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立威3

        席翠自然不能直接接下王永林敬的茶,她到底是晚辈,就算王永林赔罪,自己也不能心安理得接受。

        于是她赶紧又倒了一杯新茶,捧在手里,一只手接过王永林递过来的茶,另一只手将新茶递给王永林,“我本就说过,和气才能生财,只要王叔不与我这个小丫头计较便是我的福气了,哪里还敢受了您这样的礼?您这杯茶吴嬷嬷代替我喝了,我这杯茶您只要喝了,我还是之前说过的话,前面生的事咱们都揭过去,如何?”说着将手里的茶杯递给吴嬷嬷。

        吴嬷嬷这才勉强露出笑脸,接下茶杯喝了一口。

        王永林赶紧将手里的新茶一口饮尽,竟顾不得新茶烫口,喝完了一点都不觉得不舒服反而觉得胸口暖暖的。

        事情进行到这一步,总算可以进入正题了。

        刚好到了午间,气氛正好,席翠想了想干脆先将东西收起来,叫伙计过来点了菜,准备用过午饭再接着说。

        这个时候包间里的气氛较之早先好了许多,几个人倒像是朋友一般谈笑风生起来,饭菜上来的时候,席翠忽然想起外面守着的段三。于是悄悄退了出来,段三是守在包间门口,却不是规规矩矩的站着,而是随意的坐在正对着包间门口的围栏上。

        见席翠出来,赶紧站起来,“姑娘怎么出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席翠笑笑,“没有,到点吃饭了三哥也一起进来吃些吧,咱们商量完正事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总不能叫你一直饿着肚子守着吧。”

        “咱们这些人一顿两顿的不吃根本没事,姑娘还是赶紧进去吧,你不在里面没人动筷子。”段三说完就要继续做回原处了。

        席翠赶紧拉了一把,“三哥以为我不知道你能挨饿吗?我是当你是朋友才想着叫你一起吃饭的,你若是继续这样疏远我可不是叫我寒心?既然如此我日后按天给三哥你算上工钱看你心里作何感想!”

        段三一听席翠要给自己算工钱,马上急了,他可是来报恩的,拿人工钱还算什么报恩啊?叫江湖上的朋友知道了自己还混不混了?

        席翠见他没话说了,这才笑着让了让身子,段三无奈的摇了摇头,迈开步子往里面走……

        “席翠!”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阵惊喜的叫声。听到有人喊自己席翠赶紧回头看去,竟是朝阳公主!

        见席翠看到自己了,朝阳公主立刻满脸欢喜的快步走过来,此时的她银冠束,一身干净利落的月白色男装锦袍,原本清丽脱俗的娇俏容颜竟被这身装扮衬出了几分英姿飒爽来,乍一看还真能让人误以为她是个俊美不凡的男子呢。

        此刻的朝阳公主大概忘记了自己现在穿的事男装,一靠近席翠就拉住了她的手。站在一边的段三马上变了脸。感到身边的空气变冷,朝阳公主这才现黑着脸的段三,不由得放开了席翠的手。

        席翠看了看段三,笑着用帕子捂住了嘴,“三哥想什么呢?这位可是当今的朝阳公主!可是如假包换的姑娘家,可不是什么男子!”

        朝阳公主看了看段三,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笑弯了腰,流露出女儿家的娇态,“这个人是你什么人啊?真有意思?他是看着你呢还是护着你呢?”

        听她这么一说席翠立刻涨红了脸,赶紧转移话题,“公主怎么会在这里?听说三皇子已经去了皇觉寺,您一直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着,不知太后娘娘凤体如何了?”

        谈到这个话题,朝阳公主脸上的笑意很快散尽,她再次拉住席翠的手,“母后的身子虽然好多了却还是大不如前了,皇兄拖着病身子去了皇觉寺我却不能前去探望……”

        皇家的事席翠知道的不多,三皇子被吓病的消息她还是知道的。三皇子虽然纨绔了一些,却是朝阳公主一母同胞的兄长,先皇驾崩她失去了疼爱自己的父皇紧接着就是自己的母妃,如今连唯一的哥哥都见不到了,换做别人怕是早就意志消沉了,难得她刚才还能露出笑脸。

        席翠很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人家再怎么说都是公主,自己左右不过是个丫鬟,凭什么?只能用力握了握她的手,算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心意,再怎么喜欢她也不能没了规矩,这是席翠在侯府这么多年坚守的信念。

        朝阳公主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又不方便直说,跟席翠寒暄了几句就要走了。临走之前她将席翠拉到一边,附在她耳边轻声告诉她,一个月后皇帝就要选召秀女入宫了,王家姐妹是被点了名的,要席翠回去最好跟王少岩说一声,叫他早做准备。这件事太后都不知道,是劳国舅昨晚才提出来的,皇帝准备过几日再告诉太后。

        说完朝阳公主就走了,她最后转身时看着席翠的眼神让席翠为之一振,这是席翠第一次在朝阳公主的眼中看到这样的眼神,郑重其事,无可奈何,然后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像是屁股后面有什么人追赶似的。

        选秀……席翠想了想,带着段三进了包间。

        里面的人果然没有动筷,都在等着她。席翠抱歉的解释了一下赶紧做到位子上。段三坐在王永林旁边,两个人都没有因为之前的事计较什么。

        用完餐,伙计收拾好桌子大家开始讨论囤货的解决方案。

        席翠想起朝阳公主说的事。选秀……看朝阳公主的意思这件事她并不想声张,席翠自然不能直接说是她说的。想了又想,终于还是开口了,“瑞娘看过账本了,琳琅阁跟天衣绸缎庄的囤货咱们不着急,新皇登基后宫才那么几个人,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该开始选秀了。到时候咱们的东西刚好派上用场。只是选秀一开始最热闹的地方只有京城,因此要麻烦白胖子你想办法将其他分号的东西慢慢往京城集中,需要多少银两你回去算一算我会给你预备好。”

        “姑娘这个想法是不错,只是太冒险了些吧?如今边境战事吃紧,皇帝做太子的时候就贤明在外,怕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动选秀的念头吧?万一他推迟,咱们这么做可是又搭进去更多了……”白胖子今日总算说了一句有用的话了。

        席翠笑了笑,想起朝阳公主最后的眼神,“这件事不会错,相信很快就会有动静了,我虽然有办法得到消息可是很抱歉消息的来源我不能告诉各位,另外还要劳烦各位也不要说出去,咱们静观其变即可。”

        “既然姑娘这么说,咱们照着办就是。”白胖子既然已经认定了席翠自然愿意服从。

        张勋想了想说道,“若姑娘的消息可靠我天衣绸缎庄也知道该怎么办了。”卖完素色布料他手里还有一些现银完全可以趁此将其他人低价清仓的艳色布匹收下来,静等选秀开始。

        选秀的消息一旦传出来,附和条件的官宦人家都要将适龄女子往宫里送,为了自家姑娘的前程少不了给她们置办一些行头。这是有意向进宫的人家,那些舍不得姑娘入宫的,自然要赶紧给姑娘相看人家,到时候准备嫁妆更是少不了绫罗绸缎。

        他以为席翠一开始就知道了这消息,对席翠午餐前表现的镇定自若钦佩不已。小小年纪能有这份心机,实在是聪明的有些可怕了。

        席翠有小遗在身边自然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虽然觉得自己这样骗人有些不地道,可又觉得能得到他们的崇拜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舒爽,也就由着他去误会了,并没有就自己知道这个消息的时间多做解释。

        反而是瑞娘在这个时候灵机一动,接着张勋的话说到,“张老板如今与锦衣阁是否还有往来?”

        张勋不知她意欲何为,点了点头。

        “如此更好,这可是个报复的最佳时机。据我所知,刘谦得手之后购置了大量的成衣,其中以色彩艳丽的女装居多。这些都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赶上先皇驾崩,想必此时他比其他任何人都着急脱手,毕竟他初涉商场,没经过风浪,这种人最是经不得吓了……”以张勋的本事,对付刘谦这样的新手根本不在话下。“刘谦这个人阴险狡诈,他这么多年跟着王尚书在京城的官员之间人脉很广,张老板做事的时候可千万小心一些,最好不要给他留下什么把柄才是。”该说到的地方全都说到了,张勋该明白了吧。既然之前能找个傀儡让刘谦哄骗,这次也可以找个傀儡去骗刘谦啊,只要事后处理干净了就好。经过这一次,锦衣阁就该把刘谦身上的家底折腾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天衣绸缎庄大可以光明正大的从刘谦手里拿回锦衣阁这个赔钱的行当。而她也算是还了张勋这份人情了。

        瑞娘这样想是因为她完全不知道席翠之前跟张勋谈好了条件,若是她知道席翠已经将这个人情认下了,大概心里对席翠又要有一番感慨了。

        见瑞娘这样说席翠想了想觉得不错也没反对。可是天衣绸缎庄真正的问题所在是那些深色棉麻。眼下这批货才是真正压仓底的囤货呢。这批货最让人头疼的地方不是它的购进成本,正是因为价格低廉张勋才敢购进这么多的,原以为国丧期间素色与深色都该销量差不多,没想到这次他完全失算了。

        看样子没什么能拯救这批棉麻布匹了,按理说这些东西是最实用的,结实耐用,吸汗保暖,若不是囤货太多成了负担,平日里这些东西是少不了的。赚不了什么钱还要占着最大的库房,让他们没办法购置其他的东西,张勋开玩笑的说若是能赚个好名声她真想将这些全都放给缺衣少穿的穷人去。

        放!席翠忽然眼前一亮,“对了,咱们就放!只是咱们的放却不是放给穷人,而是要放给最富贵的人!”席翠看着大家不解的眼神,神秘的一笑,“各位觉得普天之下最富贵之人是谁?”

        见没人回答自己,席翠指了指天,“当然是当今皇上了!”

        “席翠,越说越离谱了!皇上会要你这些东西?”吴嬷嬷有些听不下去了。

        席翠笑了笑,挽住吴嬷嬷的胳膊,“咱们当然不是给皇上本人了,他就是天子也只有一副身子,哪能穿得下那么多的衣服?我的意思是说给替皇上远赴战场的那些将士们需要。皇上初登大宝,大赦天下虽然收买了不少人心,却是每个皇帝都会做的事,这点恩德不会显得与众不同。可是为边僵将士送军衣战袍却不是每个皇帝都能做到的,更何况这些布匹还不需要他自己出钱,白白得个好名声就算是皇帝也不会拒绝吧?天衣绸缎庄迟早都是小姐的,我总要给姑爷交底,跟姑爷坦白了日后行事也方便,咱们这次说不定还能帮上姑爷一把。”

        张勋马上说道,“这倒是其次,若是此次子啊皇上面前露个脸,说不定日后咱们还能搭上内务府采买这条线,这可是件名利双收的大好事啊!”想到这里张勋忍不住站起来对席翠鞠了一个躬,“姑娘机敏聪慧,张勋真是佩服之至,佩服之至啊……”

        席翠赶紧站起来回礼,“张老板这样说实在是折煞席翠了,席翠不过有感而,谈不上机敏聪慧。”

        张勋一直沉浸在激动的情绪当中,半天才缓和下来。坐在一边的白胖子摇摇头,这个小姑娘果真不是一般人。就是他这样的人恐怕都不敢把主意打到皇帝身上去吧,她怎么就敢往那方面想呢?

        还有她说到与王少岩坦白的时候语气那样的平静,那样的理所当然。要知道她手里握着的可是要比自己手里的东西多出去不知道多少,自己就这么一点点都舍不得说放就放,怎么她就能那样的不在意?想到此处,白胖子对侯夫人的钦佩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她怎么就能找到这样一个人呢?这可比泼天的富贵更加的难得啊。

        吴嬷嬷较之其他人是最激动的,原本见席翠一个人顺利应付了眼前这三个人她已经很满意了,如今再听到席翠居然能有这样的胸襟叫她的内心如何平静?夫人当初说席翠将来必成大器的时候她还不觉得,如今看来夫人才是真正的高人!她总算没有让夫人失望,席翠绝对可以帮夫人看顾好她的孩子,更能看顾好她的产业。大少爷也是个眼睛毒的,怎么能一眼就看中了席翠呢?她现在越看席翠越觉得跟自家少爷合适,恨不得让他们马上定下来,可不能叫少爷白白错过了这么好的姻缘。

        不行,趁着还有机会一定要想办法叫席翠跟少爷再见上一面才行。看来这次她要出一把力了……

        这件事自然是席翠跟王少岩去谈,张勋只要能将各处的布料集中起来即可,做完这件事他就可以********的去对付刘谦了。

        剩下的事情就只有王永林的万象铺子了,这些东西留是留不得了,可总不能就这么扔掉吧?

        这次是真的没辙了。

        包间里的气氛再次跌入深谷,没有人出声。

        王永林咬了咬牙,站起来,“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弄成这样我不能推卸责任。来之前我就想过了,这些年我也置办了几处私宅,卖出去还是可以换些现银的,填上这笔账应该没问题。反正我原本就是孑然一身,东西都是夫人给的,还给夫人也是应该。”

        “话不能这么说,做生意本来就有赚有赔,若是赚了就是夫人的,赔了咱们自己填,这是当夫人是什么人了?你的私宅那是你这些年辛辛苦苦赚来的,不能轻易就动了。但是这件事你确实是错了,罚是一定要罚的,否则日后对旁人我没法交代。”席翠想了想,转头看看吴嬷嬷,“吴嬷嬷,你跟着夫人的时间比较长,不知是否遇上过相似的事情?”

        吴嬷嬷摇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

        瑞娘问了王永林几句,算是弄明白了造成整件事的原因,想了想,说道,“现在的关键不是如何处罚王老板,而是想办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这次是万象铺子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们能不能保证其他商号就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形?不知道各位注意到没有,王老板之所以会造成今日这般后果主要是因为他不懂得知人善任,凡事都要亲力亲为。若当他在北方的时候江南有人帮他拿了主意结果就会大不相同了。”

        瑞娘的话如醍醐灌顶,惊醒了在座的所有人。商号越做越大,经营方式却没有随之改变,造成这样的结果是迟早的事,万象铺子只是一个开始。

        看来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啊!

        这个事实将席翠刚刚树立起来的自信瞬间击碎。还以为自己真的可以了,没想到灵光一现的欣喜根本连经商的皮毛都不算触碰。幸亏留下了瑞娘在身边,否则一旦问题整个显现出来,任她有三头六臂怕是也无力回天了。

  /13_13439/63182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