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谁废谁

        为了减少秦悠然的痛苦,李宇晨在清除伤疤之前,他先用银针在秦悠然的胸口部位进行了局部麻醉。不过,这个过程确实有些尴尬,为了不影响手术和行针,李宇晨只能让秦悠然把外衣脱了去,只留下了一幅绣着牡丹图案的浅色文胸。

        在李宇晨感到十分尴尬的同时,秦悠然更多的则是害羞,第一次将自己这种程度暴露在一个异性面前,让她的脸色就像喝醉酒一样,通红通红的。

        为了避免尴尬,秦悠然一直紧紧地闭着眼睛。

        “悠然姐,坚持住,我会很快的!”在动手之前,李宇晨轻声安慰到。话音刚落,手上已经快速行动起来。

        李宇晨现在手里用的,是一柄散发着寒光的匕首,这把匕首也是秦悠然刚刚拿出来的,这种东西,也只有在秦宫里才有可能找到。

        匕首非常的锋利,寒光闪过,老疤就被李宇晨直接剔除掉了。李宇晨的动作非常精致,下刀的力度和角度非常到位。老疤切除之后,并没有弄破秦悠然的皮肤,只是显露出了拿出红得像要有鲜血冲出来的皮肤。这是一种非常典型的隐藏在老疤下面的皮肤,色泽血红,表面只覆盖了一层非常薄的油皮,给人一种触之可破的感觉。

        李宇晨的动作还没有结束,因为到这一部还不够,他必须要非常狠心地将秦悠然的皮肤真正地割开,只有那样才能通过养颜膏将皮肤内的活性真正激活起来。

        嗖嗖!

        寒光再起!

        几道非常浅,但十分醒目的伤口出现在了那片血红色的皮肤上。就在匕首尖碰到皮肤的那一刻,秦悠然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紧,然后就看到她的脸色变得十分痛苦起来。显然,那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痛苦记忆开始刺激秦悠然的神经了。

        不过,李宇晨的动作更快,在伤口里的鲜血还没有来得及流出,一瓶养颜膏已经倾倒在了伤口处,生生地将即将那些血液给堵了回去。

        清凉感从伤口上传来,秦悠然顿时感觉到之前那种快要让她崩溃的痛苦大大减轻。清凉感越来越明显,痛苦的感觉越来越淡薄。

        终于,几分钟之后,秦悠然的表情再次恢复了正常,一种舒服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好像做了一个美梦似的。

        “悠然姐!好了!”

        李宇晨的声音将沉浸在那种舒服感觉中的秦悠然惊醒了过来,这才想到此时自己差不多还是与对方坦荡胸怀相对,秦悠然的脸上再次飞起了红霞。

        “哦,哦!”带着几分羞涩、好奇,秦悠然起身后迅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洁白如玉,完美无暇,甚至这里的皮肤比其他的地方还要白嫩。

        “太神奇了!”秦悠然情不自禁地感慨到。之前,虽然她并不怀疑李宇晨的话,但是也没有想到过这种药膏居然有如此神奇的效果。此时此刻,秦悠然再也找不到自己胸口有丝毫的伤痕,情不自禁的情况下,她甚至直接伸手在那里轻轻地抚摸起来。多少年了,每当看到胸口的那道伤疤,秦悠然就会有一种钻心之痛的感觉。

        终于,噩梦被从自己的身上清除。甚至,秦悠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着另外的一场梦。

        “咕咚!”

        只到李宇晨重重的吞咽口水的声音,将秦悠然惊醒过来,她才意识到原来李宇晨还在自己的面前,想到自己当着李宇晨的面在抚摸着胸口,秦悠然直接把脸深深地埋了下去。

        “悠然姐!你还是把衣服穿好吧!太折磨人了!”李宇晨突然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说到,他的眼睛到现在也没有离开过秦悠然的胸口,要不然也不会发出刚才那么清晰的咕咚声。

        “讨厌,你这个小流氓!还看!”终于,恢复了一些常态的秦悠然,愤愤地呸了李宇晨一口,这小子居然也犯蔫坏了。

        整理好了衣服之后,秦悠然终于恢复了常态,这才带着走出了卧室,再次回到了办公室。

        “坏小子,你手里还有多少这种宝贝?”因为刚才的事情,秦悠然对李宇晨的称呼直接变成了带有很重的亲昵味道的坏小子,眼神之中直接多了一种打情骂俏的意思。

        “十瓶够不够?”李宇晨以询问的口气回答到。

        “五瓶就够了!物依稀为贵!这个道理,坏小子你就不懂了!”终于找到了一点自信,秦悠然再次坏坏地看了李宇晨一眼,心想着小子,在这个方面你还嫩点。

        “五瓶就五瓶!给!”毫不犹豫,李宇晨就将五瓶早就装好的美容养颜膏给拿了出来。不过,看到李宇晨拿出来的东西之后,秦悠然突然提出了一个小小的建议,就是包装的问题。不仅如此,秦悠然还让李宇晨为这神奇的药膏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冰颜玉肌膏!

        其实,古方早就有现成的名字,只是之前李宇晨一直没有用出来。现在见秦悠然问了,他便将这个名字说了出来,立刻得到了秦悠然的赞美。

        冰清玉洁,这是形容一个女人的绝妙好辞。使用了冰颜玉肌膏之后,皮肤的嫩滑白皙程度,确实可以媲美冰玉。

        “宇晨,我想麻烦你去看看秦刚的伤势?”在将五瓶冰颜玉肌膏收好之后,秦悠然突然语气很郑重地对李宇晨说到。秦刚,在秦家与秦悠然的血脉关系并不是最近的,当然,与那个秦悠美的关系也不是很近。

        算起来,秦刚只能算是秦家的旁系。不过,这个秦刚与秦悠然的关系,却还是不错的,他一直在秦宫这边帮助秦悠然打理日常事务,尤其是秦宫的日常守卫工作和外事接待工作。

        这一次,秦刚确实是因为秦悠然的关系,才受到了秦悠美的袭击。所以,于情于理,秦悠然是应该想办法救治他的。

        搞清楚了秦刚与秦悠然的关系之后,李宇晨马上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秦悠然的请求,直接跟着她就向秦刚的房间走了过去。

        而就在此时,秦刚的处境却很有些不妙了!

        “秦刚,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答应加入美小姐一方,关键时候出来指证秦二小姐,我们就放过你的父母!”

        此时,两个神情阴冷的家伙正站在秦刚的床前,以威胁的口吻对秦刚说到。

        “你们,你们太卑鄙了!难道我父母就不是秦家的人吗?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顾亲情?”秦刚被对方的卑劣行径给气得直哆嗦,只是身体根本无法动作,只好瞪着双眼怒视着对方。只是,他的心中也充满了矛盾,一方面是自己的父母辈对方控制了起来,一方面是自己十分尊敬的二小姐。

        “哈哈哈,秦刚,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倒是忠心护主,那又能怎样?你的那个二小姐也很快要被从秦家扫地出门,你又何苦呢?”显然,过来的两个家伙,一个人在拌红脸,一个在扮黑脸。

        “秦刚,我劝你还是识相点!不然,我们现在就可以彻底废掉你,倒是你的父母同意跑不掉!”那个扮黑脸的家伙再次凶狠地威胁起来。

        “哼!他会不会废掉我不知道,但是今天你们两个肯定会被废掉的!”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谁?”那两个站在秦刚病床前的家伙大吃一惊,回过头来看到一个年轻人正依着房门冷冷地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两个可怜的倒霉蛋一样。

        来人当然就是李宇晨。其实,他和秦悠然早就到了门口,只是李宇晨阻止了秦悠然,他想利用这个机会看看秦刚对秦悠然到底怎么样。刚刚把这两个威胁秦刚的话都听到了耳朵里,对亲刚才的表现,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所以,到了该出场的时候,李宇晨出场了!

  /21_21360/116469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