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 (2更,4300字)

        翌日,守在顾雅箬门口的四人醒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是一个激灵,慌忙站了起来,同时伸出了拳头,就要砸顾雅箬的房门。

        顾雅箬的声音却正好从屋内出来:“白陌,吩咐伙计把早饭送上来,吃过以后,我们去县衙!”

        几人要砸门的手顿住,齐齐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些疼,

        能不疼吗,昨夜他们被迷晕过去以后,横七竖八的躺在房间内,顾雅箬回来以后,硬生生的将他们从房内踢出来的。

        白陌从隔壁房间里出来,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径直下了楼。

        吃过早饭,顾雅箬和白陌出了客栈。

        四人呲牙咧嘴的跟在后面。

        过路的人纷纷好奇的看过来。

        顾雅箬来到药铺,把一张单子放在柜台上:“伙计,麻烦你给抓三副药。”

        伙计原本是想给他们打招呼的,可看到后面跟着的四人,什么话没敢说,赶紧把方子拿起来,等看清上面写的是什么药材的时候,手不自觉的抖了几下,手里的方子差点掉了。

        “姑娘,你真的要抓这些药材?”

        方子上没有别的,都是大补的药材,先不说吃的人受的住受不住,就单单这些药材也不少的银子呢,看小姑娘这穿戴,未必能拿的出来。

        “抓,银子你不用担心,自有人会付。”

        顾雅箬说着,故意回头看了后面的四人一眼。

        伙计顿时明白了,立刻眉开眼笑的去抓药了。

        药抓好,伙计放在柜台上,道,

        “总共是一百六十八两银子。”

        顾雅箬示意,白陌上前拿起药包,两人转身往外走。

        其余四人也跟着转身。

        “哎,你们还没给药钱呢?”

        伙计急忙喊住他们。

        顾雅箬停下脚步,对着四人皱眉:“给银子!”

        四人愣住。

        “怎么,没银子?”

        四人点头。

        顾雅箬瞪眼:“没银子,你们跟着我干嘛?我可是告诉你们,这药我是要带去县衙的,你们小姐的病能不能好,全靠这一副药了,若是耽误了事,你们几个等着坐牢吧。”

        四人同时瑟缩了一下身体,又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开口:“要不,我们去给老爷要些银子?”

        “快去,快去!”

        不等三人开口,顾雅箬立刻说。

        说完了,对追着出来的伙计说:“听到没有,他去取银子,一会儿便回来,你稍等一下,绝对黄不了你。”

        伙计听清楚了,心里却是有些打鼓,既然是县太爷家里的人,不应该缺这点银子啊,怎么会拿不出来?

        顾雅箬说完,转身继续往外走。

        其余几人连忙要跟上。

        伙计伸出手挡在他们的面前:“你们几个不能走,走了这药钱找谁付!”

        “我们要不走,谁给你去取银子。”

        “那只能去一个,剩下得全留下。”

        ……

        顾雅箬却已经出了药铺的门,把手里的药包交给白陌:“拿回客栈放好,把我放在桌子上的三个药包提来。”

        白陌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提着药包几乎是一瞬间不见了人影。

        顾雅箬慢悠悠朝着县衙走。

        还没走到一半,白陌从后面追了上来,低声说:“姑娘,换好了。”

        顾雅箬点了点头,两人来到县衙后院门口。

        看门人点头哈腰的把人领了进去。

        县太爷和夫人一听,顾雅箬来了,对看了一眼,急忙整理好了衣服,吩咐顾雅箬进去。

        一进门,礼都没有行,顾雅箬便说道:“大人,你这府中的人也太小气了,我昨日苦研了一天,才研究出了一个方子,刚才去抓药,你府中的人却拿不出银子来,给人看了这么多年的病,我还从来没有丢过这么大的脸面呢。”

        她这话落,院子里也响起管家的声音:“老爷,刚才王五来报,说是昨日……”

        “给他!”

        县太爷似喜似怒的声音传出来。

        管家愣住,好一会儿才试探着再次开口:“老爷……”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无论要多少银子,都给他!”

        县太爷这次的声音里带了愠怒。

        管家立刻闭紧了嘴,不解的朝着屋内看了一眼,才转身往外走,边走边嘀咕,老爷怎么会知道王五是回来要银子的,难不成早就有人禀报了他。

        屋内。

        顾雅箬说完,县太爷夫人差点喜极而泣,似不敢相信的问:“姑娘,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能治好茹儿的病?”

        “这个完全没有问题。”

        顾雅箬一副胸有成竹的口吻。

        “那可真是太好了!”

        县太爷夫人终是没忍住,她这话一落,眼泪顿时喷涌而出。

        她这个女儿,天生丽质,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过去的许多年她和老爷都以有这个女儿为豪。可谁曾想,一场大病,女儿便成了这副疯癫的模样,差点活活要了她的命。

        县太爷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刚才乍一听顾雅箬说,他心里也是十分的激动,但过了一会儿,他冷静了下来,冷着声音再次确认:“你真的有把握?”

        顾雅箬再次点头:“大人,我若是蒙骗你,你大可命人将我抓入大牢。”

        县太爷眯起眼睛,重新打量了她一番。

        顾雅箬神色坦然的任由他打量。

        半晌,县太爷站起身:“既然如此,你随我们过去吧。”

        县太爷夫人立刻迈出一只脚。

        顾雅箬站着没动:“大人且慢!”

        “还有何事?”

        “我有一个条件!”

        县太爷目光变的凌厉起来:“你和我谈条件?”

        “是!”

        顾雅箬毫无畏惧的看着他。

        “你有资格吗?”

        县太爷看着她的目光有些蔑视。

        顾雅箬嘴角噙了笑意,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你……”

        县太爷气噎,拂了拂袖,又坐了回去。

        “老爷!”

        县太爷夫人祈求的喊他。

        县太爷怒气未消的看她一眼。

        他为官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跟他讲过条件,尤其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这让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

        顾雅箬不急不缓的说了一句。

        屋中陷入沉默。

        好一会儿,县太爷才咬着牙开口:“说!”

        “前几日,有名阿良的童生前来月县迁童生文书,不知怎的,被大人关入了大牢,今日我治好了贵小姐,还请大人放了阿良,并将他的童生文书给他。”

        “阿良?”

        县太爷和夫人对看了一眼,猛然提高了声音问:“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这个大人不必知道,您只说同意还是不同意?”

        强迫阿良只是为了茹儿以后有个依靠,若是茹儿真的能被治好了,又何须嫁给一个穷小子,县太爷几乎是没有考虑的答应:“好,只要你能治好茹儿,我即刻命人放了他。”

        “一言为定!”

        顾雅箬和白陌随着县太爷两人再次来到秦茹院中。

        秦茹坐在桌子边,一旁的小丫鬟正在喂她吃饭。

        秦茹一边吃,一边扔,弄得满屋子都是。

        几人进门,秦茹眼中有一丝光亮闪过,随即又恢复了疯傻的模样。

        县太爷皱眉,呵斥丫鬟:“还不快把屋内收拾干净!”

        丫鬟们不敢怠慢,七手八脚的收拾干净以后,退了下去,连秦茹面前的饭菜都端走了。

        秦茹并没有吵闹。

        县太爷两人却没有注意她的这个异常。

        顾雅箬走到秦茹面前,用身子挡住县太爷两人的视线,对着秦茹眨了眨眼,口中说着:“小姐,我们还做昨日的游戏好不好?”

        秦茹抿唇忍住笑,配合的伸出手。

        顾雅箬装模做样的又把了一会儿脉,松开,“大人,我的随从手里有三副药,你速命人去熬一副过来,记住,要慢火细熬。”

        县太爷吩咐了下去。

        半个时辰后,药熬好,端过来。

        县太爷夫人哄着秦茹喝了下去。

        只是这刚一喝完,县太爷夫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秦茹两眼一闭,昏睡了过去。

        “茹儿!”

        县太爷夫人吓的惊呼,手中的药碗也落在了地上。

        县太爷猛然站起:“来人,将她给我拿下!”

        院中有人应声,随即几个下人冲了进来,将顾雅箬团团围住。

        “大人这是何意?”

        顾雅箬笑问。

        县太爷的声音里带着骇人的杀意:“说,你给茹儿喝了什么?”

        “只是我研制出来的药而已,大人放心,最多一个时辰,贵小姐醒了以后,神智自然便恢复了。”

        “当真?”

        “我怎敢欺骗大人,大人还是稍安勿躁,耐心等一个时辰吧。”

        县太爷挥挥手,下人退了出去。

        县太爷夫人的心也落回了远处,喊了丫鬟进来,扶着秦茹去床上躺好。

        屋内一片寂静。

        屋外也半丝声音也没有,所有的人都放轻了脚步,不敢弄出一点儿动静。

        眼看着一个时辰快到了,县太爷夫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秦茹。

        县太爷脸上也有了期待之色。

        只有顾雅箬一脸悠闲的坐在桌旁。

        屋外伺候的丫鬟们也竖起了耳朵。

        终于,

        “茹儿,你醒了?”

        屋内传出县太爷夫人惊喜的声音。

        县太爷再也坐不住,腾下站起来,走到床边。

        秦茹慢慢的睁开眼睛,眼神里一片清明。

        “茹儿!”

        县太爷夫人眼里有了泪光。

        秦茹的眼睛动了动,看向她,

        “娘!”

        县太爷夫人的眼泪喷涌而出,滴落在秦茹的身上,

        “茹儿,你认识娘了?”

        县太爷的嘴唇也动了动。

        秦茹已然看向他,

        “爹!”

        “哎!”

        县太爷也红了眼眶,声音有些哽咽。

        “我这是怎么了?”

        秦茹有些困惑的问。

        “你生病了,病了好些时日,爹和娘要担心死了。”

        县太爷夫人又哭又笑的说。

        秦茹伸出手,帮着县太爷夫人擦拭眼泪:“娘,您别哭了,女儿这不是好了吗?”

        “对对对,不哭,不哭,娘高兴,高兴!”

        “小姐!”

        一旁的两个小丫鬟也哽咽着喊。

        秦茹看向她们,

        “流兰,春凤!”

        流兰捂住了嘴巴,眼泪从指缝中流下。

        “小姐,您真的好了?”

        春凤哽咽着问。

        秦茹轻轻点头:“这些时日,累坏你们了吧?”

        “奴婢们不累!”

        顾雅箬走上前来。

        秦茹看到她,一愣:“你是……”

        “她是名医!你的病就是她治好的。”

        县太爷夫人介绍。

        秦茹颔首,大家小姐的做派流露无疑:“多谢名医了。”

        “秦小姐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多休息,你们还是尽量不要打扰她,等吃完这三副药后,再休息个十天半个月,基本就能全好了。”

        顾雅箬说完,转身出了屋子。

        “多谢名医了。”

        县太爷夫人欢喜的道谢,紧抓住秦茹的手不放。“夫人,我们也走吧,让茹儿好好休息。”

        县太爷劝说。

        县太爷夫人不舍得放开手,叮嘱了又叮嘱,才随着县太爷出来。

        “来人!”

        刚一出门,县太爷便喊人。

        下人应声过来,“老爷!”

        “去,将那个童生放出来!”

        下人应声而去。

        “多谢大人!”

        顾雅箬谢过之后,也跟着往外走。

        “神医请留步!”

        县太爷夫人急忙喊。

        顾雅箬停下脚步,回头:“夫人,还有事?”

        “茹儿她……”

        县太爷夫人欲言又止。

        顾雅箬却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夫人放心吧,那三副药吃完,贵小姐以后再也不会犯病了!”

        ……

        两人来到牢房门口。

        不大一会儿,阿良便被李老三拖拽了出来。

        白陌急忙上前去扶住他。

        没想到她们还真的把人救出去了,李老三看两人的眼光不一样了。

        顾雅箬没有理会他,吩咐白陌背着阿良直接去了医馆。

        “大夫,麻烦您给看看。”

        白陌一进门便嚷。

        大夫立刻迎上来,看到血肉模糊的阿良,猛抽了一口气,

        “快,把他放到医床上去!”

        白陌小心翼翼的把阿良放在了医床上。

        大夫细细的看过以后,摇头:“他这伤势需要尽快处理,可是他这衣服和皮肉沾到一起了,如若是强行扯开,恐怕会把好不容易长上的伤口再次撕裂。”

        “那怎么办?”

        白陌着急的问。

        “这个……”

        老大夫有些为难。

        “有剪刀吗?”

        顾雅箬问。

        大夫愣了一下,回答:“有!”

        “给我拿一把来。”

        大夫吩咐下去,伙计很快把剪刀拿来。

        “麻烦给我准备几瓶金创药!”

        顾雅箬又说道。

        伙计很快拿了金创药过来。

        顾雅箬接过,交给白陌:“一会儿我说倒,你便全部倒下去!”

        说完,拿起剪刀,就要剪坏阿良的衣服。

        “东家!”

        阿良伸出手,覆在自己的屁股上。

        顾雅箬皱眉。

        阿良脸色红了起来,声音细弱蚊蝇:“让、让大夫来吧!”

        “如果你还想活着回去见你爷爷的话,赶快把手放开!”

        顾雅箬的声音异常的严肃。

        阿良愣了愣,手慢慢的放开,脸朝下,紧紧抵在医床上。

        顾雅箬迅速的把他屁股上的衣服剪开,放下剪刀,两手用力,将连在血肉上的衣服一下扯了下来!

        ------题外话------

        推荐唐七爷女系社会种田文《美夫悍妻:收个妖孽养包子》

        楚芸蕙穿越了,她表示可以理解。

        可是,说好的女主貌美如花,男主赚钱养家在哪里?

        到她身上,却成了男主貌美如花,女主赚钱养家!

        白天辛苦耕耘,晚上还得辛苦耕耘,腰酸背痛还被各种嫌弃~

        当她楚芸蕙是吃素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30_30103/183517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