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嚣张跋扈的狐狸精

        包间里的两个人谁都没想到沉默会以这样的方式被打破。

        先是听见一声尖锐的怒吼,然后门被粗鲁的踹开,紧接着进来一个怒容满面,杏目圆睁的小姐模样的姑娘。但见这姑娘一身水湖色锦裙,外面穿着一件玫红色夹衫,腰间缀着一块淡紫色同心环玉佩,下面挂着流苏,走起路上同心环上下浮动形成一个个生动的圆环,很是别致。

        再看看这姑娘的脸,年纪轻轻的就上了很重的妆,腮红也没有打好,嘴唇却过于红艳,显得整张脸过于惨白。加上她进门的时候竖着两条眉毛,酷似一个倒写的八字,火红的双唇因为正在骂人而一张一合,立刻让原本算不上难看的脸瞬间变得滑稽起来。

        席翠甚至没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就被她的样子给逗笑了。

        见席翠笑了,小丫头立刻恼羞成怒,冲上来就要拉席翠,被齐豫身子一横给挡住了。姑娘还不死心,正要越过齐豫再度向席翠扑过来,嘴上依旧没有停止谩骂。

        席翠这才意识到危险,她现在腿脚不方便,段三又不在身边,眼下只有这么一个女人齐豫还拦得住,若是再多一个只怕是她的结果就不容乐观了。虽然她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是这丫头是冲着人自己来的没错了。

        好在掌柜的紧跟着冲了进来,扯着那丫头的胳膊就往外面拉,一边拉一边道歉。席翠这才知道这姑娘原来是掌柜的女儿,可她还是不知道她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

        掌柜的带着人出去好久之后,外面的谩骂声才渐渐消失。大约过了一刻钟,掌柜的端着几样菜进来,满脸堆笑,“二位客官见谅,我那女儿脑子不灵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这是本店的几样拿手小菜,算是咱们给二位赔不是了,您先品品,若是不满意您说,今日您二位的一切开销,本店都分文不取。只希望您二位大人大量,今儿的事万不能说出去,要知道我那姑娘都十八岁了,前些日子才说了一门亲事,若是这事传了出去,她怕是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掌柜的说的一脸诚恳,席翠不忍拒绝。想到自己方才确实有些失态了,齐豫去见她的家人并不见得就是另有所图,至少目前还不至于。她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就让齐豫对自己产生戒备,掌柜女儿的这一场闹剧至少让他们都从刚才的尴尬中缓过神来,或许事情并没有到自己想象的那种境地。

        齐豫见席翠面对刚才的场面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很庆幸,有些不明所以。可他们之间的气氛刚刚缓和了一些,他不想再冒昧的提问,破坏了气氛。干脆也顺势接受了掌柜的好意,坐下来准备动筷子。

        掌柜的刚出去,包间门又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不再是刚才那位姑娘了,看穿着打扮明显是位官家小姐。只见这位小姐头上梳着元宝髻,戴着红玛瑙珠钗,红宝石耳坠,金镶玉的项圈,身穿淡紫色锦缎石榴裙,裙摆上绣着几朵桃红色荷花。没看见这位小姐动身,反倒是她身后出来两个身着粉色短褂,白色衬裙的丫鬟先走了进来。两个丫鬟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模样,年龄与席翠相差无几,个子却高挑许多。她们往进走了几步,看了看里面的人,目光在席翠身上停留了一会,然后越过席翠对着齐豫行了礼,“这位公子,我家小姐有话想吩咐席翠姑娘,还望公子能随奴婢先出去,我家小姐好进来。”

        齐豫看看她们再看看席翠,然后将目光转向门口,那位小姐已经将身子转向了别处。有话吩咐席翠?难道她是席翠的主子?可那样子也不像是传说中的席芸婷啊?再说了看她的装扮分明就是个尚未出阁的小姐,怎么能是席芸婷呢?可不是席芸婷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说话?

        齐豫一贯不喜欢那些官家小姐自以为是的清高模样,于是直接看着席翠,“你认识她们吗?”

        这两个丫鬟席翠是不认识的,可门口那个她似乎有几分印象,有点像在少菊生辰宴上见过的曹家小姐。但是毕竟只远远的看过一眼,也不敢确定。不过看这几位这一系列的举动,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没怀着什么好意。席翠还从来没有做过热脸贴冷屁股的事,一般别人找自己的茬她要么就不予理会,要么就直接以牙还牙了。

        若不是刚才掌柜的女儿大闹一场,让席翠心有余悸,现在席翠怕是已经把要在牙根上反复咀嚼的那个滚字给送出去了。可她再三犹豫了一下还是笑着摇摇头,尽量逼着自己保持谦卑,谁知道她还有没有带小厮什么的过来?没有段三跟着,人家就这两个丫鬟都能将齐豫拉开,把自己收拾

        齐豫可没去想席翠想的那些,他自小与席翠相熟,席翠刚到侯府那会每次回家身上多多少少总是带着一些伤痕,虽然席翠没说过那些伤是怎么来的,但他心里却一直都认定它们一定与侯府里面那些仗势欺人的奴才脱不了干系。因此自小他就对跟着主子耀武扬威的奴才很是厌烦,眼前这两个丫鬟却不知道自己撞倒了枪杆上,见席翠只笑着摇头,便蹙眉怒道,“好你个席翠,咱们小姐亲自来找你,你不赶紧行礼居然还敢腆着脸摇头!你是想说根本不认识咱们小姐么?”

        席翠还没说话,齐豫的气便不打一处来了,噌的站起来,瞪着那丫鬟,“你这是什么话?你们小姐亲自来找席翠,席翠就必须得认识她吗?还是你家小姐是在京城是个什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是个人都该认得?”他这话说狠了,待字闺中的官家小姐几乎是足不出户的,哪能人人都认得?京城有头有脸,人人都认得的女人只有一种那便是青楼里的姑娘。

        那丫鬟显然没听出来齐豫这是在骂人,只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以为自己仗势欺人,虽然实际上她确实有些仗势欺人。“公子你误会奴婢的意思了,咱们小姐与席翠是见过的,自然也是认识的.否则咱们也不会这么贸然找过来说话……”

        “你认识我吗?”齐豫不等她说话便打断,“既然你并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与我解释这么多做什么?你有时间解释我也未必有时间听。今日我只约了席翠一人,你家小姐若是有话找席翠大可以亲自去王家,再不行也可以找人给王家传话。只是眼下要我出去将地方给你家小姐挪出来却是不太方便。”

        “敢问这位公子与席翠是什么关系?为何如此回护于她?你可知她是怎样的人?”站在门口的那位小姐终于端不住架子进来了,随着她脚步迈进了房间,身后的门很快就被关上。席翠断定,外面还有她的人,这下子似乎不太好办啊!

        这下子席翠终于看清楚了,这位小姐确实是曹家小姐没错,只是许久不见这位曹小姐看上去与之前有所不同了,可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同。

        齐豫斜眼瞥了一下门口,对这位曹小姐视而不见,两步走到席翠跟前,挡在席翠与丫鬟之间,刚才生的事原来他还记得。“抱歉,小姐的问题我不能回答,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你!”

        “你……”曹小姐将两个挡在身前的丫鬟推开,指着齐豫与席翠,“我看你们根本就是老相好了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将房门紧闭,想想都知道你们一定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好你个席翠,真没看出来啊!你居然有这等本事!先是叫礼王世子与王家公子为你闹得满城风雨,今日又在这里私会其他男子,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狐狸精啊!”

        跟着她的丫鬟显然意识到自家小姐的失仪,赶紧上前两步,轻轻扯动曹小姐的衣角,附耳轻道,“小姐,这里的掌柜的可是认识您的,奴婢知道您看着席翠生气,可再怎样也犯不着为了个不着边的奴才坏了您的名声。要知道,过几日可就是您与劳家二公子的吉日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传出去任何风吹草动的对您都不好。”

        她这几句劝很快起了作用,只见曹小姐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将手里的帕子用力的攥紧然后再放开,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罢了,本小姐本想念在与你有过一面之缘,想着提醒你一下做人该遵守的本分,没想到你不领情。既然你自甘堕落,本小姐又何必为此生气,坏了自己的心情。你啊,还是好自为之吧!”说完鼻孔里哼了一声,准备离开,转身之前又看了席翠一眼。真不知道那些男人的眼光怎么长的?就席翠这种姿色,哪里值得他们那般着迷了?

        丫鬟刚才的声音虽然很低,可是包间不大,她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劳家二公子,齐豫想京城里姓劳的人不多,能让一个官家小姐觉得嫁过去无比荣耀的那就只有一个人了,劳克勤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永安公主唯一的儿子劳立勤。这个人虽然身份较之劳家其余子女都要尊贵,可是为人却十分低调,他出入劳家数次竟一次都不曾见过这位的庐山真面目。可是据他所知,劳立勤今年不过十六岁,其兄长劳克勤与朝阳公主的婚事尚且定在明年,而他尚有两位姐姐不曾出嫁,何以他的婚事这么早便定下来了?而眼前这个女人居然能嫁给他?莫非她的身份也不简单?

        席翠可不想管什么劳家二公子,只要现在能安然将这位曹小姐打走,她就谢天谢地了。如今见她有走的意思,赶紧起身恭送,谁知她一激动竟忘记了腿上的伤,猛地一用力礼没行好,反倒整个人坐在了椅子上。

        这下曹小姐不答应了,我人还没走呢,你倒给我端起架子了?于是都已经往外面走了又撤回了脚步,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席翠,“席翠可是连行礼都不会了?”说着对身边的丫鬟招招手,“你去教教她!”

        那个丫鬟朝席翠这边走过来,她对着齐豫行了礼示意齐豫将路让开,此刻的齐豫有些犹豫了,毕竟这个女人是劳立勤未过门的妻子,他在这个时候为了席翠得罪劳家这样值不值得?

        就在他犹豫的瞬间,那丫鬟身子挤了过来,一把将席翠扯起来,腿上的伤口大概裂开了,钻心的疼痛让席翠忍不住龇牙,手本能的抬起来将她推开护着膝盖。那丫鬟见席翠抬手以为席翠要出手打她,连忙先出手为强抬手就给了席翠一巴掌。

        席翠捂着脸又倒回了椅子上,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么莫名其妙的挨打席翠已经很多年都不曾遇到过了,今儿猛地遇到了她一时间居然忘记了该如何应对。却见齐豫慌忙将那丫鬟挡住,低头看着席翠的目光满是歉意。

        席翠只看了他一眼,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果然男人还是靠不住的……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只是如此轻描淡写的一个眼神,却在齐豫内心惊起了翻天巨浪。隐忍,羞愧,难堪,甚至有些看不起自己……他的整个心脏每一处都在叫嚣着不同的情感……

        曹小姐清脆的笑声传入席翠的耳中,“会勾引男人又如何,根上还是贱骨头!今日便是我的下人打了你又如何?有本事你敢打回去吗?”

        席翠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被这个女人耗尽了,愤怒,屈辱和疼痛焚烧了她所剩无几的理智。她冰冷的目光箭一般射向那女人,看着那女人先是高傲的与自己对视,然后有些心虚的躲闪,最后干脆红着脸避开。接着席翠冷冷的笑了,她理了理自己的式,将自己的坐姿摆了摆,尽量摆出一幅嚣张却又不失妩媚的姿态来,“没错,我当然不能打回去!我这个人虽然身份上低贱了些,可胜在想得开。名声什么的我不在乎,可是曹小姐您不一样,既然是马上要嫁入劳家的人,说话做事就该想清楚再做!我如今明面上还是王家的奴才,跟你曹家甚至是你即将嫁入的劳家都扯不上半点关系,就算是我不会行礼与你何干?你这次出手教训的是我还是王家?谁给你的权利?曹家还是劳家?”

        “哼!就凭你这样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到处勾引男人的贱胚子,我要打便打了还需要谁给我权利吗?我,我就是看不过去!别说是我了,你敢不敢出去问问,京城里哪家名门小姐提到你不是讨厌至极?就连方才那店掌柜的女儿不是也对你出手了吗?我这是替……”她很想说替天行道,可想了一下又觉得这么说不合适,可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别的词代替。

        “呵呵……”席翠抽出帕子捂着嘴笑了,“曹小姐是想说替天行道吗?原来我席翠已经坏到这种地步了?可我竟然还不知道呢?曹小姐这么恨我可是因为南宫宇峰喜欢我?而王少岩也想纳了我?”

        “你……放肆!你怎可直呼他们的名讳?”曹家小姐瞪着两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更多的是轻视。果然是无耻的女人!

        “呵呵……他们巴不得我这么亲切的称呼他们吧?我想若是我真的愿意当着南宫宇峰的面喊他一声宇峰,说不定他能为我做的可就不仅仅是大闹王家了!你说王家他都敢去闹,不知道曹小姐今日这样对我传到他的耳中又会生什么事呢?”席翠看着她的脸色无限精彩的反复变换,心里忽然舒畅了许多,“曹小姐该不会是想解释说因为看见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气不过便出手教训我吧?那我可得劝劝您,且不说我尚且不是他南宫宇峰的女人,就算有朝一日我真的进了南宫家的门那有资格出手管我的也不是您。更何况您这是在替谁抱不平呢?堂堂劳国舅未来的儿媳妇不顾身份教训别人家的奴婢只是为了与自己未婚夫婿不相干的男人!这话要真的传出去了,恐怕那些名门闺秀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可就不再是席翠我了……”

        “你……你简直……”曹小姐想要继续装得张牙舞爪,可她眼里的恐惧任谁都看得出来。她真的是气急了才会冲上来做这种事,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面呢?她怕了,怕席翠将这件事说出去,攀上劳家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幸运,难道今日就要因为自己这一时的冲动毁于一旦吗?可要她低声下气的跟她道歉她做不到。哼,左右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奴婢,威逼利诱什么的,她也是会的。长这么大她见过的奴才没有上百也有九十了,重利面前还真没有几个挺得住腰板的,于是她正了正身子,抬高自己的下巴,斜睨了席翠一眼,道,“怎么想要挟我啊?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你这样的就是想说也得有人听吧?就算是有人听那也得有人信不是?”她说这话的时候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过看你挨了打也挺可怜的,要不这样,只要你乖乖听话,管好自己的嘴,我倒可以许你一些好处。”

        “这就是曹小姐的所谓的威逼利诱吗?这手段是不是粗糙了些?许我一些好处?呵呵……曹小姐倒是说说你能许我什么?哦,不不不,应该先问问曹小姐你为何要给我好处?怎么,心虚了?怕了?别以为故意抬高了下巴就能掩饰你脸上的不自信。”席翠把玩着手里的帕子,慢慢抬起头,“虽然挨了打的我在曹小姐眼里挺可怜的,但是我这个可怜人还是要善意的提醒您一句,日后可千万别这么抬下巴了,很难看。一般情况下我呢,被狗咬了也决计不咬回去,连狗我都可以不计较,更何况是曹小姐您这样坦诚憨直的人呢?”

        “你太过分了!”她那坦诚憨直四个字让曹小姐再一次暴跳起来,这分明是暗指她不懂分寸,没有修养。曹小姐大叫一声喊着要外面守着的几个护院闻声进来,自从与劳家订了亲,她娘便给她安排了这么两个人,但凡她出府便跟着,如今刚好派上用场。“我今日便撕烂了你的嘴看你还怎么去编排我的是非!”

        包间的门吱扭一声打开了,曹小姐看都没看门口进来的人就指着席翠命令道,“给我撕烂了这贱婢的嘴!”(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