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悲哀的高句丽大军

        雁山并不高大,也不险峻,之所以难以穿越完全是因为林莽太过深厚。汉人和匈奴在雁门关斗了百年,匈奴人的骑兵不适合翻山越岭,却又担心汉人翻越雁山包抄自己,所以极力保护雁山深厚的林莽。汉人也为了不让匈奴人顺利突破雁门关防御,对于林莽的保护格外严格。于是乎,雁山上的树木、藤蔓如同疯了一样长得非常肆无忌惮。

        高句丽王自然不会亲自带兵出征,高守元是此次领兵大将。高守元是高句丽贵族,说起来和高句丽王也算同族,只是血缘相对较远。高守元长得既不高大也不威武,矮小却精干,非常符合高句丽人的特征。高句丽多山多林,百姓生活困苦,打猎其实是他们的主要生活方式,和乌桓、鲜卑、匈奴这些游牧民族有很大不同,此次跟着乌桓、鲜卑联合起兵纯属是为了讨便宜。不过,这便宜还真让高句丽王抓到了,只要逮住大汉皇帝,凭借三千人获得两成斩获非常划算。

        高守元论辈分是高句丽王的叔叔,却没有高句丽王年长。拍着自己年轻叔叔的肩膀,高句丽王低声道:“王叔此去务必成功,只要抓住汉朝皇帝,咱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再也不用看那些龌龊的嘴脸,要什么有什么,胁迫大汉帮着咱们打回扶余老家也是什么难事!”

        高守元郑重点点头:“大王放心,臣明白!”

        高句丽并非纯粹的一个族群。高姓在高句丽是个非常奇特的姓氏,说起来高姓源自扶余,第一任高句丽王是扶余贵族,只因为被扶余王室压迫太过这才南奔进入高句丽,凭借自家的家底击败原本生活在高句丽得野人部落,整合成为现在的高句丽,并自封为王。

        高句丽和扶余有着天生的仇恨,经过这么多年的争斗与磨合,仇恨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深。这也是高句丽王为何不给扶余王面子,咬死两成斩获不松口的原因。

        在雁山中穿越了一整天,高守元终于明白这么多年为何汉人、匈奴人乃至于任何一伙都没有翻越雁山绕开雁门关的原因。即便是他身后这群在山林中逐狼捉兔的野人,走在雁山中也是步履维艰。纵横交错的枝条藤蔓从脚下一直延伸到头顶十丈高的地方,没办法钻过去也没办法绕开,只能轮流用手中简陋的武器在前面开道。

        毒蛇、蝎子、蜈蚣、老鼠这些本在山林中不经常出没的剧毒之物,在雁山却非常普遍。高守元带着人只不过走了一天,便有十八人被毒蛇咬死,二十九人着了蝎子的道失去了继续前进的能力,更有一个被一大群肥硕如猫一样的老鼠硬生生拖进地下。

        雁山的可怕超过了高守元和他身后这群高句丽猎人的想象,他们没有想到世上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地方,几乎每走一步都需要小心翼翼,谁也不知道一脚下去会发生什么?毒蛇、蝎子、蜈蚣或者老鼠!虎啸、狼嚎司空见惯,甚至有些不怕死的鸟都干猛然从高高的树枝上扑下来,用利爪袭击他们。

        另外,雁山还有一个问题,每日早晚会起雾,非常浓烈的雾气。伴随着阵阵的恶臭低沉沉的压下来,从大树后、枝叶下、树洞中升腾而起。这些雾气不会升的太高,却布满整个树林,无论你躲在什么地方都无济于事,只要你呼吸便会吸入,只要你吸入谁知道什么时候一头栽倒便再也不会起来。

        高守元用一条撒着自己尿液的布条堵住自己的口鼻,看着四周浓浓的雾气,问身旁跟着自己的副将:“还需多少时日,就能穿过这里?”

        副将也和高守元相同的打扮,四周看了看摇头叹气:“不知道,按照咱们目前的行进速度,估计至少还需三天。”

        “伤亡如何?”

        “几乎一半兵力没了继续战斗的能力,且大部分都是受伤或者中毒,需要安排人照顾,所以……”

        “说!”

        “所以能有三成兵力已经是极限了,若再过三日恐怕就只剩一成了。”

        高守元无奈的闭上眼睛。此次高句丽王带来的可都是高句丽精锐,他带进雁山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三千精锐死在这个地方高守元非常不服气,可是这道理却没有诉说的机会和渠道。

        副将见四周没有别人,压低声音对高守元道:“将军,咱们不如回去吧?”

        高守元猛然瞪大双眼,呛啷一声抽出自己的兵刃架在副将脖子上,恶狠狠的瞪着副将的眼睛:“我高句丽大军怕过谁?区区一边林子岂有转身回去的道理?若再敢乱我军心,杀无赦!”

        太阳升起之后,林子里的雾气才慢慢散去,憋了好久的高句丽兵卒立刻掀开堵在自己口鼻处非常难闻的布条,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然而,夏末的骄阳不但蒸发了雾气,也将林地中的水汽蒸腾出来,树林中变的闷热起来,一丝风都没有。

        随口吃了些带来的干粮,高守元吩咐手下继续前进。今天负责开路的十个人垂头丧气的走在最前面,手里的兵器本就不是什么精钢或者百炼钢,充其量也就比匈奴普通兵卒的兵器稍强一点。因为他们的这些兵器全都是和匈奴人哪里换来的。

        才砍了十下,只断了两个手臂粗细的藤蔓,兵器便已经出现了缺口,甚至有个小子的兵器竟然断成了两截。看着自己心爱的兵器,那小子欲哭无泪。正当他要仰天长叹之时,话还没有说出口,一根尺长的木刺从脖子左面刺入,右面刺出,没发出丝毫声音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等高句丽队率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就只剩下离他最近的三个人了。谁也没了继续开路的心思,四个人背靠背警惕的望着四周。黑漆漆的林莽中没有一丝动静,除了一只鸟飞快的从他们头顶划过,不留下丝毫痕迹。

        “谁?出来!”队率擎着手里的锯齿刀,使劲咽了一口唾沫。

        没有人回答他,只有三根木刺从不同的三个方向飞过来,狠狠的刺进他身边三个同伴的胸口。队率吓坏了,扔了手里的兵器,扭头便朝来路飞奔,速度恐怕是他这辈子最快的一次,一边跑一边喊:“敌袭!敌袭!将军,敌袭!”

        高守元大惊,这林莽本就难以穿越,若这时候再有敌袭自然非常糟糕,从听见第一声喊叫,便已经开始呼和手下人整队备战。

        等了好久,除了那个被吓的半死的队率疯疯癫癫的闯回来之外,没有发生丝毫奇怪的事情,就连空气中也没有丝毫异味,这一招可是高守元最拿手的本领,从来没有出现过纰漏。

        副将紧皱双眉:“将军,那家伙说他的十几个手下全都死了,我也带人去看过,的确都死了,是被木刺刺穿脖颈或者胸口,都是一下非常精准,且干净利落,那小子恐怕是袭击咱们的人故意放回来了的!另外,属下已经派人警惕方圆,没哟发现任何不妥,看来袭击咱们的人非常厉害!”

        “没有一丝蛛丝马迹?”

        副将摇摇头:“至少咱们的人没有任何发现。”

        高守元深吸一口气:“要么对手是非常厉害的高手,要么便是他们人数不多,令所有人不得单独行动,从现在起开路的人不用离大队太远,二十步,所有人提高警惕!”

        “是!”

        白天再也没有发生别的事情,就好像早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终于等到了日落西山,紧绷了一天的神经总算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事情太过匪夷所思,高句丽兵卒中甚至流传出了恶鬼杀人的谣言,高守元没有阻止,带兵多年他明白,这时候自己任何一个不妥的举动弄不好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吩咐副将安排一倍的人手值夜,高守元和衣缩在一个大树下,兵刃就放在手边若发生意外,能很快拿到。高守元睡不着,他心里明白此次奇袭打的就是一个奇字,如今已经被人发现,就算他们能活着走出林莽也作用不大,可是这是高句丽最后的希望,就算他还能活着回去只要任务失败,等待他的也是一个字,死!

        好不容易熬了一夜,天刚亮副将便来到高守元身旁,一脸苦瓜相:“昨夜又有十人被木刺射杀,大部分是值夜的军卒,另外咱们带来的军资丢了一般,属下已经派人追查,可惜依旧没有线索。”

        高守元伸进晃了晃脖子,活动一下僵硬的颈椎:“传令,加快行程,两日内必须穿出林子!”

        “将军!”

        “执行军令!”高守元斩钉截铁,不容副将有丝毫辩驳。

        高句丽军中的谣言更盛,不少人看高守元的眼神中带着怒气,甚至有几个还有杀气。军卒打仗本无可厚非,但那是和人打,若和神仙鬼怪那些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厮杀就完全失去了战争的意义。作为军卒他们不怕死,可也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0_357/124980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