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意外收获

        知道王尚书这么多秘密,席翠真的觉得自己必须离开王家了。吴嬷嬷的死便是前车之鉴,虽然王尚书与王李氏行事作风大相径庭,可到底是母子,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谁知道事情一旦突变,他会不会与王李氏做出同样的选择呢?

        若是继续留在王家,难免接触到他更多的事情,一旦被王尚书察觉,一面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奴才,一面是自己还有几个与自己一同密谋的挚友的合家性命,孰轻孰重根本不用考虑。相反若她能离开王家,稍稍给自己弄出点小名气,王尚书就是真的察觉到什么也不能轻举妄动。

        这么做可不单单是为了她自己活命,更重要的是只有她活得好好的,才能更好的保护芸婷。她现在手里唯一的筹码就只有钱了,要保住芸婷在王家的地位多少钱都不够,只有在短时间内将钱变成其他更有分量的东西才可以。而这些只有离开王家她才能有堂堂正正的身份去放开手脚的做。

        辞别了南宫宇峰回到王家,席翠就找到瑞娘商议此事。虽然当初瑞娘换了身份进了王家名义上是席翠买来的,卖身契也还在她手里,可私底下席翠从来都是当瑞娘是朋友一般。私心里她是想要瑞娘跟着自己一起离开的,可这件事她还是宁愿同瑞娘商议,对瑞娘她不愿意勉强。

        可她还没跟瑞娘说到正题老太太就打木妈妈过来找她了,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叫席翠赶紧过去。

        席翠只能先跟着木妈妈前去宁居,一路上木妈妈说这事她不太清楚,只说今儿老太太照惯例将账房管事叫来核对府里这个月的各项支出,往常每个月都是这时候处理的。每次都是跟账房一核对,顺便整理一下下人们月银的放,管事大致说个数差不多也就过去了。老太太身子骨越来越不行了,这些事情也管不了那么细了。谁知道今儿管事不知道说了什么,老太太竟然好生了一顿脾气,还将府里的各处管事都叫过去问话,直到下午才放他们离开。这会子气消减了些这才有心情吃了点东西,吃到一半就喊着叫木妈妈过来找席翠过去。

        席翠心里暗笑,木妈妈您可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刚才身边有别的丫头在,您就是不清楚怎么回事,可走着走着就能把话说到这份上,这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吗?老太太想必已经看出了王家这些管事出了问题,甚至找到了席翠在里面起得作用。虽然有些迟了,可席翠还是挺佩服老太太的,都已经到这份上了还能吃得下东西。

        到了宁居,老太太居然还在吃东西,看看桌上的吃食,席翠对老太太更加欣赏了。自从生刘家那件事之后,老太太知道府里账上亏空太大,嘴上虽什么都没说可自己的衣食上着实节俭了不少,尽管她是吃素的可这素菜也每每只有两菜一汤。今日倒好,满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都荤素不忌了。

        席翠进来的时候老太太正在丫头的伺候下喝汤,听见动静,头也没抬,只是放下汤碗,看着一桌子的饭菜,道,“托你们主仆的福,老太太我今日也奢侈一回,好久没吃这些个好东西了,都快忘了搁在舌头上是什么味了……你说之前我做什么节衣缩食的营生啊?这些日子咱们府里的管事,老妈子穿的用的都比我这个做主子的强。说起来真是好笑,都不知道那些个奴才们暗地里是怎么嘲笑我这个愚钝的老婆子的!”说完她抬起头,浑浊的双眼望着席翠这边,“你既然有钱关照咱们府里的下人,何不顺带连我这个老婆子一起关照了?我王家后宅从此便是你姓席的说了算!”随着她的声音落地,身边伺候的丫鬟手里的筷子啪啦掉在地上,小丫鬟连忙跪在地上,全身哆嗦着磕头求饶。

        席翠笑着迈着小碎步走过来,弯腰捡起地上的筷子,拍了拍小丫鬟的肩膀安抚了她一下,站直了腰,将筷子放在老太太面前的桌子上,“老太太您这是做什么,这么大的气性对您的身体可不好。”说着看看木妈妈,“木妈妈,大夫给老太太开的药可还有吗?有的话便赶紧叫下人们给备上,万一有个急用的再熬可就来不及了!”

        木妈妈愣了老半天没敢动弹,虽然这段日子她帮着席翠做了许多事,可这并不表示她会当着老太太的面站在席翠这边,毕竟她想要在王家继续待下去,老太太才是正主。虽然老太太心狠手辣,可至少到现在老太太对她还算是不错的。

        席翠知道木妈妈为难,也没再看她,只是低头附在老太太耳边,“我要是你便叫他人都出去,有些事情并不是知道的人死了便能被永远掩埋的!”

        老太太捏着帕子擦嘴的手触电一般僵在嘴边,甚至她的耳朵都不自觉的抖了抖,嘴角开始不规则的抽动,好半天只是盯着席翠却说不出一个字来。最后她另一只手用力掐住了自己的大腿,这才让自己冷静下来,没再看席翠,只是对木妈妈和跪在地上的丫鬟说到,“你们都出去,我有话跟席翠说。”

        看着木妈妈带着那个丫鬟离开,老太太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的打鼓一般。席翠知道吴嬷嬷是自己动手害死的,并且知道她杀死吴嬷嬷的原因!她知道的仅仅是这些吗?吴嬷嬷会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了?她想干什么?替吴嬷嬷报仇,要她为一个奴婢殉葬吗?还是利用这件事威胁她?她会不会因此对王家不利?不不不,席芸婷还在王家,她不能伤害王家,那她要做什么?

        待门被关上,席翠随意的坐在老太太身边。看着一桌子的饭菜,笑道,“没看见饭菜的时候还不觉得,今儿我可是什么都还没吃呢,看着您点的这一桌子饭菜还真不错……”

        “哼!”老太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席翠,“你以为知道了那个秘密便可以要挟我,在我这里为所欲为了吗?席翠你别忘了如今你还只是我王家的一个奴才,吴嬷嬷是怎么死的,你不会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吧?”

        “您是打算用对付吴嬷嬷的手段来对付我吗?怎么你觉得生了吴嬷嬷那件事我还会让露居里面再出现一个青儿吗?倒是你的身边不知道会不会有我安排的青儿呢?”席翠随手拿起一双筷子动了动搁在面前的一盘菜,“我要是你日后吃什么东西一定要先用银针试试毒,毕竟你身边伺候的人一个个的没受过你什么恩惠,月钱拿的也不是特别丰厚,还眼见着你的狠厉手段,战战兢兢的伺候你这样一个人不知道会不会真的忠心耿耿呢?反正你那些个管事是不行的,我其实也看不上那样的人可他们都是你选的,我留着他们那时照顾您的面子。”

        “照顾我的面子!我看你是存心留着恶心我吧?”老太太握紧了手里的拐杖,恨不得对着席翠的头就砸过去。

        席翠放下筷子,用帕子擦擦手,站起来,依旧笑着看向老太太,“你出手救我家小姐的时候我有多么感激你知道吗?哪怕你救小姐根本是心不甘情不愿!可你不该动手杀了吴嬷嬷!吴嬷嬷的死除了让我不再为小姐的得救对你心存感激之外更增添了对你的猜忌,你能对吴嬷嬷下手便有可能对我下手,若我也死了,我们小姐又该如何?所以我必须在你之前动手,报仇或许我没本事但自保我还是能做到的!”

        “这么说你这么做全是为了自保!”老太太用怀疑的眼光审视席翠。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会生后来这么多事,我做的那些只是为了日后在王家行事更方便一些。但是现在我不准备继续这么做了,在你们王家耗费的心机到这种程度足够了,我要离开王家。”席翠一脸坦然,神态自若,仿佛在说什么很平常的事,“不光如此我还要让王尚书亲自逐我出府,并当众表示再也不许我席翠踏进你们王家半步!当然这些只能是外人看上去的样子,实际上我还会继续打理着我们小姐的嫁妆,还有夫人留下来的一切,而我的眼睛也会一直盯着王家,看护着我们小姐。”

        “既要护着她为何还要离开她?”

        “因为你们王家太危险了,不止我会离开,如果可以我还要带着我们小姐离开,现在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撇开与我家小姐的关系,若她依旧是我的主子那她的名字便要因为我一再的被人提及,到时候我想将她藏起来都不容易。你或许不知道王尚书在干什么吧?我知道,所以我必须在整件事被彻底揭开之前离开,还要带走我们小姐。”席翠索性全告诉老太太,跟她这样的人越是隐瞒,她越容易怀疑,反倒不如坦然相告来的效果要好。老太太一心一意为了王家,投鼠忌器,怕席翠将不该说的说出去,反倒不敢为难于她。

        “子桓在做什么你怎么会知道?”老太太嘴上虽然不信,可心里却早已开始打鼓。自从知道王尚书也知道那个秘密之后,老太太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她这个儿子整日把忠君报国挂在嘴上,知道这么大的秘密怎么可能忍气吞声?席翠看似什么都没说,可她却管不住自己要往那个方向去想。人家再怎么名不正言不顺也已经是皇帝了,劳家苦心经营这么久又岂是他没有一兵一卒的王家轻易能撼动的?以卵击石,这是以卵击石啊!

        “我怎么知道的就不太方便告诉你了吧。”席翠整整衣服准备走了,想了想又回头看了老太太一眼,“我要是你就赶紧给姑爷寻上一房姨娘,给王家留条后路。”否则你一心守护的王家可就真的到这里便断了……

        后路!听到这两个字,老太太的眼前忽然一亮,她一把拉住席翠,“你等等!”

        席翠不耐烦的回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离开王家我不阻拦,日后还会帮你照看席芸婷,甚至,甚至给少岩纳小我也愿意将姨娘的卖身契交给你保管,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老太太的眼珠子飞快的转动,像是快的思索又快的表达,生怕席翠会不答应,她甚至跪下来,“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不值得你原谅,可为了王家我还是要求你,如今也只有求你了。”

        这次换席翠居高临下的看着老太太了,她第一次看到老太太花白的头顶,髻大部分都已经是假了,真假之间黑白分明的在她的头顶盘旋,席翠忽然觉得心酸,她何以为王家做到这个份上,王家如何她又能得到什么呢?眼看着都已经是半截身子如土的人了……

        “你离开王家之后,请你去城西燕尾巷由东到西的第十三家院子里找一个叫哑婆子的老妇人,将她养着的一个男孩亲自抱养上。我希望你照顾那个孩子长大,教他读书识字,教他做人但是绝对不允许他做官!”老太太说到做官两个字的时候咬紧了牙,像是恨极了这两个字。

        孩子?怎么回事?席翠等着老太太继续说,可是老太太却跪在地上只顾着哀哭,半天不见解释这孩子的来历。无奈之下席翠只好四下寻找小遗的踪迹,虽然没找到小遗的影子,可耳边却传来小遗略带不满的抱怨声,“那孩子便是杨姨娘当年肚子里那个……这老太太虽然做了一些过分的事,可你这么对待她是不是有点……?”

        席翠腹诽,有点什么?她要是敢同情这位老太太那才是真的对自己残忍呢?这位老太太根本不能跟一般人相提并论,她心里只装得下一样东西那便是王家,任何对王家有威胁的人只要她动得了的,她下手从来不含糊。

        杨姨娘的孩子还活着!这个消息却是让席翠好好的震惊了一把。若是将这件事告诉瑞娘不知道她该多高兴啊!就冲这一点这个孩子她定是要抱在自己身边的,虽然对抱养王家的孩子她并不是十分情愿,可一想到瑞娘跟这个孩子的关系她就不能拒绝。“好,我答应你。”

        老太太没想到席翠回答的如此干脆,抬起头望向席翠,眼角的泪痕都没来得及拭去,“你,你都不问问这孩子的身份吗?”

        “能让你如此卑躬屈膝的托付的,只能是王家的孩子。我虽然不太喜欢你们王家,可孩子是无辜的,就冲着你们救过小姐的性命我也会好好抚养这个孩子。”我还会让他在自己亲娘的照看下好好长大,最好跟你们王家从此不再有任何瓜葛。

        老太太赶忙站起来,颤颤巍巍的从怀里取出一个荷包,交给席翠,“到时候你将这个荷包给那哑婆子,她自然会把孩子给你。”

        老太太看着席翠将荷包收好,松了一口气。她想过了,王尚书一旦决定了做什么事便没有人能改变,此番王家定会因此卷进一场浩劫之中,是死是活尚不可知。她不能让王家就此绝了后,杨姨娘这个孩子放在哑婆子那里虽然安全,可那是在她还活着的时候,一旦她死了,哑婆子断了银钱收入,这个孩子指不定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倒不如叫他跟着席翠,只要芸婷好好在王家待着,看少岩的面子席翠也会善待这个孩子,他日就算是王家真的遭了难,席翠与这孩子也相处了一些时日,感情总是有的,她也不会亏待了这孩子。原先想着等时机成熟了就告诉王尚书真相,叫他亲自找回孩子,现在看来这孩子还是不要进王家大门的好。

        席翠从宁居回露居的一路上,小遗一直在她的耳边叨念,无非就是看不惯席翠如此对待一个可怜的老太太。席翠想说那位老太太根本就是一条毒蛇,可她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说,一来说了小遗根本听不懂,二来路上总会遇到人,旁人又看不到小遗,见她这么自言自语的还不以为她疯了?

        于是席翠忍着到了露居,找到瑞娘。

        这次她改变主意了,她不打算让瑞娘自己选了,瑞娘必须跟着她出府,为了她也为了孩子。于是她告诉瑞娘自己有出府的打算,可具体怎么做还没想好。

        瑞娘听完之后没有说自己的想法,既不说跟她走也不说要留下来,等了许久之后,开口问道,“你想我跟你走吗?”

        席翠当然点头了。除此之外,还一脸神秘的凑到瑞娘耳边,“你猜老太太告诉我一件什么事?”

        瑞娘摇摇头。

        席翠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她附在瑞娘耳朵上,一字一句的说,“你的孩子没有死。”

        “你说什么?”瑞娘突然出手,一把将席翠推开,两只手死死的捏住席翠的肩膀,将她禁锢在自己面前,盯着席翠的脸,不错过丝毫细节,“你说的可是真的?”(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