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 欢喜(1更)

        “顾姑娘,你的意思是……?”

        “您等着瞧吧!”

        县衙的大堂上,

        赵有财心情很好的站着,等着李家来人。

        赵熙躺在一张床上,被十多个家丁抬过来的。

        这样大的架势,惹起了众人的好奇,众人一步步的跟着后面,过来看热闹。

        看着一张大床占据在大堂上,县太爷鼻子差点气歪了,他这是来过堂了,还是来给自己示威了。

        赵有财做了多年生意,察言观色的本领还是有的,看县太爷脸色不高兴,悄咪咪的凑上了前去,把一张银票用袖子遮盖着推到了县太爷面前,态度谦恭的赔着罪:“大人,并非是熙儿不想下来,实在是熙儿被打的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下不来了啊。”

        赵熙伤势如何,县太爷那日看的一清二楚,再看到赵有财露出来的银票一角,那个大大的“伍”字,脸色舒缓了一些。也用袖子压住银票,悄悄的挪回了自己这边,迅的塞进自己袖子里。

        李清熙自己来的,就连下人也没带一个。

        来到堂上,给县太爷行了礼,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半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赵家父子两人。

        看他上来没有大喊大嚷,县太爷颇为满意,拍惊堂木的力气都小了许多,扬着声音道:“前几日,赵熙绑架了李家小姐,本应当时便审理出来,无奈赵公子只剩下一口气,本老爷怕赵府断了这唯一的血脉,便网开一面,让他回家救治,今日公开审理他一案。”

        “多谢大人为草民小女作主!”

        他话音未落,李清熙立刻高声说了一句。

        县太爷的胡子翘了翘,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眼光落在了赵熙身上,问:“赵熙,对你绑了李小姐一事,你是否承认?”

        “大人,草民承认。”

        赵熙答应的异常痛快。

        县太爷和看热闹的人均是愣了愣,他们都以为赵熙会直接扛到底呢,打死不承认,毕竟若是承认了,对他的名声,还是赵家的名声会有极大的影响。

        赵熙嘴角却是扯出一抹算计的笑,事实存在,即使他再狡辩也没用,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县太爷一片惊堂木,假意起了怒色:“好你个赵熙,在本大人的管辖内,竟然做出如此让人不齿的事,今日若是不重重的处罚你,恐难消众人心头之恨。”

        “大人!”

        赵熙慌忙动了动身体,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疼的呲牙咧嘴,还不忘为自己辩解:“大人,草民做下此等糊涂事,乃是因为对李小姐倾慕许久,本已找了媒婆去李家提亲的,李家也答应了考虑一番,没想到李家转身便给她定下亲事,草民一时心里着急,才出现此下策的,还望大人明察。”

        人群一片哗然,原来不是因为生意之争,而是因为倾慕李小姐。这样说的话,冲动之下做出这样的事也情有可原。

        李清熙垂在身侧的手握得死死的,手上的青筋都突了起来,若不是来时顾雅箬嘱咐了他,要冷静,他这是时候早就冲上去打死这个不要脸的畜生了。

        “而且……”

        赵熙又突然扬高了声音,见众人的眼光都落在了着急身上,这才不急不缓的说出来:“我并未对李小姐做什么逾越之事。”

        轰!

        这下众人炸开了锅。

        把人掳去一天一夜,竟然没做逾越之事,赵熙果然是个正人君子,李家竟然对人还下这样的重手,真是……。

        众人的风向立刻变了,对着李清熙指指点点的也多了。

        赵熙得意的看着这一切,除了没有毁了李若琳清白这一点,别的,他摸也摸了,亲也亲了,看也看了,可那又怎样,李家人敢说出来吗?就算他们说出来,有证据吗?就算过去了这几日,李若琳身上的痕迹也没有全部消失,她敢来这大堂上扯开衣服让众人看吗?

        县太爷也是懵了一下,眼光不由得朝着赵熙下身看去。你说把人绑了一天一夜,竟然没做什么逾越之事,莫不是那里有毛病吧,想法入脑,赶紧摇了摇头。他这是想哪儿去了,还是判案要紧,既然赵熙没对李小姐做出逾越之事,那这判罚可要轻很多了。

        “赵熙,你所说属实?”

        “属实,大人可传李小姐上来对证。”

        你不是欢欢喜喜得等着待嫁吗?我今日就是要给你添堵。

        “不用传唤琳儿了,赵熙说的句句属实,他确实未对小女做出逾越之事。”

        众人看李清熙的眼神完全不对了。没做!你把人打的只剩下一口气,也太过了。

        此时此刻,完全没有人想到,就算是他没有逾越,但也毁了李若琳得名声。

        看众人都倒向了自己这一边,赵熙得意的不行,又接着说道:“我自觉这件事做的不对,本想着亲自上门赔不是,只是这身体……”

        说到这,试着动弹了一下,额头上立刻冒出了冷汗。

        众人看到,更加得同情。

        “李伯父!”

        赵熙喘了一口大气,躺着给李清熙赔不是,“小侄确实是一时冲动了,还请您原谅小侄的过错。”

        李清熙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淡淡道:“你毁了琳儿名声,害的她几欲寻死,你轻飘飘的一句‘冲动’就过去了?赵公子,不愧是读书人,这蒙混过关的本事可真的极强。”

        一句话,把赵熙打回了原形,是啊,无论你是有心还是无心的,你绑了李家小姐是事实,你毁了人家名声也是事实!

        “更何况……”

        李清熙说到这也顿了一下,等着众人的眼光转到了自己身上,才缓缓说道:“你所谓的‘无心’又是从何说起?我可听你们酒楼掌柜的,说的清清楚楚,你早就吩咐了他注意琳儿的动向,也就是说你早就存了下作的心思。”

        轰!

        众人再次炸开锅。

        赵熙脸色霎时一片惨白,千算万算,他漏掉了掌柜的已经招认了。

        县太爷也是心神一凛,气恼的不行,他差点也被赵熙糊弄过去了,当下重重的拍了下惊堂木:“赵熙,你有预谋在前,绑了李小姐在后,事实清楚,岂能容你抵赖?你如此狡辩,是想挨板子吗?”

        赵有财也吓坏了,赵熙身体刚好了一些,要是再挨了板子,怕是真的熬不过去了,连忙求情:“大人,熙儿他只是一时糊涂,才做下了此事,幸亏没有酿成什么大错,请您饶了他吧。”

        李清熙冷笑了几声:“没酿成什么大错,琳儿几乎寻死,我爹娘一夕之间老了十多岁,我夫人哭昏过去十数次,就连今日这样的人大日子都没有爬起来,这都是赵熙这个畜生害得,这叫没有酿成什么大错?”

        说罢,对着县太爷拱手:“大人,赵熙就算没有对琳儿逾越,但却是毁了琳儿名声。若不是顾家不计较这一切,仍旧认了这门亲事,琳儿恐怕余生就要面对青灯古佛了。赵熙明知道自己做下的事,会毁了琳儿的名声,还有预谋的绑了我女儿,不但如此,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还妄图掩饰过错,让您做出误判,成为天下之笑柄,耽误了你高升之路,这样心思恶毒之人,不配为读书人。”

        他的话音未落,围观的众人也高喊起来,

        “对,他不配为读书人!”

        “不配为读书人!”

        县太爷也惊出了一声冷汗,幸亏李清熙提醒,若不然他还真的被赵熙牵着鼻子走了,做出误判,毁了自己以后的仕途,大怒:“来人,拖下去大十大板,永生不得参加科考。”

        众人的叫好声回荡再上空,“大人英明!”

        赵有财瘫在了地上。

        ……

        “好,太解气了!”

        听完李清熙的话,李父高兴的捋着自己的胡子说。

        “对,看这次那个狗东西还敢不敢再给我们添堵!”

        李母也是满脸笑意的说,心里无比的痛快。

        “这还要多亏了顾姑娘,要不是他嘱咐我要沉住气,要沉着冷静,说不定我在赵熙说出第一番话的时候便已经冲上去揍他了,那样我们还真的落了下风。”

        “您呀,太客气了,主意是我出的不假,可也得需要您适时说出来才起效果啊。”

        说完,不等李清熙再跟她客气,又说道:“既然我们两家成了这门亲事,以后你们也别称呼我为顾姑娘了,听着生分,直接喊我名字即可。”

        “顾姑娘,这可使不得。”

        李清熙慌忙摆手,且不说顾雅箬是他们家的大恩人,就是他们合作生意一事,他也不好直呼姓名啊。

        顾雅箬却是笑着改了口,喊了众人一圈:“李爷爷,李奶奶,李伯父,李伯母。”

        众人愣了下,还是李父先爽朗的笑起来:“好、好、好,就按顾……箬儿所说,以后我们称呼你为箬儿。”

        ……

        顾灼虽不是长房长孙,却是家里先娶媳妇的第一个孙子,顾钱和李氏老两口乐翻了天,一直说,成亲之事要办的热闹一些,家里现在不缺那个银子。

        马氏也有这个意思。

        顾耀执意要等程嫣之,她这当娘的虽然没有什么事,可公公婆婆急得头上的白又多了不少,她看在眼里,也是着急,现在顾灼要成亲了,公公婆婆的注意力转移了,自然也不会那么着急了。

        “必须大办,不但请家里的亲朋好友来,咱们村里的,还有附近村里的,谁要是想来,尽管来,咱们多备一些席面就是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30_30103/18744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