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暗伏杀机(1更)

        “小姨,姨父,玲儿姐姐。”

        顾雅箬喊人。

        张兰笑着应下。

        刘峰看了顾南和张氏一眼,才轻轻的应了一声。

        玲儿举了举手里的纸包:“箬儿妹妹,我爹娘把铺子里所有好吃的零食都拿来了,我们进去吃吧。”

        顾雅箬笑着点头,转身走进屋内,玲儿也跟着进去。

        “姐,我们也进去吧。”

        张兰反客为主的拖拽着张氏进了屋。

        刘峰尴尬的对着顾南笑笑,也提着东西跟了进去。

        顾南最后一个走了进去。

        屋内,张兰已经在迫不及待的问:“姐,你们到底问过箬儿没有,她同不同意让玲儿代替她去?”

        张氏一时没说话。

        张兰顿时急了:“不行,我去问问她!”

        话落,松开张氏转身。

        张氏一把拽住她,小声说:“箬儿答应了。”

        “答应了?”

        张兰拔高了声音,狂喜的问。

        张氏点了点头。

        “真的?”

        张兰有些不相信,又确认了一遍。

        张氏瞪她一眼:“我骗你做什么。”

        “太好了,姐!”

        张兰激动的双手都抖了,对着刘峰说:“峰哥,快快快,赶快将礼品放下,我们回去了。”

        刘峰眉开眼笑的将礼品放在桌子上,随着张兰往外走。

        “玲儿,我们回去了。”

        走出屋子,张兰喊了一声。

        玲儿从屋内出来,一脸的不高兴:“娘,你这是做什么,我刚坐下。”

        张兰对着她招手:“快快快,回家,爹娘回去有要事要做,等以后有机会……不不不,等有一天你富贵了,再来看你大姨她们。”

        玲儿噘着嘴走到她面前。

        张兰一把拉起她,快步地朝着外面走,连个告别的话也没说。

        还是刘峰尴尬的笑了笑:“大姐、姐夫,我们回去了!”

        等顾灼穿好衣服,从屋中出来,只看到马车远去的影子。

        “爹、娘,小姨这是……”

        “你们都去练武,箬儿留下,我有话要问你。”

        顾南说。

        几人去了相伴去了新宅院。

        “箬儿,你告诉爹娘,什么时候去了你小姨家?”

        顾南问。

        “就是前几日,去绣坊归还马车的时候,碰到小姨,非要拉我去她家,我推辞不过,便跟着去了。”

        “她……有没有说什么?”

        张氏试探的问。

        顾雅箬摇头:“没有,只是说让我以后空闲了经常去。”

        张氏白了脸色,慌乱的看向顾南。

        顾南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镇定一些,看向顾雅箬:“箬儿,以后再去你小姨家,给爹娘说一声。”

        “知道了,爹!”

        镇上。

        镇长夫人吃过早饭,梳洗打扮之后,来到明月绣坊。

        伙计殷勤的迎了上去:“夫人,您来了。”

        “你们夫人呢?”

        “夫人在后院。”

        “去喊她,就说我有事要着她。”

        “夫人稍等。”

        伙计飞快的去了后院,柳娘随着就过来了,也没有客套,笑着直接问:“夫人找我何事?”

        镇长夫人神色有些严肃:“我们楼上说吧。”

        柳娘收敛了笑意,伸出手:“夫人楼上请。”

        “你们在下面等着,不必跟上去了。”

        镇长夫人吩咐。

        春香,秋菊应声,一左一右守在了楼梯口。

        “夫人有什么要紧事?”

        两人到了楼上,坐下,柳娘开口问。

        镇长夫人的神色有些不太好,揉了揉自己因为一夜未睡好,有些发疼的额头,问:“柳娘,你可知箬儿姑娘家住何处?”

        柳娘愣了下,试探的问:“夫人,您……”

        镇长夫人叹口气,没有隐瞒她,将皇榜的事说出来,道:“那张凤和箬儿是一个村里的,知道箬儿恰好是那个时辰生的,她便怂恿老爷,想要让她那个妹妹代替箬儿去。”

        柳娘倒抽了一口冷气,惊骇:“那可是欺瞒皇上的大罪,如果露馅了……”

        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镇长夫人也明白,额头更疼了。好半晌才又深深的叹息了一声,道:“当初张家的丫鬟死时,你求我去说情,老爷疑惑,我便撒谎说箬儿是你的亲戚,如今老爷将这件事摆在明面上,无非就是看在你我的交情上,才让我给箬儿姑娘说一声,否则的话……”

        话说到这,顿住。

        柳娘做生意多年,岂能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若是别的女孩,恐怕他们早就直接出手,将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不瞒夫人,箬儿的家我倒是认识,可您这样贸然上门,恐怕会引起她家里人的恐慌。”

        “那怎么办?”

        镇长夫人揉着发疼的额头问。

        她这一夜未睡,脑袋里早已混沌不堪了,除了直接上门,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柳娘想了一会儿,“这样吧,我和夫人一起去,到了那里之后,您先别下马车,我下去跟箬儿说了,让她们家人有个准备以后,您再给她们说。”

        镇长夫人点头:“也只能是如此了。”

        镇长夫人的马车太过华丽,容易引起村里人的注意。柳娘命伙计赶了绣坊的马车出来,两人坐上去,春香和秋菊坐去了前面,伙计赶着马车朝着清水村走去。

        此时张兰的马车已经走了一半路程了。

        马车颠簸,没有睡好的玲儿早已趴在马车的一角,头枕在张兰的腿上睡着了。

        张兰正在坐着美梦,如果玲儿去了京城,入了世子的眼,成了世子妃,那以后她们家可是皇亲国戚了。

        刘峰却有些忧心忡忡,欲言又止。

        张兰沉浸在美梦里,没有注意到他。

        “兰儿!”

        刘峰思量再三开了口。

        张兰看向他。

        “我、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

        张兰白他一眼,刚想呛声,想到玲儿还在马车上,赶紧压低了声音:“峰哥,哪里过了,又不是我们强迫她们的,是她们自己放弃的,与我们有何关系?”

        “可、可是我们这样做,也太……”

        张兰摆手打断他要说的话:“峰哥,这事你别管了……”,说到这,看了玲儿一眼,见她睡的香甜,听不到两人的话声。

        这才又低着声音说:“箬儿虽然也是我们的女儿,但她毕竟从小没有养在我们身边,即使她真的富贵了,我们也沾不上半分,可玲儿不一样了,她若是得了世子的宠,我们可便是真的皇亲国戚了,可以在这清水镇上横着走,就连镇长也要看我们的脸色。”

  /30_30103/17962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