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何容瑶的谋划

        琳琅阁将席翠选好的东西送入礼王府,礼王妃虽然收下了礼物,心里对席翠却没有半点改观。在她看来这礼原是该席翠亲自登门送来的,如今却打这么几个伙计送来,实在是失了礼数。

        伙计看礼王妃脸色不太好,也不敢多做逗留,赶紧回来禀报了白胖子。当晚,白胖子便将消息递给了席翠。

        当时席翠正跟大家一起吃晚饭,瑞娘也在。

        待传信的人走后,瑞娘搁下碗筷,问道,“这礼原本就该你今日亲自登门送去的,怎好叫几个伙计送去?难怪礼王妃心里会不高兴。”

        席翠笑道,“你说的我自然也想到了,可是当时时间有些晚了,登门不太合适。东西我是想过明日再亲自带着送去,可是难保那何容瑶又出什么幺蛾子。我先把东西送去,就是她何容瑶明日早早送去别的礼物,礼王妃两相比较,该拿哪一个送给朝阳公主相信礼王妃她老人家自然会衡量。否则我若明日晚上一步,叫那何容瑶已经说动王妃接受她的东西了,再见到我的,虽明知我的更好却也只能为难了。”她这么说着,心里却是知道的很清楚,何容瑶定然会这么做,因为小遗早就将她的心思告诉了席翠。她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暮月归距离礼王府不太近,她的身份要拜访王妃势必要在礼数上尽量周全,今日那样的状态下太过匆忙,不合适。明日一大早抢在何容瑶前面去更加不合适,显得太急躁不好。如今看来最好的办法只能是先将东西送去,王妃或许会在礼数上对自己有所不满,但至少东西是入了她的眼了,选择权虽然在王妃手里,可至少她席翠能抢个先机。至于礼数上的缺失,明日再登门解释便好。

        瑞娘不知她有小遗帮忙,只觉得她是不是想太多了。今日听完迎香丽香的描述她虽然对这个何容瑶有几分怀疑却也看不出来她堂堂一个侯府小姐如此费尽心机要嫁入南宫家做小的目的何在。再说了,一个养在深闺的侯府小姐,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心思?她遇到的那些小姐左右不过王家姐们二人,都没有那样的城府。就一个玲珑算得上是有几分心机的却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大家小姐。在她看来一个从小到大便被人宠着顺着的侯府小姐是没有那么多心眼的,就是她自己在经历家破人亡之前也只是个比较聪明的天真姑娘而已。

        吃完晚饭两人又讨论了一些生意上的事,便各自休息了。

        再说何容瑶这边,经历了一整晚的辗转难眠,天蒙蒙亮的时候何容瑶便从床上爬起来,匆忙命人给自己梳妆打扮一番,早膳之前便出了门。

        礼王妃这边刚刚跟礼王爷一起用过早膳还没收拾妥当,就听到门外管家来报说何小姐到访。

        礼王爷知道这位何小姐便是王妃给宇峰找好的平妻人选,只是抬眼看了看王妃便出去了。

        何容瑶进来的时候几个丫头正在收拾餐桌,礼王妃坐在堂上的软椅上饮茶。见到礼王妃,何容瑶马上一脸委屈的扑过来,“王妃……你可要好好的奖赏容瑶啊!容瑶为了帮王妃预备给朝阳公主的礼物昨日可是跑遍了整个京城的大街小巷呢,而且还……总之,王妃您可一定要记得容瑶的好,否则容瑶受的那些委屈可真的就太不值了……”

        她一边轻声细语一边拉着礼王妃的衣袖,身子轻摇,头上的步摇叮当作响,很是悦耳。加上原本就清脆婉转的嗓音,配上花一样娇艳的小脸,纵是礼王妃是个女人也心里难免感慨,顿生爱怜。

        “好了好了,别这么站着,坐下好好说说,谁给你受委屈了?回头我替你出气!”礼王妃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拉起她的手,引着她坐在自己手边的椅子上。

        何容瑶却笑着摇摇头,“只要王妃记得容瑶的好就成,至于旁人说什么容瑶不在乎。这些小事容瑶还是不劳王妃费心了。不如王妃先看看容瑶给您预备的礼物吧,有好几件呢,您过过眼,看不上我再去找。”说完拍拍手,跟在她身后的几个人抬了几口箱子进来,放下之后便退了出去。

        管家在门口看到这会便转身离开了,到了王爷书房回禀了自己看到和听到的,却听到礼王爷冷冷的笑了一声,道,“没想到这个何容瑶还有几分心思!”

        “王爷,老奴看王妃似乎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女人,王爷难道就真的坐视不理,眼看着这个女人进王府吗?”管家听王爷这么一说,想到之前调查过这个何容瑶的底细,王爷知道后却不让他将这些告诉王妃,任由王妃被这么个表里不一的丫头哄骗,他觉得自己快要摸不清自家主子的心思了。

        “这个女人我另有用处,现在且由着她闹腾。王妃那边你放心,她现在是着急给宇峰找个身份上高一些的女人所以才有些疏漏了,过些时候她冷静下来,自然不会被一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我只所以迟迟不出手,就是要看看席翠的手段。这个丫头被宇峰说的那么了不得,你们调查回来的消息也说这个丫头很聪明,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适合礼王世子妃这个位子。”礼王爷捧着茶杯站起来,走到窗口,看着外面的阳光,轻声道,“差不多是时候退下来了,有些东西该给这些孩子了……”

        管家没说话,安静的退了出去。

        再说礼王妃这边,何容瑶叫自己的丫鬟将箱子打开,里面大大小小五六个锦盒。都打开之后将锦盒捧到礼王妃面前来,一个一个的叫王妃过目。

        这些东西确实都是好东西,鲜红的玛瑙串子,色泽质地都是上选;粉色珍珠眉心坠,一看就只价值不菲……这些东西一样一样摆在王妃面前,弄得王妃眼睛都有些凌乱了。看何容瑶的样子,又着实不忍心拒绝,只能耐着性子一个个品评。

        “王妃,这些你觉得如何?”何容瑶一脸的期待。

        王妃点点头,笑道,“不错,都不错,你买这么多该费了不少心思吧?当真是辛苦了!”

        “只要王妃喜欢,辛苦不辛苦的都无所谓。”她顿了顿接着说,“王妃您是不知道,昨日我在琳琅阁还遇见了席翠。起先我并不知道是她,可是见那掌柜的对一位小姐打扮的姑娘说要带她去自己的休息间便开口阻止了,拉着席翠进了我与几个姐妹预定好的包间里……”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席翠跟着掌柜的进人家休息间?那掌柜的是什么人?”礼王妃迅打断何容瑶的话,何容瑶心里一喜,果然礼王妃还是听到重点了。

        可是她还是端得住善良的姿态,有些不在意的说道,“那琳琅阁的掌柜还能是什么人?左右不过是个普通商人而已。我想席翠大概也是去置办朝阳公主的礼物的吧,只是包间没了,然后她又与掌柜相熟便随便找一件房看东西……”

        “不是,我当然知道他是个商人!我想知道那掌柜的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席翠怎么会跟那样的人相熟?有多熟?”王妃再次打断。

        何容瑶内心几乎是狂喜的,可脸上还是一脸的担忧,赶紧解释道,“王妃,你可别误会什么啊!那掌柜的虽然是个男人却是个年龄很大的中年男人,依我看席翠与他并没有多么相熟,王妃您可千万别多想啊……”

        礼王妃迅抓住了她话里面的破绽,怒道,“什么叫不熟?不熟能跟人家进休息室?还是个男人!年龄很大恐怕是你帮她编的说辞吧?一个中年男人年龄能大到哪里去?你就是太善良了,太天真,根本不知道人心难测!这个席翠,究竟是想干什么?”王妃手里的茶杯几乎被重重的砸在茶几上,出杯盖碰触杯身的清脆响声,有些刺耳。

        何容瑶不再继续说了,而是悄悄将王妃手边的茶杯收了,放在伺候的丫鬟端的托盘里,然后用自己的帕子给王妃小心的擦拭茶水。王妃心一软,怒气被强行压下去,转眼看着何容瑶,“你是个好姑娘,若是早两年认识你该多好?可惜啊……”

        “什么早两年晚两年的,容瑶今生能认识王妃已经是老天爷莫大的恩赐了,容瑶不求别的只求能在王妃跟前好好的伺候您,陪着您……容瑶从小便没有了亲娘,自从见到王妃不知为何就莫名其妙的有种想要亲近您的感觉,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日后,只要王妃不嫌弃,容瑶定要如女儿一样好好伺候您!别的,容瑶什么都不求了!真的!”她这话说的很是诚恳,几乎连眼泪都出来了,礼王妃怎会怀疑?

        “好孩子!我也想留你在身边啊,只是这样会不会太委屈你了?”礼王妃决定跟何容瑶实话实说,这段时间她虽然有将她收为宇峰平妻的打算却一直没有明确提及。今日倒是个好机会。“我不能让你这么不明不白的陪在我身边,不如这样,我有两个选择,你可以自己斟酌。其一,你我认作母女,日后你经常出入礼王府也不怕别人说三道四了,时间久了与你的名声不太好。其二,你嫁与宇峰,我们做婆媳,如此也不用担心别人的闲言碎语。只是这第二个你要好好思量,毕竟宇峰跟那席翠是赐了婚的,你进门最多我只能给你个平妻的位份。你到底是侯府的嫡小姐,如此着实有些委屈你了……”

        何容瑶心道,兜了这么大的圈子你终于说出来了吗?然后一脸若有所思的安静了片刻,便问道,“你我认作母女,我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吧?”

        王妃笑着拍拍她的手背,“傻孩子,这是自然,你如今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了,既然我们认作母女我自然会帮忙给你找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可怜你这么大了也没人帮你操这份心,不过你放心,日后有我在断不会让你耽搁了。”王妃以为她选择了与自己做母女,心里虽然有些失望,可是她到底还是从心里喜欢这个丫头的。

        “我嫁了旁人来找您是不是更加不方便了?我才刚刚与您相识没几日,您就忍心将我打到别处吗?”何容瑶的眼眶一红,豆大的眼泪就滚了下来,“我不要!我要陪在你身边!”她说着一把将礼王妃抱住,一边哭泣一边道,“我自小没了母亲这才感觉到几分有娘的感觉,我不要跟您分开!平妻便平妻吧,我不在乎什么名分,我只要留在这南宫家,陪在您身边!”

        她这么一说,礼王妃顿时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双手也激动的颤抖起来,她只有南宫宇峰一个儿子,没有女儿,总听别人说女儿比儿子贴心,却不知如何贴心,今日被这何容瑶这么一闹,才总算是体会了一把。高兴的抱着何容瑶,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轻声缓语道,“好孩子,我只是怕委屈了你啊!”

        何容瑶放开礼王妃,跪在她身前,王妃要扶她却被她断然拒绝。只见何容瑶一脸坚定的跪在那里,郑重其事的给礼王妃磕了一个头之后,缓缓起身,一字一句说道,“我自知嫁人对一个女人而言意味着什么,能嫁入一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做正妻是每个女孩子的梦想,我自然也不例外。可是王妃如何能保证我嫁作他人定能过的比在南宫家做小要好?万一我那相公人品不好怎么办?我没有帮衬自己的公公婆婆怎么办?当初我娘嫁给我父亲过的什么样的日子我虽不曾亲见却也挺奶娘说过一些,我不想继续母亲的悲剧,更不想我的孩子走我走过的路。所以,相比之下我更愿意留在南宫家,至少我有王妃可以依靠不是吗?还望,王妃不要嫌弃我才是!”说着又要磕头,王妃赶紧拉住。

        “好孩子,我竟没有你想的周全!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这南宫家定然没有一人敢欺辱与你!虽然给不了你正妻的位子,我这个做娘的自会从别处给你好好补偿!”礼王妃说着将她拉起来,用帕子拭去她眼角的泪水,“真是个水做的姑娘,说哭就哭了……”

        何容瑶破涕为笑,扶着王妃坐下,两人继续说着闲话。

        话题再次回到给朝阳公主的礼物上面,之前看这些东西的时候,礼王妃的脑子里始终想着席翠送来的那副猫眼石黄金头面,觉得这些都不如那件。可如今再看来,这些东西却比那猫眼石黄金头面还要珍贵许多了……

        但是何容瑶拿来的到底是有些太多了,王妃选来选去都始终没拿定主意。

        思量再三之后,王妃的手终于落在了那副红玛瑙串子上面。

        何容瑶见王妃似乎看上了这个在一旁便笑道,“王妃可是看上这串红玛瑙了?那店家说是从西南边陲的一个小国家寻到的,这些玛瑙可都是精挑细选的呢……我原本是打算将此物送给王妃你呢,没想过将这件给朝阳公主。”

        “知道你孝顺!可是如今咱们还是先紧着朝阳公主那边,日子眼看着没几天了,再去选别的没时间也没那么多精力了。”礼王妃笑意款款拿起那串玛瑙,摩挲着上面的每一颗鲜红的珠子,“就选它吧,我看挺好的。比昨日席翠送来的那副猫眼石头面还要好!”

        听她提及那副猫眼石头面,何容瑶面色一动,目光开始闪烁,那副猫眼石头面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原以为席翠就是说说,没想到真的给王妃送来了。

        哼,送来了又如何?礼王妃宁愿选择自己的玛瑙串子也不要她的猫眼石头面,如今看来她们俩人在王妃心中的地位根本就不用比,高低自现。想起昨日在琳琅阁被席翠灌了一肚子气,此时方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可是王妃紧接着的话却让她惊慌了,只听王妃说道,“不过那东西也确实不便宜,我既然不用便让席翠给琳琅阁还回去,省得日后说起来我还要记她这份人情。而且说不定买这些东西的钱都是宇峰给的……”

        “什么?您要还给席翠?”一听到王妃要将东西还给席翠,何容瑶哪里还顾得上听王妃的解释,情急之下,失声打断王妃的话。但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迅掩饰内心的震惊,压低声音道,“我的意思是,既然席翠姑娘有这份孝心您就收下便是,相信宇峰知道您愿意接受席翠送来的礼物也会很高兴的,否则宇峰也不会在百忙之中还要抽时间去席翠那里,专门拜托她帮您预备这些礼物了……”她当然不能让这些东西再回到席翠的手里。只要这些宝贝都在王妃手里那么日后她嫁入南宫家这些迟早也有她的份,相信她与王妃的关系将这些东西哄骗到自己手里也不是难事。可是一旦王妃将它们还给席翠那可就都是席翠的了,到时候她想要染指那就不方便了……

        王妃听何容瑶说是宇峰吩咐席翠帮自己选礼物的,心里顿时一喜,看着何容瑶的眼神更加亲切了,“你说的可是真的?宇峰真的去找席翠让她帮我挑选东西了?”看来儿子还是心里挂记着自己这个母亲的,天下做母亲的但凡听说自己儿子关心自己那内心都是喜悦的,王妃自然也不例外。(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