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谋划

        赵子快步走向席翠这边,就在离席翠差不多一步左右的时候段三身形一横,挡在了他面前,差点将他撞倒。赵子往左绕绕段三挪到左边,往右绕绕段三又挪到右边,摆明了不让他靠近席翠。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找席翠姑娘有事!”赵子歪着脑袋瞪着段三,“我娘跟我说过你有把好身手,可也不能不讲理不是?席翠姑娘……”

        席翠陪着笑脸绕过段三走过来,“赵小哥何事?”

        赵子这才一把将段三推开,笑着面对席翠,“原本这件事我没太在意,跟我娘闲聊时提了一下,可娘说还是跟你说说的好兴许对你有用。”赵子原本想着席翠听了这句话就该有所表示才是,可见席翠脸上的笑容没有分毫变化,不由有些失望,“是这样的,我这几日总看见刘顺跟你们露居的人面上打听一个叫喜梅的丫鬟。听说这个喜梅跟你一样是少夫人的陪嫁丫鬟,可她如何能跟刘顺这样的人有交情啊?要知道刘顺可是刘谦那家伙跟前的一条狗,平日里没少干坏事。我以为他是见色起意了,可娘说这事没那么简单,要我跟你说说。”

        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啊!席翠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很好的帮杨姨娘促成那件事了,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心思。有这个赵子看着刘顺对自己而言绝对是有好处的,于是席翠看着赵子的笑容更加的真诚了。段三虽然是个粗人,可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看席翠这样对别的男人笑,当下就怒火中烧,可又不能拿人怎样只能咬着牙握紧拳看着俩人,心里恨恨的为席翠记上一笔,待他日席云剑回来他一定要亲自揭穿席翠这个女人的面目不能让自己的救命恩人被这样的人欺骗。

        小遗一直站在席翠身边早已将他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席翠,可是席翠现在必须先确定赵子可以为自己所用。席翠笑着对赵子福身行礼,“这件事对席翠很重要,果然齐妈妈跟赵小哥还是为席翠着想的,席翠万分感激。”

        赵子赶紧还了席翠一个礼,讪讪笑道,“席翠姑娘千万不能这么说,当初若不是你出手帮忙,焉有我赵子的今日。我这人虽没多大本事,可知恩图报这个道理还是懂的。姑娘千万别对我客气,日后有用得着我赵子的尽管吩咐。”

        “既然赵小哥这么说席翠也就不说那些客套话了,说起来还真有件事只能找赵小哥帮忙了。”小遗说赵子说的全是真心话,他是真的对席翠心存感激。这样她就放心多了。

        “姑娘但说无妨。”

        “我希望你可以帮我留意着刘顺这个人,但凡他有任何可疑举动请你务必告知我一声。”对赵子这个人席翠不是很了解,敢这么信任他只是因为小遗说这个人可以相信。这个人看起来不务正业行事荒诞,又惯于偷奸耍滑拍须溜马,可他竟能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让刘顺从极度讨厌自己变成现在的有什么事都不避着自己,这份本事却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到底是齐妈妈一手拉扯大的儿子,交际手腕还是相当了得的。若真的能将此人收为己用,日后自己做事定然能方便上许多。

        赵子听完她的话并没有直接表态,而是盯着席翠看了又看,忽然满怀深意的笑了笑,“姑娘放心,这件事赵子定然为你办好。只是……”赵子犹豫了一下,挑了挑眉,问到,“姑娘别嫌我多事,刘顺的背后可是刘家,刘家在王家的地位有些特殊,姑娘这么做是不是别于用意?当然姑娘若不方便可以不说,我这个人一贯不爱知道太多主子们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今日也就是因为是姑娘才多了次嘴。”

        “赵小哥果然是聪明人。这件事一时半会还真的说不清楚,等时机成熟了定然会告知小哥知晓,毕竟小哥是真心帮我的,我若有心隐瞒岂不是很不够意思?我席翠不是那种人!”席翠觉得话说道这里也该差不多了,刚想找个借口离开就听见吴嬷嬷喊自己,就顺势告辞了。

        吴嬷嬷给了席翠几本书去看,席翠却满脑子操心着杨姨娘所说之事。

        又过了几天太平日子,王少岩这几日干脆住进了宫里,他身边的小厮传话回来说皇帝似乎已经撑不了几天了,叫王家早作准备。原本少梅的生辰就快到了,虽然刘氏被禁了足,杨姨娘又生了那事,少梅的生辰就没打算庆祝,这个消息出来之后王家上下更是收了心思,谨慎的等待着王少岩的进一步吩咐。老太太命人带了消息给王尚书,出了这样的事他那边的事不论有没有办完最好都先撂下回来。

        王少岩不在,老爷没回来,这种情况无论是对杨姨娘还是对刘氏都是个不错的机会。而席翠只管推波助澜就好。

        可她还没想到该如何开始的时候,喜梅自己竟就动起来了,她自己找到了席翠面前,她直言自己手里有份名单与吴嬷嬷最近谋划的事情有关。她要席翠帮忙放她出去,承诺只要席翠能做到她就将名单交给席翠。

        席翠听完嘴角不由上扬。用那张假名单跟自己谈条件吗?别人都是越活越聪明怎么这个喜梅却总是反其道而行之呢?她原想让喜梅将那份名单拿出来自己看看,可听完小遗的话她随即放弃了这个念头。小遗说喜梅将名单誊抄了一份带在了身上,席翠写的那份才是她说要给她留下的。既然是自己写的,也就没什么兴趣了。

        让喜梅没想到的是,席翠答应的很干脆。还一副被吓住的样子,看的喜梅心里一阵不屑,就这样的人还值得吴嬷嬷那么看重。

        这边喜梅前脚出了露居,后面刘氏就得到了消息。因为喜梅直接被刘谦接了过去。刘氏这次再也坐不住了,命人将刘顺叫来。几声吩咐之后,刘顺悄悄退出了刘氏的房间。

        没想到他刚一出门就遇上玲珑。这个刘顺平日里见到玲珑老远就会堆着笑脸凑过来巴结,这次却慌慌张张的离开,她心里不免有些疑惑。

        当晚赵子就偷偷跑来露居找席翠,告诉她刘顺白日里出府采买的时候避开所有人去了一趟药铺,他查过了,刘顺买的是关白附。他还告诉席翠这关白附虽是一味治病救人的草药却也是可以要人性命的毒药。想那刘顺鬼鬼祟祟的一个人去药店铁定是买来害人的,只是他一时半会查不到他要害谁。

        看来知道老爷要回来刘氏显得比杨姨娘更着急。

        欢欢自从知道席翠不让段三对自己出手之后没事就爱来这边跑跑,有时候纯粹是为了在段三跟前显摆。趁着她过来的时候席翠干脆将这个消息给了杨姨娘,刘氏既然知道了芸婷的价值自然不会轻易对露居出手,提醒她注意一些总没坏处。

        欢欢将消息带了回去,杨姨娘听完就叫她把消息给老太太送过去,顺便提醒老太太一声最近入口的东西最好是谨慎一些。欢欢刚走,喜喜就过来问她如何知道刘氏这次的目的是老太太。杨姨娘笑得分外妖娆,“刘氏想要名正言顺的从禁足的处罚里出来并且重新掌握中馈最完美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为老太太侍疾。”她要侍疾老太太却不生病她只能想办法让老太太生病了……

        欢欢很快带回了老太太的消息,老太太说她自然会顺了刘氏的意,只是这毒药一事杨姨娘这边最好留下足够的证据,免得到时候害她白受几日闲罪。老太太果然是聪明人,一眼就看出了刘氏的目的。

        趁着刘氏还没出来杨姨娘赶紧去让喜喜找了玲珑过来。

        刚见到喜喜的时候玲珑着实吓了一跳,她以前只听刘氏说过杨姨娘身边这两个丫鬟不简单,没想到竟是有功夫的。可她实在想不出杨姨娘找自己的目的何在。比起去见杨姨娘她更关心刘顺到底被刘氏安排了什么任务。要知道最近刘谦正在跟喜梅那个贱丫头谈条件,一旦谈成喜梅将名单交出他们刘家就有机会染指芸婷身后的巨大财富了,这个节骨眼上若是叫刘氏察觉到什么可就不好收场了。

        喜喜像是知道她不会心甘情愿的跟自己走似的,附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刘顺。”然后满意的看着玲珑睁大了双眼露出惊恐的眼神。

        领着玲珑到了杨姨娘安排的地方,离海棠苑很远离和居却很近。虽然两个人的身形都很隐蔽,可是这里到底离刘氏太近,玲珑光是站着都觉得不踏实。

        杨姨娘看出了她的窘迫,笑道,“亏你还是跟了刘氏这么多年的人呢,居然不知道灯下黑这个道理。我们见面只有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玲珑觉得她说的或许有道理可是心里还是没底。“不说这些没用的了,你怎么知道刘顺的事的?”她在不知道杨姨娘的底牌之前是不会轻易说漏嘴的,刘顺的事说的很模糊若是杨姨娘根本不知道什么有用的消息,接下来应该是想办法套自己的话。只要她一开始套话,玲珑就可以放心的不理会这个人自行离开了,省的在这浪费时间。

        “你倒是小心得很。”杨姨娘显然听出了她的用意,浅笑盈盈的面对玲珑,“我对刘顺的事其实知道的也不多,就是不知道跟你知道的差多少,今儿找你过来就是跟你对对话。”杨姨娘看着玲珑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轻视与敷衍,脸上的笑容加深,一双凤眼微寒,“我只知道刘顺被刘氏派去买了一些毒药准备用在老太太身上。不知道玲珑小姐你……”

        “你说什么?这怎么……”玲珑赶紧捂住自己的嘴,这一定不是真的,老太太不过是夺了刘氏的权力,刘氏就要下此毒手吗?刘氏这是疯了吗?老爷马上就要回来了,这期间出了任何差错老爷都不会放过她的!而且现在这件事已经被她的死对头杨姨娘知道了,刘氏明显是在自寻死路吧?

        “我觉得你这个时候不应该浪费时间惊叹这些没用的,与其如此倒不如担心一下你们兄妹手里头的事。”杨姨娘继续笑着,“刘氏再怎么傻都不可能真的要了老太太的命,她要的只是老太太生病,然后方便自己借着侍疾的缘由解了禁足,重新掌管中馈。你觉得她要做这么大的事为何要瞒着你?你真的觉得刘氏对你们惦记本该属于她儿子的东西一事毫不知情吗?若刘氏真的这么蠢,那你们真的是太幸运了……”

        “你说的话我,我听不明白!”玲珑从来不曾将杨姨娘放在眼里过,之前跟着刘氏,见识过她对付刘氏的手段,她似乎从来没讨到过便宜。跟强者站在一样的高度看失败者,她竟然也异想天开的以为杨姨娘不过如此,今日才知道这个女人对付刘氏或许不行,但是对付自己却是绰绰有余。她这才第一次背着刘氏做自己的事却被这个女人看的清清楚楚。可是她这么直白的告诉自己是什么意思?

        “都到这个份上了咱们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吧?我若可以帮你度过这一关,你可能帮我做一件事?”杨姨娘终于还是喜欢自己独特的处理方式,简单直接,粗暴一些又如何?

        好吧既然人家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赶紧应付过去回去找哥哥商量才是正经。玲珑赶紧点点头,“你若真的能帮我过了这一关,莫说一件事就是十件八件的又如何?”

        你们刘家的人说话在我这里什么时候可信过?杨姨娘心里冷笑,脸上却是诚恳无比,“说起来我所恨的,也只有刘氏而已。既然知道你们并不是与她一心一意我自然不会与你们为难。帮你们虽然不是什么人情可只要想到能让刘氏不痛快我就能痛快了……我要你做的事也不是什么难事,若是做成了不光是对我有好处于你们也是大有益处的。”

        “哦?那我倒想听听了。”玲玲倒不是真的完全相信,可杨姨娘说的这些似乎有几分道理,联想到她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似乎正是这样,没有原则不择手段的与刘氏为难。再听她说于自己也有好处自然来了兴趣。

        杨姨娘知道她已经上钩了,笑道,“你马上就去找刘顺让他再买一味叫虻虫的药材。记住这药只能由刘顺去买,而且不能让刘氏知道。买到药之后你让刘顺安排人将药用在海棠苑的膳食上。”

        “这是为何?”玲珑心里猜测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嫁祸给刘氏。对于这个杨姨娘而言这样的事她不是做不出来,之前孩子的事她就觉得刘氏是被她下了套,难道她这是准备孤注一掷了?

        “刘氏出来一定不会急于对你们怎样,她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你们手里有份名单的事了,只要你们捏着名单不给她,她只能哄着你们。而她一旦重新掌管中馈之后最担心的大概除了你们那件事就该是我了。因为一旦我出了任何事都与她脱不了干系。老太太那边她还可以借着侍疾的名义小心把握轻重,而我这边却是由不得她的。这样我自然能将她拖住让你们与足够的时间筹谋。只要拖到老爷回来,我自然要去老爷那里闹上一闹,一个亲娘一个宠妾还有一个未平安出生的孩子,你们觉得到时候刘氏在老爷那里会落得如何结果?只要将刘氏除去了,芸婷手里的东西于你们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况且你们若真的促成此事就是于我有恩之人。我在未过门之前也是管理过十几家铺子的人,怎么样也比你们这些门外汉更容易看明白那份名单吧?”

        玲珑若是起初还有几份怀疑,现在听完杨姨娘这番说辞立刻心花怒放了。这些年刘氏对他们已经越来越明显的不待见了,可他们还要装作毕恭毕敬的模样委曲求全,若是真能就此将刘氏除去,他们兄妹办起事情来似乎就更加能放开手脚了。那王家父子经过这些年的相处她早就看明白了,他们根本就不懂这内宅之事。还有那王少梅,真以为她比自己就高贵了多少去?除了刘氏再想办法将芸婷的财产弄到手之后,王家到时候剩下的也不过就是个空壳子,他们大可以光明正大的离了王家出去,到时候再看她王少梅是个什么德行?这些年若没有他们帮着刘氏打点,他们王家上下指不定该寒碜成什么样子呢!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只要想到之日可见的繁华似锦,玲珑就迷了心智。由不得她不答应。

        果然她甚至没有找刘谦商量就自行找到了刘顺。刘顺刚布置好宁居的膳食,放了刘氏安排放的东西进去心里正有几分忐忑的时候见玲珑急哄哄的找自己还以为刘氏改变主意了,当下心里一凉,膳食已经送出去了该拿什么借口收回来啊?

  /13_13439/63181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