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来客

        席翠回去后正房的灯还亮着,青儿见到席翠赶紧过来说王少岩找了她几次,该是芸婷闹腾着找她。

        席翠进去之后芸婷抱着身子坐在床头,王少岩坐在床边的绣墩上,手里端着药碗。看样子芸婷不肯乖乖喝药。见席翠进来,王少岩站起来,药碗顺手放在了身边丫头端着的托盘里,一脸的蕴怒,“去哪里了?你家小姐这个样子你却跑得不见人影!这像话吗?”

        席翠敛裾行礼,不敢回话,只是恭敬的走到芸婷身边,端起药碗,靠着芸婷的身子坐下,“小姐,席翠来喂你喝药好不好?”她的声音此刻出奇的温柔,明明比芸婷要小上许多,可此刻的表现就像一个爱护妹妹的大姐姐低声的劝慰生病的小妹妹。

        王少岩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个女孩的侧脸,一个眉目清秀,一脸病容,满眼无助的忧伤。一个娇俏可爱,满脸微笑,眸中却闪烁着心疼与怜惜。而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站在远处无法进入她们的世界。

        芸婷看着席翠手里的碗,眉头拧紧,两眼无神,“能不喝吗?很苦。我已经不出汗了,是不是就不用吃药了,好好休息不行吗?”

        席翠笑道,“小姐这些话是不是已经跟姑爷说过了?姑爷怎么回答你的?”

        “他说不行,要听大夫的。”芸婷的手指轻轻滑动,描绘着膝盖的形状,光滑的锦缎里衣在她的手下一点一点凹下去在浮起来,手指过后不留一丝划痕。

        “还有吧……小姐知道说谎是不好的。”席翠佯怒,眼角含笑道,“小姐是大人了,跟姑爷一样是大人。大人怎么可以跟小孩子一样因为怕苦就不喝药呢?你看姑爷每天不都在喝药吗?而且我们都看到了姑爷的身体越来越好就是因为他听大夫的话,好好喝药,是不是?”

        芸婷瞪着杏眼看着席翠,“你怎么知道相公就是这么说的?刚才你不是不在吗?”

        席翠笑着从药碗里舀了一勺汤药递到芸婷嘴边,芸婷因为正惊讶席翠怎么知道她撒谎这件事没反应过来就喝了一口。咽下去才受不住苦味皱紧了眉头张嘴伸舌。席翠看她这幅样子,突然满脸的惊讶,“真的有那么苦吗?小姐不会又是骗奴婢的吧?”

        “是真的,不信你试试!”芸婷将药碗推开。

        席翠竟真的喝了一口,然后含在嘴里半天,一脸惊喜的表情,咽下去之后还会为无情的样子,“小姐尽胡说,明明是甜的。是不是勺子的问题啊?你看奴婢这么端着碗喝一点都不苦,还很甜呢。小姐也来一大口试试!”

        其实本就是一个巴掌大的小碗,一大口下去也就差不多喝完了。更何况以席翠对芸婷的了解,这位小姐的一大口可不是一般大家闺秀们那精致的樱桃小嘴,那可是真正的一大口。果然,芸婷端起了碗,放到嘴边。席翠赶紧拿起身后丫鬟端着的盘子里的蜜饯,待芸婷一口气咽下去,正开口准备指责席翠的时候一颗蜜饯迅雷不及掩耳的被放进了她嘴里。芸婷感到有东西进了口,砸吧了两下真是甜的居然就这么笑了。

        席翠这才起身,收好药碗。铺好床铺,将芸婷的身子放平,“好了,喝了药小姐就该好好休息了……”

        这些动作坐下来,行云流水一般顺畅自然,站在她们身边的王少岩跟几个小丫鬟都是瞠目结舌,他们几个用尽了手段都没办法让这位大小姐喝一口的药,这位就这么三言两语不但让她喝了药还笑嘻嘻的睡下了……

        席翠安顿好芸婷看着几个丫鬟端着东西下去,对着王少岩福身道,“奴婢告退。”

        很正常的一句话,王少岩却听起来不是很舒服。似乎隐约有种疏远的味道在里面,可仔细一想又不是那么回事。待他思量这些有的没的之时,席翠已经出了房间,并轻轻关上了房门。

        出门就碰上了刚回来的喜梅。席翠看着喜梅,人家居然一丝惊慌的神情都没有,真是不简单啊,私会了男人回来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若不是自己亲耳听见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席翠还真的从这张脸上看不出任何不妥来。

        见席翠一直盯着自己看,喜梅不乐意了,“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知道今日该我值夜了,又没有迟到,这不是来了么,用得着这样吗?”说完扭着腰就往偏远去了,还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先去换身衣服,免得在主子面前失了礼数……”

        席翠咬着后牙根,脸上却不漏分毫表情。心道,做了亏心事还敢这么嚣张,真当别人都是死的吗?就你这作死的节奏,作死的性子,再配上这么一张作死的嘴,要你死还需要我动手吗?你自己就在上杆子往死里爬好吗?

        回房间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想到喜梅手里的东西,席翠的心就一阵狂跳。吴嬷嬷现在连王家都不来了是不是也怀疑消息被喜梅知道了?可她什么都不跟自己说,这让她怎么办?

        隔壁传来关门的声音,应该是喜梅去值夜了。席翠听着她的脚步走远,等了好一阵子,才慢慢起身。又一次摸进了喜梅的房间。这下她轻车熟路了,直接将手伸进了她的被褥,找到盒子之后悄悄回到自己屋里。

        爬上床,放下床帐,在里面点着灯。先拿出那个瓶子,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倒在手心一些,全是白色的粉末。闻起来什么味道都没有。还好之前夫人赏给自己一些珍珠粉也是白色的粉末而且没有味道,于是席翠讲瓶子里的药粉全数倒在一个小方盒子里,再给里面灌上珍珠粉,用帕子擦干净再放回喜梅的盒子里。然后拿出那张名单仔细端详起来,这些人她连见都没见过,虽然后面的铺子有听说过可是一直不知道这些居然是侯府的产业。难怪夫人嫁小姐的时候出手那么大方,她只知道夫人有钱,却不知道夫人竟是这般有钱啊!

        这张纸绝对不能落到刘谦手里。既然这样,那就跟刚才的药一样,不换汤换药。拿来纸笔,席翠照着那张纸就动手了。这些年被夫人逼的跟小姐一起读书练字,逼的本事不敢说,模仿小姐的字迹替小姐交作业她做的可是相当的完美。久而久之对于临摹字迹这项本事她也算是小有所成了。于是照着上面的字迹就瞎胡编了一份新的名单。怕喜梅看过这份名单为了不引起怀疑,她故意将第一个跟最后一个名字没动,只是将他们后面的店铺招牌换了一下。吹干墨迹,席翠满意的看了一遍这才照着原来那份名单的样子叠好放进盒子,悄悄放回原处。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已经快带寅时了。席翠因为办成了一件大事很是兴奋,干脆不睡了,坐在圆桌前看书等着天亮。

        估算着时辰差不多了,席翠收拾了一下自己才去了正院。芸婷已经起身了,席翠进去伺候的时候现她的气色好了很多。王少岩叫一直跟着自己的小厮去刘氏那里传了话去就说芸婷病了早上就不去请安了。昨天大夫进府的事情刘氏早就知道了,虽然没说什么可到底心里不舒服。

        席翠耐心伺候他们用完早膳跟着王少岩进了书房。她将昨日生在和居的事情说了一遍,再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意思很简单希望他可以亲自去刘氏那里一趟。不为别的就为了给刘氏一个信号。她说的很清楚,王少岩也听得明白,只是总觉得席翠跟自己说话的方式有些不同了,这感觉跟昨晚那声告退很像,明显的疏离却又不漏破绽。

        “席翠你……”王少岩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隐约觉得席翠的改变跟那一晚自己的愤怒有关,可那时自己并没有做错呀。

        席翠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姑爷可还有事?”

        “算了,我等会去和居一趟,你下去吧。”王少岩摆摆手。他觉得这样也好,席翠不敢再自己轻举妄动了,有什么大事都会跟自己商量,似乎又重新回到他掌控一切的局面当中,可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王少岩走后没多久,老太太那边的木妈妈就亲自过来了。看来昨天生芸婷生病的事宁居已经收到消息了。木妈妈带来一些老太太赏的补品,席翠将那日给老太太备的礼物让木妈妈带回去,说了好多好话才将人送走。这第一次请安带来的风波才算是过去了。

        王少岩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芸婷正躺在贵妃椅上吃着葡萄,时不时的跟席翠说上一两句闲话。席翠坐在一边看着书,随意的答应一声,大部分答非所问,两个人这样子居然还能相看两不厌。

        王少岩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男人,一个跟自己一样瞠目结舌一个则习以为常的笑着。

        门口的光线被挡住,席翠眯着眼睛看着站在眼前的三个颀长身影,还没看清楚就听见芸婷惊喜的叫声,“哥哥!哥哥,你来看芸婷了么?”说着连蹦带跳的扑到一个身姿挺拔,丰神俊朗的男人身上,来人正是席云剑。

        王少岩站在最前面,正对着自己的妻子目瞪口呆,而另一边站着的则是让席翠想起来都会不自觉头疼的南宫宇峰。

        席翠赶紧起身行礼,将眼前的东西收了收。出去给几位备茶了。王少岩强忍着将芸婷从云剑身上扒下来的冲动,尽量保持和煦的笑容,轻轻拉着芸婷的胳膊,“芸婷,赶紧让大哥坐下再说话吧。”

        芸婷却是死死抱着云剑不放手,摇头道,“不要,我已经好久没见到哥哥了,让我再抱一会……席翠一定也很想念哥哥了,等会让席翠也抱一抱!”

        王少岩:“……”

        席云剑:“……”

        南宫宇峰:“……”

        席翠端着茶杯进来的时候,芸婷拉着云剑的手站在云剑身边。三个男人分别坐在两排椅子上。左边云剑一个人坐着,身边站着芸婷。右边王少岩跟南宫宇峰一言不的坐着看着对面的一对兄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些毫无意义的瞎话。

        四个茶杯放好之后,席翠的手放在芸婷的肩上,轻轻使力将芸婷带着坐在云剑旁边的位子上。然后规矩的站在旁边,一句话都没说。

        南宫宇峰很想不去注意她,可是眼睛却不听使唤,总是不有控制的把目光放在席翠身上。云剑虽然跟芸婷说着话,眼睛却不经意的扫过席翠的头顶,她竟没有戴那支珠钗,是不喜欢吗?

        席翠就这么老老实实的站着还是觉了这两人的异样,心里开始打鼓。南宫宇峰这个家伙每次来都没好事,这次怕是又有什么幺蛾子了。还有这个席云剑,之前怎么没现自己还有招蜂引蝶的本事啊,眼前这位还是一只极品霸王蝶!王少岩前段时间刚警告过自己要低调,这个时候他们过来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哦,对了,哥哥,吴嬷嬷回侯府了么?她怎么了,为什么要回去?”芸婷一直没见到吴嬷嬷便问了席翠,席翠只说吴嬷嬷回侯府了,自己并不知道原因,没想到刚说完没多久云剑就过来了,芸婷还没忘直接就问了。

        “吴嬷嬷?”云剑听完之后面露不解,看着席翠,就收到一个早已熟悉的眼神。于是笑道,“哦,前几日见了一眼,没来得及打招呼。我最近很忙,很少在府里。”说完右手背到身后,给席翠比了一个手势。这些都是他们在侯府经常做的,不需要言语,一看就彼此了然。

        芸婷哦了一声,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南宫宇峰跟王少岩当然看到了他们的互动,只是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就不太一样了。

        王少岩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羡慕。他知道云剑对席翠的心思,却不知席翠对他的想法。今日见二人如此亲密无间的合作,还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想到自己跟芸婷竟不如席翠来的亲近,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再有就是他对席翠,虽然一再提醒自己席翠只是个丫鬟可在心里他总是不由想要与之亲近一些,并非男女之间的那种亲近,更多的是羡慕她与芸婷之间的关系造成的吧。

        南宫宇峰则更奇怪了,他觉自己的心里升起了一簇小火苗。看见云剑跟席翠那样笑他的心跳就会莫名加快,甚至会握紧双拳,恨不得横在他们中间将他们隔开。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抱着席翠回了王家之后,他总是不由的想起这个小丫头来。明明不是很漂亮,性子也不是很好,还是个卑贱的丫鬟,可自己就是想见她。这次听云剑说后天就是王家三小姐生辰了,侯夫人身子不好不方便出门就让自己提前将礼物送来,顺便看看席芸婷。他知道云剑一定会过来看席翠,想都没想就跟来了,虽然跟来也没什么话说。

        云剑将夫人备的礼物拿过来,交给席翠。席翠看了看,是一副红色琉璃头面,很是精致。小心收了起来。

        王少岩客套了几句,却将话峰转到了南宫宇峰这边,“宇峰,你也算是跟我两个妹妹有些交情的,怎么连一点表示都没有吗?”

        南宫宇峰道,“我最近忙的脚不沾地的,哪里能操心到你妹子的生辰礼物这些事。”又一脸的理所当然,“再说了,咱们的交情也不是一两年了,我哪一年给你妹子送过礼物啊?反正每年都不送,今年猛地送过来反倒显得唐突了。”

        席翠忍不住暗笑,这人,礼多人不怪这样的道理竟然都不知道。还将一贯的无理当做借口拿出来做筏子,也就是在那样的身份地位上,生在别的人家指不定活得怎样艰难呢。

        南宫宇峰本就一直注意着席翠这边,见自己说完之后席翠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知她在笑自己,一时有些赧然,耳根竟红了。

        王少岩头一次见他这般模样,难免有些奇怪,问道,“宇峰,你这是为自己所说的话感到羞愧吗?你我相交这些年我竟不知你如此有自知之明啊!”说完就是一阵笑声。

        云剑也跟着笑起来。

        席翠自然也笑了,不过是在心里笑,脸上却是看不出来的。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被这位礼王世子盯上,前几次的教训可才过去没多久。

        南宫宇峰没理他,眼睛却一直瞟着席翠这边,他这人做事一向不喜欢暗地里进行,自然很轻易就身边两个人给现了。

        云剑心里忽然一紧,一阵不安浮上心头。

        而王少岩就不一样了。云剑喜欢席翠那是侯夫人告诉自己的,当时他并不在意。可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他也渐渐的现了席翠的好。一个好的女孩有人喜欢这不算什么,毕竟人家席云剑是席翠的旧主子。可再多一个人惦记那就不同了,席翠再怎样现在都是他屋里的人,南宫宇峰这样明晃晃的盯着瞧怎样都让人不舒服。

        席翠原本低着头听着,可忽然几个人都不出声了,不禁抬头,入眼的却是一双灼灼光的黑眸……

  /13_13439/63181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