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救芸婷2

        席翠知道王家需要钱,可老太太又岂会不知?但是老太太更坚信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保住王家不在此刻往老家的刀口上撞,日后王家还愁没钱吗?芸婷是个好孩子,而且有钱,可劳家留她不得,王家为了她与劳家对着干,到最后还不是抱着她和她的钱一起死?

        虽然她这么做是有些忘恩负义,可是在这个世上恩义这东西从来都只有愚蠢耿直的傻子才会奉若神明,而他们到最后被记住的又有几个?相反那些被万世称颂的重情重义之士身上所具有的无非都是不择手段上位之后,往自己身上装点那些个冠冕堂皇的高贵伪装罢了。

        卑鄙无耻并不代表就是错的,在争权夺利的权贵之间,只有最后留下性命并且功成名就之后才能最后根据成王败寇书写对错是非。老太太同情侯府,却不会因此愧疚,他们又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的是他们自己选择了放弃,怨不得别人。

        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嘴上低声念着佛经,心里却在反复咀嚼这样的一番道理,终于她找到了结论,无论如何为了王家她没错。侯府有今天并不是她造成了,先皇,劳家都有责任,甚至比她责任更大。再说了她后来就去了寺庙,对侯府的事根本一无所知,到最后知道的时候一切早已成为定局了。

        想着想着她心里舒服了许多,然后翻身坐了起来。

        木妈妈刚好进来,见她已经醒了赶紧上前帮忙穿衣服,整理头。看老太太气色似乎不错,木妈妈心一横,悄声说道,“老太太,席翠来了,在外面候着,您看见不见……”

        老太太原本含着笑意的脸骤然冷却,嗓音一沉,“叫她进来吧,看看她说什么再说。”

        木妈妈应了声,对身后跟着的小丫头点点头,小丫头退出去将席翠带了进来。

        席翠进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穿好衣服坐在了一边的软塌上。木妈妈捧着热茶在一边伺候着。

        席翠行完礼低着头站在原地,静静的平复自己的呼吸。待心绪稳定之后,席翠见老太太还没开口,便笑着抬头,笑靥如花完全看不出一丝怨恨,“奴婢这次去了这么久一路上着急赶路没能给老太太带什么特产之类的物件回来,怕老太太日后见了怪罪,这不亲自上来给老太太先禀报一声,咱们这次可是凶险万分,老太太您慈悲可千万别念叨奴婢啊。”

        “你这丫头,嘴巴还是一样能说会道的。知道我喜欢你,便借着这个在我这里卖乖。少岩已经来过了,可你们这一路上生的事他设么都没跟我说,要不你跟我讲讲。”老太太见她并没有说芸婷的事便干脆顺着她的杆往上爬,她想看看席翠到底要说什么。走之前,她将自己的意思已经让木妈妈很直白的告诉了吴嬷嬷,可吴嬷嬷转身就去找少岩还要少岩将席翠送去西南找席云剑。虽然最后还是给了少岩与她一起去的机会,可少岩回来之后两人之间也并没有表现的多么亲近。

        之前席翠对她的刻意亲近总是表现的很淡漠,可今日却明显是在套近乎,莫非是想答应自己跟了王少岩以此换取芸婷的性命?若是如此,她席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虽然她很有本事,很聪明,可天底下聪明的女人不止她一个,但是她的王家可就这么一个!

        “老太太难道就不想知道为何姑爷没心思给您讲咱们这一路上的见闻吗?姑爷今日可是心事重重呢。”席翠不等老太太插话接着说道,“咱们一进京皇上就找了姑爷进宫,回来之后姑爷就开始长吁短叹。听说皇上要姑爷休了咱们少夫人,好在不动王家的情况下将少夫人株连,以平孙家的怨恨。可咱们姑爷却是万万不能的,且不说咱们姑爷与少夫人鹣鲽情深,姑爷在回门的时候还亲口答应了夫人日后少夫人在王家,王家对少夫人不休妻,无平妻,保安康。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心,姑爷甚至将这一承诺白纸黑字写下来,加盖印鉴交由席翠保管,席翠今儿就带着来了,给老太太您看看,咱们姑爷可真是个情深义重的好儿郎!明日奴婢就去找人装裱了挂在咱们露居的正厅也让孙家的人看看,王家可不会由着他们得寸进尺,王家少夫人的命可不是他们随便就能要的,皇帝开口了也不行!”

        “你……你,真拿来了?少岩也答应让你装裱了?”老太太看着席翠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来,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真的拿去装裱,一旦此事传出,王家就等于是将态度明确了,得罪的不仅仅是孙家,劳家,更要伤了皇帝的面子!这皇帝前脚找少岩说话,后脚王家就挂上这么一副牌匾可不是明晃晃的打皇帝的脸吗?

        席翠将纸张展开,自己拿着给老太太看,却没有双手奉上的意思,见老太太陷入沉思,席翠又开口说,“吴嬷嬷知道这件事之后非要拦着奴婢,说是此时关系重大,还是先到老太太这里来一趟,让您参详参详,拒绝皇帝又不伤君臣之谊的法子老太太说不定就有,若是能用别的办法解决咱们自然高兴,可万一没别的法子了,为了姑爷的名声还有少夫人的性命,咱们只能这么干了!吴嬷嬷说话很奇怪,居然说什么皇帝也不见得就真的能把少夫人怎样,逼不得已的时候她还有办法。我看吴嬷嬷说这话的时候有点鱼死网破的意思,心里难免担心,于是赶紧就来您这边跟您商量来了。”

        老太太您最好听明白了,您要是真敢放任不管,咱们可就是挂匾额在前,桶天破地在后,要真到了那个时候看你还要如何保全王家?

        木妈妈一直在一边伺候着,席翠这脸上挂着笑,话里却藏着刀,一刀一刀的刺过来,根本就是要把老太太往绝路上逼呀。她跟了老太太这么多年,见识过老太太的手段,如今却眼看着老太太被一个小丫鬟逼的节节败退心里多少有些凄凉。若不是为了王家父子,老太太何至于有今天?

        老太太心里很乱,她的思路一直被席翠牵引着,先是担心她真的将那几个字拿去装裱,可是还没想到阻止她的最简单有效的法子,又被她牵引着担心吴嬷嬷会不会把那个惊天的大秘密说出去。一旦她真的说出去了,王家就彻底完了就算她手里的丹书铁卷能救下王家一家性命可失去一切的王家是她更不愿意看到的。她怎么就没想到吴嬷嬷会有鱼死网破的想法呢?是啊,芸婷一旦没了,吴嬷嬷凭什么还要守着这个秘密保住王家?侯府已经死光了,她现在之所以巴巴的求自己而不是将这件事挑开了说,无非就是想着芸婷还能活。难道她就真的非要救芸婷不可吗?可是一旦她真的拿出丹书铁卷救了芸婷,必然得罪劳家,得罪了劳家王家还是一样前途堪忧……

        “老太太您是不是真的有法子救咱们少夫人啊?要是真有法子,您可就是咱们的大恩人,奴婢还有吴嬷嬷定当铭记您的大恩大德,为王家当牛做马以报答您的恩情。还有奴婢还得告诉您,咱们夫人之前留给少夫人一大笔产业,目前就在奴婢手里管着,老太太您放心,只要少夫人在王家,少夫人的东西自然就是王家的东西,奴婢等一定对王家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话可就说到这了,救了芸婷王家还是咱们的主家,那个秘密咱们还为王家守着,如若不然后果可就不是咱们控制得了的了。可也不能逼的老太太太紧,老太太怕的无非就是劳家,可她在这里面似乎有什么误会,这一路上没少听王少岩跟自己谈论时局,虽然大部分都是他在说她在听可有些意思她还是听明白了,不如借此安抚一下老太太,“您要是有什么顾虑,也可以理解。毕竟是要得罪孙家那样的大将之家,咱们王家是文臣,轻易不愿意招惹武将,这一路上文臣武将之间的那些事姑爷也给奴婢讲了不少。但是奴婢却觉得老太太您大可不必担心孙家,莫说是孙家了就算是权势滔天的劳家您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得罪。因为呀皇帝要的就是咱们王家跟劳家对立,姑爷说老爷之前有意交出实权致仕,皇帝却是百般阻挠,强留了老爷,还明里暗里的提拔王家,好几次都让劳国舅很是难看。姑爷还说在皇帝这样刻意的偏袒之下王家早就已经成为劳家最大的对手了,若是王家能顺着皇帝的意思跟劳家对着干后面还有皇帝撑着,可一旦咱们小心翼翼的讨好劳家皇帝可就不高兴了。真到了那个时候,皇帝踩,劳家打,咱们王家才是真的永无翻身之日了,搞不好还要连累宫里的太后跟菊妃。(少菊进宫直接被封了菊妃。)”

        老太太听完这些话才真的有了一种被醍醐灌顶的感觉。自己这些日子病着,外面的事大多都是下人们从外面听来的,王尚书几乎不来宁居与她说话,她对朝事知之甚少,只是但凭自己的猜测。她想着皇帝明明是劳国舅之子却继承了先皇的天下,王皇后无论知不知道这件事都无法改变她虽贵为太后却没有实权的事实。

        王家已经失去了可以倚仗的太后,又没有兵权在手,劳家此刻定然权倾朝野,那么曾经站在最高处的王家必然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现在王家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光。可她却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皇帝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知道的时候他作为皇帝绝对不会允许劳家一家独大,而放眼朝堂之上最适合扶起来与劳家分庭抗礼的似乎只有王家,况且自古以来便是文臣武将相辅相成却又相互制约,王家刚还是文臣,所以皇帝必然要扶持王家。而一旦皇帝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为了皇位他究竟会不会认了劳国舅这个亲爹更是不得而知,自古帝王有几个将亲情看重的?

        所以劳家其实根本不可怕,他们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若王家能将扳倒劳家的功劳拿下那将是不世之功,到那个时候王家的权势又岂是今日可以想象的?

        她怎能犯了这样的错误,险些酿成大错!此时她拿出丹书铁卷救了芸婷既为王家为少岩博得好名声,更能不伤皇帝脸面,就算是得罪劳家又如何她要的便是得罪劳家。

        老太太越想越激动,干脆站起来,拄着拐杖在房间来回走动。席翠早已将手中的纸张收好,躬身站着,看老太太的样子应该已经改变注意了。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再做逗留的意义了。于是在老太太转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侧身挡了挡,弯腰对老太太行礼,“奴婢今儿的话说的有些多了,求老太太别怪罪,这都是为了咱们少夫人……老太太您要不先想想,奴婢这就去找人装裱这几个字去。”说着就要走。

        老太太哪里能这么放她走,她这个时候还装裱什么字啊?芸婷她已经愿意救了,岂能让她再做这些得罪皇帝的事。

        于是老太太一把将她拉住,沉着脸,“你这丫头怎的这么沉不住气?我可是说过不救你家少夫人了?芸婷那孩子我喜欢的很,怎么可能见死不救?你且去将少岩叫来,我有话跟他说。”

        席翠忙应声,几乎是小跑着离开了。

        王少岩正在与芸婷说话,强颜欢笑的样子。

        席翠笑着跑进来,一进来就用力抱紧芸婷,声音略带兴奋甚至有些沙哑,“好了,你得救了,终于将你救下了……”

        芸婷手里还拿着一本字帖在临摹,被席翠这么一拉扯笔掉到了地上,墨汁撒了一地,可她见席翠这么高兴也没将她推开,干脆放下字帖,两只手也抱紧了席翠,这还是席翠第一次这么激动的抱自己呢。

        席翠的脸从芸婷的肩膀上抬起来,看着王少岩,“姑爷,老太太叫您过去,说是有事情要跟您说。”

        看席翠的样子,老太太定是已经答应救芸婷了。

        他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往宁居跑去,一路上他又是兴奋又是惊叹,席翠是如何说服老太太的?他在老太太跟前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挡了回来,怎么席翠就有这种本事?他终于现席翠是个充满神奇力量的女人,同时更为这样的人在自己身边而庆幸不已。

        进了宁居,老太太已经在正堂等着了,她换了衣服。此时的老太太一身华服,斑白的华挽成了端庄的牡丹髻,金色的鸾凤展翅步摇插于间,红宝石装点的足金头面闪闪光,借着灯光可以看出来,老太太今日还上了妆,脸上擦了脂粉。自从将老太太从寺庙接回,她就整日里素装淡裹,吃斋念佛的,这还是第一次见老太太如此雍容华贵的打扮,如今看来颇有几分二品诰命夫人的气度。

        见王少岩进来,老太太即刻站起来,由木妈妈扶着走在前面,王少岩跟在身后。几人很快来到了王家后院供奉祖宗灵位的香苑。

        原来是要来这里,难怪这个时辰老太太还要仔细装扮了自己才肯动身。王少岩站在香苑门口随即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摸摸鬓角的头确定没有失了仪表这才跟着老太太进去。

        香苑常年四季都没什么人来,除了定时有几个下人打扫之外这里感觉不到一丝人气。加之是供奉灵位的地方,冷风吹过都显得比别处多了几分寒气。老太太进了正堂,木妈妈上前点了蜡烛,燃了香递给老太太。

        老太太捧着香跪在摆在灵位前的蒲团之上扣了三个头这才起身将香插在了香案之上。

        然后站在一边,看着王少岩做完她刚才做的一系列动作。

        接着老太太出了灵堂迈步走到院子之中的几颗松树跟前,从第一棵树脚下开始迈步大约走了五步停下来,在那个地方做了记号,又转身来到第二棵树下,一样又走了五步在之前做记号的附近又做了一个记号,两个记号相距很近了。紧接着老太太又转身来到第三棵树下,同样的向之前做记号的方向走了五步,停下来,又做了记号。三个记号几乎重叠在一起,老太太量了量,指了指地上,对王少岩说道,“去取工具来,挖开这里。”

        王少岩从角房找到一根铁锹,在老太太指的地方开始挖。地上的土早已长了一层青藓,铁锹常年不用有些钝,地面却有点滑开始的时候差点将王少岩闪一跤。

        王少岩此刻也顾不得仪态了,用脚踏在铁锹上面使劲往下一铲终于噌的一声刨开了地面。开了口子就比较好办了,下面的泥土没有上面的泥土紧实,王少岩很快就挖到了一个铁盒子。铁锹碰在盒子上出刺耳的摩擦声,他赶紧丢开铁锹,蹲下来,拥有刨土。(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