,娘去了另一个世界,她在看着我们呢,玉洛要乖乖听话,爹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蔡月秀偷偷擦掉眼泪,上前拉着玉洛的手说:“玉洛,你还有奶奶。”

        “玉洛,还有大伯。”

        玉洛止住哭声,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会乖乖的,娘不在了,我要帮娘好好照顾爹!”

        暮生哭笑着抱着玉洛轻轻抚摸着,心中痛甜交织着。

        唯美早已停在林俊雄肩上,亲昵地又舔又钻着,好半天才停下来呜呜地叫着,眼中泪光闪动,林俊雄将它抱在怀里,轻轻安抚着。

        程玉斌带着即将临盆的雪奈到达长春的时候,诸多考虑下,决定给岸谷隆一郎说说控制雪奈的得失。

        “将军,我已经到达长春了,事情进展一切顺利,我已经暗中安排人跟随林俊雄的母亲,应该能够顺利找到革命军的基地。”

        “玉斌君,干得漂亮,等你回来,我给你庆功!”

        “将军,还是等我们将林俊雄解决了再庆功吧。将军,我这次还带回来了千代雪奈,你看是带回通化还是交给东条岩?”

        电话那头岸谷隆一郎沉思半天,才问道:“玉斌君,依你看呢?”

        “将军,我们利用林俊雄亲人打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而且即将找到他的老巢,但是林俊雄的坚韧和应变我们还是不得不防,而且这次事情后,他的怒火一定会疯狂发泄出来,与其我们独自面对,不如将东条岩也拉扯进来,有吉林和通化两省兵力策应围剿,林俊雄将插翅难飞!”

        “嗯,你分析得有道理,我们将棋局布开,将上半局下完,至于下半局的决战就交给东条岩和林俊雄吧,我们只要暗中操控就行了,只要找到林俊雄的老巢,一切就尽在我们的掌握中了,哈哈....”

        “将军,你看....”

        “就将千代雪奈交还给东条岩吧,让东条岩那个老匹夫欠我一个人情,我们也算是做好事成人之美,促成他们团圆。”

        “将军高明!”

        日军伪吉林省驻军司令部内。

        两个着日本军服的军官正在饮酒赏舞,两个着日本和服的女子正跟随音乐跳着日本舞蹈。

        “东条岩君,恭喜你荣升关东军副参谋长职务,再过几年你的军衔说不定会是中将甚至是大将了,到时候可别忘了多多关照我哦。”一个尖嘴猴腮一脸猥琐的军官举杯说道。

        “隆二君,你才来满洲三年,已经是关东军的医务处长,军衔已经是军医大佐,前途无量啊,你我今后要互相帮助,共同扶持。”

        “一定,一定。”

        两人正喝着酒,一个士兵进来报告,说是岸谷隆一郎的手下求见,还带来了礼物。

        东条岩得意洋洋地说道:“看来这岸谷隆一郎还算知趣,任命书刚刚下达就派人送来礼物。”

        隆二嬉笑着说道:“东条岩君马上就要成为他的上级了,他再不知趣,在关东军的前途就堪忧了,哈哈....”

        “嗯,最近几个月他被那个林俊雄折腾得失去了锐气,关东军内很多人对他已经颇有微词,他要真知情识趣,我还可以保保他,叫来的人带礼物进来吧!”东条岩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似乎十分享受。

        程玉斌带着雪奈缓缓走进来,东条岩回头看见挺着大肚子的雪奈,一刹那,眼睛里立即迸发出极不高兴地神情。

        “千代雪奈,你舍得回来了?还怀着谁的孽种回来,你真是丢尽了千代家族的脸!”东条岩说着气愤地将酒杯狠狠摔在地上。

        雪奈却没有要低头的意思,她将头扭向一边,不以为然地说道:“杀害自己的亲弟弟,奴颜媚骨到连名字都改了,你才丢尽了千代家族的脸!”

        “你....八嘎!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我要你像你死去的父亲一样,卑微到任我践踏,等会再找你算账。”东条岩怒气冲冲地说道。

        东条岩轻蔑地看着程玉斌,有些恼怒地说道:“这就是岸谷隆一郎拍你送过来的礼物?”

        “是的,将军阁下,千代雪奈是你的侄女,但却和革命军的匪首林俊雄勾搭,如今还怀上了孩子,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对将军的声誉将是极大的打击,难道将她抓住送回来还不算是很好的礼物?”程玉斌没有被吓怕,镇静地说着。

        “很好,林俊雄?看来岸谷隆一郎是拿他没辙,要让我亲自出手对付,真是丢尽了帝国军人的脸。”

        隆二看岸谷隆一郎派来的人似乎一点都不服软,而自尊心极强的东条岩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立即走过来安抚一番东条岩,然后对程玉斌说道:“我是梶冢隆二,是关东军医务处长,也是日本生化武器研究731部队的负责人。你应该就是被岸谷将军经常称赞得那个程玉斌吧?”

        “是的,隆二阁下,久仰大名!”

        “在你们中国人眼里,我应该是臭名昭著吧,哈哈....东条将军刚刚升任关东军副参谋长,你的主子送来的礼物倒是很特别。”

        看着隆二一副讥讽的神情,程玉斌知道自己该尽快全身而退了,要是惹恼了这两位煞神,自己死在这里也算是白死了,他恭敬地说道:“将军阁下,玉斌刚从香港回来,不知道详细情况,想来岸谷将军送来的贺礼随后会到,这次送雪奈小姐回来,实在是因为她的身份特殊,还请将军恕罪!”

        东条岩一听这程玉斌服软了,气也消了大半,草草应付几句,就下逐客令将程玉斌赶走了。

        东条岩抓住雪奈的头发将她拉过来就要踩在脚下,梶冢隆二连忙阻止道:“将军息怒,如果你还念亲情,适当教训一番就可以了,毕竟她现在怀着身孕。如果你对她已经没有亲情,我倒有更好的办法处置。”

        看着梶冢隆二阴毒的诡笑,东条岩立即想到他是研究生化武器的,一定有更狠毒的折磨人的方式,随即冷笑着说:“哪里还有什么情,隆二君快说说如何处置?”

        “林俊雄不是名声响亮吗?不是英武不凡吗?我们好好谋划一下,一定能狠狠地打击一下他,精神上的打击远比肉体上的折磨要畅快得多!”

        梶冢隆二在东条岩耳边小声阴狠地笑着低语一番,东条岩听完后激动不已:“隆二君,我无比期待啊,来人,将她带下去。来,咱们继续喝酒!”

  /0_349/1744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