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 (2更)

        顾雅箬一身寒气进了屋。

        李斐站起身,拉着她的手到了炭盆边,抓着她的两个手在炭盆上方烤了一会儿,感觉她的手不是那么冰凉了,直接领着她到了床边。

        床上的被褥已经铺好,李斐掀起一角,示意顾雅箬躺上去:“忙了半夜,你也累了,赶快躺一会儿。”

        看看平铺在床上的一床被褥,再看看李斐自然的脸色,顾雅箬什么话也没说,弯腰脱掉了鞋子,直接躺了进去。

        她这样爽快,李斐反而愣了愣,他还以为要废一番口舌劝说呢。

        俯身,仔细的帮她掖好被角,李斐去了桌边,拿起桌上的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顾雅箬闭上了眼睛,很快出均匀的呼吸声。

        李斐抬起头,看过去,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后,才放下手里的书,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打开门,走了出去。

        本已睡熟的顾雅箬睁开眼,看着还在微微晃动的门帘,神色莫名。

        院外,福来恭敬的候着。

        “怎么回事?”

        李斐声音低沉,带着微怒。

        “是王妃的障眼法,会依次让那些进了京的女孩子轮流去府里住一阵。”

        李斐凝眉不语。

        福来恭身而立,等着吩咐。

        “传信回京,找个名目处理掉张鸾,动静大一些。”

        “是!”

        李斐转身回了屋中,眼光不由得朝床上看去,见顾雅箬依旧沉睡着,又走回了桌边坐下。

        两个时辰后,天色微亮,院中有了动静。

        顾雅箬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

        李斐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

        顾雅箬抬眼看去,入眼的是他微红的眼睛,猛然坐起身来,蹙眉:“你一夜未睡?”

        她原以为他会去别处休息的,毕竟他们在镇上也有自己的地方。

        “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儿,既然你醒了,起来吧。”

        他刚才听见了李家人说话的声音,本来是想叫醒她的,没想到她自己醒了。

        顾雅箬从床上下来,穿上鞋。

        福来听到动静,端了一盆冒着热气的洗脸水进来,目不斜视的放在了盆架上,又目不斜视的退了出去。

        顾雅箬挑了挑眉,走过去清洗干净自己,梳理好了头,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福来恭立在门边。

        顾雅箬一脚踩在他的脚面上。

        福来疼的咝了一声。

        顾雅箬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福来想抱住脚哀嚎,又硬生生的忍住,他只不过是怕看到不该看到的画面,才目不斜视的,箬儿姑娘这是羞恼了。

        “顾姑娘!”

        李清熙站在院中,声音有些嘶哑的喊她,昨夜气的一夜未睡,今早起来精神有些不济。

        顾雅箬点头:“李大老板。”

        “今日还要叨扰顾姑娘,等那禽兽不如的东西送了合离书以后,我们便会带着大姐回家。”

        顾雅箬再次点头,吩咐青竹等人:“今日焕颜阁关门一天,你们几人收拾好了以后,也放一天假,去镇上随意转转。”

        青竹十人欣喜不已:“谢谢主子!”

        李清熙心里过意不去,焕颜阁可是日进斗金的,如今为了大姐的事,要关门一天,“顾姑娘,焕颜阁今日的损失我们李家补上。”

        “李大老板,您说这话见外了吧,要是没有夫人撑场面,我这焕颜阁能有这么火爆,别说一日不开,就是十日不开也是应该的。”

        屋内,李清兰已经醒来,李父、李母也都在屋内。

        听到顾雅箬的声音,李清兰虚弱的吩咐:“春香,请箬儿进来!”

        春香走到门边,语气恭敬:“箬儿姑娘,夫人请您进来!”

        顾雅箬抬脚走进屋内,来到李清兰床边。

        李清兰还是虚弱不堪,但起色看起来好多了,看她到了床边,脸上有了笑意,

        “箬儿,多谢你救了我。”

        “夫人说的什么话,举手之劳而已,您不必放在心上。”

        李母也开口,说不尽的感激:“顾姑娘对兰儿所作的一切,我们李家会铭记于心,他日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李家人绝无二话。”

        李父也附和的点头,“我们李家虽不是什么簪缨世家,但做生意多年,有些根基,别的不说,这金银上只要你有缺乏的,尽管说话。”

        顾雅箬笑着点头:“好,您二老这话我记下了,他日若有难处,一定会找您去帮忙。”

        “好!”

        ……

        镇衙后院。

        张凤昏迷了小半个时辰以后才醒来,还没睁眼,便想到了镇长质问她之事,骇得猛然弹坐起来,一眼看到镇长坐在屋内的椅子上,吓的魂都飞了,身子哆嗦成一团:“老、老爷!”

        “醒了?”

        镇长声音如常,仿佛昨夜那脸色狰狞质问她的事没生过一般。

        张凤越的害怕了,三两下爬下床来,手脚并用的爬到了镇长面前,急切的解释:“老爷,你听我说,我……”

        “这件事与你无关,都是巧杏那丫头擅自做主,我已经命人把她杖毙了!”

        张凤张着嘴愣住,脑中一片嗡嗡作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镇长皱眉,“怎么,难不成还真的是你指使的?”

        张凤猛然回神,拼命的摆动双手:“不是,不是,是那个丫头自作主张,我一点儿不知情。”

        镇长起身弯腰,扶起她:“我的凤儿一向心地善良,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我昨夜是一时气急攻心了,失了态,你不会怪我吧?”

        “不、不会。”

        张凤有些愣愣的回答。

        “如此最好,我已经命人给你炖了燕窝,你先吃一些,等你吃好了,我有事情给你说。”

        张凤腿软了软,揪紧了镇长的衣服:“老、老爷,你、你有话现在就、就说吧。”

        镇长自当听不出她声音了的骇意,扶着她重新回到了床上,给她盖好被褥,自己也顺势在床边坐了下来,这才开口说道:“昨夜那样对你,老爷我心里愧疚至极,我想过了,我要和李清兰合离,让你做我的夫人,管理这后院。”

        张凤听明白了,也听清楚了,愣怔了一下后,不可置信的嚷出声来:“老爷,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要休弃了李清兰那个贱人?”

        镇长眉头及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瞬时恢复如常,“李家在赵县名气很大,如果休弃了李清兰,对我影响会很大,只能是合离。”

        “老爷,老爷!”

        张凤被这个巨大的喜悦冲昏了头,一连串的叫着人,试图说服镇长:“老爷,就算李家在赵县有名望如何,等鸾儿成了世子妃,你青云直上以后,别说一个李家,就是县太爷见了你也得下跪,我们不用惧他,你尽管休,让李清兰那个贱人以后再也抬不起头来。”

        镇长眼里的厌恶一闪而过,张凤这个蠢样,以后自己就算是高升了,也会是自己的绊脚石,却还是温和着诱哄:“凤儿,李家家大业大,我如果休弃了李清兰,什么也捞不到,但若是合离,我可以趁机从他们手中敲诈一笔,以备我们以后打点用。”

        李清兰的嫁妆有不少,这些年李家也时不时的贴补她一些,少说也有二三十万银子,这些足够他以后打点用。

        敲诈两字入耳,张凤眼睛亮了亮,但她想除掉李清兰的心思由来已久,就这样放过她,实在是出不了心里的这口恶气,瞬间想到了另一个主意:“老爷,那个贱人想要合离可以,但着合离书你必须当着镇上众人的面甩给她,让她受尽众人嘲讽,从此以后再也无颜出来贱人。”

        说完,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最好能让她羞愤而死。”

        她跟了老爷这么多年,一直在李清兰欺压之下,就算她给老爷生了儿子,也没有改变自己的地位,连这次老爷想要抬她为平妻,李清兰这个贱人都不愿意,她这次倒要看看,在镇上众人面前,被老爷甩了合离书,她还有没有那种趾高气昂的气势。

        张凤满心以为镇长会答应了,谁知镇长的脸色却沉了下去,张凤心里一慌,脱口问:“老爷,你是不是舍不得和她合离。”

        当然舍不得,但凡有一点儿微弱的希望,镇长也不会这样轻易罢手,但他从小在李家长大,知道李父的脾性,决定的事,永远不可能更改的,况且兰儿也对他死了心,他无力改变他们的想法,只得被迫接受合离的事实。

        心里这样想,却是摇了摇头:“没有什么舍得舍不得,这么多年,她一无所出,我待她一如既往,这次只不过是为了我的仕途,让她做一下让步,她竟然不可,我对她已经失望之极。”

        张凤脸上一喜,“那、老爷……”

        “凤儿。”

        镇长打断她要说的话:“老爷我为镇长这几年,一直是温和处事,给镇上的百姓留下的印象不错,若是当着百姓的面甩给她合离书,不免被人诟病,为了她那样的人毁了我的名声,不值得。听老爷的话,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等天光大亮以后,我便写好了合离书送去,以后这后院便交给你打理了。”

        打理后院几字入耳,张凤乐昏了头,当即什么别的念头也没有了,急忙应声道:“老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后院打理的井井有条,让您没有后顾之忧。”

        镇长去了书房,一直坐到天光大亮,才提笔写下了合离书,揣在身上,一个下人也没带,径直来到焕颜阁后院门口。

        院门关着,隐隐约约听到里面的说话声。

        镇长深吸了几口气,敲了敲门。

        青竹急忙过来开门。

        镇长走了进去。

        看到是他,院中的李清熙变了脸色,大步迎上来,挡住他进去的脚步:“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吧!?”

        镇长被迫停下脚步,挤出一点儿笑容:“熙弟……”

        “大人别这样称呼我,我受不起!”

        李清熙怼了回去。

        镇长噎了噎,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合离书我带来了,我想亲自交给兰儿。”

        “不必了,她现在不想看到你。”

        李清熙说着,将手伸到了他面前。

        镇长没给他。

        两人僵持着。

        “熙儿,让他进来!”

        屋内传出李父的声音。

        李清熙无法,只得让开了身体。

        镇长走进屋内。

        屋内只有李父、李母,以及李清兰三人。

        “爹、娘!”

        镇长恭敬的喊人。

        李父没应。

        李母忍了忍,没忍住,开了口:“秦大人,你这称呼我们担当不起,今日以后,你和我们李家桥归桥,路归路,自此再也没有瓜葛,至于那些年的过往,我们也不会再提及。”

        “娘,你们二老养育了孩儿一场,孩儿……”

        镇长话没说完,被李父打断:“为了你以后的仕途着想,这样的话以后切莫再说了。”

        一个外姓人,被李家从小养大,娶了人家视若掌上明珠的女儿,最后为了升官差点害死她,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镇长别说升迁了,就是镇长的职位也会保不住。

        李父的这句话正好说在了镇长的软肋上,镇长后面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

        李父伸出手。

        镇长手紧了紧,最终还是把合离书拿了出来,交给了他。

        李父打开,看了一遍,合上,拿起桌上早就备好的银票递到他面前:“这是五万两的银票,自当买断我们多年的情份,从此李家人口中不会再有秦昊这个人的名字出现,希望你以后也好自为之。”

        “爹……”

        “喊我李老爷吧!”

        李父说着,把银票往前递了递。

        镇长垂在双侧的手紧了又紧,最终还是抬起来,接了过去。

        李父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我、我想给兰儿说几句话!”

        将银票紧紧的攥在手里,镇长请求。

        李父摆手:“不必了,兰儿现在身体虚弱,受不得刺激。”

        随后,扬声对着外面喊:“熙儿,送客!”

        李清熙推门进来,不客气的撵人:“秦大人,请走吧!”

        镇长嘴唇动了动,看了被李母挡住的李清兰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李清熙跟在他身后,等他出了院门,咣的一声把院门重重的关上。

        镇长的脚步顿了顿,手里的银票几乎被他捏碎。

        “爹,你怎么还会给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五万两银票?”

  /30_30103/185836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