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大闹刘府席翠受伤

        何容瑶果然没叫席翠猜错,第二日王妃便差人来暮月归找南宫宇峰叫他回王府,席翠也不隐瞒告诉来人南宫宇峰这几日会一直待在军营。那些人自然是追到军营,南宫宇峰推脱不掉只能回来见王妃一面。

        王妃一见到宇峰便将何容瑶昨晚哭诉的一切重复了一遍,并责令宇峰亲自带人随何容瑶去安阳救人。而此时何容瑶更是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那般作态,让南宫宇峰一阵作呕。他平生第一次觉得女人的哭声是如此的刺耳。

        见宇峰不说话,王妃就一直念叨,宇峰想到席翠的话能拖就拖,只好用军营事务繁忙为由,一再推脱。何容瑶见王妃说不动宇峰只好亲自来求,可只要她一走近宇峰,宇峰就会快步的退开,似乎对她避之如蛇蝎一般。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可脸上依旧要继续装作无辜的模样扮可怜。

        南宫宇峰最终还是找了借口跑回了军营,何容瑶又怕夜长梦多,只好从王妃那里借了一些护卫自己上路了。

        与此同时席翠则换了身男装,去了如意阁。玲珑的事她必须亲自告诉寒烟,还有就是关于刘家的事。寒烟对刘谦恨之入骨,势必要对付刘谦,而刘晨又是刘谦的兄长,为了南宫宇峰席翠必须保护刘晨,如此这件事就必须跟寒烟商量一下了。

        知道席翠过来,寒烟亲自接待了她。

        席翠开门见山,直接说明了来意。寒烟也不含糊,刘谦她绝对不会放过,任何妨碍她的人她都不会手软。而且这个刘晨她已经布局许久了,很快就可以收网了。

        “能不能停手?”席翠没问她做了什么,只是提出请求,算是对她的尊重。

        寒烟摇摇头,“没办法了……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这件事我真的控制不了。”

        “什么意思?”席翠追问。

        “刘家后院里藏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长得跟你几乎一模一样!”寒烟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惊得席翠一身冷汗!

        什么意思?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刘家后院?刘晨为什么要藏这样一个女人?

        那么寒烟的计划……席翠再一次心惊胆战,莫非她要利用宇峰?席翠盯着寒烟,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我想知道你的计划!”

        寒烟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了,可是这是她思来想去唯一能彻底让刘谦失去任何屏障的机会,她不会也不愿意错过。虽然这样做多少会伤害席翠,可是据她这段时间的观察,南宫宇峰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就对她怎样。这次就算是她寒烟对不起席翠了,日后自然会找机会补偿,可是这次却回不得头了。

        席翠想知道她的计划,寒烟在犹豫要不要说,说出来席翠会不会破坏?事情都已经展到这一步了,她席翠难道还真的有本事阻拦吗?寒烟不信。虽然一直以来她都信服席翠的聪慧,可她不信这件事席翠还有办法力挽狂澜。说出来又何妨,她席翠若真有那个本事将刘晨救下,那她就认了这个灾。

        于是寒烟坐在席翠对面,看着席翠,“好吧,我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心平气和的听,最好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席翠看看她将头扭向一边,看了看小遗,既然她都已经要说了,就不用小遗去窥探了,他只需要在一旁告诉她,寒烟有没有说实话即可。

        寒烟鲜红的蔻丹敲打着白玉一般的瓷杯,缓缓开口,“有一次刘晨跟几个军中的同僚在这里喝酒,喝着喝着就打了起来。在里面伺候的姐妹告诉我是里面有人喝高了说了一句南宫将军的未婚妻子身份如此卑贱根本配不上大将军,刘晨就不高兴了上来就是一拳,结果两人就打起来了。自此我终于找到了刘晨身上的弱点,一直以来刘谦那个混蛋在他的保护下我奈何不得半分,可这刘晨却是个油盐不进的硬骨头,我还以为他真的刀枪不入呢。哼哼,在妈妈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个长相与你有几分相似的女人,经过妈妈的收拾调教不到半个月我们就让她由七分相似变成了九分相似。然后我就安排人让刘晨见到这个女人,刘晨果然没让我失望,直接将人收在了自家后院里。虽然我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可是这个女人已经在刘家待了至少二十天了。当然我的计划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我想凭这个女人的本事搞不好一直龟缩在刘家院子里的刘谦说不定早已被她勾得三魂不见了七魄,你说刘晨要是见到自己珍视的女人被刘谦糟蹋会怎样?要是好巧不巧的这件事让南宫宇峰知道又会怎样?我想根本用不着我动手,刘晨就会拆了刘谦的骨头,而南宫宇峰也不会放过刘晨……如此一来,刘家还能留得住吗?你说,我的计划怎么样?”

        小遗没有说话,说明寒烟并没有隐瞒,说出了全部实情。可这个事实要席翠怎么接受?一想到有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女人辗转在刘家两兄弟之间她就觉得毛骨悚然,这样的事南宫宇峰一旦知道,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这会不会破坏他与刘晨之间的关系?不行,她必须去找他,至少在这件事爆之前,她必须留在南宫宇峰身边。不能让他伤了刘晨,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关键是为了那样一个女人不值得!

        席翠一离开,寒烟就找人过来吩咐了几句。

        席翠赶到军营的时候,南宫宇峰正跟刘晨在说话,见席翠一身男装出现,刘晨愣了一下。不知为何,听完寒烟的话,席翠居然不敢直视刘晨了,总觉得什么地方别扭的很。

        这件事她又不能直接告诉南宫宇峰,只好找借口留在营帐之中,想着陪在他身边看着总没错。

        宇峰出去操练军士的时候席翠一个人等着他,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待她被人叫醒,已经是晚上了,而且她还在马车里。外面传来一个男人说说笑笑的声音。掀开轿帘一看,宇峰正骑着马跟在轿子旁边,与他一起的还有好几个军营里的同僚,看方向他们应该是要去刘家。

        席翠顿时一慌,喊宇峰过来,“我们这是去哪里?”

        宇峰听见席翠的声音,靠过来,笑道,“睡醒了?他们有人提议去刘晨家喝酒,我本想先送你回去呢,可丽香说你吩咐了今日我去哪里你都要跟着,所以干脆我就带着你一起过来了。前面就到了,你收拾一下也该下车了……”

        还真没被他说错,席翠再往前看的时候,已经可以看见刘家大门前的灯笼了。

        看样子躲是躲不过了,席翠只能硬着头皮下了轿子。

        随行的这些人都算得上是南宫宇峰的亲信,是以都知道席翠的身份,却也都什么都没说。进门之后,刘晨招呼人端酒上菜,大家围了一大桌子就开始热闹起来。

        蔡氏出来打了招呼就没再出现,大概也没认出席翠来,眼看酒意半酣,还没什么事生,席翠满以为今晚可以平安渡过了,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一阵哭闹声从后院传来。

        本已经醉意朦胧的刘晨听到这个声音忽然电击一般坐直了,竖起耳朵听了一阵,腾地站起来,什么都没说就往后院跑去。有人便指着他的背影笑道,“我们刘将军这是怎么了?我可从来没见他这样慌张过,跟丢了魂似的。”

        “你知道什么?没听见刚才有女人的声音吗?我可听说了,这刘将军的后院藏着一位绝代佳丽,据说长的是如花似玉,可不将咱们刘将军的魂都勾去了吗?”随后有人跟着打趣道。

        “真的假的?刘将军原来好这口儿?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刘将军也是男人好吗?男人不好色那还叫男人吗?”

        “去去去,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

        大家七嘴八舌的闹腾起来,席翠的心却是被提到了嗓子眼上,紧张的一句话都不敢说,死死的盯着刘晨消失的地方,生怕从那里再冒出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来。

        南宫宇峰见席翠一言不,握了握她的手,居然现她十指冰凉,手心还冒着冷汗,全身更是僵硬成一块,以为她是被这些大老爷们满嘴的污言秽语给惊到了,便一边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一边大声道,“好了,一个个的说话都给我注意点……”

        大家这才想起席翠也坐在这里,一时间全都安静下来,不敢再说了。

        可是这里的安静,更加凸显了后院的吵闹。

        他们甚至听见一声尖利的吼叫,像是生了什么事。

        、众人再也坐不住了,赶紧手忙脚乱的起身往后院赶去。席翠猜到会是什么事,自然不愿意南宫宇峰过去,于是将他拉住。

        南宫宇峰见她拦着自己,解释道,“刚才那叫声不对,像是生了什么事。刘晨过去这么久了也不见出来,我们还是过去看看,或许能帮上什么忙。”

        席翠赶紧摇头,“那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跟女人有关,你去了能帮上什么忙?倒是让刘晨的尴尬摊放在众人面前,反而不好。我们不要去,好不好?”

        南宫宇峰一想也对,就不再坚持了。可他身边的那几个早就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了,根本没给他机会将人拦住。

        席翠见有人进去了心知此事是包不住了,便更加死死的拉住宇峰的手。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人跑过来,看看席翠,再看看宇峰,急匆匆道,“大将军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太邪门了!”

        南宫宇峰看看席翠,席翠无奈只好点头。只是手上的劲儿却越的加大了。

        南宫宇峰领着席翠进了跨门,到了后院,只见大家都围着一个白衣女子指指点点,刘晨涨红了脸站在一边,蔡氏扑倒在地上死死的抱着刘晨的腿,刘谦被打的口吐鲜血躺在不远处的树根底下,看样子已经晕过去了。

        南宫宇峰领着席翠过去,众人就让开一条道来,可是大家的目光一直辗转于席翠跟眼前这白衣女子的身上。

        白衣女子虽然低头抽泣,蜷缩着身子,可光是侧脸已经足够南宫宇峰震惊了!他的手抖了抖,席翠赶紧抓紧,却还是被他挣脱了。

        脱离了席翠的束缚,南宫宇峰两步跨到白衣女子跟前,抬起那女子的头,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女子的脸。太像了,在这样朦胧的灯光下根本无从分辨真假,就连哭泣流泪的样子都是一模一样的!看着这张熟悉的脸上挂着泪水,南宫宇峰忍不住伸手去擦拭,却听见后面席翠的声音,“宇峰,我在这里!”

        南宫宇峰这才回头看向席翠,再看看眼前这张脸,接连看了好几次,最后将目光落在刘晨身上,“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叫刘晨如何解释,他只能默不作声。

        他的沉默更增添了南宫宇峰内心的愤怒,他一个飞身来到刘晨面前,狠狠的就是一拳,刘晨被打翻在地,蔡氏再次惊慌,赶紧爬到刘晨跟前,将刘晨护在身后,“大将军,世子爷,您千万要息怒啊,晨儿他没有恶意,他什么都没做啊!”

        南宫宇峰哪里肯听她的,转身又是一脚,将刘晨踹出十几米开外,蔡氏定时哭晕了过去。

        席翠赶紧上前一把将南宫宇峰抱住,双手死死的环在他的腰上,“不要再打了,你会打死他的!宇峰,你冷静一下,先冷静下来好不好?”

        南宫宇峰挣扎了两下没能挣开,又怕太用力伤了席翠,只好作罢,可是看着刘晨的眼神依旧喊着刺骨的冰冷。

        刘晨撑着身子站起来,对着宇峰的方向跪下来,“对不起,大将军!我不该,不该……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其实我一直知道她不是席翠姑娘,可是我也知道就凭我也配不上真的席翠姑娘,所以我将她带回来,可我每天只是看看她,其他的什么都没做……”

        白衣女子此刻忽然开口,站直了身子面对南宫宇峰和席翠,“刘将军说的没错,他将奴家买来每日以礼相待,就算是与奴家说话也要隔着屏风。奴家虽然只是个替身,可刘将军还是给予奴家真正的尊重!反倒是刘谦那个无耻之徒,他见奴家长相与席翠姑娘颇为相似便口出恶言,还说什么要试一试南宫宇峰的女人,就将奴家给……今日若不是刘将军赶来,奴家就真的……”说着她噗通一声跪下来,“求大将军不要因为奴家这张脸而迁怒于刘将军,奴家这样的身份确实也不配与席翠姑娘有同样一张脸,奴家这就帮将军消了这孽障!”正说着不知道她从何处拿出一把短刀,噌的一声就划破了自己的脸。

        殷红的血从白皙的脸颊缓缓流下,席翠赶紧放开宇峰,扑过来,一边拿出帕子小心给她擦拭,一面忍不住感慨,“你这又是何苦呢?长成这般模样又不是你的错!疼吗?”

        女子含着眼泪摇摇头,轻声道,“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是谁的错,你知道吗?我恨感激这张脸,它让我遇见了刘将军,让我也体会了一把被真正捧在手心里的滋味……如果毁了它能护刘将军周全,也算是我还了今生欠下他的债!只是不知道来生我还有没有机会遇见像他那样的男人?”

        听她这么说席翠不由加强了戒备,死死盯着她两只手,果然她拿着短刀的手又在悄悄往上挪动,席翠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按住,姑娘急忙躲闪,不想刀子转动席翠的手直接按到了刀刃上,钻心的疼痛让席翠不由龇牙。

        姑娘方知闯下大祸,正要尖叫,被席翠一把捂住嘴,“不能喊,让宇峰看见你伤了我,刘晨就别想活了!”

        姑娘这才留着眼泪点点头,席翠将她松开。南宫宇峰见人家好好一个姑娘脸都毁了,心里再大的气也消下去不少了,再看看刘晨跪在那里的模样,想着这小子一贯不会说谎,所说的应该不假,加上席翠还在跟前他不想让席翠看见自己杀人的模样。于是三两步走到席翠跟前,一把将席翠拉住就要往外面走。

        可他这么一扯,刚好扯到席翠的伤口,手上一疼,席翠没忍住,叫了一声。没等南宫宇峰回神,席翠赶紧对姑娘使了个眼色,姑娘立马往刘晨那边跑去。

        南宫宇峰这才现席翠的手上被横切了一刀,一眼就扫到丢在地上的短刀,转身就要去奔那姑娘过去,席翠赶紧拦住,“哎呀,疼!”

        听她叫疼,南宫宇峰愣是转身回来,将席翠的手捧起来,“好好地你跑过去干什么?我这儿又没有随行的军医,疼也忍着,我带你去找大夫!”说完抱着席翠就往外走去。

        其他几人也不好继续逗留,只好跟着跑了出来。

        丽香一直大门外面守着,听到里面有动静的时候想过进来看看,可是想到有南宫宇峰在席翠应该不会出事,没想到席翠居然被抱着出来而且还流着血,立马变了脸色。心道早知道我还是跟着进去保护姑娘了,男人果然靠不住!

        进了马车才知道,席翠只是伤了手,丽香这才放下心来。(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