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诅咒

        “李医生,舍弟愚钝,不会说话,如果有得罪的地方,我在这里给您道歉!”

        刘长生坐下之后,并没有马上提及自己的事情,反而首先向李宇晨表达了歉意。

        “这个,还请李医生务必收下!自古英杰多年少,今日见到李医生,我不得不承认古人确实没有随便说话!”

        不等李宇晨开口,刘长生已经将一个绿皮证件小本放到了李宇晨面前,话语之间,还不忘恭维李宇晨一下。

        医师证!

        由沪城卫生总局特发的高级医师证,有清晰的钢印,绝对真亮。

        李宇晨拿起这本送到了面前的医师证,很随意地翻看了一下。里面正贴着他的大头照,基本信息都没有问题,职称那里清楚地写着特别级医师。

        特别级到底是个什么等级,李宇晨并不是很清楚,他也不是很在意。

        “刘先生,有心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得罪自己的是刘长胜,李宇晨自然不好无缘无故给刘长生脸色。

        “李医生客气了。不知道……?”刘长生还是开口了,不过依然十分隐晦。

        “我还是那句话,你这不是病!虽然,你最近总感觉到心口疼,但是却始终找不到原因!”李宇晨没有再让对方出去,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刘长生这个人,但是作为一名医者,只要对方不是十恶不赦,自然没有拒绝对方的理由。

        不过,李宇晨也不会因此就给刘长生任何特权,尤其是不允许因为他一个人损害其他人的利益。现在,上午的患者已经得到了安排,李宇晨当然也就不再坚持。

        李宇晨再次提起不是病的话题,刘长生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因为李宇晨的简单描述,一点差错都没有,确实就是这两天他身体上的真实感受。而且,他确实去了好几个地方做了非常认真的检查,但是任何毛病都没有能够发现。

        但是,没有任何人告诉过他这不是病!

        不是病,比知道是什么病,更可怕!这也难怪刘长生的脸色会变得十分难看。不过,能够做到卫生总局局长的位置,刘长生的头脑还是很敏锐的。他已经从李宇晨的话里回味出了一些东西。

        “李医生,还请指点!以后,只要我刘某人能够做到的,您尽管这么吩咐!”刘长生直接给李宇晨许诺到,他已经把李宇晨当做了救命的稻草。

        李宇晨并没有马上回答刘长生。他认真地看了一下刘长生的面相,发现这个家伙的官运宫还很旺盛,这意味着官位还没有到头,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但是,这家伙的兄弟宫却有些不好,而且有兄弟宫干扰官运宫的势头!

        很显然,刘长胜在第一人民医院的所作所为将会影响到刘长生的仕途。

        “刘先生,你相信面相之说吗?”李宇晨突然问了刘长生一个听起来与他的身体问题没有丝毫关系的问题。

        面相!

        李宇晨的问题让刘长生感到十分意外!他刚想说那是无稽之谈,但是看到李宇晨若有所指的神情时,话到嘴边,突然犹豫了起来。

        “看来。刘先生是不相信了!不过没关系,我姑且说说,你姑且听听,就当说点闲话吧!”李宇晨见刘长生并没有正面回答自己,心里知道,这家伙是纠结了。

        “李医生请讲!”

        “从面相上来看,刘先生可谓官运亨通,前途不可估量!但是,正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有时候自己都没有想到的问题,却能够生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想那李刚的儿子,要不是一句我爸是李刚,或许李刚的官途就不会就此断绝!”

        李宇晨的话,说得有些不明不白,但是,刘长生听了却后背直冒冷汗,因为李宇晨虽然举了李刚儿子的例子,但是显然是另有所指的。很显然,自己这条大堤上的蚁穴最有可能就是那位大哥刘长胜。因为他的儿子还小,媳妇也很守规矩,不会给自己惹事。

        倒是那位大哥,这些年在第一人民医院的所作所为,也传了不少到他的耳朵里。只是,因为觉得对这位大哥有所亏欠,所以就一直没有太在意。

        刘长生与刘长胜的年龄相差挺大的,当刘长生读中学的时候,父母就已经年老体衰,无法给他提供足够的生活保障。所以,刘长生后来读书的所有开销,都是他大哥提供的。当然,一开始的时候,他大哥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医生,收入并不是很多,其中大部分都给了刘长生,以至于他自己的个人问题都被耽误了好几年。

        因为这份亏欠,刘长生在知道他大哥的那些事情之后,也就睁一只闭一只眼,没有太去干涉对方。

        现在,李宇晨的话,像一道惊雷一样,让刘长生恍然大悟,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自己的未来之路很可能被就此毁掉。

        “李医生,您所说的,我深信不疑!回头,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只是,我不知道那件事情与眼下我身体的状况有怎样的关系?”

        刘长生不再打太极,直接将问题点明了出来。

        “既然面相之说,刘先生已经不再怀疑!那么,中毒之说,你也就应该能够接受了吧!”李宇晨跟刘长生说面相的事情,固然有规劝的意思,但是主要还是为了他准确地向刘长生描述他身体问题做铺垫。

        “中毒,您说我这是中毒了!”

        李宇晨的说法显然完全出乎刘长生的意料,他有点不敢相信,谁会向自己下毒呢?而且,怎么那么先进的医学手段都检测不出来呢!

        “说中毒,倒也不差!但是,你所中的毒与普通中毒并不一样!怎么说呢!或许叫做诅咒更合适吧!”李宇晨想了想之后,还是把真实情况告诉了对方。

        “诅咒!”

        这个说法更加玄乎了!一时间,刘长生都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李宇晨的话了!但是,李宇晨刚刚的面相之说无疑是准确无误的,而自己身体的问题确实也十分诡异,愣是检查不出具体的病因,但是每隔几天,心口部位就会疼得要命,而每发作一次,都会有一种元气大伤的感觉。

        刘长生都有一种感觉,再有这么几次,他估计着小命都要被搞丢了!

        “刘先生,我知道你可能不太相信!这样吧,你先回去,等到再发作的时候,可以你的爱人帮你检查一下后背对着心脏的位置,看看有没有几个奇怪的符号!最好,最好能够用手机把这些符号拍下来!”知道刘长生有些怀疑诅咒的说法,李宇晨也没有多解释,只是让他先回家!

        “李医生,我不是不相信!还请您帮我解决一下吧!那种感觉简直太折磨人了,我是真的不想再体验了!”刘长生见李宇晨打发他回家,顿时急了,他以为李宇晨是因为自己怀疑他的说法生气了,赶紧解释到。

        “刘先生!我能够理解你的感受!不过,这件事情要想彻底解决,必须要知道哪些诅咒的符号,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否则,我要是胡乱下手的话,搞不好会适得其反!”李宇晨实事求是地解释到。

        “这,这,哎!那个,能不能这样!我大概知道下一次会什么时候发作,能不能到时候麻烦李医生能够亲临现场,我这里也能踏实一些!”刘长生并不放心,转念之间,想了另一个办法。

        “你且说说大概什么时候?”李宇晨并没有一口否决对方的请求。

        “两天之后,两天之后就会发作!”刘长生的时间算得很准,他已经差不多知道了自己心痛发作的时间间隔了。

        “两天后,倒也可以!到时候你提前给我打电话!”李宇晨想了想,便答应了刘长生。说实话,他还真没有接触过诅咒,虽然《相医真经》里也有提及,但是却没有亲身经历,所以李宇晨也是很希望有机会亲眼看看。

        算算日子,时间还足够,并不影响自己到时候跟着沪城疗养院的人员去南都参加那个大比武。

        见李宇晨终于答应了下来,刘长生千恩万谢,完全没有了一开始进来的那种总局长的威严,完全就是一个恳请医生伸出援助之手的病人。

        “李医生,这次来得冒昧!这是一点小意思,还请您收下!”临走的时候,刘长生拿出一张卡来,直接塞到了李宇晨的手里。

        “刘先生,这样可不好吧!”李宇晨推辞到。

        “李医生不要误会!我这不是塞红包!这完全是我的诊费,不多,真的不多!好了,我先走,到时候我一定提前打电话,派专人接您!”刘长生坚持把卡留了下来,然后转身离开了诊室。

        “大哥,去你办公室,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刘长生出了李宇晨的诊室,直接就把刘长胜叫走了。看到自己弟弟一脸严肃的样子,刘长胜心里有些不踏实了!

        “宇晨弟弟!下午有时间吗?这边有些事情,想请你过来帮个忙?”在刘长生离开诊室的同时,李宇晨接到了秦悠然打过来的电话!

  /21_21360/116477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