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 给您送银子(2更)

        两个女孩子出去开店,马氏很不放心,“箬儿啊,她们两人在这里很好,楼上楼下的,我也能随时帮她们一把。”

        “大伯母,您不是说要把这江南第一绣坊开成天下第一绣坊吗?你现在的规模和人手是远远不够的,再说英儿姐和香儿姐也该独立出去了,订单多了,光靠她们两人是不行的,而且她们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不能总日耗在店铺里。”

        这些马氏都考虑过,但想来想去,都觉得两人出去租店铺不合适“你让我再考虑考虑。”

        顾雅箬知道马氏有她的顾虑,也没再多劝说,出了绣坊后,回焕颜阁。

        还没走到门口,看到一辆华丽的马车从远处而来。

        看清马车上的装饰,顾雅箬停住脚步。

        马车在距离她一尺远的地方停住,车帘被掀开,程骕从马车上下来,一眼看到顾雅箬就站在马车前,眼睛一亮,对着她扑来,语气无比的惊喜“小丫头,你是专门等我的?”

        顾雅箬抬高脚,挡住了他扑过来的身子“程大少爷,请自重!”

        程骕撇撇嘴,收住了自己的身形“我就知道你不会有那么好心。”

        顾雅箬收回脚,站稳“难得你这么有自知之明。”

        程骕一噎,牙根有些痒痒,不见到这个小丫头吧,他每日都想她,想她的一颦一笑,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尤为想念,可一见到她吧,她能把自己气的想转头就走。

        “把鲜花留下,你可以掉头走了。”

        顾雅箬仿佛看透了他心中所想,说了一句。

        程骕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不再看她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脸,径直抬脚朝焕颜阁后院走去“我现在有空,这次可以多住些时日。”

        “你程家的生意是破败了吗?”

        顾雅箬在身后怀疑的问。

        程骕鼻子歪了一下,想要回头跟她理论,又觉得会被她气死,干脆装没听见,径直去了后院。

        顾雅箬也跟着进去,竟然不见了程骕的身影,心里诧异,刚要开口问,程骕已经从他曾经住过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连呸了好几口灰尘出来,埋怨“小丫头,你也太过分了吧,明知道我近期回过来,还不让人帮我打扫房间。”

        顾雅箬双手环胸,“我就是故意的,怎样?不愿意住你可以回你们绣坊住啊,或者回你们镇上的房子里住。”

        程骕再一次气噎,狠狠瞪了顾雅箬一眼后,吩咐自己带来的人“你们几个,赶快把屋子打扫干净。”

        顾雅箬懒得再理会他,转身去了李斐屋中。

        看到她进了李斐的屋子,程骕心里莫名得不舒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该死的丫头,气死我了。”

        顾雅箬探出头来。

        以为她听到了,程骕吓了一跳,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

        “大伯母的绣坊就在对面。”

        顾雅箬说了一句,头又缩了回去。

        程骕暗暗松了一口气,抬头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隐隐的汗珠“臭丫头,吓死我了。”

        几名手下还在打扫,屋中一时半会也进不去,程骕出了焕颜阁,抬眼看到江南第一绣坊几个大字,眼睛眯起来,从明月绣坊掌柜的传回去的信中,他知道江南第一绣坊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家的绣坊。他知道马氏绣技好,但从没想她做生意也有天赋。

        “表姑母!”

        程骕进了绣坊的门后,一眼看到了马氏,端着玩世不恭的脸给她打招呼。

        马氏还在拧眉想顾英两人出去开店铺一事,猛然听到有人喊她,下意识的抬头,看清是程骕,脸上的表情不知为何一变,“骕儿,你来了!”

        “我过来送几车鲜花。”

        程骕解释着,到了她面前“表姑母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我刚来进来时看到您眉头紧锁。”

        马氏笑道“一点小事而已。”

        程骕还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又咽了回去,眼光在绣坊内转了一圈“表姑母,这才几个月,您这绣坊也算是有模有样了。”

        “之儿可给耀儿捎话过来没有?”

        马氏没回答他的话,转了话题。

        程嫣之回京城已经好几个月了,一直杳无音信,马氏都怀疑她是不是另嫁他人了。

        程骕仿佛刚想起来一般,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恭敬的交给马氏“这是小妹给耀表弟捎过来的信,说是让他亲启。”

        马氏忽然觉得程骕很不顺眼,不顺眼的想要呼他两巴掌,他明知耀儿不认字,还故意让程嫣之捎信过来,他这绝对是故意的!

        程骕还真的咧嘴一笑,老老实实的承认“确实是我让小妹写的,表弟要想配的上我小妹,这认字是必须的。”

        马氏暗暗深吸了一口,又吸了一口,脸上的笑容才勉强维持住“骕儿说的不错,耀儿也已经在学认字了。”

        扳回了一句,程骕无比高兴的出了绣坊,想了想后,去了自家的绣坊。

        绣坊里略显得有点冷清,三三两两的客人随意得逛着,伙计们殷勤得招呼着。

        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差一些,程骕皱了下眉头。

        “您要……”

        看有人进来,伙计殷勤得招呼,看清是程骕,声音立刻变了调“少东家,您来了?”

        “掌柜的呢?”

        “有人送了香囊过来,掌柜的正在楼上结账呢,夫人去了后院帮着挑选布料。”

        香囊不是顾家做吗,难道换人家了?

        程骕想着,吩咐伙计“去,把掌柜的喊下来!”

        他着话音刚落,没等伙计上去呢,掌柜的送张生下来,乐呵呵的。

        程骕见果然不是顾家的人,眉头皱的更深。

        掌柜的一眼看到了他,大吃一惊,急急忙忙跑下楼来“少爷,您怎么过来了?”

        程骕眼光看向张生。

        掌柜的急忙解释“这是顾姑娘的舅舅,如今她们家里生意多,忙不过来,香囊的生意便交给她舅舅来做。”

        程骕心里了然,微微对着张生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张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少爷,您好!”

        程骕错愕了下。

        看他表情,张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额头上立刻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程骕眼珠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笑容,“我和箬儿很熟,舅舅不必这样称呼我,以后直接喊我名字就行。”

        张生愣住。

        程骕说完,直接去了楼上。

        掌柜的送张生走了以后,和柳娘也上来。

        “最近生意很不好?”

        程骕脸上带着笑,漫不经心的问。

        “比去年这个时候差了三成。”

        掌柜的如实回答。

        他和柳娘不是没有手段把客户抢过来,可主子来信吩咐了,只要他们能维持住就行,是以他们才想着香囊的这条路。

        “给你们三个月,让绣坊的生意回到从前,否则的话着绣坊你们也不必管了。”

        两人大惊。

        “少爷,可是主子说……”

        掌柜的话说一半,便被程骕打断“我爹如今已经将家里的生意全部交给了我,我说了算。”

        两人立刻噤了声,对看了一眼,主子怜惜表小姐,自然会让着她,可少爷不会。

        程骕眼里闪过幽幽的光,马氏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他倒是想看看。

        ……

        大牢里,靠近最里面的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里,躺着三个血肉模糊的人。这三人正是张斌,张严和张凤兄妹三人。

        自那日秦昊命人将他们抓起来以后,便将他们关入牢中,每日夜晚都会来折磨他们三人一番,牢房里的众人每每听到那凄惨瘆人的惨叫声,都把身体紧紧的缩在一起,唯恐惹了秦昊不高兴,自己也被折腾成那个惨样。

        死,死不得,活,活不成。

        牢头每每走过,看他们一眼,摇头,这样每日受着折磨,还不如死了算了,可偏偏每次老爷发泄完了以后,都让大夫过来给他们医治,他们想死也死不成。

        镇衙后院,秦昊越来越阴郁,身上散发着想要杀人的气息,他派人给张财主送了信,让他拿五十万两来赎人,没想到那个老不死的竟然说没有那么多,只能给十万两。在他威胁他要杀了张斌张严的时候,才涨到了十五万两,涕泪横流的祈求,“老爷,我真的是没有银子了,我把所有能卖的家产全卖了,只凑够了十五万两。”

        秦昊不相信,只李清兰的嫁妆便有二三十万两,他们弄走了,还拿不出五十万两?这分明是那个老不死的推托之辞,就是不想往外拿银子,既然如此,也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老爷,刚才厨房那边来报,说府里没米下锅了。”

        随从战战兢兢的站在院子里禀报。

        秦昊拿起一个茶杯摔在了门边“滚!”

        随从脚步慌乱的退了出去。

        秦昊脸色铁青,胸膛剧烈的起伏。想他秦昊,虽自幼寄居他人家中,可凭着自己的手腕,也是过着富家子弟的生活,却没想到,有一日会落魄到揭不开锅的地步。

        “老爷!”

        随从的声音又在院子里响起。

        “滚!滚得远远的!”

        秦昊暴怒。

        “外面有人要见您,说是过来给您送银子!”

  /30_30103/187909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