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王家少年郎

        京城的街头巷尾从来不缺高门深府的八卦闲谈,如今淮安候府与王尚书府的婚事自然要被大大谈论一番。围绕这一事件被谈论的做多的除了新娘子的痴傻,新郎官的病身子,还有就是席翠这个被婆家点名要了的陪嫁丫鬟了。当然这里头少不了慧能和尚的功劳,但这老和尚的名气还是相当了不得的。就冲这个,皇后下旨召见未来侄媳妇的时候也专门提到了席翠,意思很明显席芸婷进宫的时候最好把席翠也带上。

        夫人似乎对这件事早有预知了,包了荷包打走传旨太监就跟吴嬷嬷一起给席翠讲解宫中礼仪。席翠一边诅咒慧能老和尚一边咬牙学习。宫里的规矩说复杂就复杂,说简单其实也简单,无非就是见着主子就下跪,眼睛只管盯着脚下,耳朵只听主子吩咐。可这些对她这个还算懂事的丫鬟来说或许不算难,可对于席芸婷呢?关键是旨意上说要她跟着席芸婷觐见,并没有提到夫人,换句话说只有她跟席芸婷两个人。

        看夫人一脸的无所谓,席翠虽满脑子疑问却也不敢说出来。就这么煎熬到隔日宫里的轿子到了门口。

        看来侯爷还是跟席翠一样担着心的,不然也不会早朝都告了假就为看着她们出门。席翠看看门口站着的一家三口,跟坐在自己身边因为进宫满怀欢喜的席芸婷,除了夫人面上看上去还算平和,侯爷一脸的担忧,席云剑这几日本就奇怪,好几次跟席翠说话都会莫名其妙的脸红,这次竟然对着自己流露出不舍的表情来,这太不正常了!席翠赶紧把目光移开……

        马车到了宫门口便停下来,进了宫门是不能坐轿子的,这个规矩席翠也是昨日才听嬷嬷讲的。

        下了轿子席翠还没站稳就听见席芸婷大叫一声,“席翠,你看,那边有个很好看的哥哥!”席翠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上,这小姐是打算从现在起就给她制造麻烦吗?

        本着不看不听最稳妥的保命原则,席翠按住席芸婷想要冲过去的冲动,“小姐,你忘了咱们在路上说过的话了么?这皇宫是皇上跟皇后娘娘的地方,咱们去人家家里做客,看见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能管,因为是人家的事情……”

        “我知道,咱们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别人的东西不可染指,母亲跟哥哥昨天都是这么讲的。可我没想怎样,只是看那哥哥好看,咱们跟他一起走也不可以吗?”席芸婷拉一拉席翠的袖口,开始撒娇。

        “小姐……”席翠刚要开口却现一个身影靠过来,带着轻轻地一缕药香。

        “你是席家小姐吧?我是王少岩,我们一起进去好吗?”这个声音和汛如春风一般,着实让席翠心跳快了几分,再看看这男子,面容虽苍白却笑意盈盈,身形虽消瘦却也算得上高挺了,王少岩!姑爷!这就是夫人给小姐找的姑爷!席翠看着小姐欢快的笑脸,再看看男子眼中毫无芥蒂的宠溺,不由放心心来,然后故意放慢脚步跟在后面。

        她的这一举动王少岩自然感觉得到,笑着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果然是个有分寸的。

        要说这慧能和尚还真有两下子,想想自家小姐虽然性子与孩童一般可也不是任谁都能亲近的了的,可如今与王家少爷只初次见面就能如此,说是天生缘分都不为过。席翠想着跟在后面就笑了……

        王少岩到底是身子不行,走了几步就有些吃不消了,幸亏皇后早就安排了步撵候着,跟着伺候的也是有眼色的,一见他开始汗步子虚弱赶紧将步撵招呼过来。王少岩抱歉的看看席芸婷,“王家哥哥身子不行,不能陪着你往前走了,咱们就这样一边说话一边走,可好?”

        虽然有些遗憾,席芸婷还是点点头,看着王少岩一脸的担忧,“哥哥你是生病了吗?娘说生病了只要好好吃药自会好的。不用担心……”

        王少岩笑着拍拍她放在步撵边上的手,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互相安慰。

        若是夫人此时在该多好?这样的夫婿对小姐而言何其幸运啊!

        王少岩上了步撵之后众人行进的度明显快了很多,到了皇后的坤宁宫,两个大宫女早已在门口候着,见着他们一个笑着迎过来,一个告了礼回去给娘娘报信去了。

        王少岩俯身下轿,笑着与那宫女寒暄,似乎很是熟稔了。席翠听他唤那宫女花锦,花锦扶着王少岩走到席芸婷身边,笑着看看席芸婷再看看席翠,什么也没说只是领着他们往里走。

        “少岩果真来了?”一声充满关切的呼唤伴着太监一声,“皇后驾到……”席翠赶紧拉着席芸婷跪下,席芸婷虽然已经被告诫过会遇到这种场面可真到跟前还是被吓了一跳。席翠明显感到她握着自己的手开始出汗,还在不断颤抖着……

        “都起来吧……”皇后的目光扫过众人在席芸婷跟席翠身上稍作停留就找到了王少岩,然后笑着走到王少岩身边,拉起他的手,“前些日子你父亲还说要好好休养呢,怎么今日就非要跟着一起过来了?莫不是谁说了什么,害你多想了?”说着目光再次扫到席芸婷这边。

        王少岩笑着握紧她的手,“姑母这话怎么说的?我马上就要成亲了,想在娶亲之间见一见自己的姑母还要别人提点吗?少岩是那般不懂事的么?”

        “你呀……就是这样,让人想不心疼都不行!”皇后说着也不放开王少岩的手,只是带着他往里面走。周围人都有了动静,席翠这才偷偷抬起头看了皇后一眼。只见她一袭明黄色云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外披轻烟金丝卷边纱,万千青丝挽成了朝天髻,青翠欲滴红宝石镶嵌着光芒无限的鎏金凤钗,髻间的金步摇细碎作响,每一声都似吟唱着万千芳华。不愧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女人!

        席芸婷显然还在惊慌里没能缓过神来,席翠将她的手紧紧握住,两个人只能相互扶持着随波逐流。

        终于到了内堂,皇后扶着王少岩做好,自己才走到上位坐下来。两个大宫女随侍在侧,几个太监站在门口,眼下就剩下席芸婷她们还站在那里了。皇后似乎并不打算直接给她们赐座,只是这么看着两个姑娘尴尬的站着。

        席翠知道她一定是不满意席芸婷这样的侄媳妇的,毕竟是他们王家唯一的独苗,在别人眼里再怎么样在他们心里王少岩金贵着呢。老话怎么说的,别人的庄稼自己的娃,说的就是这个理。如今自己宝贝侄子眼看着只能娶一个痴傻的媳妇,就是放在普通人家心里多少都要别扭的,更何况这位还是当今皇后!

        这么站着席翠是没问题,可席芸婷不行啊。席翠心里开始打鼓,这皇后最好赶紧收手,婚事是铁板钉钉的事了,逼的席芸婷此时出丑坏的可不仅仅是侯府的名声了。可这些思量席翠也只能盼着皇后自己琢磨出来,她一个奴才要是敢这么说那就是找死了。

        “姑母,你就是对我未过门的媳妇再怎么好奇也先让她坐下来吧,若是将她吓着了不肯嫁我了,你叫我娶谁去?”王少岩知道皇后心里难过,由得她泄一阵看时间差不多了,赶紧铺台阶让大家好下台。

        席翠听了这话总算松了一口气,席芸婷握着自己的手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她知道小姐被吓住了。皇后轻咳一声,“倒是本宫心急了,席家小姐也坐吧。”

        得到允许,席翠赶紧拉着席芸婷谢了恩,退到王少岩对面的椅子跟前,扶着席芸婷坐下,然后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

        皇后看着席翠,“你就是席翠?”

        听到皇后叫自己,席翠赶紧屈身准备上前下跪,却被席芸婷拉住。她按按席芸婷的手,对她笑笑,看她没有要跟着自己过来的意思才放心的转身,走到中间跪下,“禀皇后娘娘,奴婢正是席翠。”

        “抬起头来,本宫瞧瞧。”皇后坐在高处,俯看着席翠慢慢抬起头,见她的眼睛并没有直视自己,而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鼻子,满意的点点头。虽然长相一般,倒真如王夫人所说是个规矩的,这样的丫头做通房是最合适的,身份也合适,性子也合适。据说那慧能和尚给这个丫头批了命格还是个好命的,既是如此她跟了少岩岂不是也能旺了少岩的命?若果真如此到时候就给她抬抬位份,给个姨娘做也未尝不可。

        席翠当然不知道皇后心里的想法,她只能一边跪着把自己的脸抬高了让人家选宠物般仔细查看,一边捏紧了拳头对慧能和尚的恨意加深了一笔。

        皇后正在观赏的时候,又一声太监的尖锐的叫声传来,“皇上驾到!”

        怎么办?席芸婷还坐在椅子上!席翠见皇后起身不再看自己,赶紧爬几步到席芸婷身边,拉着席芸婷的手,低声说,“小姐,快跪到席翠身边,就像刚才那样!”

        听到她的话席芸婷赶紧跪下,靠着席翠不敢出声。心里却对这个皇宫讨厌至极了,才来这么一会就已经让她跪了好几次了,在家的时候除非犯错的时候被罚,其他时候她从来不需要下跪的。要不是娘说不下跪就要被打,她才不跪呢。她也只是敢这么想想,心里还是害怕多过不满的,这么大的阵仗她可从来没见过。

        皇帝身边跟着的几个随侍太监被留在了门外,跟进来的除了他身边的太监总管,还有就是一左一右扶着他胳膊的三皇子跟公主了。席翠虽然没抬头,可看到越过自己身边过去的明黄色金靴就知道皇帝已经站在皇后身边了。“都起来吧,朕刚下朝就听老三说少岩今日过来了,怎么怕你姑母为难你媳妇?”皇帝的声音有些病态的沙哑,席翠也听人说过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看来是真的。

        皇帝说完自己先落了座,再看看众人都还站在,这才再次开口,“皇后,你没吓唬孩子们吧?你看看,都不敢坐了!”说着笑了几声就开始咳嗽了。一旁的老太监赶紧递上干净帕子。

        “没听见皇上说话吗?都坐吧。”皇后一声令下,席翠赶紧把席芸婷拉起来,扶着她坐在刚才的位子。公主坐在她上手,看着她们。三皇子对王少岩笑了笑,目光却望向席芸婷这边。此刻的席芸婷显然是被吓坏了,脸色有些白,水汪汪的一对杏眼悄悄看着周围,小巧的鼻头微微翘着,几分娇气又有几分可爱。配上她今日水蓝色荷叶流云束身裙,娇俏的身板盈盈一握,若不是提前知道她是谁就这么坐着任谁看着都是轻轻翠翠的小美人一个。再看看她身边站着的丫鬟,一身侯府大丫鬟贯穿的葱绿色襦裙,配上简单的丫鬟头,怎么看都是个黄毛丫头。若不是慧能批命那件事南宫宇峰亲眼所见经他证实过,他是绝不会相信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小丫头能有那么好命的。

        “老三,把你的眼睛管好!”虽然对席芸婷不喜,但怎样都是少岩的媳妇,被别的男子这么盯着看,皇后的心里还是不舒服了。

        三皇子这才现自己的失礼,赶紧躬身请罪,皇后没理会他。皇帝白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公主给了他一个“你活该”的眼神,继续肆无忌惮的看着她们。这就是作为女人的好处,可以随意的打量女人。眼前的这对主仆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嘛,宫里那些女人真的是闲的不行了才会逮住一个八卦就卯足了劲儿的追,搞得她好奇的不行,结果缠着父皇带着她过来看,可看了再看也就是跟自己的样的女孩子而已。

        “宫里关于你们的流言千奇百怪,我看你们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呀。”到底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说话一点都不用绕弯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席芸婷听她这么说其实不是很明白,她想问,可是她记得母亲的吩咐在宫里说什么话对谁说话都要跟席翠商量。于是她看看席翠,席翠看公主一脸的单纯,想着方才小姐也吓的不轻,能说说话缓缓也好,便没有阻止。得到席翠的允许,席芸婷圆溜溜的大眼睛马上盯着公主,笑着开口,“你方才说的是什么?我没有听明白。能再说一遍吗?我保证认真听。刚才我心里在想别的事情没注意听你说话。”

        公主看着她稚气却满怀真诚的笑脸,忽然心里一暖,这宫里多得是比这张脸精致万分的面孔,可从来没有这样清澈的眼神。忍不住自己也跟着笑了,“没听明白就算了,我叫朝阳,他们都叫我朝阳公主,我喜欢你,你就叫我朝阳好了。”

        “我也喜欢你,朝阳,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叫芸婷。”席芸婷笑着拉起朝阳公主的手,孩子一般笑得开怀,“席翠,你看我还是一样到哪里都招人喜欢。”

        席翠笑而不语,只是看着她。

        朝阳公主抬眼看了看席翠,“你就是席翠?看上去比我还小呢……”忽然朝阳公主的脸拉下来,看着三皇子,再转头看向皇帝,“父皇,芸婷怎么样都是女宾,三哥这样七平八稳的坐在这里不合适吧?原本就说送父皇你过来就走的,怎么就坐着不动了?”席翠紧张的心终于放下来,看来朝阳公主是个好的,既当席芸婷是自己朋友了便会为朋友着想,看来此次有了公主与王少岩两人在时间也不会太难过。

        三皇子盯着自己的妹子,一脸的不愿相信。这个真的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子吗?居然在这个时候这样拆自己的台?可皇帝皇后的脸上明显已经不悦了,他再不走就是找难看了。但是就这样吃哑巴亏可不是他的风格,于是他站起来,做好告辞的姿势,可嘴上却没停,“父皇,这么说儿臣确实该走了,可是朝阳留在这里也不合适吧?少岩应该也算是外男吧?朝阳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这么跟人坐在一起岂不是折了咱们皇家的脸面?”

        “……”皇帝看着下面这一对儿女,好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只是看着皇后,而皇后也只是摇摇头,似乎对此不予置评。

        “三哥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王少岩是母后的娘家侄子,那就是朝阳的表哥,这兄妹之间哪里来的里外之分?再说了我从一过来眼睛就没落在不该落的地方,这会子时间你可看到我有看旁人一眼?你呢?”朝阳瞥了三皇子一眼,再没理他。

        “说来说去还是我的事情累着皇上和诸位表兄弟了,是不是啊表妹?现在好了我这里的事情终于可以解决了,以后皇上与姑母也可以放心了,难得表妹与芸婷这般投缘,三皇子就让让她们,莫要吓坏了我那小媳妇,不然我可就真的只能打光棍了……”王少岩笑着站起来,对三皇子还礼。三皇子笑着接下,这才出去。

        皇帝这才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王少岩。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若不是多年疾病的拖累这本该是个俊秀非凡的男人,方才恰如其分的应对,随机应变的机警也绝非常人能匹及,再想到如今天下初定,百废待兴,此时的他更是求贤若渴,面对如此聪慧的苗子,他怎能不可惜……

  /13_13439/6318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