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 谎话(2更)

        “是姨母和姨丈来了吗?”

        马氏欢喜的问。

        程明再次点头。

        “箬儿,你在外面等着,我很快就会出来。”

        马氏嘱咐顾雅箬。

        程明微微愣了下,直觉她这话有些不对劲。

        “表哥,走吧,带我去见姨母、姨丈。”

        马氏笑着催促他。

        程明没来及细想下去,转身带着她进去。

        看着马氏进去的背影,顾雅箬眯起了眼睛。

        按理说多年未见,马氏不应该这样说才是,可为什么她说出了这样的话。

        “爹、娘,月儿来了!”

        还未进门,程明喜悦的声音像响起。

        程夫人恨的绞紧了手中的帕子。

        程父和程母则是立刻站了起来,程母三步并作两步,朝着门口走去,声音是压制不住的激动:“月儿在哪儿,快让我看看!”

        马氏走进屋。

        看到走来的程母和自己母亲那几分相似的面容,愣了愣。

        “月儿,真是月儿!”

        程母已经走到了她面前,眼眶发红,情绪激动,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声音里带着哭意:“月儿啊,这些年你跑到哪里去了,可要想死姨母了。”

        话落,大颗大颗的眼泪滴落在马氏的身上。

        马氏也微微红了眼眶,“月儿不孝,让姨母操心了。”

        “你这个傻孩子!”

        程母拍打了下她的后背。

        程父也有些动容:“好了,快别哭了,月儿找到了,你这么多年的心愿终于落下了,这是好事,我们应该高兴,高兴。”

        程明也在一边相劝:“娘,您快别哭了,仔细您的眼睛。”

        “姨母的眼睛……?”

        马氏问。

        程明回答:“这些年没有你的下落,娘每每想起就哭一场,以至于眼睛落下了毛病。”

        “姨母,您快别哭了,我娘在天之灵要是知道了,非心疼坏了不可。”

        马氏急忙劝说。

        不知为什么,程母的身体抖了一下。

        马氏察觉到了,眼里的晦暗一闪而逝。

        程夫人上前来,狠狠瞪了马氏一眼,才扶住程母,温声劝说:“娘,老爷说的对,眼睛要紧,儿媳扶你过去坐下。”

        程母这才放开了马氏,却没有回去坐下,而是紧紧抓住马氏的手:“月儿,让姨母好好看看。”

        说完,睁着泪眼模糊的眼,又仔细打量了马氏一番,眼中的泪又要落下来:“月儿,都怪姨母啊,当年听闻你父母的消息,我们立刻赶了过去,不曾想还是慢了一步啊,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

        “事情都过去了,姨母不必自责,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只要人活着,比什么都强。”

        马氏嘴角带笑的说,眼里却没有一丝热切。

        程夫人脸上的神色顿了一下,转眼看了看马氏的神色,见她神色与刚进门时无异,不知为什么心里却咯噔了一下,生出了不好的感觉。

        程母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意,拉着马氏的手不放开:“月儿,来,你给姨母说说,这些年你是如何过的?”

        马氏任由她拉着手,随着她来到椅子跟前。

        程母坐下。

        程母身边的丫鬟赶紧搬过来另外的椅子,放在马氏身后。

        马氏坐下。

        程母一脸心疼的看着她。

        马氏抿了抿嘴唇,轻描淡写的说:“当年,家里出事以后,我葬了我爹娘,想着去京城找你们,可不小心迷了路,后来我饿昏在路边,被我当家的救起,因为和他有了肌肤接触,没脸再去见表哥,便嫁给了他。”

        “我可怜的月儿啊!”

        程母说着,又落下泪来。

        马氏眼中极快的闪过什么。

        程明愣住。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应该庆幸,月儿没事。”

        程父劝说。

        程母这才再次止住了泪意,擦干净了眼泪,道:“我们接到了漪儿的信,说是明儿给之儿定下了一门乡下的亲事,我和你姨丈这才急匆匆的赶来,这才知道你竟然在这乡下,你说说,我们要是不来,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去找我们?”

        马氏笑了笑,没说话。

        “你这孩子,还真是……”

        程母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程父也是不敢置信:“为什么?”

        “我把记着你们住址的书信弄丢了。”

        马氏淡淡的回答。

        程父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程母抓着马氏的手紧了紧,埋怨:“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粗心……”

        话说了一半,又感觉有些不妥,赶紧转了话锋:“如今我们来了,你这苦日子也算是到头了,明日就跟我们回京,做回你的大小姐。”

        “姨母,不用了,我现在很好。”

        马氏拒绝。

        程母惊愕,又有些不可置信。

        “姨母放心,我是真的很好,在这乡下,虽然日子清贫了些,可我这十多年来,过的舒心,公婆疼我,当家的怜惜我,孩子们孝敬我,我很满足。唯一操心的就是耀儿的亲事,我没想到他竟然喜欢上了之儿,我今日来,就是请求姨母、姨丈应允他们的亲事的。”

        “这……”

        程母和程父对看了一眼。

        程母再次抓紧了她的手,“月儿啊,你是我的亲外甥女,是我姐姐在这世上留下的唯一血脉,按理说,就是你提出天大的要求,我和你姨丈也该答应的,可之儿的亲事确实不妥。她从小在锦衣玉食中长大,先不说她受的住、受不住这乡下的苦,就是她的性子,被我们宠惯坏了,不知道个天高地厚,如果真的和你那孩儿成了亲,他是拘不住之儿的,到时反而给你惹了麻烦,不如这样,这门亲事就作罢吧,我和你姨丈也不会亏了你,这镇上的绣坊归你,另外再给你十万两银子,足够你们全家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的里,你看怎么样?”

        马氏笑着摇头:“多谢姨母了,绣坊和银子我都不想要,还是请您二老答应之儿和耀儿的亲事吧。”

        这样的条件都诱惑不了她,程母有些微微变了脸色,长叹了一口气:“月儿,不瞒你说,我并非是不肯答应之儿和你家孩儿的亲事,实在是,前些日子,我们在京城已经给之儿订好了亲事,对方是京城首富霍家的嫡出公子,样貌家世没得挑。”

  /30_30103/182572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