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又进绣坊(1更)

        “死丫头,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用几味破草药的名字糊弄我。”

        张财主强忍着将方子扔到顾雅箬脸上的冲动,对她大骂。

        顾雅箬豁然站起来,朝他逼近一步。

        张财主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警惕的看着她的脚,怒声问:“你要做什么?”

        “这便是配方,你若是不想要,还回来,银票还给你,你若是再敢骂我死丫头,这方子我便撕了,你永远别想得到。”

        张财主拿着方子又后退了两步,绿豆眼转了转,这丫头发了这么大的火,看来这方子是真的。虚张声势的哼了一声:“谅你也不敢骗我。”

        说完,将方子小心翼翼的折起,放入袖带中,招呼了管家一声,两人得意洋洋的转身而去。

        等两人走远了,村长想着自己以后再也没机会发财了,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顾雅箬拿出一张银票递到了他的面前:“村长爷爷,昨日辛苦您陪着去镇上了,这一百两银子是给您的辛苦费。”

        村长猛然睁大了眼愣住,看看银票,又看看顾雅箬,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般,一百两银子,村里人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顾家丫头就这样白给他了。

        看他愣在原地不说话,顾雅箬又将银票往前递了递,笑着说:“村长爷爷,您是嫌少吗?”

        “不嫌少,不嫌少。”

        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村长嘴上已经下意识的说出来了,说完以后才反应过来,老脸腾的一下红了。

        顾雅箬将银票放进他的手里,“既然您不嫌少,就将银票收下吧,以后我们家免不了还有麻烦村长爷爷的地方,还望您到时行个方便。”

        村长看着手里的银票,身体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起来,嘴唇激动的张张合合好几次,才不确定的问出口:“顾家丫头,这银票真给我了?”

        顾雅箬笑着点头。

        好半天,村长才收拢了自己的手,将银票抓在了自己手里,“箬儿丫头,你放心,以后你们家有什么事,村长爷爷一定全力帮助你们。”

        “谢谢村长爷爷。”

        张财主回到家里,迫不及待的吩咐管家:“去,派人将这方子上的药材抓来,命丫鬟们尽快做一个香囊出来。”

        管家应是,急急忙忙吩咐下去。

        药材很快买来,张财主亲自按照方子上的比例调配好,让管家拿了一些干花进来,调和均匀,塞进了香囊里,命丫鬟缝好以后,放在鼻子下一闻,果然香味扑鼻,大喜,吩咐:“快去将鸾儿喊来。”

        被李斐当着村里人的面拒绝,张鸾回来后,痛不欲生,是真的将眼睛哭肿了。到了今日还睁不开,盖着薄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听闻管家来喊人,赌气的将薄被盖过了头顶,不耐烦的说:“告诉我爹,我不舒服,没法过去。”

        管家哪敢这样去回话,站在院子里高声劝解,“小姐,那香囊的方子我们拿到手了,也做了一个出来,老爷让您过去看看,如果好的话,我们便大批的缝制,很快我们就能发财了,到时候小姐想要什么没有?”

        张鸾心里一动,猛然掀开被子坐起来,吩咐丫鬟:“给我梳妆打扮!”

        两刻钟后,张鸾来到张财主的院子里。

        张财主已经等急了,看她进来,立刻将手里的香囊扔给她:“鸾儿,你快看看,这香囊如何?”

        张鸾慌忙伸手接住,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笑着点头:“好清馨的味道,比我在府城买回来的那几个还要好闻。”

        张财主的绿豆眼瞪得老大:“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能哄骗爹吗?”

        “好!”

        张财主激动得站起来,吩咐管家:“快,将所有丫鬟都召集在一起,让她们加紧缝制。”

        “好嘞!”

        管家高兴得应声,刚要转身出去,被张鸾喊住:“且慢!”

        两人同时看向她。

        张鸾将香囊举起,“爹,这香囊除了味道以外,用料也是很讲究得,越是上好的布料,卖的银子就越多,依我看,不如我们先去购买一批上好的布料,然后再大量的制作香囊。”

        “这……”

        张财主犹豫了,刚给了顾家那死丫头一万两,再买布料,他这心里跟剜了一块肉似的疼。

        张鸾晃了晃手里的香囊:“爹,我手里的香囊,充其量也只能卖几两银子一个,若是用了上好的布料,便可以卖十多两,二十两,您想想,哪个更能挣钱?”

        张财主想了想,咬牙:“就听你的,爹即刻去镇上买布料。”

        “我跟爹一块去。”

        顾家。

        顾雅箬将银票交给了顾南,招呼顾灼:“大哥,我们去井边清洗鲜花。”

        去了一次井边,惹了这么大的祸事,顾灼不敢再让她去了。连忙挑起了扁担,“我去挑水,你在家里清洗好了。”

        说完,挑着扁担就出去了,顾雅箬想阻止都来不及。

        顾雅箬笑着摇头,将将一部分鲜花倒在木盆里,先从缸里舀了了水出来。

        福来从屋中走出来,挽起袖子:“箬儿姑娘,我来洗吧,你去一边休息。”

        “你们少爷今日感觉如何?”

        顾雅箬低头问。

        福来眼神闪了闪。

        昨天晚上少爷治疗完,回了屋内以后,身上的怒气还没有下去,脸色阴沉得厉害,吓得他大气也不敢出,一直快到天亮了,少爷的火气才下去,躺下休息,他也跟着眯了一会眼。

        没听见他的回答,顾雅箬诧异抬头,看福来眼底一片青,便猜到了几分,哼了一声:“告诉你们少爷,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他而生,他还有脸闹脾气。”

        福来吓得手抖了抖,下意识的朝着屋内看了一眼,没有动静,这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吓出来的汗珠,一个字也不敢说,赶紧低头清洗干花。

        为了显得有气势,张财主和张鸾各乘一辆马车来到镇上,直接来到明月绣坊。

        下了马车,张财主拖着肥胖的身子在前,张鸾在后,两人走进绣坊内,张财主一屁股坐在了绣坊内专门招待客人的椅子上,“你们掌柜的呢,让他出来见我,我有大生意要给他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30_30103/177140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