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危机来了

        这些奢侈的享受工具,萧叶风几乎从未感受过,想想从前的一切萧叶风又看看眼前的东西,不由得萧叶风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从前的萧叶风只要睡觉能够离开地面就已经满足了,丛林的潮湿与隐藏在淤泥中的毒虫,沙漠夜间的冰冷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钻出的毒蛇,以及千米雪山之中刺骨的寒冷与不时生的雪崩,这些萧叶风都感受过。

        所以说自从离开的这些环境,萧叶风对于住宿的要求非常简单,只要能够离开地面,不漏风,不漏雨就是天堂,躺在柔软的床上,萧叶风真的陷入深深的回忆,萧叶风不知道那些自己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在干什么,是否还在各种各样的艰苦危险环境之中。

        想到这些萧叶风摇摇头,不应该吧!毕竟昨天自己还遇到了他们,哲别他们来华夏干什么?化妆渗透?不可能,华夏不比其他国家,在华夏生事那就是在自寻死路,她应该不至于这么傻,那自己这些生死与共的兄弟来这干什么?

        萧叶风不相信他们是专程来接自己出狱的,没有人比自己还了解他们,想了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萧叶风在一声叹息之中自言自语的说道:“算了,都不是傻子,希望你们不要引起华夏的关注吧。”

        说完萧叶风就回忆起华夏的那个特殊的部队,翻手之间火球电流翻滚,这让见遍了大事件的萧叶风都感觉到十分诡异,凭空打出火球,以往的萧叶风不敢相信,然而在两年前的那个夏天,萧叶风信了,自己的一切手段在这些怪物面前几乎不堪一击。

        他们的出现打击了萧叶风的自信心,然而他们想不到的就是萧叶风在这两年之中,明白了这些自然的力量的源泉,说罢萧叶风一摊手,一股微弱的气流在萧叶风掌心生出,随后消散于无形。

        感觉到那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流,萧叶风漏出会心的微笑,然而在气流消失的时候,萧叶风还是无奈的摇摇头,果然!自己的力量还是不够,十八岁开始修炼已经晚了吗?可是为什么父亲还说二十岁才是自己绽放的年纪呢?

        这些萧叶风都不理解,然而萧叶风也没有钻牛角尖的习惯,从有些旧的背包底部,萧叶风拿出两块颜色黑的石头,看着这两块毫不起眼有小的可怜的石头,萧叶风不由得为自己感到不值得,自己出生入死龙头就给自己这么两块小的可怜的石头,在这时萧叶风不由得暗自鄙视了一下龙头。

        当然对比与萧叶风做到事情,这两块小小的灵石当然不会值得,不过想想帮助自己找到队长妹妹的要求,萧叶风觉得这个事情比十块灵石都重要。

        坐在床上,萧叶风盘起双腿,以五心朝天的姿态做好,心中默念:“乾坤合必兮阴阳一气,一气往来兮二五无体,二五无体兮...”

        默念心决,萧叶风只感觉手中的灵石之内涌出一股气流从手心涌入体内沿着自己的血脉线路不断流转,而且自己右肩的枪伤也在不断修复之中,枪口痒痒的感觉正式肌肉在这一股气流的刺激下,不断自我修复的过程,两颗仅有拇指大小的灵石不断滋润萧叶风的身体。

        而在心决的操纵之下,两枚灵石对萧叶风的双眼做出了优先净化,两枚灵石在萧叶风手中不断散出荧荧淡光,这光芒一闪而逝,随后再次出现,就这样萧叶风从日上中天,一直坐到夕阳西斜,而两枚灵石也在不断闪烁光芒,不过度从最初的飞快闪烁,一直到最后很久才能闪烁一下。

        “啪.啪”

        两声细微到几乎不可察觉的声响之后,萧叶风突然睁开双眼,此时萧叶风的双眼之中似有一股水光流转,随后消失在瞳孔之中,而此时萧叶风只感觉四肢百骸都十分舒爽,站起身来筋骨都咔咔作响,对此萧叶风简单的做了几个动作后,现自己的身体似乎经过净化一般。

        虽然提升的不多,然而动作能比之前快上零点一倍左右,千万不要小觑这一丢丢的进步,生死之间这一丢丢的进步就能让你活下来,这就是萧叶风从来不放弃锻炼的原因。

        来到卫生间,简单的洗了一把脸后,萧叶风对着镜子现,自己的眼中似乎多了一些东西,或者说自己看东西似乎更加清晰了,并且之前为梅玉楼看相测字的后遗症已经完全被消除了,相反现在脑海十分轻盈。

        而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萧叶风此时的惊人动起了所有风水相师都不敢轻易妄动的想法,萧叶风想要为自己看相,没错就是这一天谴之局。

        说干就干萧叶风对着镜子仔细观察自己的面相,凭借此时耳聪目明,萧叶风当真再一次进入了梅玉楼看相之时的景象,一片迷雾之中,萧叶风只见到自己的运术被完全遮蔽,再想仔细看就已经因为脑海的一阵刺痛瞬间被踢出了这种景象,反应过来的萧叶风也不管坐在哪里了,当即盘膝坐好,心决默念,调动体内剩余的灵气,三次心决之后终于抹平了脑海的痛觉。

        眉心有煞,祸连连!萧叶风从自己的眉心看到了一个劫,然而劫难却不在自己,而是枉劫,所谓枉劫就是和自己本无关,却被牵连进来的劫难,这种劫难可大可小,大了就是生死劫,小了就是血光之灾,这要看牵连深浅,此时萧叶风真的有些羡慕拥有暗劲的梅玉楼。

        因为若是现在的萧叶风有,梅玉楼的暗劲,至少萧叶风能看出自己受劫之人是男是女,而且最关键的就是不用怕这种大脑负荷运转带来的刺痛。

        走下楼来,现大厅之中空无一人,桌上只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写道:萧大哥我和沫儿还有课要上,要很晚才能回来,明天见!

        一句话两种字体,显然第一句话是柳依依的字体,而明天见三个字,字体显然十分可爱,必然是出自梅沫儿,萧叶风没想到自己竟然在短短一天的时间中,给两位女神级别的女子带来了好印象,然而萧叶风早就知道两女都是神农医科大学的大二学生,对此倒也不在意,而萧叶风此时还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一来自己还未交付租住这里的费用,三号院的费用虽然自己还不知道,但是绝不是小数字。

        这二来么,萧叶风除了这一身衣服就没有其他换洗衣服了,总要再买几件吧!

        于是乎萧叶风走出了三号院,打算走向缴费的大厅,而此时萧叶风的出现让一直埋伏在远处的秃鹫现了,此时秃鹫舔舔已经干裂的嘴唇,嘴角带着一抹残忍的说道:“大少,他出现了,我要动手了!”

        说实话一只埋伏在楼顶,虽然金屋别院相对比有些凉爽,然而楼顶还是十分炙热的,即便在这个新年的第一天,二零五零年一月一日,全国进入冬天的日子,杭州依旧热力不减。

        如果说最开始朱钢烈要萧叶风死,秃鹫还有点同情,那么在烈日下煎烤了一天的秃鹫,此时心中满是对萧叶风的愤怒。

        “知道了,在外面动手吧,我了解过了他没有任何日用品,一定会走出金屋别院的!”朱钢烈的声音之中也满是杀气,显然对于这个惹怒自己,并且忍了这么久的人也是杀之而后快。

        得到老板的肯,秃鹫收起自己的东西走下了楼顶,而此时对于萧叶风的监控已经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了,因为已经有十几个人隐藏在暗中监视了,现在秃鹫要做的就是离开金屋别院,找到一个隐蔽的地点,等待被小弟们引来的萧叶风,随后打残他,带到大少面前。

  /19_19388/103939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