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成了(1更)

        现在的油纸,大多数是用来包易浸染的东西的,没什么花色,千篇一律,都是那种淡黑色的,若是这些香皂不拿去京城卖,自家人用也没什么要紧,可现在拿去卖了,而且顾雅箬还有更大的计划,所以包装上自然还清新脱俗一些。

        闻言看向擎西,道:“需要各种颜色的,红的,黄的,紫色的……”

        “那不可能!”

        话没说完,便被擎西打断,万分肯定的说:“姑娘这是异想天开了,油纸只有一种颜色,哪里能生产出这许多的颜色。”

        李斐一个凉凉的眼神看过去。

        擎西心里一紧,却还是没松口,他这人做事,能做到的绝对不含糊,不能做到的也不会夸大。

        “哦?”

        顾雅箬挑眉,发出一个音节。

        擎西顿时急了,他平日里也是被人追捧的,如今被一个小姑娘这样瞧不起,心里不服气,当即提高了一些声音:“我给你说,顾姑娘,在这大厉国境内,你去打听打听,这油纸的生意,除了我擎西以外,还没有人能比过我去。”

        顾雅箬点头:“这个我信,不过只会生产一种油纸,你这本事也说不上大来。”

        擎西更加的急眼了,眼睛瞪的老大,脱口而出说:“你本事大,你拿出一种带颜色的油纸我看看!”

        话说完,便后悔了,你说他一个做了几十年生意的人,给一个小姑娘置什么气,更何况这个小姑娘还是能让主子吃瘪的人,想到此处,忽然记起刚进门时,福来给他说的话,身体猛然顿住,僵硬的转动脖子看向李斐,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样。

        等看清李斐的脸色,心里咯噔了一下,身上的冷汗当即冒出来了。

        “我若是能制出来如何?”

        顾雅箬笑问。

        擎西转动着脖子看回她,嘴唇动了几动,没有说出话来。

        “给你五成红利!”

        李斐淡淡开口。

        “少爷!”

        擎西什么也顾不上了,惊呼,他们这油纸的生意一年能赚多少银子,怎么能平白给了这小姑娘一半。

        “五成不用了,你们只要保证我以后用的油纸免费就好了。”

        顾雅箬笑着说。

        擎西心里无比的庆幸,这小丫头不算太贪心,没有接受五成的红利,岂不知多年以后,看着顾雅箬每天都从他手里白白运走无法估算的油纸,他无不后悔自己今日瞎了眼。

        “成交!”

        不带李斐开口,擎西急忙开口应下来。

        李斐皱起眉头。

        擎西装作没看到,相比起主子损失很多的银子来说,他一会儿被责罚一顿也算不了什么了。

        顾雅箬站起身,走到李斐用来练字的桌旁,提笔写下了一个方子,道:“你拿着这个,回去试验一番。”

        擎西凑上来,拿起一看,猛然睁大了眼,“这、这、这……”

        一连说了几个这字,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顾雅箬淡然的坐回了椅子上。

        擎西颤着手,想拿起纸张,又怕上面的墨渍未干,晕开了,忙又收回了手。

        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李斐眯起了眼,擎西一向是个稳重的,顾雅箬到底写了什么,能让他如此惊讶。

        “大概需要几日?”

        顾雅箬问。

        擎西盯着方子,还有些没回神,闻言慢了一些才回答:“大概需要十五日左右。”

        顾雅箬点头,“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说完,站起身,眼光转向李斐,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李斐被看的心里发虚,眼神不自在的飘来飘去。

        哼!

        顾雅箬轻哼。

        李斐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顾雅箬什么话也没说,站起来走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李斐脸上露出笑意,似是偷偷松了一口气。

        擎西心思还在方子上,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李斐站起来,走到他身旁,问:“可是有什么不妥?”

        “主、主子。”

        擎西的声音竟然有些发颤:“顾姑娘写的这方子竟然和我们的有六成相像。”

        若不是亲眼所见,若不是顾雅箬是个小姑娘,他一定会认为有人偷走了他们制作油纸的方子。

        李斐没有丝毫意外,既然顾雅箬是来自异世的人,自然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速速回去,尽快按照这个方子将油纸制作出来。”

        “是,主子!”

        擎西伸出手,小心的将干了的纸张拿起来,折叠好,放入自己的怀里。躬身行礼:“属下告退!”

        “小心,别让人注意你的行踪!”

        “是,主子!”

        ……

        一晃几日过去,农忙的日子到了,顾雅箬询问过工人房里的妇人们的意见后,没有给她们放假,先不说做一套内衣,便能挣一两银子,就是缝制香囊的女人们,一天也能挣一百多个铜板,要知道家里的男人出去做工,一天才能二十个,她们一天能挣别人好几天的,所以一早她们便已经商议好了,农忙的时候东家要是不强制,她们便不歇息,大不了等实在忙不开的时候,在附近几个村里雇短工。

        各家各户开始忙碌起来,有忙着收割自己家里的麦子的,还有的趁着自己家的麦子还没熟,来顾家打短工的。

        这一切,顾雅箬都没管,只是喊来阿良,让他登记好每日来做工的人,至于他家里的那几亩地,顾雅箬嘱咐顾灼找几个人帮着收了。

        以往麦子割下来,人们都是用背篓往家里背,今年可不同了,二十辆牛车排成一队,拉着麦子朝着麦场走,那浩浩荡荡的气势,看的附近几个村里来打短工的人羡慕不已。

        如此忙活了十多天后,地里的麦子收割的差不多了,早先打成的麦子也晾干以后放入了新宅院。

        顾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每日一睁眼,第一件事便是倒背着手来新宅院,看看那数不清得粮食,五十多年了,他从未有如此满足过。

        又过了几日,新的作物种上,农忙也算过去了。

        擎西坐着马车拿着制作出来的油纸,满面兴奋的而来,一进新宅院的大门,便高声喊:“主子,做出来了,做出来了,带颜色的油纸做出来了!”

  /30_30103/18123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