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箐娘

        南宫宇峰带着他们回了营地,王少岩被安置在南宫宇峰的军帐之中,席翠不方便换回女装,只能继续扮作王少岩的小厮与他一起待在军帐内。

        席亮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席翠过来的消息,急急忙忙的跑来找席翠,进来的时候见到王少岩竟忘记了该如何行礼,大口喘着气,额上脸上全是跑太急了给累出的汗。见到席翠,席翠笑得很是欢畅,“席翠,世子说你来了我还不信!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你是来找咱们少爷的吗?少爷该是不知道你要来,前些日子才被调派到别的地方去了,咱们少爷现在可是孙老将军最得力的手下,连带着我也跟着被提拔起来了,现在都已经是个副将了!席翠你们能待多久?少爷最快也要半月才能回来,你们能等到那时候吗?少爷若是知道你来一定很高兴!你……”

        听他喋喋不休的讲个不停,席翠赶紧给他递上一碗水,打趣道,“我又不是马上就能消失,你休息一下再慢慢说……要是少爷看到你这个样子,别说副将了就是小将军少爷也给你削了!毛毛躁躁的哪里有将领的样子!”

        席亮咧开嘴笑了笑,“席翠你还是那样,说话做事都挑不出个错来。听你这么说我才真的相信眼前的确实是你!”他喝了一口水,随意用袖子抹了抹嘴,接着说,“你看我这不是太久没见到亲人了,太激动了吗。你都不知道少爷没事的时候总喜欢找箐娘唱曲,都不怎么跟我说话,我在这里好几个月了连个亲近能说话的人都没有。少爷自从认识了那个叫箐娘的,几乎都不爱搭理旁人了……”

        箐娘!应该是个女人吧?怎么军营了还可以有女人吗?席翠觉得胸口一阵针扎一般的疼,还以为自己在席云剑心中的地位多么重要呢,却原来根本就是在自作多情。在她为了芸婷与他的事情将自己置身从来都深恶痛绝的尔虞我诈之中,忙着与人勾心斗角的时候,那个她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却早已另有红颜知己作陪。一面金戈铁马开疆拓土,一面红粉佳人软玉在怀,何等的风光惬意!

        席亮这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知道箐娘的存在,席翠一定会不高兴的。虽然他也不知道少爷为何要对箐娘如此厚待,但他却清楚明白少爷的心里最挂念的还是席翠。

        南宫宇峰进来的时候席亮正说到箐娘,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抬腿就给了席亮一脚,“你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话这么多了!滚出去!”

        席亮赶紧放下碗就跑出去,深知自己惹下大祸的席亮觉得应该想办法弥补这个错误。于是他悄悄回到自己的营帐,找到平时跟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下属过来,对着他们嘀咕了几句,两个人立刻跑了出去。

        王少岩在听到箐娘这个名字的时候也很震惊,席云剑根本不是那样的人啊!他不相信!看南宫宇峰的样子应该是知情的,于是他便问,“宇峰,这个箐娘是什么人?”

        南宫宇峰本想把这件事揭过去,可王少岩已经问了他想避都避不开了,只好避开席翠的目光,坐在一边,低声说道,“不过是一个军妓,据说之前是名门之后,受家族牵连被充了军,一开始抵死不从,杀死了一个想要强迫她的士兵,后来自杀未成被云剑救了下来。从此云剑就将她带在身边,云剑在的时候她就随身伺候,云剑出征她就留在云剑的营帐之中。”

        “你见过她吗?”席翠看着南宫宇峰,从她目前的样子看不出任何表情。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席翠早已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就算是她现在难过的想哭也不会轻易让人看出来。不知道为何,她总是想要在南宫宇峰的面前把自己武装的很强大,就连她自己都没现这个习惯。

        见她一脸的平静,南宫宇峰松了一口气,席亮说过席云剑出征之前见过席翠似乎席翠答应了愿意等着他。那个时候他看席云剑满脸的喜悦,觉得席翠若是能跟了席云剑一定会过的很好,虽然当时有些心酸可还是决定祝福他们的。至于这个箐娘,南宫宇峰并不觉得能改变什么,左右不过一个军妓而已,席云剑若是真的做了大将军席翠的身份定然不能成为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到时候她要面对的可不止箐娘一个女人了。只要席翠不是个善妒的,她便可以跟着席云剑过上安稳的日子。

        他以为席翠跟他想的一样,却不知席翠早已对自己的未来开始另做打算。还好他们当初说好的席云剑不会强求于她,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席翠大可以找借口继续留在芸婷身边,安安分分的做满三年,三年之后从夫人那里取了卖身契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去。

        对席云剑另有新欢这件事席翠的心里并没有真的感到多么的气愤,就算有也更多的是失望而已。对一个让自己满心期待的男人却成为背叛者的失望。

        “我想出去走走。”席翠说道。

        王少岩轻咳一声,“也好,反正等孙老将军传唤我们就该过去了,你一个人待着难免无聊,不然就叫段三带着你到处走走看看吧。”

        话音未落,就有人通报孙将军要他们过去,席翠跟他们一起出来,找到守在外面的段三。

        段三早就听到席亮说的话了,他走的时候那个叫箐娘的女人就已经出现了,可席云剑并没有像席亮说的那样总去找那个女人啊。这席亮是不是胡说八道呢?

        想着找席亮问个明白他就带着席翠转到了席亮这边,席云剑的营帐与席亮的紧挨着,段三曾经在这里待过,自然认识不少人。他带着席翠靠近席云剑的营帐自然不会有人拦着,才走到跟前就听见里面传出争吵声。隐隐约约好像有个女人在哭,还有一个男人大声说话的声音,听声音像是席亮。

        段三恨不得揍这小子一顿,你小子是干嘛呢?分明是给席云剑添乱了么?

        席翠大概猜出了这是哪里,抬头问段三,“里面的好像是席亮啊!三哥你听是不是?”

        段三不情不愿的点点头,咬着牙骂了一句。“席亮,你个兔崽子,在将军的营帐里干什么呢!”

        席亮一听就知道段三来了,又悄声说了几句,这才连忙跑出来,一看席翠也在,顿时不知道双手该放在哪里了。“三哥你怎么把席翠带到这里来了?”我这边正准备把箐娘给弄出去再找席翠解释呢。您倒好直接把人给带来了,还给逮了个正着。

        小遗很合时机的出现将席亮的心思和盘托出。席翠笑了笑,小遗这一路上都没露面,怎么在这个时候出来挑事了?

        “席亮这里该不会就是少爷的营帐吧?里面的女子可是箐娘?”席翠脸上的轻松,让席亮一阵头皮麻。

        段三没理他,护着席翠就进了营帐。

        里面的摆设很简单,左边一张简单的床,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皮子。中间摆放着一个矮桌,围着矮桌摆放着四五个方粘该是用来坐人的。右边支起了一架屏风,后面应该是沐浴用的地方,屏风旁边挂着一面行军地图,上面画满了圈圈叉叉。

        那个叫箐娘的女子就盘腿坐在矮桌旁边的方粘上,虽然西南的天气较之京城比较暖和,可也是二月春寒料峭之时,这女子却穿着一件单薄的水绿色低胸锦裙,附上一层烟纱,姣好的身段更增添了几分朦胧的美感。再看看她的脸,双目含春面若桃花,满头青丝随意挽起别着一个做工精致的白玉花簪,果真是我见犹怜的一代佳人。

        席翠不明白,这个箐娘美则美矣,可她这样的姿色席云剑在京城并不是没有见过,何以会对她动心?

        席亮剜了箐娘一眼,越过她捧起放在矮桌上的一个盒子,正要走过来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弯腰,一把将箐娘头上的白玉花簪取下,看都没看箐娘瞬间散乱的长。径直走到席翠跟前,打开盒子,将簪子放在盒子里,递给席翠,“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少爷给你准备的,这个女人总是在少爷不在的时候偷偷拿来用!刚才我问她要她居然还敢不给。”

        席翠看了盒子一眼,里面摆放的全是女人用的饰物,想起席云剑之前送自己的珠钗,忍不住笑了,“少爷好像很喜欢收集这些东西。”

        “你便是席翠?”箐娘忽然站起来,不知从何处找来一根红绳将长随意挽起,款款来到席翠身边,上下打量着席翠,“尚未及笄吧?看看这身板就是个还没有长开的孩子嘛,就你这样如何伺候将军?你别说,如今你穿上男装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男女来,哪里像我怎么看都是个真正的女人!也只有我这样的女人才能陪在将军身边,纾解将军的寂寞,而你呢?你能为将军做什么?如今你找到最这里来是想要做什么?指责将军的不忠,逼着将军赶我走吗?你配吗?我可是听说你现在也不过就是个奴婢而已,他日若将军念旧或许还能给你个侍妾的名分,否则将军就是彻底甩了你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恐怕到那时你还不如我吧?我好赖也是服侍过将军的人……”

        席翠合上盖子,听她说完,然后看着她的眼睛,笑了笑,“我什么都没说你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看来你比我看的透彻,看的深远,我在你面前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你什么意思?”箐娘面色不善,似有些恼怒。

        席翠摇摇头,“我现在是清清白白的一个丫鬟,姑且说曾经得到过侯府大少爷的另眼相看,他日他是将军也罢,无名小卒也罢,我会不会跟着他尚不可知。就算我被甩了对我的生活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我不是他的丫鬟。而你就不同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厌了你,到时候你该怎么办?就算他一直护着你,等这场战争结束谁能保证他去哪里便会带着你去哪里?到时候你又该怎么办?”席翠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白,直至没有一丝血色,才叹息道,“本来你是一个比我更加可怜的人,我不想如此直白的伤你,可是你却不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可悲之人,自己上赶着找难受,我怎能不满足你?”

        “你……你怎么会是这样的?”箐娘看看席亮,再看看席翠,“席亮你不是说席翠温婉善良,从不与人争辩吗?那现在这个牙尖嘴利的女人是谁?还是你们看到的根本就是这个女人伪装出来的样子,你还有你的主子都被骗了!”

        席亮确实也吓了一跳,从前的席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她与人说话总是一脸的温顺无害,就是看着她的背影人都会觉得轻松无比。可方才那些伤人不见血的话分明是从席翠嘴里出来的啊,难道这些日子不只是少爷变了,连席翠也变了?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为何人们的变化总是这么不可思议呢?

        段三却对这样的席翠很满意,他是一路看着席翠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若她不是这样如何担当起身上那份责任?

        席翠感觉段三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传递过来的安慰与鼓励,对他笑了笑,“三哥放心,她还没有资格让我费心。”说完将盒子还给席亮,“这里面的东西是不是给我的不是你可以做主的,他日若能相见是我的便还是我的。”

        然后头也没回的就离开了营帐,站在一边的箐娘席翠连看都没再看一眼。一个明明自己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却还想要拉着别人一起悲哀的可怜女人,既不值得同情也不需要怜悯。

        席亮再席翠出去很久之后才回过头来,看了箐娘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看到了吧?你根本不是那个小丫头的对手!咱们将军喜欢的是那样的!做女人光漂亮没用!”

        说完他抱着盒子就跑了。

        留下箐娘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营帐。

        她想不明白为何她一个小小的丫鬟如何可以那般理直气壮的评论自己的人生,明明她们一样活得卑微,活得没有希望才是。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命运是什么?可她不甘心,明明席云剑就是个可以拯救自己的机会,可是席云剑却从来不给自己承诺,没人知道他留下她却从来没有碰过她。一直以来,他与她之间做的最多的就是她唱曲,他呆,偶尔他会笑着说出席翠这个名字……

        离开席云剑的营帐,席翠跟着段三到处走了走,直到乏了才回去。

        军营里没有医女,席翠又不能自己换药,南宫宇峰本想将箐娘找来给席翠换药,谁知他找过去的时候,箐娘已经在席云剑的营帐里自尽了。因为那里除了席亮没人敢进去,所以自席亮离开之后生了什么事没人知道。甚至没人知道箐娘是什么时候死的。

        南宫宇峰知道席翠去过那里之后,以为是席翠逼死了箐娘,阴着脸冲进来,王少岩与孙将军还在说话此刻不在账中,段三因为席翠要换药也出去给她张罗饭食去了。南宫宇峰怒气冲冲的进来的时候,账中只有席翠一人。

        席翠刚照着铜镜给伤口上抹了药,衣服还没有整理好,就被人一把拉起来,差点没扯断胳膊。好在他抓的不是右边的肩膀,否则伤口搞不好还会出血,药也白上了。

        “你是不是去找过箐娘?”南宫宇峰的语气像是要吃人一般,“你知不知道箐娘死了?你到底做了什么?”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愤怒,似乎箐娘的死活与他并无多大关系,可是只要一想到她的死与席翠有关,他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席翠这样做是为什么?她真就那么在意席云剑吗?在意到容不得其他人的程度?甚至不惜逼死一个身世可怜的女人!若真是这样,那她如何能跟着席云剑生活?席云剑的身份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难道她要来一个杀一个吗?

        本能的他不愿意席翠变成那样的女人,那种女人是他平生最深恶痛绝的。

        席翠挣开他的双手,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慢条斯理的开口,“箐娘死了?怎么死的?”

        “自尽!”南宫宇峰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席翠那样漫不经心的样子让他一阵心寒,仿佛死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猫或者一条狗。虽然他在战场上也杀人,可眼下的事情不一样,他是男人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杀人那是使命。可席翠呢?一个活生生的人因她而死,她却冷漠如此!

        “自尽啊……”席翠抿着嘴,摇摇头,“太着急了,说不定还有机会活下去呢。”

        “你就没有一点内疚吗?”南宫宇峰终于忍不住了。

        “内疚?我为什么要内疚?”席翠看着他,一脸的好笑,“我是见了她可那也不是我愿意的,我只是去看了一下少爷的营帐。是她咄咄逼人处处刁难与我,而我也不过是说了两句实话而已,根本连一句重话都没说。然后我就离开了,现在她突然自杀了,你如此质问于我想要我如何?”(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