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卖身契

        席翠的轿子落到了露居正院,南宫宇峰正从里面出来就看到席翠回来,脸上先是一惊然后定了定神色走下台阶,站在席翠面前。

        芸婷的哭声从他身后的房间里传出来,引得席翠一阵心慌,不由剜了他一眼,目光探寻的望向房间里。

        好在齐妈妈出来,打开了门,席翠这才看到里面的情况。芸婷扑在王少岩怀里掩面哭泣,桌椅倾倒一片,茶壶茶杯的破碎了一地。

        这都是南宫宇峰干的?席翠的目光再一次落回南宫宇峰身上,这位大将军好大的威风啊,竟然敢上门欺负王家。虽然经历过这几日的事情,席翠对于王家早已失望透顶,可芸婷的却依附于王家,而她则依附于芸婷,所以这个时候不管心里是否在暗笑,脸上还是要表现出对南宫宇峰的不满。当然对这个人的不满,她根本不需要装,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对他满意过。

        于是南宫宇峰再次对上席翠冷冰冰的双眼,可就在他刚要开口解释的时候,席翠的眼神只在他身上闪了一下便像跨越障碍物一般直接越过他去,看向他身后台阶上的齐妈妈。“齐妈妈,少夫人怎么了?”

        齐妈妈本是追着南宫宇峰出来的,原见他一见着席翠就停下了脚步,还指望着席翠能先说几句好话将人留住,然后再慢慢解释这其中的误会呢,没想到席翠这一开口就让这位世子爷的脸黑成了铁锅。

        此刻的齐妈妈终于明白了,再好看的男人气到一定程度他也能将五官扭曲到不忍直视的地步,眼前的这位礼王世子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听见席翠的声音,芸婷从王少岩怀里探出头来,见席翠果然在院子里坐着,赶紧冲着席翠跑过来,路过南宫宇峰的时候还故意用力推了他一把,让猝不及防的南宫宇峰差一点摔在地上,慌乱间他顺手拉住了席翠轿子前面的横木。他这一拉竟然直接将小轿子整个掉了一个个,席翠一时没注意失了重心,身子往旁边栽去。

        芸婷刚跑到席翠身边,见状急忙伸手拉席翠,却没注意到自己脚下正飞转过来另一根横木,席翠怕伤到芸婷便用力将芸婷往一边推开,可惜她尚且自顾不暇,根本不能将芸婷及时推开,横木还是砸到了芸婷身上。一时间两个女人都尖叫着摔倒在地上,芸婷趴在横木上,席翠侧躺在她身边不远处。

        南宫宇峰却稳稳地站在一边……

        “南宫宇峰!你太过分了!”王少岩追着芸婷出来正好看见这样的场面,见芸婷受伤他一边小跑着冲过来,一边对着南宫宇峰喊,’“皇上派来的医女还在这里,你,你居然敢伤我妻子!”

        听他这么说席翠这才注意到王少岩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着浅蓝色内侍官袍的女子。这女子看上去二十出头,一脸的素净,目光沉敛,双唇紧闭,面对这样的场面也能面不改色,可见是个不简单的。皇上派来的医女?什么意思?皇帝为何在这个时候派个医女进王家?

        南宫宇峰却根本不理会王少岩的怒斥,迈开大长腿跨过横木来到席翠身边,当着席翠投向医女的视线,同时也挡住了医女看向席翠的目光。他蹲下身子,脸虽然向着席翠,可眼神却轻瞟向王少岩那边,两个人的目光明明没有交接,却似乎已经达成共识一般,同时点点头。

        王少岩抱起了已经昏迷的芸婷,两步走到南宫宇峰与席翠身边,怒道,“南宫宇峰,你不要以为今日你拿着席翠的卖身契前来要人我王家就必须给你!我告诉你,当初我母亲去淮安侯府亲自要了席翠过来为的就是让她做我王少岩的女人!原本以你我的交情,左右不过一个女人我给了你也没什么,可你今日却为她伤了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就凭这一点,我断不会叫你称心如意!”

        南宫宇峰的手本来已经轻轻放到了席翠的膝盖上,听他这么说,原本轻轻展开的手掌瞬间紧握成拳。席翠离得近耳朵似乎真的听见了骨头咯嘣咯嘣的响声,这俩人在搞什么鬼!什么卖身契?她的卖身契在南宫宇峰手里吗?怎么可能?不是应该在夫人手里的吗?还有这个南宫宇峰拿着她的卖身契来王家要人?要她吗?南宫宇峰是不是疯了?

        席翠看着身边的小遗,可小遗却一脸看热闹的表情,他似乎准备在这件事上置身事外。死孩子!从来都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使坏!席翠真相扯过那小子来,压在地上使劲的揍一顿。

        南宫宇峰猛地站起来,瞪着王少岩,“你什么意思?”他这句话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这个样子的他,让席翠想起了当初他瞪着河对岸的胡彪时的表情。这是个要人命的表情,后来胡彪就真的死了……

        “我要纳了席翠!”王少岩似乎并没有被南宫宇峰吓到,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敢!”南宫宇峰突然出手,一把扯住王少岩的衣领。

        这是一出什么戏?席翠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竟然有这等红颜祸水的本事,能让两位如此身份的男子为自己大打出手!这分明就是两个人在那个医女跟前演得一出戏,而自己不过就是个道具而已!最可恨的是,他们这样肆无忌惮的利用自己,打着喜欢的名义行事却丝毫不顾及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名声!不管这件事最后会不会让那个医女真的上当,席翠这辈子算是别指望能找到正经人家的男子了!

        混蛋!无耻!败类!我虽是个奴婢却也是个女人!你们欺人太甚!

        “敢问世子爷,奴婢的卖身契缘何在您的手中?”席翠站不起来,只能抬起头看着南宫宇峰。她的手死死拽住南宫宇峰的衣袍,想将他们拉开,毕竟芸婷还在王少岩怀里抱着。

        南宫宇峰果然很听话的松开了手,没想到他竟然还再度蹲下身子,与席翠说话的语气分外的和颜悦色,“当然是从席云剑手里得来的了!出征前我就知道淮安侯夫人将你送给了席云剑,于是我便想尽一切办法将你的卖身契从他身上夺了过来。我可是知道的很清楚,你与淮安侯府签的这卖身契到今年六月可就到期了,届时我便来接你,可好?”

        席翠看着他拿出卖身契给她看,一把抢过来,“世子爷不会是以为谁拿着奴婢的卖身契,奴婢便是谁的人了吧?”席翠看了一眼卖身契确定是真的,心里就像一直悬着的石头着了地,可脸上却没有表露出分毫,“可得谢谢您将奴婢的卖身契拿出来,这样奴婢心里也就有底了,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便能恢复自由身,脱了这奴籍。只是……”席翠小心的将卖身契折好,放在自己怀里,拍了拍手,“既然奴婢到时奴婢已经不再是谁家的奴才,跟谁走过什么样的日子似乎就该由着奴婢自己做主了吧?怕世子爷您白跑一趟,提前给您说一声,奴婢自有奴婢自己的去处,就不劳世子爷您操心了!”

        “你怎么能将那卖身契就这么拿去?”南宫宇峰看着席翠将卖身契收在自己身上,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席翠看着他笑得一脸的娇羞,粉面戴春的,“怎么不能?世子爷您不就是来给奴婢送卖身契来的吗?难道您堂堂礼王世子,皇上亲封的骠骑大将军还想着用奴婢的卖身契对奴婢另有所图不成?再说了,奴婢这身份能入了您的眼那是上辈子烧了高香的,您对付奴婢这样的人还用得着卖身契?”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卖身契拿到手里,时间到了自己走人就是,料想他们这场戏还不至于演那么久。

        “你……”南宫宇峰再次无语。他现自己总是被席翠堵得无话可说,不论在什么时候。明明这件事开始的时候席翠完全在状态之外,她甚至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就被卷了进来,可没想到这么快席翠便冷静的占据了对自己有利的位子。果然王尚书说的没错,席翠是最适合卷进这件事里面的女人。

        王少岩已经带着芸婷回了房间,医女也跟着进去看芸婷的伤势了,院子里只剩下了席翠跟南宫宇峰。

        南宫宇峰刚要对席翠解释,就听见有人进来的脚步声。急匆匆的像是有身手的人,在这个时候过来的人除了王尚书还能有谁?看来是时间把握的刚刚好,根本不给自己留下点解释误会的机会。

        王尚书一进来就看见席翠被南宫宇峰抱在怀里,几个下人火急火燎的从正屋里跑出来,抓着一个一问才知道芸婷被误伤晕倒了。他立刻怒火攻心,冲着南宫宇峰就是一掌,南宫宇峰抱着席翠躲闪不及,生生的接下了他那一掌。

        席翠被他抱在怀里,隔着他的身子都感觉到那一掌打过来的力量。王尚书何时变得这么不冷静了?她很想阻止他们继续打斗,却被南宫宇峰轻轻一丢,稳稳的我坐在了原先的小轿子里。

        然后两个人在院子里便大打出手。跟着王尚书来的好几个护院竟然也跟着主子出手,南宫宇峰很快被围得团团转。

        好在医女及时从里面出来,说芸婷已经没事了,这才保住了南宫宇峰的俊脸。否则就刚才那阵势,南宫宇峰想全身而退根本没可能,少不了最后要破了皮相。

        终于在医女的劝说下,南宫宇峰“安全”的离开了王家。

        自此京城大街小巷开始铺天盖地的疯传礼王世子在王家被打一事。紧接着便是多年不上朝的礼王爷忽然穿上了朝服上了早朝,可一上来就对王尚书横眉冷对,怒目相视。两个历史两朝的老人居然在朝堂上争得面红耳赤,究其原因竟然是礼王世子看上了王家长媳席芸婷的陪嫁丫鬟席翠,只因为席翠在王家出了点意外受了伤,南宫宇峰便找上门去质问。三言两语不和两个年轻人就生了争执,后来还伤到了席芸婷。王少岩为此便与南宫宇峰赌气说要纳了席翠做通房,南宫宇峰当然不答应,他便对王少岩动了手。王尚书气不过便出手打了南宫宇峰,礼王爷知道了自然要为儿子讨回公道。这一来一回的事情就闹到了皇帝跟前。

        皇帝于是便召回他派去王家照看席芸婷伤势的医女回来问话,得知医女正在与王少岩夫妇说话之时,南宫宇峰便面含怒色的冲进来质问席翠为何会受伤?几个小厮阻拦却被南宫宇峰几下打了,一路打打闹闹的直接进了正屋,若不是医女当场表明身份,南宫宇峰却不知还要如何闹腾。在医女的劝阻下,南宫宇峰这才准备离开,即便如此王少岩仍然想要极力挽留还想解释其中的误会却不想又生了更大的误会,南宫宇峰伤了席芸婷。这才有了后来一连串的冲突。

        这个医女也是个有脑子的,从一开始就知道皇帝送她去王家定不只是为了查看席芸婷的伤势,京城明眼人都知道当时沿街跪拜的并不是席芸婷,她哪里会有什么伤势可看?这只不过是一个堂而皇之的将她安插在王家的一个借口而已。皇帝想要抬举王家怎么可能不先摸清楚王家的底细?作为宫里的医女她最终的结局只有两个要么老死宫中,要么被赏赐出去做了朝中官员的侍妾,同时替皇帝监视皇帝不放心的人。她知道皇帝是已经为她选好了王家作为去处了,可她却不清楚皇帝要她监视的是王家的谁?而自以为掌握着她命运的皇帝也不知道她真正的主子其实是劳克勤。自从天衣绸缎庄成为皇商那时起,劳国舅便怀疑王家与天衣绸缎庄的关系,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将人安插进王家。没想到皇帝也不放心王家,居然会安排医女过去,而这个被选中的医女居然就是她。得知此消息的时候,劳克勤几乎是喜不胜收,在皇帝召见她之前就命人将自己的命令送到了医女手里。

        如今医女避重就轻的说出了皇帝想知道的,就安静的等着皇帝下令让自己再去王家。果然皇帝知想了想便深色轻松的叫医女继续去王家照看席芸婷,嘴上虽没吩咐她该注意什么,送她出宫的太监却意味深长的告诉她,不论皇帝打算怎么做,她最好记清楚自己说到底还是宫里的人。

        医女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这才在太监满意的目光下离开了宫门。

        这件事所谓的真相被查清楚之后,一干御史大夫之类的言官齐齐上书弹劾南宫宇峰行为不端,品行不良,罔顾法理……说来说去无非是说南宫宇峰作为一品大将军喜欢一个奴婢出身的丫鬟已经是于理不合,如今又为了这个丫鬟大闹王家更是目无法纪。而南宫宇峰却一脸的不以为然,他甚至愿意为了席翠放弃这大将军之职。

        皇帝当然不会答应他。为了堵住一干言官的嘴,皇帝免了他三个月的俸禄,还要他当面去王家赔礼道歉。

        眼看春闱就要开始了,真正用得着王家的时刻这次才算真的来了。皇帝不能在这个时候让王家父子失了脸面,能真正把握好这次春闱选出皇帝要的人,而不是劳国舅要的人的官员,唯有王家父子而已。所以这件事他只能暂时委屈一下南宫宇峰,要他亲自登门道歉,希望南宫宇峰是个聪明的,理解这件事皇帝的为难,顺着他的意思做了,他日后自然会好好补偿于他。

        就这样,席翠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京城那些名门闺秀口中的红颜祸水,祸国妖女。好好地一个大将军,正是风光无限的时候愣是被这么一桩丑闻给闹得声名狼藉。还有王少岩,平日里温文儒雅,谈吐谦和,从来就是一个翩翩君子,在京城无数少女的心中他本就是一个世间少有的好儿郎,更因为上次对自己痴傻的妻不离不弃,舍家传丹书铁券相护,一时间几乎成了少女们梦寐以求的痴情郎。如今这两人都因为席翠卷入这场闹剧里面,不论这件事真假如何,在京城的女人圈里席翠已经被果断的划入了狐狸精的行列,几乎是每每被人谈起都会引来无数咬牙切齿的仇恨。

        非但这些小姐们如此,竟然连一些小丫鬟们也对席翠开始冷眼相待。搞得这几日席翠出门办事都不敢自报家门,否则总会遭到一些陌生的白眼。

        每当这个时候小遗总是会忍不住鄙夷,“就你这样的姿色,居然也有机会得到这样人人嫉恨的待遇!果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说起来皇帝派来的医女果然有两下子,席翠在她的帮助下,这才七八日的功夫如今已经可以自己站起来走几步了。虽然知道这个医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可席翠却仗着有小遗在身边可以掌握人家的心事便一边肆无忌惮的接受人家好意,一边严密防备她有任何居心不良的小心思。

        终于席翠在久病大愈之后第一次自己走着出门,还没到想去的地方就遇到了熟人。(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