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斗法

        席翠撺掇芸婷去宁居的事吴嬷嬷先前并不知情,喜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挑拨的好机会,她们前脚出门喜梅后脚跟着,一路看着她们到了宁居,赶紧回来找吴嬷嬷告状。

        吴嬷嬷听完喜梅的话攥着手里的帕子,这个席翠怎么这样冲动?皇觉寺里老太太对芸婷的态度现在想起来都心惊,躲都来不及她倒好上赶着把小姐往枪眼上送,这不是找抽吗?可当着喜梅的面却没说什么,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仿佛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喜梅也不是傻子,她看了看吴嬷嬷手里拧紧的帕子就知道席翠回来少不了一阵斥责,暗笑一声走开了。

        酉时刚过,王少岩带着芸婷后面跟着席翠回来了,吴嬷嬷笑着把两位主子伺候休息了,转身一把将席翠扯到自己房里。

        阴着脸怒道,“膝盖上的伤好彻底了?别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是旧伤没好皮就紧了是不是?老太太是什么人?过府之前我就跟你说过,王刘氏那样的城府都对那位忍让三分,你倒好老虎没下山你居然带着小姐去闯虎穴!”

        席翠也不着急解释,笑着拉吴嬷嬷坐下,倒了杯水放到吴嬷嬷手边,“嬷嬷火气这么大对身子可不好,先喝口水压压。”见吴嬷嬷碰都没碰杯子,依旧沉着脸瞪着她,陪着笑接着说,“我当然知道老太太不是一般人,可是你看着王家谁简单?咱们总不能一直躲着吧?上次小姐跟我受罚你也看到了,躲着根本就不是法子。王刘氏是什么人?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凭咱们想在王家这块地界安安稳稳的待着不找个让她轻易不敢招惹的靠山还能怎么办?皇觉寺里那一次老太太虽然没给咱们小姐好脸,可不是也没给刘氏脸面吗?我就是想去试试水深水浅,老太太再怎么狠厉咱们小姐作为晚辈带着东西去请安她总不能一上来就打脸吧?”

        吴嬷嬷的手触到了杯沿。席翠知道起作用了赶紧接着说,“我那日不是跟老太太在禅房里坐了一会吗?多少算是对这位老太太有了几分认识,到底是在佛祖面前念着十几年慈悲经的老人了,又有慧能大师的指点,年轻时的戾气杀了不少。就算是不待见小姐也不会用太浅显的手段,否则还不叫王刘氏给小瞧了去?”

        吴嬷嬷端起水杯浅饮一口,“你们去了老太太是个什么态度?”

        席翠马上来了精神,笑着跑到嬷嬷身后,轻轻捏着她的肩膀,“要说起来咱们小姐运气真不错,去的时候老太太心情不错,见了小姐也没甩脸色。后来小姐把亲手做的点心给端上去,小姐做的点心嬷嬷可是知道的,那一个个的比活物还精致好看,老太太一看就喜欢上了。咱们小姐就跟突然开了窍似的说了些我都想不到的顺耳话,竟然把老太太给哄乐了。还拉着小姐的手一劲的夸,我看呐,咱们再努力一把老太太这棵树咱们就能靠上了……”刚好青儿这条线可以用上,没事的时候哄着叫芸婷抄些佛经,再让青儿知道传到老太太那边,害怕老太太不真心惦记她的好?

        “真的?”吴嬷嬷放下水杯,若有所思。王李氏当年的狠厉可是出了名了,当今皇后那样的手段在她手里都是随意拿捏的,就连王老太爷明面上风光可谁都知道真正做主的是他后宅这位夫人。这样的人物能被小姐几句舒心话就哄了?

        席翠见她还是不信,干脆放开手,撅起小嘴,一脸的委屈,“您就是不信我也该看到两位主子回来之后的样子了吧?小姐是个会装样子的人吗?她要是受了委屈还会笑着回来?小姐手上戴的镯子还是老太太赏的!您看我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您没一句夸奖就算了,还一直板着脸对我,我……”

        吴嬷嬷听她这么说才想起来,小姐手上好像真的多了一个玉镯子,一看就是好东西。再想想姑爷跟小姐回来是兴高采烈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拉着席翠的手,“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这到底是冒险了些,咱们做奴婢的受些委屈没什么,小姐可是夫人的命根子,要真让小姐受了委屈要我这张老脸怎么去见夫人?罢了,这件事到底是你赌对了,可是只有这一次,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你最好先跟我商量一下。”说了半天见席翠依旧不言语,才笑道,“好了,小性子使使就行了,让你受委屈了,老婆子我跟你道个歉可好?”

        席翠这才眉眼散开,欢快的笑起来。

        吴嬷嬷瞪了她一眼,也笑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原来这些日子吴嬷嬷也没闲着,出府的时候夫人给了她不少银两,她用这些银两办了不少事。王家上下将近一半的管事妈妈她都打点过了,打听到不少消息,包括那几个妈妈在府里比较有脸面,谁管着厨房,谁管着采买,谁管着库房。府里一直没露面的玉姨娘前几年也是个受宠的,先后怀了两胎都没留住,坏了身子失了宠就一直待在翠竹苑不再出来了,可老爷时不时地还会过去看看她。两位小姐虽然是亲姐妹可暗地里不对付,王少梅性子强些,明里暗里的没少给自己妹子使绊子。王少梅却是个软柿子,每次受了委屈都闷声受着,据说是因为她坏了姐姐的亲事。王少岩跟两个妹妹并不亲近,倒是那个表妹玲珑很会来事,在姑爷这里说话做事比两个嫡亲的小姐还仗义。刘家两个兄弟一文一武跟着老爷在外面做事,老大刘晨是有官身的据说领着六品千总的衔做的却是内侍卫的活计,为人坦荡,没什么心机,跟王少岩比较亲近。老二刘谦没有官身却因为一直跟着王尚书出入官场,摸爬滚打这些年早已精通为官之道,处事圆滑,心机颇深,在外头就是三品一下的官员见了他都要放低身段。

        除了这些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王少菊的生辰就在这个月。说起来王家姐妹名字起得很有意思,王少梅生在深冬腊梅盛开之时故而取名少梅,而这位小小姐不言而喻自然是生在秋菊绽放之时了。

        每年两个小姐生辰我家都要大肆热闹一番,这些年两位小姐也到了说亲的年纪,王夫人更加在意了。准备借着庆生邀请京城有头有脸的官家女眷们过来,一来让自家姑娘结交一些闺门好友,二来让那些夫人们也认识一下两个女儿,指不定谁家家中就有适龄的少爷公子能跟自己女儿相看一二。

        席翠对两个小姐的亲事什么的没什么兴趣,可是这件事却也不能说跟芸婷全无关系。毕竟是自己小姑生辰,小姐这个做新嫂子的怎样也要送礼祝贺的。可这送什么就要费些心思了,搞不好到时送的礼还要摆在众人面前,怎样都不能失了脸面。这一点也正是吴嬷嬷头疼的,她从王少菊的奶娘那里知道王少菊只喜欢一些书画,一般姑娘们喜欢的胭脂饰什么的这位小姐半点兴趣都没有。可咱们小姐对书画一类的东西几乎是一无所知,她们几个做下人的更不可能接触这类高雅之物。

        怎么办?

        这件事把席翠跟吴嬷嬷急的团团转,可看芸婷这位当事人却完全置身事外。当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无奈之下吴嬷嬷只好翻看小姐的嫁妆,想从里面找出一两副名家字画来,可惜咱们侯爷根本不是什么雅人,侯府压根就没准备那些东西,她们又轻易不能出府,想买都没机会。眼看着日子一天天到了,据说帖子都出去了,席翠急的坐立不安。

        可芸婷完全没有察觉到席翠的心情,居然还缠着席翠要去宁居找老太太聊天。席翠想着反正这么干着急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多跟老太太亲近亲近,抱紧这棵大树才是正经。刚好芸婷也抄好了一本佛经,就带着一起去了宁居。

        没想到王家姐妹刚好也来请安,打过招呼就坐在了一起。上次芸婷到宁居请安得了赏回去之后刘氏很是讶异,可又不能明晃晃的过来打听原委,正赶上要给少菊过生辰就打王少梅过来探探消息。没想到还就遇上了。

        老太太看着孙女探究的眼神,联系到之前少梅话里话外提到芸婷,自然明白了她的用意,面上却不动声色。她倒想看看自己这孙女有几分本事。

        王少梅笑着把靠近老太太的位子让出来拉着芸婷坐下,笑道,“方才听祖母说起才知道原来嫂子做的点心不同凡响呢,不知道妹妹有没有机会见识一下。”

        芸婷一听她说起点心,马上来了精神,“我最喜欢别人喜欢我做的东西了,你要是想看就来找我呀,我给你做!”

        王少梅的笑容有些僵硬了她怎么忘了芸婷是个傻的,内宅里那些弯弯道道她完全不会玩。该怎么同这样的人说话她完全没有头绪。

        席翠弯了弯嘴角,站在一边不说话。老太太也饶有趣味的看着她们。心道,刘氏想用对付一般人的手段对付眼前这个憨直的媳妇看来完全失策了。

        芸婷见王少梅好半天没再说话,看着她的表情还有些奇怪,于是神来一笔道,“你笑得好奇怪,我又说错什么了么?”

        王少梅“……”

        芸婷也不在意,转身看着老太太,“祖母,席翠说你常年待在佛祖跟前一定喜欢佛家的东西,就叫我给你抄佛经祈福,我抄了一本。你看怎么样?”说着从席翠手里把佛经拿上递过来,“我从小就不喜欢写字,娘总说我的字写得不好。可是这次我很认真的,保证没有错字。”

        老太太笑着将佛经拿在手里随意翻来看了一眼,木妈妈也凑身看了看。忍不住笑了,少夫人果然是个没心机的,这字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好看。青儿传话过来说芸婷给老太太抄佛经的时候弄得少爷的书房一片狼藉,她听了还不觉怎样,可如今见到这成果完全可以想象到当时是何种情景了。那歪歪扭扭的字,旁边还有星星点点的墨迹,看来抄佛经这件事对这位少夫人而言确实是一件很艰难的工作了。

        知道木妈妈是在笑自己的字难看,芸婷羞红了脸,低着头,小声嘀咕,“就知道会被人笑话,席翠还说没关系心意到了就好。哼!早知道就不要拿来了……”

        老太太虽然上了年纪可也算得上是耳聪目明,怎会听不见她说的,笑着用佛经轻轻拍她的头,“你这孩子,我说什么了吗?字写得难看还有理了?一个大家闺秀把字写得跟狗扒似的还不许别人笑了?”

        芸婷抬头看着老太太,涨红的小脸说不出的委屈。

        老太太笑道,“你倒实诚,知道字难看,开口就说是席翠叫你抄的,是要把这让你丢脸的过错全都推到席翠身上去吗?”

        站在一旁的席翠身子不由一紧。老太太话里的意思芸婷不明白,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芸婷是没有这份心机来讨欢心的,自己卖弄的那些小聪明在她老人家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这是算警告自己不要在她面前耍心机吗?

        木妈妈的目光转到席翠身上,席翠赶紧跪下来,“老太太恕罪,这件事是奴婢耍了小聪明了。咱们王家是书香世家,少夫人进了门若是字还写的那样确实有些不妥,可咱们做奴婢的没办法强拉着主子练字,只能借着少夫人对老太太的这份孝心,想着或许用这个方法能让主子的字进步一些……”

        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没变,心里却对席翠满意了不少。不错,听弦音而知雅意是个聪明的,芸婷虽然傻,却是个有福气的,身边有这么个丫头倒是让人放心不少。淮安侯夫人能给芸婷找这么个人在身边伺候倒也是个不简单的。只是可惜了刘氏,费尽心机把这么个人要过来可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芸婷听了这话只当自己被席翠骗了,马上不乐意了,“好个席翠,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哄骗我!”

        席翠觉得自己这位小姐真的是够了。

        好在老太太只是笑着让她起来,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王少菊此时才软糯糯的开口道,“过两天就是少菊生辰了,母亲让我们带来了宴请宾客的名单,祖母瞧瞧,看可有疏漏。”坐在这里半天了都不说正事,她对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半点兴趣都没有,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觉得烦闷,赶紧把事情办了回去清净清净。

        木妈妈把名单接过来放到老太太手上。老太太只看了看,做了做样子。帖子都已经出去了才来走这个过场,真当她好糊弄吗?这件事本该刘氏亲自过来,可她只叫两个姑娘过来是什么意思?回府都一个多月了,她这当家主母真就忙的连过来露个脸的时间都没有吗?分明是在暗示她已经离府十几年了,这王家已然是她刘氏的天下了吧?

        “你母亲倒是谨慎,知道给我这个婆婆几分脸面。可惜啊,我到底出去了那么些年,这京城里的人许多都不认识了,反正帖子都已经出去了,叫她按照之前那样办就好了。”老太太说着将名单放在一边,看着少菊,“说起来你们姐妹都到了说亲的年纪了,正好借着这件事在那些名门贵妇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女孩子耽搁不得。尤其是你少梅,不能因为上一次的事就对自己妹妹心存芥蒂,到底是嫡亲姐妹,日后还要相护照拂的。”

        老太太这话说的精妙。一方面警告刘氏不要把事情做的太明显,她的那些心思她看的明白。另一方面告诉刘氏这些年生在府里的事她并不是全然不知,甚至她两个女儿之间的微妙关系她都是一清二楚的,还暗示着这两个孙女的亲事怎么样都越不过她这个祖母去,为了自己的女儿刘氏都得把老太太小心翼翼的供奉着。短短几句话,含着三层意思,以刘氏的聪明怎会不明白。想来这件事之后,刘氏对宁居再不敢随意对待了。

        王家姐妹不知道听没听明白,席翠却是明白得很。心里对这位老太太早已钦佩不已,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此刻已经带着小姐靠上了这棵大树,否则在她与刘氏这两座大佛斗法的时候,搞不好莫名其妙的成了牺牲品都不能自知。

        芸婷却不管她们说些什么,她只听到少菊要过生辰了。从前在侯府每次过生辰都要互赠礼物的,那她岂不是要给少菊送礼了?可她都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呢?

        于是越过王少梅,看着王少菊,“过生辰就可以收礼物,你喜欢什么告诉我吧,我喜欢送别人礼物。”

        众人:“……”

        王家姐妹不是没过过生辰,也不是没收过礼物,可这送什么礼都是要悄悄准备到时候给人以惊喜的,这位怎么这么明火执仗的就问人家喜欢什么啊?

        可芸婷从来都认为送别人东西自然要送人家喜欢的,若是精心准备好了人家并不喜欢那岂不是没什么意义?之前在侯府因为彼此很了解所以不用问都可以按照心意去送,可她并不了解王少菊啊。不知道就要问,这是她做人的道理。

  /13_13439/6318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