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非礼了宇峰

        见席翠如此豪气,宇峰玩性渐起,笑着又给她添上一碗。席翠捧着碗,深吸一口气,看了宇峰一眼,仰着脖子又是一饮而尽。

        这次要比第一次好多了,喝完了碗还完完整整的待在她的手里。席翠咽下一口胀气,忍着想吐的冲动,得意的将碗摇晃了几下,“怎样?我行吧?”

        宇峰笑了笑,给自己也拿了一个碗,给两个碗里都倒满了酒,单手端着碗看着席翠,“难得你今日兴致这么高,我怎么也要陪着你喝吧?来……”

        “果然有眼色!”席翠红着脸颊,眯着眼睛笑着,冷不丁的站起来,压低身子凑在宇峰面前。宇峰一时没反应过来,本能的将身子往后躲。见宇峰的脸马上就要挪开了,席翠猛地伸出手去,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到自己身边,两人的鼻子不经意碰到了一起。

        宇峰甚至感觉到席翠嘴里呼出的酒气,他只当席翠酒意上来了,笑着将自己的脸送上去,想看看她究竟想干嘛。谁知席翠并不领情,嘟着嘴将他推开来一些,直到可以看清他眉目的距离,停下来,伸出两指捏着他的下巴,撇撇嘴,“你说你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做什么?看看这脸,明明是从战场上拼杀过来的,怎么就还是这么白呢?还有这唇,明明不曾点脂却依旧是红润的……”很可口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酒劲上来了,席翠居然又上了另一只手,轻轻的摸索着宇峰的双唇,然后是鼻梁,继续往上慢慢来到眉眼,宇峰不得不闭上眼睛等着她继续,谁知她的手停留在眼周却没动静了。而捏着他下巴的那只手竟然也放开了自己,宇峰正纳闷席翠想干什么,思索着要不要睁开眼睛看看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唇上一片温热。两片温温的软软的,带着些许酒气的细唇轻轻落在了他的唇上,宇峰不由睁开眼睛一看,入眼的是席翠放大了的红润脸颊,她正闭着眼睛嘟着嘴凑过来。

        似乎感觉到了宇峰已经睁开眼睛了似的,席翠的眼睛猛的睁开,一阵惊慌之后她连忙缩着身子往后退,谁知被宇峰抢先一步紧紧地扣住了后脑勺,然后就迷迷糊糊的被压下来,再次印上了宇峰的双唇。

        这跟自己刚才偷亲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宇峰根本就是要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去似的,死死的钳制着自己的身子,双唇被用力的允吸着,几乎要将席翠的呼吸都要全部夺去。明明已经呼吸困难了,可席翠却一点都不想将他推开,反而将他抱得更紧了。

        渐渐的宇峰似乎已经无法满足于唇齿交接了,趁着席翠神志模糊之际他直接撬开她的贝齿,寻找她的娇舌,慢慢引导她同自己共舞。等席翠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宇峰早已攻下了所有城池。

        席翠如今的姿势几乎是整个趴在桌子上,她一挣扎,桌子就晃动起来,放在桌子上的两个酒碗也跟着摇晃起来,里面的酒撒出来,晃晃悠悠的浸湿了席翠的衣裙,同时也有流到桌边滴到宇峰的身上的。

        感觉到腿上突然而至的冰凉,席翠这才猛地惊醒,一把将宇峰推开,而自己也站直了身子,两人隔着桌子看着彼此。

        席翠双唇红艳似花,衣衫也有些凌乱,正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反观宇峰就完全不同了。人家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对面,衣衫整齐,呼吸平稳,除了脸上带着一丝邪邪的笑意,基本上跟平日里没什么两样。

        “那个,我们还是喝酒,喝酒……”席翠刚想作,可忽然想起刚才好像是自己先调戏人家的,顿时脸上火辣辣的烧起来。随手拿起桌上的酒碗就倒进了嘴里,一股子呛辣的味道迅蔓延至喉咙口,席翠没忍住使劲咳嗽了好半天。

        宇峰却依旧挂着方才的笑脸,优雅的端起酒碗随意饮完,然后又给两个人都倒满,“酒要慢慢喝,像你那样牛饮更容易醉。”

        “牛饮?你,你居然说我是牛饮?”席翠指着宇峰,“你见我我这么娇俏可人的牛吗?我席翠虽然谈不上国色天香,可也算得上是清秀佳人吧?你居然说我是牛?”

        宇峰端着碗的手刚凑到嘴边就因为她这句话给停下来了,看样子席翠是真的喝醉了,连话都开始听不明白了。宇峰摇摇头,笑了笑,还是将手里的酒喝了。

        席翠见他不说话,赌气一般又跟着喝了一碗,这一碗下去,真的有点晕乎乎的了,席翠摇摇头,扶着桌子稳住自己的身子,“你说我长得是不是很好看?若是不好看你为何还要娶我?”说到这里她忽然得意的笑起来,腾地一声坐在椅子上,“这个问题根本用不着问你,我当然是美女了!不然席云剑为何要对我心心念念,就连齐豫都对我言听计从,呵呵……就连你南宫宇峰还不是被我的美人计给迷得连王少岩都不去救了?哼……哼哼,你看我多狠,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丈夫都要算计了……”她说着竟趴在桌子上,好半天没见动静。

        宇峰当她睡着了,刚要过去扶她上床躺着,却见她猛地掀起脑袋,醉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宇峰……你是宇峰……我好难过,好想吐啊!我再也不要喝酒了……”

        “好,以后都不喝了。”宇峰站在她身后,将她的身子扳过来,方便自己抱她起来。可席翠却一点都不合作,剔着腿挣开宇峰的双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你不要管我!我是个阴险的女人,算计身边的每个人,连小遗都不理我了,好几天了他都不出来见我。我就知道他一定是嫌弃我了……”

        “小遗是谁?”宇峰一边哄着席翠让她安静下来,一边小心的问着。在席翠身边这么久,为何他从来没听说过小遗这号人物?难道关于席翠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

        “小遗……?”席翠无奈的笑了笑,“你当然不知道小遗是谁了,他是我的秘密武器,只有我才能见到他!我悄悄告诉你啊,小遗可厉害呢,他可以窥探人心……是,慧能老和尚将他留给我的!”

        “哦……”宇峰应了一声,再次将席翠拉进怀里,准备抱起来放床上去,可席翠扭动着身子就是不让他顺意。试了几次之后,宇峰怕弄伤她只好将她拉到一边的靠椅上,这样至少能防止她摔倒。

        “我还有话说,你不要总是想把我抓起来,等我把话说完!”席翠半躺在靠椅上,头歪向一边,“我其实是有苦衷的啊,为什么小遗能够看穿那么多人的心思,能够体谅那些坏事做尽的人,却唯独不肯看看我心里的苦衷呢?就像王少岩,不是我不救,而是不能救!这些根本就是王尚书早就安排好了的,他们父子都不是真正心属官场之人,何不干脆让他们解脱出去?将王家从这一切里面脱离出去,保住了芸婷也保住了王少岩,更能保住王家其余众人不是更好?难道这样我也错了?”

        “先不说这些,席翠,我现在问你,你究竟想要怎样的结局?”告诉我,你的愿望我来帮你实现,不是席云剑,也不是齐豫,而是我,你的丈夫!

        “我要劳家血债血偿!我要芸婷好好活下去,我要跟南宫宇峰一起过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可是爹,娘,我好累啊!没人能帮我,我又不敢告诉宇峰这些,王家好不容易脱离出去,南宫家不能再卷进来……娘,你说我该怎么办?”她拉着宇峰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感觉那温热,“娘,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你的手还是这么温暖?难道这些都是我做了一个梦?呵呵,娘,我告诉你啊,我做了一个好奇怪,好可怕的梦……”

        席翠的眼睛终于闭上了,宇峰守着她直到她出均匀的呼吸声,才慢慢将她抱起来,轻轻放在床上。

        听见里面没动静了,菱香敲门进来,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她的。却被宇峰摆摆手支了出去。

        席翠躺在床上,双眉紧锁,眼珠子一直在不停地转动,像是在做什么梦。宇峰的手放在她的额上,舒展她的眉宇,却不小心触碰到她眼角的泪珠。究竟梦见了什么能让席翠难道到流泪?

        宇峰刚要给她拭泪,却见席翠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伸着脖子干呕,宇峰赶紧将手边的脸盆端过来,放在床下。可席翠呕了半天却什么都没吐出来,反而是又掉了几滴眼泪。见她似乎是想躺下,宇峰赶紧一脚将脸盆踢开,凑过去扶着她躺好,再帮她盖上被子。

        从中午一直到傍晚,席翠接连折腾了不下十次,终于将宇峰给折腾累了。早早用了一点晚膳就躺在席翠身边睡了。

        睡在到了半夜时分,睡意朦胧间宇峰感觉席翠好像起身了,睁开眼睛一看,身边果然已经空了。

        刚要起身去找人外间就传来两人低声细语的说话声,“世子妃你怎么起来了?可是觉得口渴?”这是丽香的声音。

        “嗯?哦……丽香,我今日喝了多少酒?可有做出一些奇怪的事?”这是席翠的声音。

        宇峰静静的听着,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于席翠接吻的画面来,奇怪的事,不知道这件算不算?

        “这些咱们都不清楚,离正房最近的是菱香,整个下午也就菱香进来过一次,可是她什么都没说。不过,世子妃你喝醉了咱们都还是知道的,因为守在门外都能听见你呕吐的声音,至于说了些什么咱们就不清楚了,因为世子爷都是亲自照顾你的没让咱们近身。”

        “他……照顾我?我吐了?”席翠追问。

        丽香却没再回答她了,大概是点头或是摇头了吧。

        “先不说这个了,王少岩怎么样了?我叫惠香办的事她办好了没有?”宇峰听到席翠关心王少岩的情况,不由乐了,当时还拦着自己装成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如今还是原形毕露了吧?

        “王少岩和他带的那些人都被刘晨拦在了宫门口,这会儿应该还在那里跪着。齐豫已经开始动作了,相信明日就会有结果了。至于您要惠香办的事,惠香回来说,老太太已经将玲珑处置了,刘谦也被席云剑处置了,目前兄妹俩的尸体都已经放在了一起,席云剑说等寒烟姑娘头七的时候都给葬在她的坟前去。而刘晨这几日一直在宫里当差不曾出宫,这件事不用瞒他也无从知道。蔡氏那边要不要告知就等您的一句话了……”丽香停顿了一会接着说道,“惠香还说……老太太那边看情形就这几日了……世子妃你,可是真要救下那菊妃?”

        “救,当然要救!既是我答应了王尚书的,便一定要做到,否则我又如何能保证芸婷在他王家的地位!不过这件事迟早都是一把要我命的刀,可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席翠叹了口气。

        “不如去求求世子爷,凭他与三皇子的交情,放过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况且,菊妃与三皇子本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之间定然也是有些交情的,世子妃何苦拦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宇峰听着丽香的话,有些不太明白。就算是席翠与王尚书早就商议好了演上今日这一场大戏,目的是将王家从这场战争里面摘出去,可这里面又怎么会牵扯到王少菊?还有,王少菊那样的人就是丽香所说的无足轻重,三皇子并非嗜杀之人,救她应该不难,王尚书却作为一个单独条件提出来,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事情是大家所不知道的?

        “王尚书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这里面一定还有事,只是我暂时想不到罢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能将宇峰牵扯进来。该怎么做,我还要再想想,你们还是照原计划,菊妃出宫之后就形影不离的守着她。”然后就是一阵脚步声,声音渐渐靠近床边,宇峰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席翠轻轻躺在他身边,翻身看着他的侧脸,酒醉后那些片段虽然模糊可还是能拼凑出一些画面来,席翠的目光不知为何竟落在宇峰的唇上。然后那些片段蜂拥而至,扰得席翠不得不闭上眼睛,捂着脸,一头钻进了被子里,不敢出来。

        宇峰嘴角微扬,睁开眼睛看了看被子里高高凸起的地方,笑意直达眼底。

        第二日生的事正如丽香昨日所言,齐豫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跟着王少岩的那些人竟开始一个个6续散去,不到午时,跟随王少岩跪在宫门口的就剩下两三人了。最后还是王少岩晕倒了,刘晨叫人将他抬回王家,这事才算过去。

        皇帝嘴上虽然没责问王少岩什么,可是心里对此事还是颇为不满的,毕竟王少岩所做的事等同逼宫。

        王少岩的身体本就不比常人,经过这么一场折腾,怕是要在床上将养些时日了。只是王家的事却并没有因此消停,在听到王尚书的死讯之后,王家老太太没经受住打击紧跟着也去了,而这位老太太在去世之前竟然一口咬定玲珑是个灾星,还说王家的所有灾难都是她带进来的,因此临死也要带上玲珑。于是王家一夜之间多了两条人命,皇太后跟菊妃都收到了消息,准备出宫治丧。刘晨那边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可他却并没有席翠想象中那般伤心,倒是依旧被关押在大牢里的蔡氏在听到自己的一对子女先后暴毙的消息之后,大哭了一场,然后疯了。

        而别院那边,花梨公主自从百拓上次请皇帝将她赐婚于三皇子一事未果之后,竟急的大病一场,宫里的太医都去过了,却迟迟未见好转。百拓见妹妹病重难愈,便觐见皇帝提出要带花梨回真邑国救治。皇帝当然不能答应,要知道花梨此番回去,也就意味着她手里的那支狼师也跟着回去了,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哪有让它飞走的道理?皇帝犹豫再三之下终于决定,即日为三皇子跟花梨公主举办婚礼,同时在京城给三皇子置办一处府邸,名为钰亲王府。公主的病他自会召集大夏国各方名医悬赏救治,定能保花梨公主安康。

        百拓从宫里回来之后,三皇子就被请出了大牢,留在朝阳公主府照看。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紧锣密鼓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三皇子出来之后,齐豫悄悄见过了他,第二日就去了劳国舅的府上。

        而他登门拜访,手里拿的却不是劳国舅的帖子,而是永安公主的。虽然名义上是拜见永安公主的,可齐豫一进了劳家大门还是被劳国舅给请了去。明知道是劳国舅打着永安公主的名号请自己过来,可齐豫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言谈之间似乎都在顾左右而言其他,像是在等永安公主过来。

        无奈之下,劳国舅只好实话实说,告诉他请他过来的其实是自己。

        齐豫顿时脸色一变,对劳国舅道,“国舅爷这是何意?既然是你有话要吩咐齐豫直说便是,何苦搬出永安公主来,害得齐豫着实吃了一惊,过来的这一路上都忐忑不安的。”

        劳国舅陪着笑脸却不多说,永安公主在外面的风评确实是比较凶悍的。对于齐豫的态度他也不生气,谁让皇帝目前最信任的只有他齐豫呢?劳克勤目前还被关押在大牢里,皇帝却一直不审不问,劳国舅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他没法安宁啊!(未完待续。)

  /13_13439/63183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