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杀爆行动震敌心胆(1)

        有些早已死去的人出现让人恐惧,有些久别重逢让人啼笑皆非。林俊雄一行回到莲花山根据地的时候,身边仙子般的林君霞引起了很多人艳羡的目光,但蔡月秀见到林君霞的时候,却是有些恐惧地差点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

        林俊雄扶住蔡月秀,她颤微微地指着林君霞,“俊儿,她....她....她不会是鬼魂吧?你....”

        林君霞笑着向前几步,蔡月秀吓得立即躲到林俊雄身后,身体不由自主地发着抖。林俊雄啼笑皆非地说道:“娘,你忘了我和你说过的君霞复生的事了,那是真的,你儿媳妇真的回来了!”

        蔡月秀使劲地揉揉眼睛,慢慢从林俊雄身后走出来疑惑地看着林君霞,“是....是真的?我失去一个媳妇,又回来一个媳妇?”

        林俊雄将林君霞的手拉过来,轻轻放在蔡月秀手上,“娘,感觉到君霞手上的温度了吗?她真的活着回来了。”

        蔡月秀捏了捏林君霞的手,好一会才泪眼摩挲地抱着林君霞激动地说:“我的好媳妇,你真的回来了!”

        蔡月秀拉着林君霞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林俊雄被完全晾在一边,他尴尬地笑着摇摇头走出去。

        刚出门口,遇到火急火燎的暮生赶过来,抓住林俊雄的胳膊瞪大眼睛问:“大嫂....是真的?”

        见林俊雄点点头,他一脸不可思议地道:“太奇妙了!太匪夷所思了!”

        “不是梦幻,千真万确,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这世上很多事只有我们想不到,却并不代表不会发生。大哥,大家都在会议室等你了。”

        莲花山会议室里,钱长久、曾令山、冯占松静静地坐着,林俊雄和暮生也是一脸凝重。

        刚刚暮生将革命军目前面临的困境说了一遍,林俊雄也是一阵心惊,没想到自己离开的这几个月,日本人从围剿抗联中抽出身来,经过短暂的休整,目前正在四处寻找革命军的踪迹,好几次革命军道一些集团部落商议发展,被发现差点覆灭,多处集团部落再次遭到日伪军的屠杀。

        林俊雄紧握着双拳,日伪军这是要杜绝抗联刚刚受到致命打击,革命军再次成为他们的威胁,要扼杀革命军的发展壮大。

        林俊雄正在盘算着如何摆脱当前的危局,王彪走进来在林俊雄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林俊雄立即站起来往外走,“我先出去一下,你们回去也想想有什么好的办法,晚上我们再商量。”

        官马溶洞区域的仙人洞被林俊雄改造成一处临时办公场所,也在这一带布置了莲花山根据地西南方向的第一道警戒线。

        林俊雄坐在光滑的石桌前,看见纯木东兹欲言又止的神情,林俊雄微笑着问道:“纯木君,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哎!”纯木东兹想着面临的困境,忍不住叹息一声,脸上显出担忧之色,“磐石县和辉南县又增派了一个联队的兵力过来,联队长犬养义中佐现在已经全面接管了这两县的驻军,最近一段时间好像发现了我和你们的一些事情,现在正秘密调查,我怕我的身份要暴露了。”

        林俊雄一惊,看来纯木东兹还是没有获得太多的信任,如果他暴露了,对莲花山根据地来说打击将是巨大的,他看得出来纯木东兹在担心自己暴露后,在日本的家人,于是笑着说:“纯木君,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答应过你,适当的时候命令在东京的小分队救出你的家人,你看现在有没有必要进行计划了?”

        纯木东兹很犹豫,如果一旦自己家人逃出来,那么自己家里几代人的英名肯定会受到一定的损伤,如果不及时救出来,一旦自己暴露,那么他们就会面临被杀的危险。

        看见纯木东兹左右为难的样子,林俊雄缓缓说道:“如果我们解决掉这犬养义和他的一些随从军官呢?”

        “那就太好了!”纯木东兹一下站起来惊喜地说,随即又有些忧虑起来,“犬养义身边护卫森严,要刺杀他没有那么容易啊。”

        “他就交给我,至于他和那些军官死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嗯,没有问题,只是你们的人要注意安全,实在不行你就命令人救出我的家人后,麻烦你们送到延安去。”

        看着纯木东兹期待的眼神,林俊雄笑着道:“放心,他活不过三天!纯木君,你也出来一阵子了,为了安全,先回去准备收拾残局。”

        莲花山根据地会议室,林俊雄询问大家有没有很好的办法,大家的建议惊人地一致,都说要暂避锋芒,等待时机再出击。

        林俊雄摇摇头,大声说道:“敌进我退,若一退再退,那么各处根据地就会有暴露的危险,我的想法是主动出击,我称之为‘军官杀计划’,具体思路是,各纵队利用小股部队四处骚扰,然后快速退回根据地,等到日军四处分散搜寻的时候,各纵队突击队利用地形的熟悉,击杀日军军官,乱了他们的阵脚,再视情况进行下一步计划,这次一定要将日伪军全部赶回城里,为革命军壮大创造有利形势。”

        暮生率先领会了林俊雄的意思,站起来拍着手掌,“大哥高明啊,在日伪军的重重封锁下,大部队行动不便,但是两三人的突击队却可以来去自如。”

        几人都赞同林俊雄的计划,暮生立即出去下发命令,冯占松对林俊雄的冷静和战略思想心中十分佩服。

        1940年5月1日,林俊雄回到莲花山根据地的第三天,他带着司令部突击队36人进入磐石县城,将晚上行动的事情和纯木东兹通气一番,让他控制西面出行的通道,暗中帮助突击队执行任务后撤退。

        突击队分成9个小组执行刺杀任务,由王彪、赵星全权指挥,他自己则带着大壮和了缘直奔犬养义的驻军指挥部。

        犬养义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他知道纯木东兹可能有问题的时候,将所有部队都集中在指挥部附近,自己的住处外围有16个精英士兵保护他的安全,屋里还有4个身手不凡的武士护卫他的周全。

        看着收集回来的纯木东兹的材料,虽然没有明显证据,但是如果一个人身上疑点太多,那这个人就一定有问题,他阴狠地笑着自言自语道:“纯木东兹,这么多事情你都说得含混其词,再加上这些疑点,这次我看你还能怎么狡辩?”

        想到纯木东兹即将死去,他似乎有些不忍,“纯木君,你父亲不该得罪关东军里的高层,可惜了你的才华啊!”

        听到屋外有动静,他警惕地往外走去,同时对两边暗处点点头。

        林俊雄踢开门的时候,看见一个日本军官被惊吓得向后退了几步,看见对方手忙脚乱地掏枪,他扬扬手中的枪, “我劝你还是别轻举妄动,你就是犬养义?”

        犬养义似乎很无奈地缩回手去,盯着林俊雄问道:“你是谁?”

        “如果我说我就是你们一直在找的东北抗日革命军司令林俊雄,你相信吗?”

        犬养义一惊,对两边一点头,慌忙后退。

        四个日本武士手持武士刀,向林俊雄扑过来,林俊雄将手枪装入套子里,嘴角的笑意不减,闪过一个武士劈过来的刀,夺过他的刀,用肩膀将他撞飞,然后飞起一脚将另一个踢飞,手中的武士刀用力劈在另一边两个扑过来的武士刀上。

        火化四溅,三把武士刀相撞后都断为两截,双脚同时踢向两人。几个呼吸间犬养义的四个身手不凡的武士就被林俊雄打倒,犬养义惊讶着林俊雄的身手,枪早就拿到手上,他冷笑道:“林俊雄,我相信是你,但是不知道你的身手能否快过子弹?”

        林俊雄没有胆怯,一脸无畏的样子,“那你为什么不开枪?”

        “猫抓到老鼠后为什么不直接吃掉?因为它想看到老鼠绝望求饶的眼神,哈哈....”

        “是吗?你愿意当禽兽,我可不愿意与你为伍!大壮,别一枪打死了。”

        犬养义感觉到了不对劲,正想开枪,一颗子弹飞过来打落了他手中的枪,他捂着手恨恨地看着林俊雄,刚刚距离杀死死这个现在革命军司令,就那么一点点距离,可恨自己犹豫了一下,如今自己变成了不由自主的老鼠了。

        林俊雄走到他身前,脸上的笑意尽退,双眼发着透人心寒的光。

        “我可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聊天,我也不想阻挡你效忠你们天皇的决心,只是....我不想你有死在自己手里的机会。”

        林俊雄说完,半截武士刀刺入犬养义的心口。

        出了磐石县城,纯木东兹将一份林俊雄要的名单交给他,上面写着一些日军军官的名字、军衔和目前所在,林俊雄将名单交给王彪和赵星,“给你们三天时间,应该足够了吧。”

        两人齐声说道:“足够了!”

        纯木东兹见到林俊雄像个煞星一样,刚刚结果了十余个日军军官的性命,此刻笑着命令人去杀另外十几个军官,那笑容让他不由得恐惧,还好自己和他不是敌人。

        突击队分散去执行任务,林俊雄也告别纯木东兹回根据地去,这样的刺杀自己过过手瘾就行了,突击队只有在这种刺杀中才能更快地成长起来,面临以后更加危险的任务。

  /0_349/1744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