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错过今生

        接风宴之后,南宫宇峰喝的烂醉,被人拖着送回了营帐。王少岩刚回来又被孙老将军叫去,席亮找段三说事,只能由席翠照看他。

        找人给他换了衣服,席翠去煮了醒酒汤过来。

        正要喂他喝汤,小遗忽然出现了,“你现在还在生气吗?”

        “生什么气?”席翠看南宫宇峰醉得厉害,想必也听不见他们说话,便放心大胆的跟小遗交谈起来,“你从昨天就很奇怪。今天又让我好好的出了一口恶气,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你什么时候这么关系我了?”

        “我本来就很关心你啊!不然为什么要形影不离的跟着你,还要帮你做事,又没有好处拿。”小遗看着南宫宇峰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灵机一动,“对箐娘的死,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箐娘虽然可怜,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箐娘尤甚。她其实是想要拉着我一起走向跟她一样的绝望,甚至比她更加凄凉的绝望之中的。只是很可惜我足够清醒,看穿了她的用心,为自己找到了出路也明明白白的道出了她的绝路。她的死或许有我的原因,可绝不仅仅是因为我。像她那样的人就像一个得了瘟疫的病人,明明自己已经无药可救却非要挣扎着将她的痛苦传染给其他人,看着别人痛苦与她又有什么好处呢?我只不过没有顺了她的意,她却自己想不通自尽,难道这样也要我心存愧疚吗?”席翠没有看小遗,目光始终停留在南宫宇峰的脸上,“咱们换一下位子,遇上那样的人你会如何?”

        “那席云剑呢?你就不难过吗?”

        “至于席云剑……我想通了。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以他的身份,别说是一个箐娘了就是再有上十个八个别的女人我也没资格干涉,就算他日我跟了他也是一样。这个世上男尊女卑我们已经不平等了,更不论我们的主仆身份。是我想错了,既然想要自由独立的生活下去就不该一味的将自己的未来寄托在男人身上。顺从了男人是我人生的主宰便注定我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我必须放弃之前所有的打算,从头规划我的人生。靠着我自己努力的生活下去,再也不去相信哪个男人也不用依靠哪个男人,就靠着自己得到自己想要的人生。从前的我或许不能,但是现在我完全可以。”席翠喂完汤水,抽出帕子擦了擦他的嘴,“你说我会不会成为夫人那样的女人?不但不用靠着任何人还要尽自己的能力保护身边的人。多好!最好是再找到一个像侯爷那样的男人,虽然脾气差了点,但是对夫人却是一心一意,凡事为夫人考虑的细心周全。”

        “你这样是不是太贪心了?”

        “你觉得我这算是贪心吗?好像是呢……呵呵……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的,遇不上我也不会强求,但是若真的叫我遇见了那我定然要紧抓着不放!唉……现在说这些还有点太早了,我的卖身契还要两年半才能拿到手,我现在连个像样的身份都没有呢。现在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全身心的操练自己,争取在卖身契拿到手的时候我堂堂正正的走出那些乱七八糟的高门大院之后能完全自立。”

        “……”小遗没再问话了。席翠这样的回答根本就适得其反好吗?他原本想引到她说一些软乎话,趁着南宫宇峰装醉达到两人和好的目的,可现在呢?倒让南宫宇峰知道席翠根本不想再找男人这个事实了,天啊,如此下去他何时才能功德圆满啊?

        小遗不会看错,南宫宇峰确实没有醉死。他是头晕的厉害,可意识却还是清醒的,听得到席翠说的每一句话。当着醉得不省人事的他席翠不应该撒谎,原来他真的误会了她,可她为什么不能好好解释呢?非要将两个人的关系搞成这样?还有她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要不靠男人,靠着自己生活?是想说男人都靠不住吗?难道就因为席云剑找了箐娘?难道她还想要席云剑那样身份的男人此生只有她一个女人不成?什么夫人侯爷的,说的就是淮安侯吧?天底下就那么一个淮安侯!更何况就她一个小丫鬟哪里来的这份心思?竟然也敢肖像这样的生活?

        接下来的几天大营里镇守的人数果然越来越少,孙老将军在第三天也出征了,南宫宇峰虽然是留下来最后出征的,却也接到命令明日就该出了。王少岩找到来时那名副将,让他召集他的人手也准备出。南宫宇峰为他补齐了来时的一千人,给他们换了马匹,备好了粮草,还将一副完整的地图给了他们。

        他要操练兵将就不为他们送行了。

        来的时候粮草辎重行军缓慢,回去的时候两手空空,自然能快马加鞭,胡彪也被他收拾了,他们回去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麻烦。南宫宇峰觉得席翠这个丫头太危险了,他还是少见为妙,干脆连王少岩也不去送了。

        席翠离开的第二天丑时未到,南宫宇峰正在集合军队准备拔营出之时,一阵紧急的马蹄声纷沓而至,席云剑老远就扯着沙哑的嗓音喊,“宇峰!席翠可还在?”

        南宫宇峰尚未来得及回答,他已经下马跑到他面前,拉着南宫宇峰的肩膀,“席翠在哪里?我刚攻破城池连老将军都没见就快马加鞭赶来,她可有等着我?”他的双眼满是血丝,眼眶深黑,下巴的胡茬也没有修理,显得既疲乏又狼狈不堪。看着他身上和着灰尘与血浆的战袍,果真是一下战场就怕跑回来了……要怎么跟他说呢?

        看南宫宇峰的脸色席云剑终于平复下来自己的情绪,伸手接过下属递上的一碗水,大口喝了,然后将碗摔了个粉粹,“她还是走了……到底是见不到了……”

        南宫宇峰扶着他坐在一边休息,命人备好膳食送来,他一定是什么都没吃。

        南宫宇峰说起了箐娘的死,还说到席翠在他装醉时所说的话。席云剑静静的听着,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吃饭,面色平静的看不出一丝波澜。

        他吃完,他也说完了。

        席云剑站起来,整整衣服,叹息一声,“幸好,她没有真的对我用情……也好,至少我不曾伤了她……”

        “你在说什么呢?”南宫宇峰坐在一边,他要看清席云剑的脸只能仰着头,这样子他很不舒服,于是他站起来,看着他的眼睛,“你不是很喜欢那个丫头吗?怎么听你的意思知道她骗了你,你非但不生气,反而很庆幸!你怎么回事?”

        “你不也在庆幸吗?其实你也很喜欢席翠吧?”席云剑笑得很坦然,看着南宫宇峰的眼神依旧是兄弟一般,“若是我想将她托付与你,你可能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伤害更不会伤害她,让她用自己的方式生活下去?只要你答应,我自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报答。”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南宫宇峰转身想走,却被席云剑拉住。

        “你先别想着逃避或者拒绝,我们是兄弟永远都是。席翠从来都不是我的,以后我恐怕更加没有机会照顾她了,你考虑一下。”席云剑说完先他一步离开,他必须尽快赶回去,否则让人现他私自回营少不了又是一场风波。

        走到半路,他从怀中掏出段三叫席亮送来的信,这里面记载着段三跟着席翠之后生在她身上的所有事,她最终还是被牵连进了这场纠缠不清的仇恨里。席云剑很想给席翠找一个更好的出路,除了南宫宇峰他想不到别人,南宫宇峰顾及的是他们的兄弟之情,他知道,有这么好一个兄弟,他知足了。好在南宫宇峰心里也有席翠这件事一定要促成。

        他一边想,一边快马加鞭,披风随风而起,他高高伸出手,将手里的信件碾成碎末,一路飞奔一路飘散,白色的碎片映衬在黑色披风后面,形成一段绝美的风景……

        这是一场无可奈何的擦身而过,却也是让席翠永远的错过了这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男人的一次值得扼腕的离别。席翠在之后的许多年里都对他明明口中对自己念念不忘却依旧能亲近箐娘这样的女人这样的行为,深深不解,却不知是此次的错过让她失去了最后了解他的机会。让这样一个误会隔阂在两个人之间渐渐成了一堵墙,看不见却推不倒的墙。

        回来的路上就显得出奇的一帆风顺,不到半月的时间席翠他们就回了京城。

        可回来才知道一切都变了。

        淮安候府先是因为通敌叛国被查封,紧接着又遭遇一场大火将里面的上百口人全数烧死,包括被软禁于府中的侯爷和卧病在床的侯夫人。

        淮安侯之所以被认定为通敌叛国是因为其子席云剑在西南边境的战场上突然临阵倒戈,杀害了我军主将孙老将军,导致原本势如破竹的大夏军队忽然群龙无,节节败退,亏得礼王世子南宫宇峰临危受命,重整旗鼓大力反扑,再加上平南侯全力协助才得以稳住局势。席云剑也被平南侯所杀。

        如今南宫宇峰正与平南侯联合起来,准备全面改变策略,与敌军做最后一战。

        孙家上下长跪于正阳殿前要求皇帝位孙老将军报仇,将通敌叛国的淮安侯余孽都彻底清除干净。如今淮安侯府所谓的余孽还有谁?不用想也知道就剩下芸婷了。他们没办法到王家去找芸婷,只能用这种方式,用皇帝逼着王家交人。

        王少岩刚刚从西南回来是立了功的,皇帝如今又有意提拔望家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做出逼王少岩休妻这样的事呢。可西南战场战事紧张,孙老将军尸骨未寒,若他全然不顾孙家人的脸面,恐怕会让他在军中的威信扫地。那么他之前千里送军资的举动也会成为一场有名无实的闹剧。

        没有一个新皇帝愿意自己落下如此名声,更不用说像周祺泰这样标榜盛世明君的皇帝了。

        他压着这件事其实一直在等王少岩回来,他要王少岩明白自己的处境,知道自己是有心维护他的,生这种事他作为皇帝也是无能为力的。

        王少岩从宫里出来并没有回府,而是去了一家茶楼。他只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冷静的想想该怎么办。要他为了王家放弃芸婷,看着芸婷去死他做不到。且不说这件事生之后,世人会如何看待他王少岩,芸婷到底是救过自己命的,就是他自己的良心也无法原谅自己。想起当初侯夫人的嘱托,原来这一切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了,可是她为何就这般断定王家一定能保住芸婷的性命?

        他喝了三壶茶都没想出解决的办法,于是他想到了席翠,还有吴嬷嬷,既然侯夫人断定王家可以救芸婷那么如何救她一定知道。可惜夫人已死,但是最了解夫人的人却还在,席翠跟吴嬷嬷一定知道。

        他迫不及待的回了家,芸婷依旧若无其事的午睡,席翠守在身边,瑞娘在跟席翠说着什么事情。吴嬷嬷却不在。

        王少岩转身去了后院,吴嬷嬷也不在。

        他看到了齐妈妈,问过才知道,吴嬷嬷去了宁居。

        宁军!王少岩眼前一亮!老太太手里有丹书铁卷!这个东西不就是一面免死金牌吗?只要老太太肯出手,芸婷必然得救。看来吴嬷嬷早就想到了,所以她才去了宁居不是吗?

        于是王少岩马不停蹄,来到宁居。

        吴嬷嬷跪在院子当中央,身子已经摇摇欲坠,看样子已经跪了不少时辰了。老太太的房门依旧紧闭,就连一个守门的丫头都没有。

        王少岩过去看了看吴嬷嬷,人已经半昏迷了,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着求老太太救救我家小姐……

        他没有出手扶吴嬷嬷起来,而是直接推开了房门。

        齐妈妈站在里面,似乎正在着急的转圈圈,听到门响吓了一跳,见是王少岩这才松了一口气。

        “齐妈妈,祖母可在?”王少岩开口询问。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不出起伏来。

        齐妈妈指指里面,不时有敲打木鱼的声音传出来。

        王少岩对木妈妈点点头,自己走了进去。

        老太太一身素衣正跪在蒲团之上,闭着眼睛,口中振振有词的念着经文,粗糙的手指捏着檀木制成的木鱼锤,一声一声的敲打在木鱼上面,出清脆而低沉的响声。旁边燃着几支香,烟雾缭绕的到颇有几分禅意。

        可见死不救的铁石心肠,真的光凭着念念咒菩萨就会搭救于你吗?王少岩心里忍不住冷哼,他想过老太太不会轻易出手相救,可明明能救却不救还非要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来,这让王少岩内心一阵厌恶。

        听到有人进来老太太停下手里的活,睁开眼睛看了看。什么也没说,起身,整了整衣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喝了一口茶然后指了指王少岩身后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来。

        王少岩顺从的坐下,等着老太太开口,这个时候,老太太若是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他就真的没什么话可说了。

        谁知老太太,竟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无情,还恨虚伪?”

        被人一眼看穿心事并且直言不讳的说出来,就是再淡定的人也该坐不住了,王少岩此刻就是如此,她也是头一次体会到什么事如坐针毡。

        老太太接着说,“我知道你们都想我拿出丹书铁卷救芸婷。说实话,芸婷虽然是那样子的人,可她待我这个老婆子却是真心的,我很喜欢这个孩子。若是她死了我也会很难过,可是我不是不想救而是不能救。”

        “战场上的事我没看到,自然不方便评论,可是你去过了,到底怎么个情况你心里该有个数。孙将军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可是不是席云剑杀的我就更加不知道了!但是有一件事我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那就是只要坐上皇位的人是当今皇上,只要劳家的势力还在,淮安侯府就必须死的干干净净,至于为什么,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你只需要知道我们王家在这个时候根本不能与劳家为敌就好,我这一辈子做所有的事都是为了劳家,不可能临到死却让劳家陷入险地。总之我不会救芸婷,哪怕是她死了你们恨我要我跟着她陪葬,我也答应,但是绝对不要奢望我会出手救她!”

        她说完准备回去内间,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王少岩说,“外面那个吴嬷嬷你叫她回去吧,告诉她没用的。不是我不救,而是不能救。”

        说完径直去了内间,齐妈妈赶紧跟上。

        王少岩从进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就必须要离开了,他想说什么老太太都知道每一句话都将他赌的死死的。

        难道就这样放弃救芸婷的希望吗?老太太明显的话里有话,她似乎在隐藏一个很重要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事关皇帝,还关系着淮安侯府……(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