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我错了(1更)

        “嘘……”

        顾雅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顾灼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两人回到了窗户边。

        媒婆已然到了赵小姐面前,对她说着什么。

        赵小姐听完,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旁边的那位胖小姐还是依旧吃得欢快。

        媒婆似乎是微微叹了口气,也对她说了些什么,那位胖小姐赶紧将手里的糖人塞到身后丫鬟的手里,对着另一名丫鬟腆了腆脸,丫鬟赶紧拿着手里的帕子给她擦拭干净后,几人这才朝着酒楼走来。

        顾雅箬回到了椅子上坐下。

        顾灼抿了抿嘴唇,坐在了她身边。

        外面响起了上楼的脚步声。

        顾雅箬端坐着没动。

        雅间的门被打开,媒婆先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顾公子,顾姑娘,人来了!”

        说完,让开身体。

        赵小姐走了进来。

        顾雅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赵小姐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抬眼看过来,看清是她们,惊喜不已。

        “顾姑娘,你们怎么在这?”

        “咚!”

        她这话落,媒婆脚下一软,身体踉跄着撞到了门框上,“你、你们认识?”

        “李若琳李小姐,我们有生意上的来往。”

        顾雅箬笑容灿烂的解释。

        媒婆眼前有些发黑。

        “认识?那就太好了!”

        胖小姐随后跟着进了门,听到她们的话,高兴不已。

        “你是……”

        顾雅箬眯了眯眼睛。

        “我是赵如芸,若琳是我的好朋友,我爹说你们今日过来相看,让我找了她过来作伴。”

        赵如芸没什么心机的回答。

        “是……吗?”

        顾雅箬拉长了声音,看向媒婆。

        媒婆老脸涨红,眼神躲闪。

        赵如芸却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回答“当然!”

        “可有人跟我说,李小姐才是今日我们相看的赵小姐,至于你,是来壮胆的。”

        李若琳瞬间白了脸。

        媒婆脸上出了细汗。

        “谁这样说的?”

        赵如芸说着,挽起袖子,大有谁敢承认便把人揍一顿的架势。

        “小、小姐。”

        媒婆牙齿开始打颤。

        赵如芸看向她,还很奇怪“张媒婆,你这是怎么了?”

        噗通!

        媒婆跌坐在地上,慌张的解释,

        “是、是、是赵老爷让我这样说的,不关我的事!”

        赵如芸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我爹让你说什么了?”

        “说、说,说李小姐才是您。”

        赵如芸瞪大眼“你们怎么可以欺骗人?”

        媒婆想叫她祖宗的心都有了,她这个模样,就算赵老爷许了无数的嫁妆,整个赵县也没一个人敢娶她的,好不容易找了顾家这个乡下还算富裕的人家,要是不骗人,人家能相中她吗?

        “更何况,我和若琳是好朋友,你们这样做,让我们以后还怎么相处?”

        赵如芸继续问。

        媒婆冷汗涔涔的答不上话来。

        顾雅箬站了起来“赵小姐,很抱歉今日打扰您,但是你们赵家欺骗在先,这门亲事,就此作罢。”

        赵如芸看也没看顾灼,豪爽的回答“当然得作罢,这样糊弄来的亲事就是你们同意我也不嫁。”

        顾雅箬暗道了一声可惜,赵小姐这豪爽的性格倒是很合她的胃口,若不是赵老爷用这样的手段糊弄了她们,也许她真的会考虑让自己大哥娶了她,至于胖什么的,她有的是办法让她减下去。

        顾灼也站了起来,眼光在窘迫不已的李若琳身上掠过。

        顾雅箬看在眼里,心里一动,笑意吟吟的开了口“李小姐,不知你姑姑现在如何了,正巧我们今日过来了,想过去看看她。”

        李若琳气愤的很,她和赵如芸是多年的好朋友。

        前两日,如芸去家中找她,说是赵老爷给如芸说了一门亲事,对方要来相看,如芸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想让她陪着过来。

        她没有多想,应了下来,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用她来糊弄人的,要不是她和顾雅箬两人熟知,今日这亲事说不定就成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赵如芸也跟着欺骗她了呢,现在听了如芸的话以后,才知道如芸也是个不知情的。气愤下去了一些,但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听闻了顾雅箬的话,脸色才舒缓了一些,对着两人点了点头“姑姑已经好多了,也时常念叨顾姑娘,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顾雅箬点头,抬脚走出雅间,顾灼跟在她身后。

        李若琳站着没动,等两人下了楼以后,才沉着脸色对赵小姐说“如芸,我看,我们以后也没有交往的必要了。”

        说完,大步走出雅间,噔噔噔的下了楼。

        赵小姐有些傻眼,随即反应过来她是生气了,一脚踢在了媒婆身上“你这个死东西,害惨我了!”

        李若琳出了酒楼,顾灼牵着马车等着了。

        李若琳深吸一口气“顾公子,对不起,今日之事我确实不知道,我……”

        顾雅箬上前来,挽住她的胳膊,打断了她后面的话,笑着说道“李小姐,应该我们感谢你,要不是你,我们说不定会被糊弄过去,稀里糊涂的应下了这门亲事。”

        李若琳愣了愣“你们……不怪我?”

        “当然不怪,我不说了吗,我们还要感谢你。”

        顾雅箬说着,拉了拉她的胳膊“走吧,上马车,我们去你家里。”

        李若琳正要跟着上马车。

        赵熙领着五六名下人晃晃荡荡而来。

        寒冬腊月的天气,赵熙手里拿着一把折叠起的扇子,边走边在手里晃荡着,看到酒楼前停了辆马车,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莫名的觉得有些熟悉,还没等细想呢,一眼看到马车旁的李若琳,眼光亮了亮“李小姐,你……”

        话声在看到她身边的顾雅箬时顿了顿,随后尖叫“死丫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灼绷紧了身体。

        顾雅箬凝眉。

        赵熙却已经扔掉了手里的扇子,挽胳膊捋袖子“死丫头,既然你送上门来了,今天我若不打断你的胳膊腿,我以后跟你姓。”

        “别,我们顾家可没有你这样的斯文败类!”

        顾雅箬面色无异的说。

        赵熙鼻子差点气歪了,对着身后下人挥手“你们几个,都给我上,谁伤了这个死丫头,我赏银五十两!”

        几人刚要动。

        “大哥,你要做什么?”

        赵小姐从酒楼内冲出来,挡在顾雅箬和李若琳面前。

        “芸儿,你带着李小姐闪开,我和这个死丫头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今日不报回来,我誓不为人!”

        顾雅箬那日命人将他扔进沟里,赵老爷也跟着跳了下去,原本赵熙滚到沟底后,是没事的,可被他爹圆滚滚身体一压,差点被压死,好不容易被人抬上来以后,足足在家里躺了一个月才能出门,现在看到顾雅箬,新仇旧恨加在了一起,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赵熙脑中瞬间想了无数种收拾顾雅箬的办法。

        赵如芸身材肥胖,往顾雅箬和李若琳两人前面一档,完完全全的挡住了两人,听闻了赵熙的话,瞪起了眼睛“大哥,这是爹给我找的夫婿,今天过来相看的,你若是敢对他们出手,我跟你没完。”

        赵熙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不可置信的嚷“你再说一遍,她们是来相看你的?”

        随后没等赵如芸回答,又立刻问“她们是清水镇的顾家?”

        赵如芸还不知道顾雅箬两人的名字,愣了一愣。

        媒婆软着腿从酒楼内出来“赵公子说的没错,她们确实是清水镇的顾家人。”

        赵熙有些傻眼。

        顾雅箬小小年纪,便开了焕颜阁,不但是清水县的人全部知晓,就连他们这相隔不远的赵县的人也都知道,他爹这才动了心思。一个是因为据说焕颜阁生意太火了,能日进斗金。他爹想着要是结成了这门亲事,以后他们也可以在赵县开个焕颜阁,另一个就是自己的小妹长的太胖了,又贪吃,在这赵县说不上人家,顾家离得远,凭着媒婆得那张能把死的说活了的嘴,一定能促成此事,可他万万没想到,顾雅箬就是那焕颜阁的主人。

        赵熙咽了咽口水“你、你们真是那个顾家?”

        “哪个?”

        顾雅箬问。

        “就、就是开焕颜阁的顾家?”

        顾雅箬点头“不错,就是我们。”

        “那、那、那……”

        顾雅箬直言道“抱歉,另妹太与众不同了,我们没有相中!”

        “没相中?”

        赵熙猛然拔高了声音,引得过路的人纷纷看过来。

        赵如芸羞恼的跺脚“大哥,你这么大声做什么?”

        赵熙也意识到自己声音有些大了,压低了一些,带着质问“你们凭什么没有相中,我小妹哪里不好了?”

        顾雅箬懒得跟他纠缠,给他留了几分情面“哪里都好,就是不合我大哥的眼缘。”

        赵熙的目光这才落到顾灼的身上,看他黑不溜秋,个头也不高,不屑道“就是这个磕碜的东西?”

        顾雅箬脸色沉了下去。

        赵熙没有察觉到,收回视线,看向顾雅箬“死丫头,你们来时没有照过镜子吧,就凭他这个模样,还敢说相不中我小妹?”

        顾雅箬从赵如芸身后走了出来,沉着脸色一步步地逼近赵熙。

        上次被扔下沟里的阴影还在,赵熙心里有些恐慌,但想到今日福来没有跟着,她身边没有了帮手,自己还能怕她?遂有了底气,挺直了腰杆,喝问“死丫头,你想干什么?”

        顾雅箬在他面前一步远的地方站定,眼光淡淡的看着他“赵公子,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说一百遍也是,就他这个癞蛤蟆样,还相不中……”

        话声猛然顿住,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紧紧扼住自己喉咙的那只小手。

        “你们赵家欺骗在先,妄想用李小姐瞒天过海,我们兄妹两人顾及你们赵家的脸面,没大肆宣扬,你不但不收敛,还敢诋毁我大哥。姓赵的,你当真以为我们是那么好欺负吗?”

        说着,手上用力,赵熙顿时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

        众人被顾雅箬突然的举动吓傻了,全部呆愣在原地,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顾灼抿着嘴唇,手里得缰绳握的紧紧的。

        赵熙脸色霎时没了血色,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

        “顾姑娘!”

        还是媒婆先反应过来,失口惊喊。

        被她这一声惊醒,赵熙身后的下人也反应过来,当即将顾雅箬和赵熙两人团团围住,叫喝“放开我们少爷!”

        顾雅箬一个淡淡的眼神扫过去,几人顿时感觉一股凌厉的杀气扑面而来,吓得心里发颤,脚下发软,顿时没有了声音。

        李若琳早就呆住了,和顾雅箬打了无数次交道,每次她都是笑意吟吟的,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这副骇然的模样。

        “顾、顾、顾姑娘!”

        媒婆结巴着喊人,小心翼翼的上前来,极力挤出一抹笑容“赵、赵公子也是无心的,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放他一马。”

        “赵公子,你说呢?”

        顾雅箬脸上带着笑意,声音却是无比的阴冷。

        赵熙想打寒颤,都不敢,怕自己一动,顾雅箬掐断他的喉咙,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我、我、我……!”

        “你放开我大哥!”

        赵如芸反应过来,扭动着肥胖的身体到了两人面前,伸出手掰扯着顾雅箬的手。

        顾雅箬的手纹丝不动,越发掐紧了赵熙。

        赵熙是真的喘不上气来了。

        “小、小妹,你……”

        眼看着他翻起了白眼,赵如芸急了,手脚并用的对着顾雅箬攻击,“你放开我大哥,你放开我大哥!”

        顾灼扔掉了手里的缰绳,大步上前来,一把钳制住了她,任凭赵如芸如何挣扎,也挣脱不了他的钳制,赵如芸急了,张嘴朝着他的手咬了下去。

        顾灼疼的皱了下眉头,仍然是紧紧的抓住她。

        “赵公子,你说呢?”

        顾雅箬又逼问了一句。

        赵熙撑不住了,从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我、我错了!”

        顾雅箬手微微松开了一些“赵公子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我错了!”

        赵熙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嘶喊出这一句。

        顾雅箬松开手,赵熙软绵绵的瘫坐在地上。

        ------题外话------

        推荐《农家悍妻冲喜相公宠上天》广绫

        简介白薇是华夏颇负盛名的玉雕大师,一朝穿越在穷山恶水的村庄,成了被未婚夫抛弃投井自尽的小村姑。

        处境不尽人意,凭借一双巧手,点石成金。

        撕极品,虐渣渣,带着全家脱贫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倒插门的便宜相公,严厉古板,对她颇为嫌弃。

        “白薇,在人前不能露脚!”

        她举起白嫩的小脚丫,在他腿上蹭了蹭,“你帮我穿鞋?”

        “白薇,在人前不能抱着我的手臂!”

        她扑进他怀里,抬头亲亲他的下巴,“那这样呢?”

        “白薇,在我面前不能袒胸露臂!”

        她推倒他,跨坐在他身上,解开清凉的罗衫,“露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沈遇……真香!

  /30_30103/186028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