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凶残朱大少

        扔下钢棍,萧叶风快步跑向楼边,果然这越南佬十分幸运,这下面竟然是整个厂区唯一的一处土地。也是那一片花草丛的位置,选择侧身坠下的秃鹫避免了刺入身体的合金箭二次损失内脏,而厂区大门口已经跑来两人搀扶起秃鹫,跑向大门口开来的汽车。

        “哎呦,准备很充足啊,竟然还有人接应!”萧叶风看了一眼三人跑走的方向,随后转身拾起落地的劲弩与唯一一只透甲箭,一变填装弩箭一边说道。

        然而萧叶风也知道,这辆车显然就是准备在秃鹫抓到自己之后,带着半死不活的自己去找朱大少的,但是如今变成了秃鹫逃脱的关键,也就是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但是萧叶风不准备放过这个显然杀人不少的越南佬,快组装劲弩,随后萧叶风一把扯下已经摔坏的狙击镜,单凭一只肉眼瞄准逃跑的秃鹫。

        “咔嚓”合金透甲箭上膛,这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已经微微泛黑的废弃厂区十分明显,然而这熟悉的声音,也是最喜欢这个声音的秃鹫,听到之后马上脸色拉簧,一颗颗豆大的汗珠落地。

        此时的秃鹫对着架起自己的两人怒吼着说道:“混蛋,快点!”

        然而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金色的透甲箭带着凛冽的寒风从劲弩射出,二楼到广场的距离这种劲弩不需要一秒就能到达,果然呲啦一声劲弩穿透身躯的声音传出。

        右侧搀扶秃鹫的男子率先倒地,而后秃鹫也重重的瘫倒在地,见到这一目萧叶风暗骂一声,刚刚这秃鹫竟然让右侧搀扶他的那个男人替他挡住了这一箭,然而他却忘记了这是他专用的透甲箭,这一箭直接贯穿黑色西装男子的右胸,从秃鹫的右胸穿出,此时的秃鹫身上共有两只透甲箭。

        一只插在腰上,另一只贯穿胸膛,右背刺入,右胸穿出,这一箭先后中箭之人都没有生命危险,然而前提是马上送往医院就行。

        对于秃鹫刚刚的做法萧叶风简直是恨不得现在就跳下去马上分尸这个混蛋,就在刚刚秃鹫预料到萧叶风要射向自己,竟然用右臂推开身边的西装男,从侧边推向背后,如此卖队友的动作让萧叶风这个曾经与队友生死与共的老兵实在是看不过去。

        然而就在两人中箭之后,车中又跑出几人,将倒地的两人七手八脚的抬上汽车,随后汽车飞驶离这里,生怕萧叶风再补一箭,而萧叶风确实想要补上一箭,但是却没有箭了,十只透甲箭,九只都在秃鹫身上,仅剩的一只也在楼下的水泥地之内。

        看着秃鹫被人救走,萧叶风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原本还想要通过秃鹫找到那个朱大少,然而这一条线算是断了,扔掉劲弩,萧叶风仔细擦去自己所有触碰过的东西,这是萧叶风的习惯,也是很难改掉的习惯,走下厂房,萧叶风站在男滴的混混之中,看着被砸的乱七八糟的出租车,萧叶风不由得挠挠头,自己还从未遇到这种情况,来时候萧叶风就已经计算了,这里距离建在杭州边缘的金屋别院至少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这距离萧叶风倒不是不能跑回去,然而不得不说两年的监狱生活养尊处优的状态让萧叶风有些懒惰,于是乎萧叶风随意的弹去驾驶座上的玻璃碎片之后,试着开启这一辆面目全非的出租车,果然这群混混不是盖的,抛锚了!

        四下打量,现废弃厂房竟然停着一辆老古董的二八自行车,萧叶风现还行至少没有缺气,四下打量一下确实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后,萧叶风背上自己的旧登山包,骑上这老古董一路吹着口哨驶离这座废弃工厂。

        至于报警,别想了,全世界的警察都一样,这群混混显然是朱大少的人,这种事情他们是不敢报警的,要是报警萧叶风相信这些混混会在第一时间被扭送进入监狱,至于自己么!萧叶风倒是觉得还是不要麻烦警察了,毕竟警察也是不敢动朱大少这位富家公子的。

        最多只能将这些混混抓走,草草了事罢了,社会就是如此的不公平,没办法这就是钱权的交易,只要不被所有人知道,那就都是能够摆平的。

        与此时骑着老古董自行车潇洒而过的萧叶风不同的就是此时的秃鹫,秃鹫被汽车拉向一栋郊区的大别墅,别墅的外墙之上满是各自美女与恶魔的金属护栏,日斜西山之下这座隐藏在森林中的别墅漏出无限的邪气,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尤其是这些金属护栏,在夜色之下满是诡异。

        拉着秃鹫的汽车驶向别墅,然而别墅的大门自动开启,汽车畅通无阻的接近别墅,而进入别墅的人才能看到院墙护栏之内,竟然和外面的郁郁葱葱呈现天壤之别。

        在别墅门口十几人从内部跑出,推来一辆医用推车,将重伤的秃鹫带走,而别墅的一层显然有专用的私人手术室,床上的秃鹫在几位医生的连番治疗下,成功取出腰部的透甲箭,而就在医生们准备取出贯胸而出的透甲箭之时,手术室门被人狠狠踹开。

        “大....大少,我们还在...”此时主刀的医生见到一身肥肉的朱钢烈冲了进来阻拦的说道。

        然而就在话还没说完之际,一只满是肥肉的大拳头直接砸在了医生的脸上,身材算是健壮的医生竟然被这一拳直接打飞,狠狠地砸在后方的推车之上。

        “本大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挣我的钱,就给我好好听话,你们这群可怜的蝼蚁!”朱钢烈此时眼漏凶光,恶狠狠的说道。

        “哒哒哒”一连串皮鞋踩在地板砖上的响声让手术台上的秃鹫感觉到死神在靠近,而声音消失,朱钢烈那一张肥胖的大脸已经出现在秃鹫的视线之中。

        “大少...我...我尽力了,那小子也不是普通人,大少最好还是放弃杀....啊~”秃鹫眼中满是恐惧,正在为自己解释之时,突然声音戛然而止,转而一声惨叫从秃鹫口中出。

        此时的朱钢烈手握一根不断滴血的透甲箭,鲜血顺着箭尖滴落在地面,而此时即便是打过麻药的秃鹫,依旧被剧痛刺激的乱动起来,野蛮的取箭方式让整个手术台被秃鹫的鲜血喷溅的到处都是,当然身为作用者,朱钢烈此时满脸都被鲜血溅染。

        “黄强比你幸运,现在有条子在看着他,但是你就不幸了。”言罢朱钢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鲜血,随即手中的透甲箭直接刺在秃鹫的咽喉,刹那间鲜血四溅,而秃鹫这个为朱钢烈杀过不少人的得利手下也终于自食恶果,惨死于自己的主子之手。

        然而此时的手术室之中那里还有人,早已在医生被打飞之后,搀扶医生逃出这里了,看来这些人也都是明白秃鹫的下场,于是乎这些人早就跑了。

        而此时朱钢烈对着空无一人的手术室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家伙给你了,作为报酬,我要你帮我弄死这个叫萧叶风的小子,充其量是一个退役杀手罢了,我相信他的鬼魂一定更加合适你的胃口。”

        屋中哪有人,自然没有人回答,但是吊在房顶的灯光一闪一闪,为这个刚刚死去一人的手术室增加了诡异的气息,而就在此时刚刚死去的秃鹫似乎抽动了一下,随后屋中灯光依旧,不同的就是此时的秃鹫似乎已经死去七八天了,比之一般刚刚被杀之人,此时的秃鹫已经完全失去人类的肌体,原本死亡之后几天才能完全脱水的肌肤,似乎在刚刚瞬间就完成了,而且仔细观察的话,此时的秃鹫眉心有一条被丝切开的细微痕迹。

  /19_19388/103939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