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刘氏惨败1

        刘顺跟了刘氏这么多年,比这更毒的事他不是没做过。可对付那些不懂事的下人跟对付老太太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老太太到底是主子,他进府比较早对这位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当年的刘氏在这位老太太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就刘氏那些手段大部分还不是从老太太这里学来的,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人家玩剩下的,如今刘氏却把主意打到了老太太身上。自己还是帮着做这件事的人,万一老太太觉出味儿来第一个死的怕就是自己吧?

        想到这里他一见到玲珑出现自然要忍不住异想天开的以为是刘氏改变了主意,却不想玲珑过来说的第一句话竟是,“姑母叫我吩咐你再去买一些虻虫来,跟老太太那边的一样直接用在海棠苑的膳食里。要尽快!”

        刘氏为了不打草惊蛇并没有告诉刘顺玲珑已经有了二心一事,此刻玲珑站到刘顺面前说的有模有样的,加之之前刘氏吩咐他给老太太下药一事并没有当着玲珑的面,可玲珑却好像全都知道似的,想当然的以为刘氏定是与玲珑之前就商量过了的。于是对于玲珑的这个吩咐他信以为真,第二天就照办了。

        办好了这件事玲珑赶紧回去找到了刘谦。蔡氏也在,母子三人开始商议对策。玲珑将之前与杨姨娘的谈话说了一遍,刘谦听完想了许久才慢慢开口道,“看来咱们真的要赶紧将那份名单拿到手才好。只是没想到喜梅那个贱人那般难搞,到现在都不肯松口。我叫人趁她沐浴的时候将贴身的衣服都翻了个遍还是找不到名单。实在不行只能暂时妥协了,她要的不过就是个侍妾的名分我给了她就是,等东西都到手了害怕找不到机会打了她!杨姨娘说的话不像有假,姑母应该是已经怀疑到咱们了,这东西必须在她出来之前捏在咱们手里。否则以姑母的手段有的是方法让咱们保不住喜梅,怕就怕她想着芸婷的东西迟早都是王少岩的,为了让咱们没机会沾手直接将喜梅弄死了,连带那份名单就都没有了。若咱们能在她出来之前搞到名单最起码还可以趁着眼前杨姨娘有求于咱们让她帮咱们看看那份名单,以那女人的性子只要能让姑母不好受她什么都肯做,指不定就帮了咱们大忙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一想到自己如此聪敏绝顶的儿子居然要被一个贱婢要挟,还要委曲求全的纳了这个贱婢,蔡氏的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虽说自己生了两个儿子,可老大刘晨完全是个没脑子的,跟他那个爹一样总觉得自己全家人都在占王家便宜,明明可以争取的东西都乖乖的让了出去,生生的把可以做主子的身份弄得跟个奴才似的。好在二儿子比较贴心,凡事总能与自己想到一块去,她的心里对这个二儿子本就是入珠如宝的捧着,眼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如今要受这份委屈,恨不得亲手活剐了喜梅那个贱婢。什么东西!

        说做就做。刘谦当晚就去了喜梅的房里。两人早就已经勾搭成奸了,对于刘谦进自己的房间喜梅完全没当回事。一番燕好之后,趁着热乎劲,刘谦说出了愿意纳喜梅进门的想法。还说蔡氏那里已经同意了,无奈时机不对,皇帝随时有驾崩的可能,王家上下忙的跟什么似的,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给他们办事。为了让喜梅安心,刘谦将提前写好的契书拿出来交给喜梅,上面盖了刘谦的私印,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半年之内不管有没有正妻都要纳喜梅为妾。

        喜梅看着手里的契书,立马红了眼眶,雪白的胳膊勾住刘谦的脖子,“谦郎你知道我为了这个名分受了多少罪吗?每次看着你因为我不肯交出名单而失落的样子我都好难过,可是就算我自私也罢,有哪个女人死心塌地的看上一个男人不想着要个让自己安心的名分的?”

        刘谦听她这样虚情假意的声调早已厌烦到不行,却还是要忍着内心的厌恶,笑着抱紧她,体贴的说道,“我岂能不知道你的心思?之前一直都是母亲在反对我也是无奈至极啊!前些日子你被人困在露居我不得见你面,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的思念你。为此我不是也想尽办法给你传消息进去了吗?为了你我这辈子头一次顶撞了母亲,逼着她应下我们的事,你可知道母亲到现在还在暗自垂泪呢?我想起来都觉得难过,可是只要一想到是为了你我却是硬下心来将这件事做了!”

        “谦郎,你真好……”喜梅又是一阵喜极而泣。两个人再一次滚到了一起……

        第二天,刘谦顺利的拿到了那份名单。可是跟之前那一份放在一起比对了几次之后现他们根本看不明白。

        玲珑怀疑喜梅给的根本就是假的,可刘谦却不这么认为。一来喜梅手里捏着那份名单除非给了他们还能有点用处,换了刘氏她说不定根本就不看什么名单直接就将她解决了,她能依靠的就只有他们骗了他们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喜梅没那么蠢,更何况她千方百计的就是为了嫁给刘谦,给份假名单害刘谦不就是害她自己吗?

        可是这份名单上的名字商号根本就对不上,有些甚至连名字都是错的!理由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淮安侯夫人一定跟吴嬷嬷商量好了在这份名单上藏了什么玄机在里面,该是找个懂行的来看看了。

        杨姨娘!

        三个人同时想到了这个人。

        可是他们总不能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去找杨姨娘吧?刘氏虽然被关了紧闭,可是府里还是有太多她的眼线在的。一旦叫刘氏知道了他们拿着这种东西去找杨姨娘怕是刘氏拼个鱼死网破也要收拾他们了。

        该怎么联系杨姨娘?他们开始为这件事愁了……

        却不知杨姨娘一直安排欢欢跟着他们,对于他们想见自己的事杨姨娘早就知道了。吊了他们一天,第二天确定刘顺已经在海棠苑的膳食上动了手脚之后杨姨娘才叫欢欢去找玲珑。

        两人又到了之前谈话的地方,玲珑看着眼前的杨姨娘跟两日前那个仿佛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了。此时的杨姨娘面白如纸,嘴唇白,双眼布满血丝,像极了病入膏肓的样子。莫非是她真的以身试毒?玲珑忍不住对杨姨娘钦佩了几份,能对自己下手如此很辣的人她是她见过的第一个。

        杨姨娘看了看玲珑递过来的名单。忍不住心里暗笑起来,席翠也太不像话了就算是造假也不能做的这么粗糙啊?让她现在就是想帮她圆过去都不知该从何下手了。

        这件事还是找席翠商量一下再说,至少要让她做做样子才行吧?到时候扳倒刘氏还需要这刘家兄妹出手帮忙呢,现在得让他们觉得自己真的能看得懂这份名单才行。于是杨姨娘借口身子不行拿着名单回去细细参详去了。

        玲珑觉得杨姨娘这样做也有道理,就算是行家也不可能一眼就看的明白才说明淮安侯夫人准备这份名单是费了多大的心思,正是因为费了不一般的心思才更加的显出来这份财富的不同凡响。好在她早已将名单誊抄了几份,杨姨娘拿走这份不影响他们继续找别人相看。

        杨姨娘没有直接回海棠苑而是去了露居。进了这里面不需要欢欢喜喜跟着刘氏的人就不敢靠近了,因为里面有段三。一个段三能抵得上好几个欢欢喜喜。

        席翠已经没有再看账本了,杨姨娘问过了才知道原来她已经学会看帐了。想到当初自己学着看帐也学了半年时间,如今席翠只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就学会了,她忍不住对席翠高看了几眼,或许老太太这次又看对人了,席翠真的与众不同。

        只是她如何能想到,席翠其实只有一知半解,真正学会的是小遗。

        见到眼前的杨姨娘,席翠的心忍不住抽搐起来。刘氏只对老太太动了手脚,老太太那边也只是在今天才传出来风声,何以她如今却成了这般模样?

        看着席翠看向自己的眼神,杨姨娘心里开始纠结该怎么告诉她。却不知小遗早已将她心中所想告诉了席翠。

        席翠一边听杨姨娘找一些不像话的理由糊弄自己,一面强压住内心的愤怒,想要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和情绪跟她说话。她在没见到这个样子的杨姨娘之前或许对她不惜伤害自己也要报复刘氏一事有过些许动容,甚至愿意帮她促成此事。可如今真的看到了这个样子的她,她之前那些想法全都荡然无存了。她虽然不喜欢杨姨娘可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原本就受尽了屈辱的人去死,叫她如何坦然面对?纵使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公平,可是活着才有希望让自己有获得公平对待的机会不是吗?她觉得杨姨娘若是可以脱离王家,脱离眼前这一切她一定可以过得很好,本就是个不平凡的女人,原就该成就一番不平凡的人生才是。就连自己这样的人都宁愿选择卑微的活着,委曲求全也罢,苟且求生也罢但凡有一丝可以改变目前命运的机会她都愿意去尝试,为什么这个女人却这么傻?傻到可恨的程度!

        杨姨娘说了半天见席翠也不说话,想着她该是想到自己在扯谎了,干脆不说话了。长久的沉默之后,杨姨娘取出玲珑给自己的名单交给席翠,席翠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自己胡编乱造出来的那份东西。看样子又被人誊抄了一遍送到了杨姨娘手里。按照杨姨娘的计划她还是想着在最后再利用刘家兄妹一场的,所以现在自己应该帮她一次。可是真的要看着她去死吗?

        席翠一边思考一边取出正确的那份名单。杨姨娘只看了一眼那份原件就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看情形是懂了。

        这个东西这几天席翠也在研究,可她到底是看不住任何名堂来。吴嬷嬷却说现在给她讲这些还不是时候,弄得席翠如今完全是被吴嬷嬷牵着鼻子走的状态。若是自己有杨姨娘这份本事就好了,吴嬷嬷都不知道要省心多少,最重要的是再也不用忍受小遗的白眼了!

        想到这里她忽然有了主意。

        许是这个主意真的让席翠惊喜,她竟忍不住拉住了杨姨娘的手。杨姨娘不明所以的看着席翠,却听席翠问到,“你可有想过扳倒了刘氏之后不用去死,可以用另一个身份活下去?再也不是王家的杨姨娘,而是一个不相干的人,过你没有遇到刘氏之前曾经想要过的生活?就算没有什么更好的奢望,至少可以以另一个身份把之前被别人抢去的东西再夺回来!”

        “你这是何意?”杨姨娘见她这样激动竟然说出这些话来,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心寒,明知道这些东西对自己而言是多大的诱惑,这席翠到底为何要如此用心,“我就算是拼尽了性命都不知道能不能扳得倒刘氏,你如今却说这些东西想干什么?”

        “我是说我可以帮你啊,刚才我说的那些我都可以帮你实现,吴嬷嬷现在有这等本事。之前我不知道现在我却是很清楚的,夫人的产业里最大的一项就是药材铺子,怀安堂,永安轩,这两大字号全是夫人的,吴嬷嬷上次好像说过有种换颜之术咱们铺子里就有人会。这个人与吴嬷嬷是相熟的,到时候找他来给你换上一张脸你就不再是杨姨娘了啊!”席翠看她有些动心了,知道单从为她考虑的角度去说服一个警惕心很强的人是不可能的,在她们的心里施恩必是有所求这才合理。于是她接着说道,“当然我也不能白帮你,在换了身份之后的三年之内你要留在我身边帮我看着夫人留给小姐的东西。”她从来不相信自己真有一天能达到吴嬷嬷所期许的那个样子,可又不能看着吴嬷嬷伤心难过,尤其是夫人知道之后大失所望的样子席翠想起来就觉得于心不忍。有了杨姨娘在身边,又有小遗帮忙,她相安无事的看好这三年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在这三年里看准了时机,小姐的东西慢慢交给姑爷,席云剑的东西等他回来也双手奉上,自己也就功德圆满了。

        “你想让我帮你做这件事?你就那么相信我?”杨姨娘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席翠,想要从她的目光中寻出什么似的,可是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想要看到什么。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我只需要让你需要我就好了啊,因为需要我所以不敢背叛我只有这种情况下建立起来的关系才会坚而不摧。”席翠也不避开她,坦然的看回去,“因为只有我知道你的身份,一旦现你有不对劲我马上就可以彻底摧毁你!还有你若是安分守己我还可以给你机会亲手从你那无耻的叔叔婶婶那里夺回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当然还有为你那可怜的弟弟报仇!一面是毫无意义的死亡,一面是大仇得报的快慰,就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吧?”

        “我果然小看了你!”杨姨娘现自己确实被她说动了,甚至在某一瞬间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动,“你完全捏住了我心里最迫切的渴望,让我无法拒绝。”

        席翠还没有开口就听见小遗在一旁不屑的声音,“切,就知道投机取巧!你当真以为这个女人可以帮你一辈子吗?就是我也会在适当的时候离开你好不好?有些东西必须你自己学会,否则有你后悔的时候!”

        席翠只当没听见,杨姨娘点头才是最重要的。

        很好杨姨娘最后还是点头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换颜之术,她刚才是为了安她的心才故意这么说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要她能不再以身犯险天天去喝那些毒药就好。大不了到时候给她蒙上个面罩什么的,就说是生过麻风的想来也不会有人愿意犯那个忌讳,非要挑开面罩看一张麻风脸吧?

        杨姨娘看懂了那张名单自然要做一些事情的,这件事多少会损害到侯夫人的产业,当然她会尽量挑选里面最不值钱的行当来牺牲,可是还是需要提前跟席翠说一声的。原以为席翠会犹豫不决,因为现在毕竟是吴嬷嬷做主的,没想到席翠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还说吴嬷嬷那里她会提前打招呼,让她也布置一下。看样子她至少在她面前已经摆出一副当家的模样了,这么小的一个丫头如此快的进入状态,杨姨娘觉得自己答应她的条件或许是最正确的选择。

        送走了杨姨娘席翠还没消停一刻,芸婷在前院就闹开了。吴嬷嬷跟齐妈妈毒哄不住,只能是席翠出马了。

        却说这芸婷因为听说了老太太生病一事心里很是担心想要过去看看,可吴嬷嬷跟齐妈妈是什么人?这种事情怎么能让芸婷搀和进去,铁定是要拦着的,芸婷最近都不见王少岩也不见席翠本就心情很差,对这两个老人家自然没了从前的客气,差点没把吴嬷嬷推倒在地,幸亏几个眼尖的小丫头扶了一把才没真的倒在地上。

  /13_13439/63182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