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5体育在线投注_365bet体育在线开户_bet365备用网址欢迎你

> 陪嫁丫鬟的逆袭 > 第一百零二章 夫妻之间应该是互相需要

第一百零二章 夫妻之间应该是互相需要

        在席翠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前,玲珑真的以为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以为只要还留在王家,迟早王少岩这股子气能过去,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她只要能想办法再哄得他欢心,或许还有机会怀上一个孩子……皇太后不会知道这件事,就算知道了也未必会在乎,只要她怀上王家的孩子,平妻什么的,她还是有机会的。可是席翠说了什么?再也没有机会怀上任何人的孩子了?茶……她在茶水了放了什么?

        玲珑一把拉住席翠的衣角,刚要开口质问,就被南宫宇峰一把拉开,“你想做什么?”

        席翠依附在南宫宇峰怀中,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道,“惠香,把刚才的茶水都换了吧,送一壶新的过来,刚才的茶味道不太好。”

        惠香应了一声,将茶壶,茶杯全都收走了。

        什么味道不太好,席翠分明一口未喝!玲珑不敢相信的看着席翠,她从前做事虽然手段也很强硬却还不至于如此狠绝,这次怎么能……?

        可惜没等她想明白,南宫宇峰已经叫人将她拖了下去。

        新茶端上来,芸婷这才坐下来,看着席翠跟宇峰,却迟迟不肯开口说话。

        南宫宇峰被盯得实在受不了了,终于问她,“嫂子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

        芸婷白了他一眼,转向王少岩,“相公,这个人就是要做席翠相公的人吗?我不喜欢他,你做席翠的相公好不好?这样我就不用跟席翠分开了!”

        她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话音未落,南宫宇峰刚端起的茶杯就掉在了地上,出清脆的响声。今天可是第二次见到茶杯落地了,芸婷生气的指着南宫宇峰,“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人家玲珑是女孩子怕烫,所以才将茶杯掉在地上,你一个男人也怕烫吗?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套茶具呢,今日若不是席翠过来我都舍不得拿出来用!”

        南宫宇峰红着脸看看王少岩,却见王少岩只是低头偷笑,并没有出面解围的意思。

        最后还是席翠取出帕子递给他擦了擦身上的茶水,安慰芸婷道,“没关系,叫他记下这套茶具的样式,日后给你配一套一样的来,可好?”

        芸婷这才松了一口,可看南宫宇峰还是没好脸色,对着席翠噘着嘴,“席翠你为何就不能跟玲珑一样也做相公的女人?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不好吗?”

        席翠笑道,“可是我已经答应了他了,若是反悔岂不是说话不算数了?你不是最讨厌人家说话不算数吗?难道你要我变成你讨厌的人吗?”

        “我怎么会讨厌席翠呢?我最喜欢席翠了!”芸婷赶紧解释,可是很快又低下头,有气无力的说服自己道,“说话不算数确实不对,我也不喜欢。我不喜欢的事席翠你也一定不喜欢,好吧,那你就跟这个人成亲好了。但是你一定要来看我啊!”

        席翠笑着点点头。

        几个人又说了半天话,用过午膳,席翠哄得芸婷午休了这才跟南宫宇峰一起离开。

        回去的马车上,南宫宇峰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开口问道,“今日的事是你早就安排好的吗?”

        “也不算早就安排好的,昨晚惠香来找我说了一些关于玲珑的情况,我就决定今日过来王家看看。可是我现在的身份进出王家一定会引人注意,所以我不可能先过来调查一番再来揭穿她,我没那么多机会。所以我便赌了一把,自己从正门进去明修栈道,让菱香丽香分头去将王少岩跟刘晨找来,至于王少梅那不是我安排的,我只是跟赵子说了一声过来干什么,他就帮我将人叫来了。没想到玲珑还真的有恃无恐,什么都敢说……”席翠解释的很坦荡,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可是你怎么就跟来了?我记得没叫你啊!”

        南宫宇峰看她的样子煞是可爱,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还好意思说,到王家做这样的大事也不跟我商量一下,你忘了王尚书当初将你赶出王家的时候说了什么了?叫你再也不要踏进王家的大门!我能放心你一个人过来吗?万一碰到王尚书怎么办?”

        “今日不是碰到了吗?也没怎样啊!”席翠不以为然。

        南宫宇峰一个爆栗打在头上,“那是人家王尚书看着我的面子,不然就你早被丢出来了!你没见王尚书最后看你那个眼神吗?还没怎样!”

        “哎呀,好了好了,多谢你行了吧?你怎么最近爱动手动脚了?跟谁学的?”席翠摸着头嘀咕道。

        南宫宇峰笑着看着她,“老实说,你今日那番话表面上护着刘晨的面子,实际上是为了帮我吧?这刘晨可是我手底下最得力的人了,就连皇帝都想把他从我这里挖走呢,试探了好几次了我硬是没答应。皇帝私底下也找过他几次,可这小子是个老实人,我没点头愣是没答应,禁卫军领都没动心。有了这次我看他这下子定然会铁了心的跟着我了。”

        “不,我要帮你留住的是他的心,不是他的人。”席翠收起刚才的随意,换上一脸的严肃,说道,“你的手里虽然有兵权,可是在皇帝身边没个能帮你说话的人,这对你没好处。皇帝既然看上了刘晨,你就让他去,禁卫军领这个位子就挺好,官职虽然不高,可是见皇帝方便,说一些话皇帝也能听见。你看刘晨老实,皇帝看他也是一样,只有这样的人说的话皇帝才愿意相信。只要能保证他不会背叛你,何不给他这个机会高升呢?于己于人都有利的事情做一做又何妨?”

        南宫宇峰听席翠说完,忍不住莞尔,“亏得你不是个男人,你要是个男人,那简直太可怕了,怎么什么人都能让你算计到。难怪父王明知你身份低微,却依然对你嫁给我很是期待,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哦!”

        “你父王?他很想我做他的儿媳妇吗?”席翠有些惊奇了。她一直以为礼王应该跟王妃一样嫌弃自己的出身的,今日听南宫宇峰这么说倒是让她颇感意外。

        南宫宇峰点点头,“嗯,父王说目前看来你是最适合我的女人,或许我就是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人。一开始我对于你算计别人很是不喜,我一直希望你全心全意依靠我,凡事交给我帮你解决,而你只需要躲在我的身后安安静静的做个简单的女人就好。可是与你一起经历过这许多事情之后,我现你不可能按照我想象中的样子去活,在你的身边虽然没有战场上的刀光剑影,血流成河,却多得是牛鬼蛇神还有猝不及防的冷箭暗伤。正是因为你有这样聪慧的脑子还有非同一般的手段,你才能一步步的走到今天。现在我真的很庆幸你并非我一厢情愿的那么懦弱,因为这样的你才能真正与我相配!”

        “相配不相配的我倒不是那么有把握,但是有一点我绝对坚持,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任何关系都是因为互相需要才能够得以长久维系,夫妻也是一样,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彼此需要,而不是我单纯的依靠你。”席翠笑着将身子慢慢靠在宇峰身上,附在他胸口继续说道,“单纯的依附于一个人只会在不知不觉间成为那个人的负担,没有人喜欢一直背着包袱生活,我不想最后被厌弃。”

        “我不是……”南宫宇峰刚要解释,就被席翠的手指压住嘴唇。席翠笑着对他摇头,有些承诺当时说的时候是真的,到最后无法信守了反而成了罪恶,伤己伤人,心领神会即可。

        两人又说笑了一会便到了暮月归,下了车,欢欢迎出来,见到席翠就道,“安阳侯夫妇失踪了……”

        “怎么回事,说清楚!”席翠扶着南宫宇峰站定,看着欢欢。

        欢欢定定神,缕缕思路,这才解释道,“虽然你说何容瑶的事还是等安阳侯夫妇进京之后再做打算,可张勋想既然往南边去说不定路上就能碰上,于是叫几个信得过的先行出往安阳方向寻去,想着提前将事情对叶氏说一说总没有坏处。不想派去的人一路快马加鞭都进了安阳地界都没找到安阳侯的车驾,四下打听了才知道他们在一个叫回马峰的地方遭到山匪打劫,安阳侯夫妇也失踪了。”

        席翠没说话,先进了大门,刚一进去猛地转身问欢欢,“还有谁知道这个消息吗?”

        欢欢摇摇头,“京城这边该是咱们最先得到消息,不过相信很快消息就会传过来。”

        席翠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看看南宫宇峰,“你怎么看?这二位可是王妃给你选的岳丈岳母呢。”

        南宫宇峰知她打趣自己,没理她。沉思了一阵说道,“安阳侯进京的事我也是昨日才听母妃说起,回马峰那个地方也没听说有山匪出没啊,怎么可能?”

        席翠斜睨了他一眼,“若我说我怀疑此事跟何容瑶有关,你怎么看?”

        “你说什么?”南宫宇峰惊了一跳,“那可是她的亲生父亲!这……我不信……”

        席翠回给他一个就知道会这样的眼神,对欢欢道,“这几日盯紧了何容瑶跟她身边的人,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咱们要是能顺藤摸瓜将安阳侯夫妇救下了,那事情就更加精彩了!”

        南宫宇峰要回去调查此事,被席翠拦住,“不着急,若真是山匪劫了人自然会到安阳侯府要赎金,既然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你就是查也没个方向。若真的不幸被我猜中了,咱们刚好能从何容瑶这边找到救人的线索。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

        南宫宇峰坐在席翠对面,脑子里反复出现何容瑶的模样,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女人,却也谈不上讨厌,毕竟她是个能让母妃喜欢的人。当然他并不是不知道王妃喜欢何容瑶的理由,要说真的娶了这样一个平妻他也并没有多么抗拒,只是一直不敢询问席翠的想法。如今席翠如此揣度何容瑶的为人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看席翠的样子似乎很有把握,可席翠越是成竹在胸,他就越是心中不安。心里头五味杂陈,失望,震惊,愤怒……什么都有,却又分不清哪个更多。但是私心里他还是不希望席翠猜对,因为何容瑶那样漂亮的脸蛋不应该有那样恶毒的心肠,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晚膳时分,喜喜回来禀报说何容瑶的随身侍婢晌午出城见了一个男人之后急匆匆回了府,这会何容瑶已经带着两个侍婢往礼王府方向去了。

        席翠听完笑了笑,看了南宫宇峰一样,又问喜喜,“那侍婢去见的那个男人现在何处?”

        喜喜道,“已经带回来了。”

        席翠听完叫喜喜下去休息,转而对南宫宇峰道,“我猜这会何容瑶应该已经在王妃那里哭诉自己命苦,父母糟贼人劫去,生死未卜什么的吧。你说王妃因此要你陪她一同回安阳救人呢?”见南宫宇峰低头不语,席翠往他这边靠了靠,“累了就回去休息吧,人我自会安排段三去救,至于王妃那边你只管拖着就好。”

        “这几****会一直待在军营,有事你可以叫人到那里找我,以后关于这个女人的所有事我都不想知道了。”南宫宇峰说完就离开了,一桌子的菜他连筷子都没动一下。

        席翠没有去送他,而是来到了关押那个男人的柴房。段三正在审,席翠去的时候该知道的段三都已经知道了。

        原来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山匪,只是几个跑江湖的武师,何容瑶只是要他们扮作山匪劫人,他们对安阳侯夫妇的身份并不知晓,目前夫妻俩都相安无事,连同几个下人被关在山脚下一处农家小院里。何容瑶要他们将人分开关,过几天先将几个下人放了,至于那一对主子夫妇要等她亲自带人来救。之前她给了他们三百两定钱,说好了事成之后还有三百两。他知道的就这些。

        席翠问了问段三此人功夫如何,段三不屑的看了那人一眼,“三脚猫的功夫,也就是吓唬吓唬那些不会功夫的。”

        席翠听后脸色陡然改变,厉声叱问那人,“你们一伙人总共几人?功夫如何?安阳侯再不济也是堂堂侯爷,随行护卫少说也有二三十,那些护卫不敢说各个功夫了得却也不该如何不堪一击!说,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男人听席翠这么说顿时急了,眼珠子直转,脸上一阵青红,最后还是在段三的拳头胁迫下说出实情,原来,那些护卫里面早就安排好了内应。看穿着打扮应该是领头的,二三十个护卫有一半都是他给杀掉的,他们几个不过是捡了个现成的便宜。临了人家还又给了他们一些银子要他们帮忙保密,他这才没敢轻易说出这一段。

        席翠带着欢欢喜喜先出来,段三将人困好了也出来站在席翠身后。

        安排段三立刻赶去救人之后,席翠回到自己房间,喜喜跟着进来。席翠一见没有欢欢,便猜到欢欢该是不放心段三一个人,悄悄跟去了。见喜喜似乎有什么事想不明白,席翠忍不住开口询问。

        原来喜喜不明白何容瑶绕这么大一个圈子究竟图什么。花了那么多钱,还死了那么多人,到最后安阳侯夫妇还是要被她救出来,难道她以为就凭着这一次的救命之恩叶氏就会原谅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帮她在王妃跟前说好话吗?

        席翠笑着坐下,慢慢给她解释,“那是杀子之仇,岂是轻易就能化解的?何容瑶不是那么天真的人。知道为什么她要将人分开关押吗?你想想,堂堂侯夫人被山匪劫去数日,还被独自关押着,这里面随便捡起点什么不是事啊?何容瑶要的并不是叶氏的命,也不是叶氏的感激,而是叶氏在安阳侯心中的地位。是想一下一旦叶氏在安阳侯府没了地位,安阳侯府除了侯爷还有谁敢说她何容瑶的不是。而侯爷会亲口告诉王妃自己女儿做的那些坏事吗?当然不会!如此一来她既能保住自己嫡小姐的尊位又能得偿所愿的嫁入南宫家,何乐而不为呢?”

        “真的好厉害,好狠!可是席翠你是如何想到的呢?”喜喜不是欢欢,她行事沉稳,言行内敛,今日却表现的有些孩子气了,在席翠看来她有点模仿欢欢的意思。虽然知道喜喜这么问是瑞年的意思,可席翠却并不生气,瑞娘这段时间看似与往日并无不同,实则随时盯着席翠的一言一行,似乎在判断着什么。

        而席翠也不断算隐瞒,直接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和盘托出,“我只所以想得到,那是因为我用最坏的恶意去揣度对手的用心。”看着喜喜眼中的惊讶,席翠不以为意,继续道,“没什么好吃惊的。只有这样做才能最大限度的保全我们自己。对待对手也很公平,一旦被我猜中,那么我给予她回击的手段刚好合适,如果不是,则说明对手还没有到最坏的程度,我输我甘愿。不是吗?”

        喜喜将席翠的原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了瑞娘,瑞娘听后迟愣了半天却始终无言以对。(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