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赵熙的设计(2更)

        白陌调转马头,朝着李家而去。

        赵如芸的车夫看到了,愣了下,才慌着声音禀报“小姐,他们不是去县衙!”

        赵如芸“唰”下掀开帘子,见前面马车真的改了方向,气的浑身抖“追,给我追上他们!”

        车夫急忙狠命抽打马儿,追了上去。可他哪里追得上白陌,一直追到李家门口,白陌马车停下,他才追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如芸没等马车停稳,从马车上跳下来,追在顾雅箬身后质问。

        顾雅箬边往院子里走,边回答她“赵小姐跟着来看看便知道了。”

        拎着人进了门,吩咐6猛“你去主院请姑姑过来!”

        又吩咐白陌“把他拎去姑姑的院子里。”

        院子里没人,白陌将掌柜的扔在地上。

        李清兰带着春香和秋菊匆匆而来,看到院中情形,微愣了下“这是……”

        “这是我家酒楼掌柜的,她非说是他绑架的琳儿。”

        赵如芸气的直跺脚,指着顾雅箬恨恨的说。

        “是不是,我们问一下不就知道了。”

        顾雅箬示意,白陌去旁边打了一桶水来,泼到掌柜的身上。

        “你们太过分了!”

        赵如芸想要冲过去,被6猛挡住,声音不大,却带着渗人的寒意“赵小姐,我们姑娘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你稍安勿躁,等着看就是了。”

        “你敢拦我?”

        赵如芸举高了肥胖的小手。

        6猛声音越冷“赵小姐如果不想手断了话,最好收回去!”

        赵如芸硬生生打了个颤,收了回去。

        掌柜的被泼醒,冻得直抖。

        顾雅箬在他面前顿下,脸上带着冷笑“是你自己说,还是我用手段?”

        “说、说什、什么?”

        掌柜的牙齿打颤。

        顾雅箬点头“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罢,站起身“交给你们了?”

        白陌几人上前。

        院子里响起掌柜的哀嚎声。

        赵如芸气的直跳“你们太过分了,我跟你们没完!”

        李清兰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箬儿既然说是他,就一定是他,绝不会冤枉了他,一想到是掌柜的绑了琳儿,李清兰都恨的上去踹了他几脚了。

        “我说,我说!”

        掌柜的扛不住了,松了口。

        赵如芸愣住。

        顾雅箬嘴角上翘,勾起笑,再次走到他面前“说吧,是谁指使你绑了李小姐?”

        “不是我,不是我,是少爷!”

        掌柜的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被打断了一般,喘口气都疼。

        “你说什么?”

        “不可能!”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是李清兰的,说话的功夫一个大步到了掌柜的面前。另一道是赵如芸的,掌柜的话落,她一把推开了挡在身前的6猛,也到了掌柜的面前。

        掌柜的蜷缩成一团,声音打颤“是真的,少爷早就让我注意小姐的动向,说一旦现她跟李小姐在一块便禀报与他。昨日小姐去了酒楼,我试探地问了一下,她果然是请的李小姐,我便给少爷送了信,至于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赵熙这个畜生!”

        李清兰骂了一句,吩咐春香“去,快去告诉舅老爷,让他带着人去赵家找人!”

        春香转头飞快的往外跑。

        顾雅箬早已吩咐“白陌,你带着人一起去,如果有人敢阻拦,往死里打!”

        “我大哥不在府里!”

        赵如芸回神,赶忙说。

        “他去了哪儿?”

        顾雅箬声音沉。

        赵如芸摇头“我不知道!”

        “白陌,你带众人去找。姑姑,你派人将他送去县衙!”

        顾雅箬吩咐着往外走。

        赵熙既然不在府里,那李若琳藏在赵府的可能性很小,要想快的找到人,只能动用李斐的暗卫了。

        李斐始终坐在马车里没有出来,顾雅箬急匆匆的出了大门后,到了马车边,掀开车帘“李小姐应该是被赵熙劫走了,你让你的人去县城周围查看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

        李斐敲了敲车厢,

        几道身影朝着四方跃去。

        顾雅箬也同时上了马车“去赵家!”

        月曦一直监视在赵家门口,看白陌几人急匆匆而来,料定了是找到了什么证据,从暗中出来。

        “月曦姑娘,李小姐是被赵熙绑架了,姑娘命我们进赵府搜查!”

        白陌一边飞奔一边与她说话,眨眼间,几人到了赵府门,径直朝着里闯。

        门房出来阻拦“哎,你们……”

        被三当家的一脚踢飞了出去。

        哗啦啦的一下进来五六个人,个个跟土匪一样,院中的丫鬟吓坏了,纷纷尖叫。

        6猛随手抓住了一名丫鬟“赵熙那个狗东西的院子在哪儿?”

        丫鬟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指着西北的一个方向。

        白陌几人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府中的下人闻声围上来,个个手持棍棒。

        赵家财大势大,雇佣的下人自然也不少,有个四五十个,将白陌几人团团围住。

        白陌几人二话不说,直接开打。

        赵老爷得了禀报,拖着肥胖的身子出来,看到院中的情形,气的胡子直接翘了起来“你们是什么人?竟敢跑到我赵府撒野?”

        “赵老爷!”

        顾雅箬进了门,沉着小脸喊人。

        赵老爷眼睛猛然瞪大“是你?”

        “你酒楼的掌柜的已经招了,是赵熙派人绑了李小姐,若不想你赵家自此灭了门,赶快把人交出来!”

        “你休要胡说八道,我熙儿是要科考的人,岂能看上李家那不入流商户家的丫头,再不让你的人住手,咱们县衙见!”

        在自己的地盘,又是顾雅箬先挑衅的,赵老爷底气很足,丝毫不惧畏她。甚至还挺了挺自己的胸膛,跟她示威。

        “月曦!”

        月曦纵身跃起,还没等赵老爷反应过来,手中的剑抵在了他的脖颈上。

        “谁敢再动一下,我要了他的命!”

        顾雅箬声音充满杀意,回荡在赵府所有下人的耳边。

        下人们愣住了,手持着棍棒谁也不敢再乱动。

        “爹!”

        随后回来的赵如芸惊呼一声,跑上前去,想要推开月曦又不敢,对她大嚷“你放开我爹!”

        “只要赵老爷老老实实的,我们不会伤害他,赵小姐,还是让你的人让开吧。”

        赵如芸赶紧吩咐所有的下人,“你们去把家里所有的地方都搜一遍,柴房和废弃的院落也不要放过。”

        “芸儿!”

        赵老爷气的胡子翘的笔直,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胳膊肘竟往外拐。

        赵如芸跺脚“爹,大哥昨天把琳儿绑走了,县衙现在正到处找人呢。”

        “你胡说,熙儿不可能做那样的事!”

        赵老爷还是不承认。李家那个丫头,虽然有几分姿色,还入不了赵熙的眼,一定是他们弄错了。

        赵如芸急得不行“我不给你说了,我去大哥院子里看看!”

        说完,扭着肥胖的身子跑了。

        赵老爷,……

        气的眼前阵阵黑,这个不孝女,不知道先把他救下来吗,没看到他的双腿已经在不住的打颤了。

        赵熙的院子里被翻个底朝天,赵家所有能藏人的地方也被翻遍了,什么也没找到。

        白陌等人回来禀报。

        顾雅箬脸色更加的阴沉了,开口,“赵老爷,如果你告诉我赵熙去了哪儿,我可以让李家求情,让县太爷放他一马。”

        哼!

        赵老爷用鼻子眼哼了一下,料定了赵熙不会干出这样的事,一定是顾家和李家合起伙来栽赃给熙儿,想要趁机把自己的生意击垮,门都没有!

        下人们也66续续的回来,纷纷摇头。

        赵老爷更加的得意。

        赵如芸喘着大气跑过来,眼光在所有下人的脸上掠过,最后停留在拦住不让她出门的下人脸上,指着他“你出来!”

        下人一直躲在众人身后,为的就是不让她看到自己。听到她喊自己,腿脚软的来到她面前“小、小姐!”

        “我大哥去哪了?”

        “小,小的不知道!”

        “你这个狗奴才,”

        赵如芸一巴掌呼了过去“还不快说,你想害死我大哥是不是?”

        她着一巴掌用的力气极重,下人本来就腿脚软,一下被她打倒在地上。

        赵如芸平日里笑嘻嘻的,下人们还没有看到过她打过人,一时间全部心里颤,腿脚软。

        “小姐,我真的是不知道。”

        下人捂住半边脸,还在强辩。

        白陌走上前去“赵小姐,交给我吧!”

        说罢,一家踩在下人的膝盖骨上,用力。

        下人哀嚎出声。

        “我说,我说!少爷在城外的庄子上!”

        ……

        与此同时,城外一处破旧的房屋内,屋内也十分简陋,只有一张破旧的桌子,两条瘸了腿的破旧凳子,一张简陋的木头床,此刻赵熙倚在床头,头侧歪着,静静的看着床里侧的李若琳。

        李若琳闭着眼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半敞着,裸露的地方青痕点点。

        赵熙的手放在她的脸上,从上到下轻轻的划过,划过她的脖颈,最后停在她裸露的肌肤上,声音轻柔,似怕吓到她一样“放心,再过两日,我便送你回去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谁也别想把你抢走!”

        李若琳毫无反应,对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

        掌柜的被送去了县衙,把话又交待了一遍,县太爷大惊,立刻命衙役过来拿人。

        衙役拿着锁链,还没有到李家门口,便看到顾雅箬几人从赵家匆匆忙忙出来,坐上了马车,还没等他们靠近,马车已经飞快的赶走了。

        衙役有些疑惑,这县里凡是有钱人家的马车他们几乎都认识,只要打他们眼前过,他们便知道是谁家的,可过去的这辆马车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还是从赵家出来的,心里一凛,想到了什么,拿着铁链跟在后面拼命的追赶“站住,给我站住!”

        顾雅箬心急如焚,一天一夜了,也不知道赵熙那个畜生把李若琳如何了,忍不住催促福来“再赶得快一些。”

        福来赶得车轮子都要飞起来了,两刻钟后,到了赵如芸说的庄子。

        马车还没停稳,顾雅箬扯着李斐得胳膊下来“我们分头去找!”

        白陌几人赶得马车还没影,只能是他们几人亲自去找。

        福来赶紧把缰绳拴在了庄子前的大树上,也跟着进去。

        怕惊动里面的人,四人直接从墙头跃了进去。

        庄子很大,四人正要分头去找,忽然狗叫声响起,看守庄子的人从屋内出来,看到他们,惊了下,喝问“你们是谁?”

        福来如鬼魅般迅到了他面前,掐住他的脖子,冷声问“赵熙呢?他藏在哪儿?”

        看庄子的人吓的脸色苍白,嘴唇抖“少、少爷不、不在这!”

        ……

        庄子不远处的一个隐蔽处,一双眼睛将刚才生的一切全部看在了眼里,立刻转身,朝着东边跑去,跑出去了大概有三四里路,左右看看,没有人注意,走到一处破旧的房子前,敲了敲门。

        “谁?”

        里面传出压低的喝问声。

        “我。”

        门被打开,来人迅的闪身进去,开门的人探出头来,四下看了几眼,见没有人跟随,这才放心的把门关上。

        “少爷呢?”

        “在屋内。”

        来人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赵熙的声音似乎带着魇足。

        来人动作很轻的推门进去,头也不敢抬“少爷,果真如你所料,他们真的去了庄子上。”

        劫了李若琳后,他们原本是打算去庄子上的,可刚到庄子边上,少爷又改了主意,让他们寻了这么一处破旧的房子,住下。

        赵熙露出冷笑,顾雅箬那个死丫头手下有人,自然很快就会查到他的头上,必定会去庄子里搜查,他这才临时改变主意,让身边的人找了这处破旧的宅院,就算是想破了头,他们也想不到他竟然会住到这种地方,等三日过后,他便会带着昏迷不醒的李若琳回去,告诉众人他是在出去散心的路上碰到的她,到时候李若琳名声尽毁,再也无一人敢上门提亲,他便可以乘虚而入,求娶了她。

        至于顾雅箬等人,不用想也知道她们会对自己家做什么,不过不急,这一切等他回去都会讨还回来。

        “你们给我等着!”

        赵熙咬呀切齿,神色狰狞。

  /30_30103/186977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