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 背后的动作(1更)

        秋清灵听的满脸笑意“我倒是巴不得箬儿是我的孩子呢,可我哪里有那样的好福气?”

        说完,清澈透亮、和顾雅箬有几分相似的眼睛看着她,眼光在她脸上看了一遍又一遍,别说厉王妃这样说,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是自己生出来的女儿,要不然天下哪里有和自己如此相像的人?

        厉王妃本是顺口一说,却见武侯夫人有些异样。

        随后瞅着两人看了又看,心里稀奇的不行,这两人真的是太像母女了。

        顾雅箬笑着抿了抿唇,没接秋清灵的话。

        秋轻灵也知道她的难处,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她拿起香皂闻了闻,柔声细语的夸奖顾雅箬香皂做的好。

        她出身大家,熟读诗书,言谈举止又是恰到好处,厉王妃不知不觉从心里喜欢了她几分,顾雅箬也时不时的插几句,三人竟然聊的十分愉快,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

        “王妃,林侧妃院子来人了,说武侯想要回去了。”玲珑在门口恭敬禀报。

        秋清灵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站起身,“王妃,清灵回去了。”

        厉王妃也站起来相送“以后武侯夫人若是有空闲,尽管来厉王府。”

        秋轻灵很是欣喜,“多谢王妃。”

        “箬儿,你替我送送武侯夫人。”

        “是,王妃。”

        知道厉王妃是想让自己和顾雅箬单独说几句话,秋轻灵再次谢过。

        两人出了厉王妃的院子,秋轻灵边走边道“顾姑娘,我回府等你的消息。”

        厉珏送林鹏从远处而来。

        秋清灵看到,想到林侧妃的所说之事,笑着催促顾雅箬“你出来好久了,想必世子爷需要你伺候了,你先回去吧。”

        “那我先过去了。”

        顾雅箬说完,犹如没看到林鹏和厉珏两人一般,转身朝着清幽院而去。

        厉珏的脸色黑了下去,林鹏脚步顿了下,眉头皱起。

        二姐和珏儿所说,他刚才只信六成,现在看到顾雅箬的动作,他是完全信了。一个没有名分,只伺候世子的小小丫鬟,竟然连大公子和自己这个侯爷都不放在眼里的,也太猖狂了。

        “舅母。”

        走到近前,厉珏脸色显然还没有缓过来,不知道是因为顾雅箬转身走了,还是因为看到秋清灵和她在一起。

        秋清灵自当没看到他黑沉如锅底的脸色,微微颔首,应下,然后看向林鹏,“侯爷。”

        无论是人前还是人后,秋清灵很少这样称呼他,林鹏知道这是生气了,当着厉珏和篱儿的面不好哄,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秋清灵微微后退了一小步,林鹏从她面前走过去,厉珏跟上。

        两人在前面慢慢走着说着话,秋清灵和篱儿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

        出了王府,上了马车秋清灵还是一言不发。

        林鹏吸了吸鼻子,眼光落在篱儿手上“好香,篱儿手里拿的什么?”

        篱儿刚要回答,秋清灵却先她一步开了口“这是王妃送的香皂。”

        林鹏眼里有异色闪过,灵儿何时与厉王妃有这样好的交情了?香皂虽然不贵,但这是情面。

        伸出手,篱儿把一块香皂放入他手中,林鹏隔着彩色油纸闻了闻“好清雅淡致的香味!”

        秋清灵脸上有了一些笑意“是,这种香味的香皂在京城里是买不到的。”

        林鹏把香皂还给篱儿,不动声色的问“见到顾姑娘了?”

        秋清灵看他一眼,刚才你都看到了,这不是明知故问?

        林鹏尴尬的摸了下鼻子,咳嗽了一声,继续问“有没有邀请顾姑娘去府中做客?”

        他们今日上门,是准备了一些礼品的,但都拎去了林侧妃那里。

        原本秋清灵是想给顾雅箬一些的,可林鹏劝她“世子本就体弱,要是因为我们拿去的东西,而出了什么差错,我们侯府可担待不起,你不如见了顾姑娘以后,邀请她来府里做客。”

        秋清灵想着也是这么回事,便没坚持。

        秋清灵笑着回答“邀请了,她和我一样,偏爱鲜花,说是过几日有空闲了,派人给我送信,我领她去城外庄子上的花圃里看看。”

        林鹏眼里的异样一闪而逝“如此甚好,你总算有个能说话的人了。”

        秋清灵笑得眼睛弯弯的“谁说不是呢,我和箬儿姑娘特别投缘。”

        “如果回了信,你跟我说一声,如果世子要去,我自然是要陪同的。”

        “知道了。”

        马车一路回了家,秋清灵和篱儿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林鹏则去了书房。

        “来人!”

        一名暗卫闪身出现“侯爷!”

        “去查顾雅箬,事无巨细,我全部要知道。”

        “是!”

        暗卫应是,转瞬消失。

        林鹏背背靠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顾雅箬回了清幽院,给厉飞说了秋清灵有花圃的事。

        “想去?”

        顾雅箬点头。

        “等这些香皂做完了,给武侯夫人回信,我和你一起去。”

        五日后,福来来了武侯府,见了秋清灵,

        “武侯夫人,箬儿姑娘让我告诉您,后日她有空,想去您的花圃看看,世子同行。卯时末在城门口碰面。”

        秋清灵异常高兴,命人给了福来赏钱,等他走了以后,便开始在屋里转圈,想着去花圃该准备什么东西。

        林鹏回来,看到她这副样子,十分稀奇,“夫人这是怎么了?”

        成亲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看到她这样失态过。

        “夫君!”

        秋清灵眼里发亮光“箬儿姑娘派人来送信,说后日和我一起去花圃,世子同行。”

        林鹏愣了下,随即笑道“这是好事啊,你这副样子是为何?”

        “我不知道该准备什么?”

        林鹏失笑“庄子上什么都有,不用特意的准备,你若是想留她在那里吃饭,把府里的厨娘带过去两个就好了。”

        说完,又道“哦,对了,可准备一些瓜果,还有女孩子爱吃的零食。”

        “对对对,零食!女孩子都爱吃零食,我要多准备一些。”

        说着,喊人,“玲珑!”

        玲珑进来。

        “你去买一些小姑娘喜欢吃的零食回来。”

        玲珑应声,转身往外走,没走几步,秋清灵又喊住她“还是我亲自去吧,多买几样,省的顾姑娘有不爱吃的。”

        说完,抬脚往外走。

        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林鹏笑着摇头,等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外了,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转身去了书房,吩咐下人“去喊翡翠和梧桐过来!”

        翡翠和梧桐是近身伺候她的两名丫鬟。

        两人很快而来,站在书房外不敢进去,战战兢兢喊人“侯爷!”

        “进来!”

        林鹏声音低沉。

        两人对看了一眼,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又把们关上,恭敬站好“侯爷。”

        “你们两人去帮我办件事,办好了,重重有赏!”

        ……

        在秋清灵激动而又期待的盼望下,到了约好的日子。

        一大早吃过早饭,秋清灵便开始忙活,把她亲自买来的零食检查了一遍,又喊了两名厨娘过来,嘱咐了又嘱咐,还有她们中午准备做的拿手菜所用的食材,全部检查好。

        看这一切都准备好了,又亲自去了篱儿院子里,亲自给她穿衣。今日去花圃,不是去游玩,自然不能穿的很繁琐。

        一切准备就绪,时辰也差不多了,玲珑和芙蓉两人却不见了。

        “怎么回事,快去找!”

        看秋清灵着急,林鹏厉声吩咐。

        所有人的人分散了去找人,不大一会儿扶着脸色蜡黄、几乎要虚脱了的两人回来。

        “侯爷,夫人。”

        玲珑开口,虚弱无力“奴婢,奴婢两人好像吃坏了肚子。”

        半个时辰前还没事呢,后来两人感觉肚子疼,去了茅厕,便一直没能再出来,要不是众人去找,说不定两人会拉死在里面。

        看两人腿脚打颤,站都站不稳了,林鹏也没责怪,吩咐“扶她们回去休息,让管家派人去抓药。”

        众人应声,扶了两人出去。

        秋清灵着急,她一直是玲珑和芙蓉贴身伺候的,没了她们,她有些不习惯。

        “让翡翠和梧桐跟着吧,她们两个还算稳重。”

        也只能是这样了,秋清灵点头,林鹏让人喊了翡翠和梧桐过来,两人跟着出了府。

        他们出门的早,到了城门外,等了一刻钟,才看到一辆华丽的马车过来。

        马车上没有厉王府的标志,到了武侯府的马车边停下。

        福来走了过来“侯爷、夫人,世子说不用下车见礼了,咱们直接走吧。”

        林鹏和秋清灵下马车的动作顿住,在车厢内坐好,吩咐车夫“前面带路!”

        为了秋清灵的这个花圃,林鹏置办这个庄子时花了心思的。

        他特意挑选了这里,离京城不远,还出入方便,不用半个时辰便到了。

        林鹏和秋清灵先下了马车,立于车旁,等厉飞下来,恭敬行礼“世子。”

        厉飞微微颔首“侯爷、夫人,今日只当结伴出来游玩,不必多礼。”

        他从小体弱,难得有出来游玩的时候,听他这话,林鹏心里一松,笑着邀请众人进了庄子。

        庄子上的管事的早就得了消息,领着庄子上的众人恭敬站在门口迎接。

        四人先去了大厅,寒暄了几句,秋清灵有些迫不及待“箬儿姑娘,留世子和侯爷在这说话,我领你去花圃如何?”

        顾雅箬看向厉飞。

        厉飞点头“去吧,小心些,别弄坏了夫人的花。”

        等两人出去,把手掩在了唇边,轻轻咳嗽了两声。

        林鹏很是关心的问,“世子可是着凉了?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厉飞摆手“无碍,老毛病了。”

        顾雅箬随着秋清灵来到花圃。

        两个花圃都不小,里面都是各种名贵的花。

        秋清灵进了花圃内,道,        “我从小除了喜欢读书以外,也喜欢养花,这里面除了咱们平日见的名贵的品种,还有好多我叫不上名字来的,都是我爹到处游历讲学的时候给我带回来的。我嫁人以后,侯爷便买下来这个庄子,建了两座花圃。”

        “侯爷可真是心疼夫人。”

        顾雅箬笑着说。

        秋清灵脸色红了起来,当初林鹏上门求亲,父亲说什么也不愿意,说他们是清流之家,不适宜和朝中大员结亲,她也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便回绝了他。

        没想到半年以后,她回外祖母家探亲,半路突然遇到了流匪,跟着的人全部被杀,眼看她也要遭毒手,就在她欲要咬舌自尽的时候,奉了皇上旨意去办事的林鹏正好经过,不但救下了她,还将那帮流匪斩杀干净。这些还不算,还特意回京,请了皇上的旨意,把从燕州到青州的山匪也全部剿杀了个干净,

        “从此以后,灵儿小姐便可以无忧的去外祖家了。”

        这是林鹏对她父亲说的话,也正是他这句话感动了父母亲,询问了她的意见后,应了他们的亲事。

        “世子对箬儿小姐也是真心喜爱。”

        她是过来人,看的清清楚楚,世子看向顾雅箬时,眼里的情谊掩饰不住。

        顾雅箬也不扭捏,大方承认“那是自然。”

        秋清灵先是一愣,而后笑起来“箬儿姑娘可是真性情。”

        两人边说边看,顾雅箬时不时的询问,秋清灵很是耐心的回答,篱儿跟在两人身后。

        蓦然,一株绿色的植物映入顾雅箬的眼帘,顾雅箬眼中涌上狂喜,大步走了过去“夫人,您这里竟然有芦荟?”

        秋清灵随后走上来,        “芦荟?你说的是它的名字吗,姑娘认识它?”

        顾雅箬深吸一口气,还是没有压制住欣喜,“是,它叫芦荟,咱们大厉国很少,我让世子帮着找了很多年也没有找到,想不到夫人的花圃里竟然有。”

        秋清灵比她还欣喜,“这是前几年,我父亲出门游历时,给我带回来的,很好养活,我已经养成了十几盆,箬儿姑娘要是喜欢,我全部送给你。”

        “多谢夫人!”

        顾雅箬没有推脱,毫不客气的收下。

        秋清灵更加欢喜了,“等我们走时,便带回去。”

        “先在您这花圃来养着吧,等我禀了世子,允我建了花房,我再派人来取。”

        ------题外话------

        二更随后就到。

  /30_30103/189796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