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芸婷

        “跪下!”席翠面无表情的沉默在此刻王少岩的眼里成了一种对自己的漠视和反抗。一个丫鬟而已,再怎么得宠说到底不过是个奴才,有上几分功劳就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

        席翠想都没想双膝跪地,依然低着头,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对王少岩这个人她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不明白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前一刻还柔情似水下一刻就冷硬如冰。从小到大,席翠最引以为傲的本事便是识人辨物左右逢源,可是在王家父子这里她胆怯了。如果说王尚书那次的冷面出场让她惧怕那么眼前这个人则是让她感到由衷的恐惧。双手放在膝盖上,渐渐渗出一层密汗,想摊开手用衣服将汗水擦干,可感觉到射到身上的寒光她动都没动。

        “你最好马上回答我的问题!”王少岩知道女人害怕是什么样子。可此刻的席翠在他的眼里却是没有丝毫的怯意的。因为他见过的胆怯都是哆嗦着身子,轻声抽泣,最不济两只手也要惶恐不安的不断搓摆,可他眼前的席翠却是纹丝不动的跪着,石像一般。在他看来席翠竟对自己的斥责全无悔意,似乎还在坚持!真以为她是母亲点名要过来的,又有芸婷宠着,还有淮安候府人护着就真是半个主子了么?

        可是他不了解席翠,也不会想要去了解,是想一个高高在上的尚书府嫡子为何要费心思了解一个卑微的丫鬟呢?所以他不可能知道,作为一个从小跟着父亲漫山遍野打猎的猎户的女儿,所听到的关于生存的第一个原则那就是兔子遇上凶猛的猎鹰想要活命就得装死,唯有让鹰以为兔子真的死了兔子才能活,哪怕有一丝的颤抖都会要了兔子的命。所以席翠越是不动就表示她越是恐惧不安……

        见她依旧不说话,王少岩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猛地站起来,拾起手边的一本书看都没看就对着席翠扔了过去。书页翻开着砸到席翠脸上,出哗啦啦的声音,其实并不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席翠竟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闭上眼,王少岩的身影一个个出现在自己面前。

        第一次他浅笑盈盈,声音温润如风,面色苍白却隐忍坚毅,谦和有礼还能对芸婷处处维护得当。

        第二次他拖着病体也要亲自与小姐拜堂,拒绝自己,拒绝表妹彬彬有礼却果断干脆。

        之后的每次出现都如春风拂面,让人忍不住欢喜……

        坦白说面对这样的男人没有少女会不心动,席翠自然也不例外。可这份心动究竟是因为他身上隐约透出的与相伴多年的齐豫相同的儒雅之气或是对自己曾向往多年的自由生活的留恋与不舍尚不得而知,她只是单纯的喜欢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对芸婷好,看着他对自己笑而已。即便如此突然你这张笑脸变得狰狞她还是会忍不住悲从心来,正如现在这幅模样!罢了,其实有了今日的教训更好,让自己将那份不该有的臆想彻底掐断,趁着什么都不是就清个干干净净。从今以后信守承诺,伺候小姐,于自己有恩的只是侯府,其余人概不相干!

        书扔出去的那一刻,王少岩忽然看了看自己的手,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只是想警告席翠一下,毕竟日后芸婷还是要靠她伺候的。从小到大没人有本事让自己如此愤怒,而这个丫头做到了,还让自己失控到出手伤人的地步!不行,他必须冷静一下。于是他转过脸不看跪在地上的女人……

        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

        芸婷走进来,带着讨好的笑脸,可是一看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席翠她脸上的笑容,迅变成了愤怒。“席翠,你怎么跪在这里?是相公罚你的吗?”芸婷两步跑到席翠跟前,说着就要拉席翠起来。

        席翠想要抬起头跟芸婷说小姐,奴婢没事。可是头却怎样也抬不起来,因为她的脸上全是泪水。儿此刻的自己有何面目委屈流泪呢?因为舍不得割舍对小姐丈夫的那份难以启齿的心思吗?她知道芸婷看到自己流泪会有什么后果,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小姐与姑爷有了隔阂,他才是小姐这辈子唯一的依靠啊!于是她只能挣扎着躲避芸婷的拉扯,吴嬷嬷赶紧过来将芸婷拉开。

        听到脚步声席翠就知道是吴嬷嬷来了,赶紧用能出的最平稳的声音说道,“嬷嬷,你先带小姐出去。”

        可吴嬷嬷到底是六十几岁的老人了,芸婷又是十六七岁的年轻姑娘,此刻的芸婷使着蛮力吴嬷嬷如何拉得住?但是趁着她与芸婷拉扯的功夫,席翠倒是将眼泪擦了干净。

        可是看到她擦眼泪王少岩倒吸一口凉气,竟然觉得胸口莫名的憋闷。她竟然在哭?为何会有女人这样哭?动也不动,不出一丝声音只是流泪!长这么大他最是反感女人的哭泣,扭扭捏捏百般作态,一点点委屈也会没完没了,所谓梨花带雨痛哭流涕无非就是为了讨好,或是求要,又或者想要别的什么,总之女人用眼泪对付男人最是一招中的屡试不爽。从来没有女人在他面前这样哭过……

        “相公,你为何要罚席翠?”芸婷见半天都没办法将人拉起来,只好冲到王少岩跟前质问。这是她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着王少岩,满眼的失望还有愤怒。

        王少岩本就有些心虚了,进芸婷这样不知怎么的忽然无名火起,“左右不过一个丫鬟,我罚就罚了,你还要为她与我吵闹不成?”

        “是丫鬟也是我的!欺负席翠就是欺负我!”芸婷几乎是扯着嗓子吼道。

        “你……”王少岩张了张嘴,却没再说话。他怕再多说一句造成火上浇油的效果。只好看着席翠,“你且起来,现在你家小姐为你撑腰了,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席翠应了声,站起来,一眼都没有看王少岩这里,只是笑着对芸婷道,“小姐先跟嬷嬷回去休息好吗?席翠跟姑爷之间有些误会,说清楚了就没事了。过一会席翠再过去给姐讲讲怎么回事可好?”

        芸婷盯着席翠的眼睛,“你说的可是真的?只是误会吗?”

        席翠笑着点点头,她自信眼泪早已擦得干干净净,芸婷定然看不出分毫破绽。

        可是这次她却没能如意,因为芸婷非但没走反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她,“何必如此麻烦,你们在我面前说清楚我不就什么都明白了?若真有不明白的地方再去问你也是一样。”说着看向王少岩,“我知道你刚才把席翠弄哭了,席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都不曾哭过!我就是要坐在这里护着她!”

        完了,这丫头是真的跟自己对上了。王少岩感到心里有些酸楚,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为了一个丫鬟跟自己对着干,原因是自己因为担心她而吼了那个丫鬟几句!这种事情是个男人都会心酸吧?

        吴嬷嬷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姑爷的脾气她还算是了解的,就算称不上喜怒不形于色,至少也不会轻易情绪失控,可席翠一贯是办事有分寸的怎么会惹的他这么大的火呢?于是对席翠道,“姑爷问你什么你照说就是何必把事情闹成这样?”

        一句话将席翠点醒。是啊,这件事说起来并没有多难解释为何竟要闹到这般地步?席翠回想整个经过,她从一开始就解释求饶事情或许早就了结了吧?根本就是自己太做作!可是席翠你凭什么这般作态?左右不过一个丫鬟而已,小姐毫无城府一心相护,夫人临行前的全心托付,而自己竟为了那点龌龊的小心思搅得小姐夫妻不和!

        “姑爷,奴婢错了!今日去找菊小姐是奴婢的主意,前日得了老太太的恩典咱们出府去了字画铺子,菊小姐看中了一副字画,却被管事放到了露居。奴婢想着该给菊小姐送过去,这才带着小姐去了那边。”席翠避重就轻,说得倒也算是事实。

        吴嬷嬷听完才松了一口气,可马上又皱起了眉头。如果真就这么简单为何姑爷会一进门就冷着脸!

        “你以为我真的想知道你去雅居的原因?席翠我原以为你是聪明的,可你最近越来越张狂了!”王少岩从书案后面走出来,来到席翠面前,“你以为带着芸婷去宁居讨祖母欢心那件事做得很好是吗?你真以为我母亲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她只是投鼠忌器!你们一进门她派齐了人手,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祖母那边也就罢了,可你不该轻易触碰母亲的底线!母亲在府里不在乎祖母喜不喜欢,也不在乎父亲宠不宠爱,她只在乎我与两个妹妹。而你居然带着芸婷大摇大摆的进了雅居!你知道母亲今日跟我说什么吗?她要芸婷从明日起每日都要去给她请安,我想以你的聪明不会不知道芸婷每日都要与母亲见面对芸婷而言意味着什么吧!你以为有祖母护着就万事大吉了?祖母管得住婆婆要儿媳请安吗?”

        席翠感到两腿开始软,她怎么没想到这些?自从得到老太太的欢心,她就有些飘飘然了,以为自己很聪明结果还是思虑不周害了芸婷。不论出点如何,她到底是做错了!

        见席翠一脸愧色,王少岩的语气平缓了不少,“事已至此抱怨也没什么用,我只是要提醒你以后说话做事,三思而后行。母亲之所以不明着对芸婷出手而是静等着她出错,不是因为她心慈手软,而是她不屑于你们一般见识。但你们若是太不安分,她的手段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奴婢明白了,姑爷放心,今日之事再不会生。”席翠郑重其事地说道。

        “你们说完了吗?”芸婷走过来,拉住席翠的手,“我虽然笨可是我还是听得出来,你们都是为了我对不对?好吧,大不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们的,你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再也不任性胡闹了,好不好?”

        席翠笑着整整芸婷的衣服,她的个子比芸婷低了不少,这个动作本身应该是恨温馨的,可这两人的身高差硬是让人觉得有些别扭。王少岩往前挪了挪身子,席翠自动退开,由着他将芸婷的身子扳过去亲手帮她整理方才弄乱的衣襟。芸婷原本还是有几分生气的,可是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自己的相公,感觉到两人温热的呼吸相互碰撞,不知怎的脸颊开始烫,想要躲开却又有些舍不得。

        王少岩感觉到芸婷的呼吸开始变化,嘴角不由扬起,莫名的安心和幸福。原以为娶了她护着她,还了恩情就好,没想到平静了多年的心湖竟然在此刻掀起了一阵涟漪。还好,当时做出了那样的选择,还好自己生了那样的病……

        随后的晚膳时间他们过得还算愉快,可是进了寝室,芸婷就又开始闹腾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王少岩要保证以后都不许欺负席翠,不许对席翠脾气。在王少岩被折腾的无比困乏之后终于得到了许诺,芸婷却兴高采烈的说了一句话,驱走了王少岩所有的困乏。这句话就是,“果然男人最经不住女人在床上的闹腾!”

        然后寝室里传出来的对话就不太友好了。

        “这话谁跟你说的?”

        “不能说,我答应过人家了不能说!”

        “那个人是侯府的还是王家的?”

        “都说了不能说你这人怎么今天这样烦人!”

        “你还对谁说过?”

        “他们都不许我再对别人说!更不许我告诉别人他们这么跟我说过!”

        “他们?”

        “……”

        “席芸婷你先把话说完再睡!”

        席翠跟吴嬷嬷坐在屋里,两人都没睡。吴嬷嬷板着脸,席翠知道自己犯了错,肯定会被念叨,她并不是嫌烦,而是真的后悔了。

        “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当初你与我说的时候我就该想到这一点,我也有错。”没想到吴嬷嬷开口竟是自责。

        席翠没有说话。

        “这些日子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你一定要小心应对。不仅要护着小姐也要自保,只有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才能保护小姐明白吗?”吴嬷嬷今日的教导虽然在理,可是味道却变了许多。联想到之前的感觉,席翠终于可以确定,吴嬷嬷一定有事。但是眼前的麻烦已经够她头疼了她暂时没什么精力去查探她的心思了。若是需要她做什么,以吴嬷嬷的性格早就跟她说了,既然她选择不说那定是暂时不想让自己知道,既然她不想那就随了她的意好了。听话总没坏处。

  /13_13439/63181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