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 世子求亲(1更)

        “噗通!”

        “噗通!”

        顾南和张氏也跪在了地上,吓的心肝肺都在乱颤,顾南的鬓角冒出了汗珠,张氏脸色白成一片。

        “世、世子……”

        顾南嘴唇哆嗦,勉强喊出这几个字,然后哆嗦成一团,再也说不出话来。

        张氏则是感觉眼前阵阵发黑。她不是无知的妇人,世子给她们夫妇俩下跪,这要是传出去,他们的脑袋怎么搬家的都不知道。

        这情形在厉飞的意料之外,厉飞愣了一愣后,急忙伸出双手去搀扶两人,“顾伯父、顾伯母,你们这是做什么?赶快起来。”

        两人哪里敢动,顾南出声“世、世子,您、您先起。”

        “小婿……”

        他这两字出口,顾南脑中像是有一道惊雷炸开,轰的一声响,炸的他眼前发黑,身体晃了几下,后面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张氏死死抓住顾南,怕自己承受不住,和县太爷一样昏过去。

        厉飞态度很是诚恳,“顾伯父、顾伯母,我是真心求娶箬儿的,还望你们能答应。”

        顾南嘴唇张张合合,发出的声音有些飘忽“世、世子,我、我们……”

        厉飞看着他。

        顾南心里一紧,后面的话顿时咽回了肚子里。

        张氏小心翼翼的开了口“世、世子,箬、箬儿同意了吗?”

        厉飞又是一愣,他以为自己和顾雅箬毫不避讳人的在她院中住了这许多日,顾南夫妻两人心在早就知道了。

        “她、她的亲事她、她说了算。”

        看他发愣,张氏小心翼翼的补充了一句。

        厉飞恍然“顾伯父、顾伯母,箬儿自然是答应的。”

        “那、那把她喊来吧!”

        他们两人实在做不了主,也不敢作主。

        厉飞没料到好好的一个求亲,会变成这样。他可是听说了,那天,阿良一身状元袍跪在地上,两人也没有这么大的反应,怎么到了他这里完全变了样了呢?

        无法,只得先站起来,然后伸手将两人扶起来。

        两人浑身发软的站起来,战战兢兢、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

        看县太爷还在脚下,厉飞皱眉,心里冒火,恨不得让人用凉水泼醒了他。不中用的东西,关键时刻昏倒,害他不知道该怎样应付眼前的局面。

        “去喊箬儿过来!”

        忍着气,扬声对外面喊。

        福来去了顾雅箬院内,喊了她过来。

        一进门,看县太爷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心里还纳闷呢。再一抬眼,看到顾南和张氏两人脸色发白,额角冒汗,明白了什么,笑出声“爹、娘,他只不过是求个亲,您二老怎么吓成这副模样?”

        顾南不说话,张氏扯了扯嘴角,让自己的话声清晰一些“箬、箬儿,你答应吗?”

        顾雅箬也被问的一愣,随即眉眼弯了起来,大方的承认“爹、娘,我答应。”

        “你答应就好,你答应就好,我们不反对。”

        张氏这下说得利索了。

        “既、既然你答、答应了,这、这门亲事算定下了,他、他娘,你去把箬儿的庚帖拿来。”

        顾南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张氏慌不迭的答应了一声,忙手忙脚的去了自己的屋中,拿了顾雅箬的庚帖过来,给了顾南。

        顾南万分恭敬的递到了厉飞面前“世、世子,这是箬儿的庚帖,您、您收好。”

        厉飞伸手接过,从怀中把自己的庚帖也拿出来,两手拿着恭恭敬敬的递到顾南面前“这是小婿的庚帖,还望岳父大人收好。”

        顾南的身体又晃了几晃,才哆嗦着伸出手,把庚帖接了过去。

        “求亲礼就在院中,您二老过一下目。”

        顾南摆手,摆的非常快“不、不用了,直接抬去箬儿的院中吧。”

        顾雅箬差点喷笑出来,忍住笑,看了厉飞一眼。

        厉飞瞪她,然后看向顾南和张氏“那小婿就告退了。”

        顾南闻言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世子慢走!”

        厉飞,……

        顾雅箬忍住笑走了出去,厉飞也跟着出去。

        福来进来,把人事不知的县太爷也拖拽了出去,屋内寂静了下来。

        “他、他娘,”

        顾南的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发抖“你、你扶我一把,我身体发软,动弹不了了。”

        张氏扶着他,退后了一步,顾南再也支撑不住自己,一屁股坐在后面的椅子上,张氏也跟着坐在了他一侧。

        顾南脸上的汗珠大颗的落下来,心有余悸,吓死他了。

        “噗,哈哈哈!”

        顾雅箬刚回了自己的屋内,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脸色涨红。

        厉飞黑了脸“很好笑?”

        顾雅箬笑着点头“好笑死我了,你看你把我爹娘吓的,你这哪里是去求亲,你这是去要他们的命啊!”

        “是吗?”

        厉飞咬牙切齿。

        顾雅箬没听出来,还兀自笑得欢快,眼前人影一闪,猛然被厉飞抱了起来。

        “啊!”

        发出一声惊呼,赶忙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你要做什么?”

        厉飞眉眼一挑“惩罚你。”

        “关我什么事?唔……”

        话没说完,人被厉飞放在了床上,随即压了下去。

        县太爷幽幽醒来的时候,一下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眨巴眨巴眼,感觉身下有些凉,低头一看,自己竟然躺在地上,心里一惊,随后昏迷过去前的情形在脑中闪现,浑身一个激灵,无比迅速的爬起来,跪好,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世子恕罪!”

        屋内又传出顾雅箬的笑声。

        厉飞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滚!”

        县太爷吓得身体一颤,连滚带爬的往外走。

        “回来!”

        县太爷又急忙连滚带爬的回来,跪好“世子!”

        好一会儿后,厉飞才从屋内出来,将一张纸条递给他“这上面是箬儿的生辰八字,你记好了。”

        县太爷颤颤巍巍的接过,仔细的看了又看,记住了,确认无误,把纸条揉巴成一团,塞进自己嘴里,一抻脖子,咽了下去,“下、下官记、记住了。”

        “事情办好了,少不得你的好处!”

        县太爷大喜,一个头磕在地上“多谢世子!”

        厉飞转身回了屋内,县太爷爬着倒退,一直到了院门边,才站起身,走了出去。

        十日后,厉飞悄悄离去。

        顾家众人松了一口气,就算厉飞只在顾雅箬院中,他们也总是提着心吊着胆,唯恐哪里惹到了他不高兴,全家人的人头落地。

        “箬儿,你想好了吗?我们两家身份悬殊,你……”李若琳担心她。

        厉飞刚一走,李若琳便过来询问她的意思,但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她不说顾雅箬也明白,笑着道“大嫂,你放心吧。他说,自有办法让我进厉王府。”

        京中。

        厉王世子忽然重病不起,太医院的所有太医诊过以后,都束手无策,不但厉王和厉王妃心急如焚,就是皇上也大发雷霆,把他太医院院首宣过去,臭骂了一顿,

        “一群废物,小小的一个风寒,竟然也治不住,我看你们太医院这帮人全该滚回老家去了。”

        院首战战兢兢的站着,大气不敢出。

        厉王世子的病情很是奇怪,从表面上看就是染了风寒,没有及时得到医治,才发起了高热。可无论他们怎么用方子,世子的病就是好不了,反而有加重的趋势。

        “再给你们几日,如果再治不好,你们的脑袋也别要了!”

        皇上下了最后通牒,太医院的人都感觉脑袋悬在了刀刃边,随时都有可能被砍掉。

        厉王府。

        厉飞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气若游丝,虚弱的很。

        王妃坐在床边掉眼泪,哭的眼睛都肿了。

        厉王急得在屋中来回走动。

        “王爷……”

        厉王妃无助的看向他“您快想办法啊,飞儿再这样下去,会熬不住的。”

        厉王停下脚步,看看厉飞,眼里涌上心疼,这个嫡子,从小身体弱,没少吃药,也没少受罪。三年前,听了德远的话,带着一个贴身随从,离家了一年多,回来以后,身体果然见好了,虽然还是咳嗽,但基本上没有吃过药,没想到这一次忽然生起了这样的大病,连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

        “德远”,厉王爷眼睛忽然一亮“王妃,我们是不是该请德远大师再来一趟?”

        王妃愣了一下,随即眼里也有了光亮“快,王爷,快派人去请德远大师。”

        “来人!”

        院外有人应。

        “备好马车,准备一万两香油钱,去清水县请德远大师过来!”

        “是!”

        脚步声响起,有人急匆匆的出了院子。

        厉王爷和厉王妃有了希望。

        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厉飞嘴角忽然有了一丝笑容,眼中也有亮光闪过。

        三日后,德远大师被厉王府的的马车接进了厉王府。

        见到厉王爷和厉王妃,德远双手合十,行礼“老衲见过王爷、王妃。”

        厉王爷虚扶了一把“大师不必多礼,有劳大师了。”

        厉王妃神色焦急“大师,您快给看看飞儿!”

        德远大师随着两人走进屋内,看清厉飞的模样,吸了一口气“世子,这是……”

        厉王妃声音带了哭意,“也不知是怎么了,一个小小的风寒便成了这副模样。”

        “阿弥陀佛!”

        德远大师念了一句。

        随行递到沙弥拿来蒲团,挡在床前,德远大师坐下,闭上了眼,掐指合算。

        一炷香后,额头上竟冒出了汗珠,才睁开眼。

        “大师,怎么样?”

        厉王妃急切的问。

        “世子如此,是还没有找到真正阳年阳月阳日的女子陪伴在他身边!”

  /30_30103/189151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