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公主府见闻

        就在俩人说话的功夫,礼王府的另一辆车渐渐靠近,远远的车夫就看见南宫宇峰的车驾,一边扬鞭驱马一边对着里面禀报,“王妃,世子爷的车驾就在前面了,看样子等了咱一会了。”

        礼王妃掀起轿帘,看了看,见席翠的两个丫鬟都在轿子外面守着,不见席翠跟宇峰的身影便猜到俩人可能都在轿子里,便没好气的放下轿帘,随意应了车夫一声。

        迎香丽香一看到王妃的车驾靠近,赶紧敲敲轿门,轻声告诉里面俩人。南宫宇峰探出头来,看了看,然后纵身跳下车驾,席翠随后出来,将手搭在宇峰的手上,被小心翼翼的扶下来。

        王妃的马车停下来的时候,宇峰跟席翠已经都站好在等着了。

        宇峰上前一步掀开王妃的轿帘,想扶王妃落轿,可刚一伸手就现一双精致小巧的白皙玉手搭在了自己手心,这不是王妃!南宫宇峰本能的提高警惕,一把拉住那只手,用力一拉将一抹桃红色的倩影丢出了五步之外。

        只听得一声尖叫,席翠定睛一看,何容瑶已经倒在自己脚边了。崭新的桃红色罗裙沾满了灰尘,惨白的小脸挂着两行清泪,葱白的小手带着血丝,该是被擦伤了……

        礼王妃半截身子探出轿门,满脸的惊慌,指着南宫宇峰半天说不出话来。

        席翠赶紧叫迎香丽香将何容瑶扶起来,这才现她裙裾已经撕破了好几个洞,白色的里衣漏了出来,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对着她指指点点。何容瑶哪里受过这般羞辱,抱着身子哭成了泪人。

        可席翠出门也没带多余的衣服,一时间也没法给她换上,只能叫迎香丽香赶紧将人扶着送到轿子里。

        王妃此刻也已经下轿了,甩开南宫宇峰的搀扶走过来,扫了席翠一眼,冷哼一声,上了这边的轿子看何容瑶的伤势去了。

        席翠瞪了南宫宇峰一眼,“你怎么也不看着点?人家一个大小姐让你扔出了这么远,伤着了怎么办?”

        南宫宇峰半天没应声,过了好一会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这人是谁?”

        敢情南宫宇峰还没见过何容瑶本人啊?那为何上次在琳琅阁何容瑶还故意称呼他宇峰?这姑娘的嘴里到底还有没有真话了?

        “你真的不认识?”席翠问。

        南宫宇峰摇摇头,“没见过!母妃提前也没告诉我她轿子里有别人啊!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情急之下就出手了……这,好像不能怪我吧?”

        席翠心道,不怪你,当然不怪你!我是这么想的,就是不知道王妃是如何想的。

        见王妃一直待在轿子里不出来,宇峰有些着急了,敲了敲轿门,“母妃,那位小姐受伤严重不?若是严重就叫迎香丽香带她先回府看伤,公主府那边我去解释。时候不早了,咱们不能再耽搁了,若是皇上都去了我们才去,叫人说我们礼王府端架子!”

        听他这么一说,里面的哭声更大了,可传出来何容瑶的话却是极为通情达理,只听何容瑶道,“王妃,世子爷说的对,要不我还是不去了,这幅样子你叫我……此事却也不能怪世子,是我唐突了,应该先表明自己的身份才是。王妃,我只是轻伤,没什么大碍,礼王府的名声要紧……再说了,我方才见席翠妹妹也在,有她陪着你也是一样……”

        “席翠妹妹?”南宫宇峰回头望了一眼席翠,“你何时多了一个姐姐?”要说南宫宇峰完全不认识何容瑶,席翠相信,可是要说他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人,席翠此刻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先不说他话里话外的挤兑她,单就一开始估计他就是知道何容瑶在里面的。否则以他的身手,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大小姐只需一招便能要了她半条命,可刚才呢?何容瑶只是当众出了不小的丑,身上并没有受多大的伤,想来他是留了心的。再者,若他真的怀疑王妃有危险,何容瑶是个威胁怎会将她一把摔在自己面前?万一何容瑶会武功,没受伤那他岂不是将席翠置于危险之中?南宫宇峰虽然平日里表现的性子急躁易冲动,可是却还没到这般兆前不顾后的地步。

        所以席翠觉得南宫宇峰根本就是故意的,他就是不想王妃带着何容瑶与自己一起去公主府。

        想通了这一点,席翠看着南宫宇峰的眼神更加的亲切了,不错啊这家伙今日的表现简直乎想象的让她满意呢。既让王妃摆脱了何容瑶的纠缠,又不需席翠自己动手,王妃就算是再怎么生自己儿子的气也是隔不了夜的,可同样的事要是放在席翠身上结果那就不一样了。

        里面的何容瑶听南宫宇峰这么挤兑自己,一时没了主意,只是抱着王妃失声痛哭。

        王妃是又急又气,又心疼何容瑶,可总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教训南宫宇峰吧,只好安慰了何容瑶几句,又留下自己的贴身丫鬟照顾她,陪她去看大夫。这才跟着南宫宇峰,领着席翠上了另一辆马车。

        既然人家不要迎香丽香跟着,席翠也不好强求,只能面上再推脱一下,最后还是带着迎香丽香走了。

        往公主府的这段路程也就半柱香时间,可王妃愣是阴沉了半柱香的脸,一句话都没跟宇峰说,更别提席翠了。

        可是席翠却现,小遗似乎对王妃特别的照顾,一路上就坐在王妃的脚边,仰头望着王妃,满眼的关切。

        这个熊孩子,跟了她这么久都从来没舍得给她一个这样的眼神呢?如何救对王妃与众不同?

        到了公主府,南宫宇峰先下了车,然后扶着王妃下来,接着便是席翠。

        一下轿,身边有外人的时候,王妃的脸色马上变了。带着端庄的笑容领着宇峰跟席翠进了门,见着相识的便大方的打招呼。还亲切的拉着宇峰跟几位相熟的夫人认识,对待席翠的态度也是和蔼可亲,俨然一副婆媳融洽的场景。

        进了府南宫宇峰就带着段三去了前厅,男客一般都在那里。而王妃则带着席翠并迎香丽香去了后院,女客多在后院。

        女人多的地方本就是非多,席翠知道一旦进去了,那可真就是每说一句话都要再三思量,哪怕是一个笑,一个招手都要小心。后宅的女人们成天闲着没事就光顾着研究别人的言行举止了,谁知道你无心的一个小动作能招来多少是非呢?

        好在她身边有小遗在。

        席翠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加为小遗的存在感到欣慰了。

        可小遗的目光却一直落在王妃的身上,似乎王妃才是他的主子似的。虽然这一点并不惹席翠反感,可是席翠还是要提醒一下小遗。于是上前几步挡在小遗与王妃之间,盯着小遗的眼睛,心道,今日正是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可不要给我在这个时候分神啊。

        小遗看了席翠一眼,不屑的回答,“你放心,我知道自己该干嘛。”

        席翠还想说什么,小遗已经消失了。

        无奈之下,席翠只好小心跟着王妃,一路走一路跟人笑着打招呼。

        正走着忽然听到一声独特的妇人的笑声,席翠循声望去,只见一身着绛红色锦衣,装扮的甚是华贵的妇人一边笑着一边朝这边走来。妇人大概是太高兴了,笑着身子跟着抖着,幅度有些大,头上金灿灿的饰物跟着一闪一闪的,分外引人注意。

        “礼王妃怎么才来啊!咱们公主刚才还在念叨您呢!公主是担心您不来呀,我就说您一定会来的吧!”妇人上前一把拉住礼王妃的手,直接就给里面领,“王妃您赶紧跟着奴家进来吧,咱们公主见到您一定高兴的紧。”

        王妃嘴角扯了扯,勉强回了一个笑脸,轻轻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脚下的步子也放慢了许多,“劳烦王妈妈亲自来接本王妃实在是不该,怎么,公主病了吗?否则为何我进来这么久了都不见公主出来招呼客人?”

        见王妃停下了脚步,那位妇人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但依旧陪着笑,压低声音附在王妃耳边道,“王妃莫怪,咱们公主这会子实在是有些事脱不开身,否则定然要亲自接您的。公主就是怕你误会这才叫奴家过来说是一见着您就赶紧将您带进去……”

        席翠一直跟在王妃身后虽然没怎么说话,可是她的存在确实让人无法忽略。这位王妈妈自然也看见了席翠,眼神越过王妃对席翠笑笑,“这位想必就是席翠姑娘吧?果然是个标志的美人!他日王妃您真该亲自领着让咱们公主好好见见,可是今日实在是不方便,姑娘要不劳您在这儿等等,公主跟王妃有些体己话要说,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大概半个时辰您还到这儿来接人如何?”

        席翠看看王妃,此人她不认识,王妃却看上去很熟,看她的年纪不像是跟着朝阳公主的下人,莫不是永安公主的人?若真是这个永安公主,席翠还真是有些不放心。可人家话说的这么软,堂堂一个公主如此屈尊降贵跟自己说话,若不答应就显得自己有些不识抬举了。王妃对席翠点点头,“你自己先随处走走,我去跟公主说说话。”

        席翠点头应是,转身离开的时候给迎香使了个眼色,那王妈妈只当迎香是王妃的丫鬟,也没在意就让迎香跟着进去了。

        席翠离开的时候,想起了小遗,她刚才还指着这个小子告诉自己那个王妈妈的身份呢,谁知这小子竟然一句话都没说,还是自己动脑子猜出来的。于是席翠将丽香留在原地等自己,然后拐了弯找到个没人的角落,小遗从刚才就一直隐身着,她不知道他在哪里,只能闭着眼睛轻声喊,“小遗,你个臭小子,给我出来!”

        “我知道你怪我刚才不说话,可是我不能将那婆子的想法告诉你,因为我说了你就不会叫王妃去了,到时候更麻烦。好在你将迎香留给了王妃,那她便出不了什么大事。这次是她必须经历的灾劫,也是你的机会,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席翠睁开眼睛的时候小遗就站在自己面前,看样子他也很担心王妃,却非要装出一副成熟的模样。

        席翠没理他,叫丽香过来,主仆二人刚好在这个安静的角落歇歇脚。

        可人这么多的时候,哪里能有一个地方会一直安静呢?

        很快这里便又来了另外几人。

        其中有一个席翠还见过。此人正是那日与何容瑶一起在琳琅阁为公主挑选礼物时与席翠见过的,只是一直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显然那位小姐也认出了席翠,只见她领着其余两位小姐在距离席翠不远的地方坐下,然后只身过来席翠这边。

        “席翠姑娘,一个人来的吗?”她嘴上问好,脸上笑着,心里却在估算着席翠怎样的回答她该给予怎样的反应。反正没安好心。

        席翠笑了笑,答道,“我是跟着礼王妃一起来的,刚才王妃被公主叫去说话了,让我在此处等她。”她停了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真是失礼,与小姐第二次见面了却对小姐的身份尚不知晓,不知……”

        一听席翠是跟着礼王妃一起来的,那小姐的脸色马上变了,她四下寻了寻,问道,“怎么没见到何小姐?她不是也跟着礼王妃一起来了么?”像是想起了什么,那小姐赶紧陪了个笑脸,解释道,“我也是有日与何小姐闲聊的时候听何小姐似乎说过今日要跟礼王妃一起过来,或许是我听错了!刚才姑娘问什么?哦,我,我叫李玉锦,家父兵部侍郎李闻。”

        “李小姐有礼……”席翠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行了个礼便准备离开,却被这位李小姐拦住。

        “姑娘不是要在这里等王妃么?怎么这就要走了?”那李小姐不紧不慢的跟在席翠身后,说话的声音也不高不低,正好与她一起过来的几位小姐都听得见。

        席翠的名字对于每一个京城大家小姐都是不陌生的,如今听到李小姐叫眼前这位姑娘席翠,大家岂有不过来凑热闹的道理?于是纷纷起身凑了过来,都围着席翠,像是看什么新奇的动物。

        丽香自然不能让席翠受这样的委屈,站在席翠身前,挡住这些人的视线。那位李小姐像是觉事情有些过了,席翠的手段她是见识过的,真要因此将席翠给得罪狠了,对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好处。说白了,她看不惯席翠无非是为那何容瑶不平,可说起来自己与何容瑶的关系也并没有要好到值得自己为她牺牲太多的程度。

        于是赶紧出来打圆场,将几位小姐拉开,给席翠陪着笑脸,“席翠姑娘莫怪,大家也就是好奇而已。”

        席翠知她心里是怕了,毕竟席翠如今的身份不一样了,她的身后还担着礼王府呢,可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跟这些人闹,只怕最后收场会更难看,于是席翠笑道,“我知道,想我席翠在京城的地界上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了,劳动各位惦记席翠很是感激,不过……”

        “不过今日是朝阳公主的订婚礼,怎能叫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席翠身上,抢了准新娘的风头?要知道那位可是当今的朝阳公主呢!”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替席翠说话。

        席翠回身一看,只见王少梅领着玲珑还带着几个王家的丫鬟就站在自己身后。席翠笑着迎过去,与王少梅打过招呼,又四下找了找,“如何不见芸婷?朝阳公主不是说今日她也给芸婷下了帖子吗?”

        王少梅笑着拍拍她的肩膀,“你真当朝阳公主心眼那么坏啊?芸婷什么样子她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时候将芸婷找来不是故意让芸婷难堪吗?”说着拉着席翠去一边坐下,“朝阳公主去你暮月归的事我听说了,这事你就忍忍,别跟她计较。她其实也是个可怜人,当初对南宫宇峰……如今她不得不忍痛他嫁,而你却……她心里有气找你撒撒,这事过去也就过去了……你就当可怜她,好不好?”

        席翠头一次听王少梅说出如此善解人意的话来,不由一脸吃惊的看着王少梅。

        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王少梅推了推席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花儿啊?”

        席翠笑了笑,将目光转向别处,玲珑就坐在她们身边,一句话都没说。王少梅刚才跟席翠说的话,她全都听见了,可脸色变都没变。

        看出了席翠的怀疑,王少梅笑道,“玲珑也变了不少,自从进了王家门,她本本分分的照看芸婷,管理家事业称得上兢兢业业。如今我哥哥待她的态度也好了许多,芸婷也开始喜欢她了。哥哥再坏的人总要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何况玲珑其实也算不得有多坏。我想着带她来见见你,跟你也说一声,差不多了你便把她的卖身契还给她吧。”

        玲珑也很配合王少梅的话,在她求情的同时目光看向席翠。席翠对她笑了笑,单是这张脸,她还真的看不出任何破绽。

        可惜她们谁也不知道席翠身边一直有小遗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小遗告诉席翠,玲珑根本都是在装,她在赌,赌王家人会不会真的将她的命运交给席翠这样一个外人。她哄住了王家兄妹,也哄住了芸婷,现在她如此委曲求全图的除了王家人的信任之外还有另一半管事权,而卖身契在她眼里席翠始终都是代为保管,迟早要交给王家人,一旦东西真的到了王家人手里,她就有机会翻身。(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