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远行之前

        天衣绸缎庄拿到了御赐皇商的匾额之后,京城几条大街的铺子门前同时燃放鞭炮大肆庆祝,一时间绸缎庄生意红透了整个京城。

        张勋却并没有因此放松下来,按照席翠的安排他如今该照瑞娘当初提出的计划对锦衣阁展开手脚了。

        再说到的这刘家兄妹,得了锦衣阁之后趁着王家一片混乱,玉姨娘没有管理中馈的经验,玲珑一面暗中指使几个信得过的给玉姨娘使绊子,一面撺掇着让玉姨娘从账上支出不少银钱从锦衣阁采买成衣布匹,用王家的钱填补锦衣阁的亏空。

        布匹采买这一项在王家一直都是刘氏的心腹在管着,刘氏被关在顺天府大牢之时,这位管事曾经去探望过,告知刘氏刘家兄妹所做之事,刘氏听后口吐鲜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管事也是个衷心的,知道刘氏的心思还是偏向自己的儿女的,眼看着刘家兄妹如此亏空王家的产业自然是要告诉刘氏的,却不想他再次找过去的时候刘氏已经不见了。据说是王尚书悄悄处置了,自此王家再没有人有本事管着刘家兄妹了。

        张勋那边动手之后,席翠这边自然开始注意刘家兄妹的动向。如今管事的事玉姨娘,席翠与此人不熟,就算是知道账面上有问题却还是没办法当面询问。好在她与老太太身边的木妈妈很熟,木妈妈多聪明的人,她听席翠说了几句就明白过来了,在老太太耳边吹了吹风,老太太立刻闻出味道不对来,当下玉姨娘就将账本送到了宁居。

        要让张勋毫无顾忌的对付刘家就必须先让刘家与王家脱离关系,可以王尚书的脾气刘家若安分守己他是绝对不会将他们赶出去的。好在刘家兄妹都是不安分的,做下这些糊涂事,只要老太太这边揭开了,又没有刘氏在府里罩着,刘家不仅会被赶走,而且还有可能被净身出户。

        老太太管了多少年的账了,一眼就看出了账本有问题,连带着将玉姨娘骂了个没脸。其实要说起来玉姨娘也委屈,她根本不懂这些,下面的下人又都不服她,难得有玲珑这样的人非但不嫌弃她还愿意出手相帮,她自然愿意相信她了。进了王家门这么多年了玉姨娘可不就是那个性子吗?否则也不会接连怀了几个孩子都保不住,坏了身子也没什么脾气,最后还是整日的吃斋念佛。这样软绵的性子哪里适合掌管中馈啊?分明就是因为府里没人,老太太只能赶鸭子上架。

        刘谦原本想的是利用杨姨娘留下的那份名单将芸婷的嫁妆一步步蚕食,可没想到他们只得着了锦衣阁杨姨娘就死了,原先说好的欢欢给名单的,却现根本连欢欢喜喜的人都找不到。锦衣阁又因为先皇驾崩闹得亏空严重,别说蚕食芸婷的东西了就是他们现有的都够他们忙活了。

        好在玲珑将玉姨娘哄得服服帖帖的这才方便他们用王家的钱来填补亏空,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原本计划好的主动脱离王家的计划被无限期搁置起来,现在就算有人要他们走他们也断然不会答应。

        面对老太太的指责,玉姨娘只会哭,老太太无奈让人将她拖回翠竹苑思过。同时差人将王家父子连同刘家一家子都叫到宁居来。

        人到齐之后老太太将账本往地上一扔,玲珑看到账本心肝一颤,知道事情败露了。蔡氏看老太太脸色不对,听到身边女儿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岁不确定怎么回事可也能猜出大概了。

        王少岩捡起账本看了看,上面的出账都走向了锦衣阁,可他却不知道锦衣阁是怎么回事。见老太太对刘家的态度猜测大概这锦衣阁与刘家有关,可是他想不通父亲母亲都待刘家兄妹如同亲生,而他更是与他们亲近,何以他们要与这锦衣阁勾结损害王家的利益?

        玉姨娘当然也不知道锦衣阁就是刘家的,她能告诉老太太的仅仅是玲珑替她操办了这一项,老太太虽然也不太肯定但她却清楚席翠既然敢让木妈妈跟自己说这件事,那么刘家与锦衣阁的关系着席翠定然是了然于心了。

        这些日子她虽然病着却不是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的,席翠最近总是早出晚归,身边还多了一个沉默寡言却很有手段的瑞娘,吴嬷嬷这几日已经不怎么管事了,她大多时间都留在芸婷身边,可见席翠已经接手了侯夫人的产业。王少岩一贯是最看不上生意人的前几日居然专程为天衣绸缎庄的张勋在皇帝面前进言,这里面少不了席翠搭线,如此看来这被御赐皇商的天衣绸缎庄如今也在席翠手里了。

        可席翠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对付刘家?最重要的是她要如何对付刘家?

        刘谦知道账本应该没有直接指到他身上来,否则老太太不可能让他们有机会说话。于是紧咬住自己是被锦衣阁的掌柜给骗了这个借口不放,刘谦的父亲羞愧万分不知道说什么好。蔡氏却紧随自己的儿子,哭哭啼啼的闹着说自己犯了糊涂,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

        就在此时原先跟着刘氏的心腹管事突然出现,而跟在他身后的竟然是欢欢喜喜。管事战战兢兢的说自己当初现刘家母子三人密谋用王家的钱填补锦衣阁的亏空一事之后,想要找王尚书告,不想被刘谦的贴身小厮现竟将他打昏半夜丢弃到城外的山坡。幸得欢欢喜喜现才保住一条小命。而欢欢喜喜则说出了当时刘谦与杨姨娘暗自达成的协议,刘家兄妹作证只认刘氏,杨姨娘帮他们搞到锦衣阁。

        整件事顿时连接起来,刘家兄妹打从一开始就对王家存了二心,整件事根本就是一场阴谋。王家待刘家不薄,刘家却是一窝养不熟的白眼狼,恩将仇报!

        老太太顿时火冒三丈,恨不得将这些人立刻千刀万剐了才干净。好在席翠提醒自己提前现了他们的阴谋,否则王家岂不是会被人掏空了去!

        刘家其他人都不敢说话了,包括刘谦都傻愣在那里,却见玲珑站起来,走到王尚书跟前,莹莹然跪下,声音如泣如诉,“姑丈可是看着我们长大的!我们这几个孩子什么秉性姑丈最是了解的?我们在王家不愁吃喝,穿的用的与表哥表妹并无区别,何苦要冒险做这些丧尽天良之事?更何况,玲珑自小心仪表哥,表哥病着玲珑都是一心想服侍表哥左右,就算是表嫂进门玲珑也不改初心,既如此王家的东西迟早都是表哥的我又怎会忍心伤害表哥?”见王尚书动心,玲珑转身指着欢欢喜喜他们,“难道姑丈真的要因为这些下人的几句话就定了咱们的罪吗?旁人且不说就说这欢欢喜喜从前是跟着杨姨娘的,杨姨娘对我姑母的恨意那是没人不知道的啊,玲珑自小与姑母亲近她们连带着憎恨我们兄妹栽赃于我们,我们又能如何呢?”

        王尚书在对付朝臣之时或许杀伐果断,可处理起后宅之事来却显得犹豫不决了,经历过杨姨娘的死,刘氏的离开,还有王少菊即将被送进宫做秀女,他是真的分外看重眼前的亲情了,玲珑他们到底是自己眼看着长大了,自小聪明伶俐,又愿意与自己亲近,有时候甚至比自己亲生的儿女还要贴心。

        更何况,欢欢喜喜不应该在这里出现才是,难道她们真的是为了替杨姨娘报仇,故意给刘家人栽赃?

        见王尚书有些动摇了,玲珑更加卖力的挤出几滴眼泪,“姑丈……就是官府断案也讲究个人证物证俱全,这些人空口白话总不能定了咱们的罪,最起码也要让他们拿出物证来!”

        她说的有道理,王尚书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作何打算。

        “你要物证是吗?我便给你物证!”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王少岩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正拧着眉头思索间,一个蓬头垢面衣着凌乱的女人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席翠在一边扶着她。

        “你这个……”不等来人站定,蔡氏忽然跳起来,冲到她跟前伸手就要抓那人的头,席翠侧身挡在了前面蔡氏只抓到席翠的后辈,生生的扯下了席翠后背的一块布来,可见蔡氏有多憎恨出现的这个人。

        见席翠吃亏,王少岩心里忽然极度不舒服,恐怕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的眉头早已皱成了川字,眼睛总是不由的盯着席翠的后背看。

        玲珑看到来人脸色突然煞白,张着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喜梅!”王少岩这才看清楚来人的脸,可不就是当初与席翠一起陪着芸婷嫁入王家的喜梅吗?

        “没错,姑爷好眼力,这样都能认出奴婢便是喜梅。”喜梅说着跪下来,从怀里取出一个账本,上面记载着锦衣阁自从到了刘谦手里之后所有的收支,每一页最后都会有刘谦的私印加盖。

        有了这个账本,玲珑就是全身上下长满了舌头也说不清楚了,王尚书想起直到刚才这个女人居然还腆着脸在自己跟前上演苦情戏,瞬间觉得恶心无比。原本对自己这个小舅子还是心存愧疚的,可看看眼前他们刘家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人心寒,王尚书没有多说什么,甩手走人了。

        刘家四口摊在地上,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哭,两个男人沉默不语。

        老太太想了想,看看王少岩,“怎么办?送官府吗?”

        一听说要将自己送交官府,刘谦顿时怕了。之前他跟在王尚书身边踩低望高的事没少干,他们犯得这些事劳动不来那些品级高的大官,怕只能交到一些品级较低的小官手里,万一真碰上从前得罪的什么人,他还不死定了。于是他赶紧手脚并用,爬到王少岩跟前,扯着王少岩的衣摆,“少岩表弟,哥哥我错了!哥哥我是鬼迷了心窍,哥哥不求你原谅,但求你千万别送官府。你可别忘了从下哥哥是最疼你的,有什么好东西都紧着你的……啊……表弟,少岩……这样,只要你不将我们送去官府我吞了你们王家多少我再吐出来,不够的我当牛做马给你们还,好不好?”

        王少岩刚要开口说什么,却听到席翠冷笑一声,说道,“刘二爷,您这样谈条件可不太好吧,只要将你们送去官府,你们吞了王家多少自然有人会帮着姑爷拿回来,可这要是不送你们去,拿多拿少的事还不是您一句话,咱们王家可不能私设公堂审理你们的案子。”

        席翠不会轻易对什么人下狠手,可是这个刘家她却由不得!喜梅再怎样也是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她为了刘谦背叛了芸婷也背叛了自己,可到头来却换来刘家如此虐待。想到自己找到喜梅的时候,她被逼的装疯卖傻才能苟且活着,身上到处都是虐打过的伤痕,见到自己只知道哭什么都不敢说,刘家人怎能心狠至此!

        对别人无情无义的人却好意思开口叫别人感念自己的从前的虚情假意!亏他们敢开口!

        王少岩听出席翠的意思,她这是要对刘家赶尽杀绝了?下意识的他不愿意席翠变得心狠手辣,哪怕是对待十恶不赦的坏人。

        于是他没有理会席翠的话,让下人看着刘家人出府,什么东西都不能带走,官府却是不用去了。刘家人一听赶紧千恩万谢的逃了出去。王少岩看着刘家人消失,走到席翠身边,查看了一眼她后背,确定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收尾交给老太太就可以了,他前面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老太太摇摇头,这个孙子到底还是心软了些,刘家的人留在世上迟早都是祸根,可现在她不能直接动手,否则只会牵连王家。可交给王家父子明显是更不稳妥的法子,这父子两人都是一样的毛病,太容易感情用事。大事上或许不含糊,可有时候一些小的错误也可能致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并不是妄言。

        相反这席翠却是让她意外不少,关键时候能有一股子不输于男人的狠绝劲,虽然最后没能成功,可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相信日后只要刘家的人碰到席翠手里那是绝对不会有别的出路的。看王少岩今日的态度,似乎他对席翠有点意思,若他真能纳了席翠,于王家可是好事一件啊。至少这偌大一个府邸就不用她一个病老婆子管着了,交给席翠才真的能保王家家宅安宁啊。

        不过,老太太却知道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有些事欲则不达。

        席翠配老太太多说了一会话,趁着老太太对自己有些欢喜,赶紧将欢欢喜喜给瑞娘要来,有了她们两个瑞娘办事就方便多了。至于喜梅和那个管事,是不能再用了,席翠禀了老太太从露居的账上支一些纹银给了喜梅,将卖身契还给她让她自谋出路去。至于管事那就不是她能插手的了,交由老太太自己处置。

        老太太听完席翠的说法很是满意,越的喜欢席翠了。

        刘家人走之后府里好些个事情就没了人接手,老太太顺势问了问席翠的意思。席翠想起赵子,这是个有本事的,只可惜没有遇上合适的机会,于是她便将赵子,还有两三个别的名字都说了说,也没敢刻意说起谁怎么样,老太太这样的人遇事太过小心了,不会轻易的相信谁。席翠相信只要提一下,老太太会自己去看,赵子有本事老太太自然能现,到时候他就是凭借自己的本事上位,岂不是更加风光?

        刘家被净身出户,锦衣阁一直是一笔暗账,搁老太太手里烫手,老太太想着席翠如今的身份,找席翠商量。席翠趁机将张勋安排好的人介绍给老太太,整件事就水到渠成,简单多了。

        处理完这些事情,送往边境的军资也准备妥当了,皇帝虽然管着兵部可这件事却全权交给了王少岩来处理,甚至许他可随意从兵部调派人手。这其实是暗中将兵部给了王少岩,劳国舅知道后好一阵不高兴。

        老太太自刘家那件事之后对席翠是越看越喜欢,虽不曾明火执仗的追着王少岩收了席翠,却暗地里试过几次,王少岩敏感的现了其中的不对劲。木妈妈隔三差五的来露居,与吴嬷嬷随意闲谈却让吴嬷嬷现了老太太的心思。

        眼看着王少岩确实看席翠越的与其他丫鬟不同了,吴嬷嬷内心的警钟顿时敲响,无论如何她要断了王少岩的这份心思。从张勋那里知道军资准备妥当之后,吴嬷嬷亲自找了王少岩,求他运送军资的时候带着席翠。理由是侯夫人留下的东西有一半是席云剑的,席翠必须从他那里取得他的私印才能处理这些东西。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她只是想要席翠与席云剑见见面,让席云剑看到席翠的变化也让他明白席翠对他的心意。

        恐怕连席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席云剑已经情深义重到不远千里去寻夫的境地了吧,泛着吴嬷嬷有办法让席翠妥协。(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