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 狠角色(1更)

        林鹏搂着她的手紧了紧,脸色有了一些不自然,但很快恢复“今日尚书府大公子请我去府中小坐,聊的高兴,一时忘了时辰,以后再也不会了。”

        秋清灵垂下眼眸,大门外悬挂的灯笼的光照在她的眼睑上。

        灯光明明灭灭的,一如她现在的心情,身体微微离开了林鹏一些,语气冷淡“侯爷累了吧,我命人给侯爷备水,沐浴以后再吃晚饭吧。”

        她的动作引起了林鹏的警觉,听出她语气的疏远之意,林鹏脚步微顿,搂着她的手收紧,另一只手抬起她的脸,把她脸上的表情看个清楚“夫人,是不高兴了吗?”

        秋清灵将他托着自己下巴的手拨开,又远离了他一些,“侯爷先去沐浴吧。”

        说罢,抬脚先走进了府内。

        林鹏诧异,这么多年,秋清灵一直都是温柔贤惠的,从来没有对给过他脸子,今日还是头一次。

        “夫人……”

        喊着追上去。

        秋清灵加快了脚步,似在小跑一般,边走边吩咐“玲珑,去让人给侯爷准备热水。”

        玲珑应声。

        府里下人来来往往,丫鬟,下人一大堆,林鹏不好意思再走的很快,秋清灵却脚步未停,径直回了自己屋内,跌坐在椅子上。

        “夫人……”

        芙蓉有些担心,小声的轻唤她。

        秋清灵没有回应,鼻端都是林鹏身上那若有若无的香味。那是美颜馆卖的茉莉水粉,因为当初美颜馆开业,林鹏为了讨好她,将美颜馆内的所有水粉都买了一盒回来。这水粉不便宜,上千两银子一盒,一般的人用不起,如果他真的去了尚书府,那他身上的香味从哪来?别说是舞妓身上的,她们根本用不起。

        想到此处,秋清灵闭上了眼睛。

        而林鹏看着秋清灵迅速远去,脸色也沉了下来,抬脚追了上去,还没走到院门口,玲珑过来禀报“侯爷,热水备好了。”

        林鹏脚步停下,想了想,转身去了净房。

        翡翠和梧桐被处死,秋清灵新提了两个丫鬟上来伺候他,一名是琉璃,也是家生子,长的不算漂亮,但手脚麻利,一名是前几个月府里刚买来的丫鬟香椿,长相秀丽,调教了几个月后,被选到了林鹏身边。

        两人早在净房门口候着着,等林鹏进去,也随着进去,给他脱衣。

        “我这身上是否有味道?”

        林鹏微微皱着眉头询问,他下马车时秋清灵还是很高兴的,一眨眼便变了脸色,其中必有缘由。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到是什么,便随口问了一句。

        “侯爷身上有水粉的味道。”

        琉璃把给他脱掉的外衣搭在胳膊上,正准备帮他脱里衣,听他问,回答。

        林鹏身体僵了一下,唰下把衣服拿了过去,放在鼻端闻了闻,果然,一股香味隐隐窜入鼻孔,虽然很淡,但他还是闻出是媚娘身上的香粉味。

        林鹏脸色一变,今日是去外宅的日子。他中午便过去了,在那里和媚娘厮混了一下午,等天黑了,才依依不舍的回来,以往都是清洗干净了自己,这次也不例外,但临走的时候,媚娘不舍,又追上来抱了他一会儿,想必是那个时候沾染上的。

        林鹏将手里的衣服揉作一团,狠狠的惯在地上。是他大意了。

        琉璃两人吓坏了,惊恐不安的站在一旁。

        林鹏带着怒气的声音起“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帮本侯沐浴。”

        看他穿着里衣便进了浴桶里,两人战战兢兢的上前,琉璃伸手去解他里衣的口子,手刚碰到里衣,林鹏猛然睁开眼,眼神里迸出杀意,沉沉地看着她。

        琉璃腿一软,噗通跪在地上,头磕在了浴桶边上也不敢在意“侯爷饶命,侯爷饶命,奴婢只想给您脱了里衣而已。”

        林鹏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里衣,想着自己从未这样愚蠢过,气的一拳砸在了水面上,水花砰溅,溅了琉璃河香椿一身。

        香椿也吓的跪在地上,身体抖成一团,“侯爷饶命,侯爷饶命!”

        “滚起来,给本侯洗干净!”

        两人手脚发软的站起来,琉璃手抬了抬,又放了下去,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给他脱里衣。

        “该死的东西,还要让我教你们怎么做事吗?”

        林鹏怒声落,两人慌忙伸出手,同时去解他里衣的扣子。

        一直洗了两刻钟,林鹏才重新穿戴一新的从净房出来。

        玲珑等在外面,看他出来对他屈了屈膝“侯爷,晚饭已经备好了,夫人请您过去吃饭。”

        林鹏来到饭厅,饭厅里静悄悄的,连一向爱说话的篱儿见秋清灵脸色不好,也不敢再多说话了。

        “爹!”

        见他进了饭厅,篱儿站起来喊人。

        此时,篱儿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娘不知到为了什么事情生气,饭厅里气氛压抑的很,她都快喘不上气来了。

        “侯爷!”

        秋清灵淡漠疏离的喊她。

        林鹏走过去,挨着她坐下,拿起筷子,亲自夹起一筷子她喜欢吃的菜放进她碗里“夫人……”

        “多谢侯爷。”

        秋清灵淡淡的打断他,端起碗小口的吃起来,只不过吃的是米饭,至于他夹得菜一点儿也没动。

        连他爹也吃瘪了,篱儿更不敢造次了,迅速把碗里的饭吃完,告退了下去。

        林鹏挥手,饭厅内伺候的丫鬟也退了下去,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林鹏欲说话;“夫人……”

        秋清灵放下手中的碗,站起来“我吃饱了,今日有些累,回去休息了,侯爷慢用!”

        说完,转身往外走。

        “夫……”

        林鹏想要阻拦,秋清灵已经快步走出了饭厅。

        看着她头也不回的动作,林鹏心里的火气没忍住,动手掀翻了桌子。

        哗啦啦,桌上的东西全部打翻在地,发出很大的声响。

        秋清灵只是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很快回了自己屋子里,还没坐下,吩咐玲珑“去把秋大喊来!”

        秋大是秋清灵当初成亲时从娘家带来的人,这些年在侯府里一直做着打扫的活计。他个子不高,老实憨厚,甚至还有些傻里傻气。

        玲珑喊了秋大过来,让他进去,自己和芙蓉留在门口看守。

        “小姐。”

        秋大恭恭敬敬的称呼,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傻里傻气的模样。

        秋清灵吩咐“从今日起,你注意侯爷的动向,将他每日去了哪里,禀报于我。”

        “是,小姐。”

        秋清灵摆手,秋大退了下去,脚步轻盈,悄无声息的。。

        等他消失在院外,玲珑和芙蓉两人推门进来,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夫人……”

        秋大是老爷安排在秋清灵身边保护她的人,武功高强,是老爷怕小姐嫁来侯府受气,而无从得知,才派了秋大在她身边。这么多年,小姐从来没有用过他,今日到底出了何事,小姐竟然动用了秋大。

        “去备水,我要沐浴。”

        秋清灵感觉周身都萦绕着那种香粉的味道,在不洗掉,她会疯的。

        两人转身去准备。

        “用凉水。”

        秋清灵的花从两人身后传来。

        “夫人!”两人同时回身,喊她。

        现在的天气,若是用凉水沐浴,必定会生病的。

        秋清灵语气不容置疑“去准备!”

        看着满地的残羹冷炙,林鹏愤愤起身,出了侯府。

        秋大穿着黑衣,蒙着黑面,悄悄的跟在后面。

        林鹏刚走了一条街,暗卫闪身在他身旁禀报“侯爷,后面有人跟踪。”

        林鹏眯起眼睛,给暗卫做了一个手势。

        暗卫闪身退下,林鹏接着往前走,加快了脚步。

        秋大依旧是不远不近的跟着,在拐过一个弯后,林鹏却不见了身影。

        秋大愣住。

        背后有凌厉的掌风袭来,秋大身体灵活的躲过,脚还没站稳,两名暗卫同时对他出手,秋大身体猛然拔高,然后施展轻功,轻松逃脱而去。

        两名暗卫跟上。

        林鹏阴沉着脸色站在原地。

        能轻而易举躲过他一掌的人不多,更何况是在偷袭的情况下,这人武功如此之高,是谁派来的人?

        两名暗卫不一会儿回来,跪在地上请罪“主子,被他跑掉了!”

        林鹏心里的火气压抑不住,一人一脚踹了过去,将两人踹翻在地“没用的东西!”

        两名暗卫迅速爬起身,重新跪好“主子恕罪!”

        林鹏没再理会他们,径直朝前走去。

        媚娘此刻罗钗已卸,只着内衣,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就着烛光,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面色红润,皮肤白皙细腻,一双眼睛含着春色,要多勾人有多勾人。

        摸着自己的光滑的脸颊,媚娘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今日她是故意的,等了这么多年,她要等不下去了。

        砰!

        大门被踹开的声音。

        媚娘吓的身体一颤,尖利的指甲划过皮肤,在上面留下一道鲜红的印记,疼的她“咝”了一声。

        “侯、侯爷……”

        外面候着的丫鬟小声发颤的声音传来,媚娘一愣,随即眼中布满了泪水。

        林鹏进屋,便看到了她泫然欲泣的模样,心中一软,手抬起来。

        媚娘迎上前“相公,你怎么这个时辰来……”

        后面的话被林鹏的动作吓的噎回了喉咙里。

        林鹏大手掐住她细细的脖颈,眼中冒着怒火,好像能随时掐断她的脖子一样,一字一句,狠辣无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你最好收敛,否则我不会饶过你。”

        媚娘的泪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身体发抖,却又强装镇静“相公,如果妾身有做错的地方,你说出来,妾身一定改,求你别发这样大的火气,妾身害怕。”

        要是以往,林鹏早就心软的一塌糊涂了。可今日,他逼着自己硬下心肠,他筹谋多年,不能让媚娘毁于一旦。

        手上力道加重,看媚娘脸色渐渐涨红,才冷声说道“我宠你、怜你,给你寻常人没有的富贵,你该知足。若是你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别怪我不念这么多年的夫妻情面。”

        不错,他是喜欢媚娘,从骨子里头发出喜欢的那种,可若是跟侯府比起来,和他如今的身份比起来,他也是可以舍弃的。

        媚娘从他的眼里看出了杀意,身体激灵灵打个冷颤,眼泪掉落的更快了“相公,你在说什么?妾身不明白,妾身跟了您这么多年,一直恪守本分,几乎不踏出这个小院一步,妾身真的不明白,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柔柔弱弱、委委屈屈,一双盈满泪水的眸子看着他,里面盛满了无助和脆弱,林鹏体内的热火被勾了起来,掐住她脖子的松开一些,眼神依然狠厉,语气却有了松动“你今日当真不是故意的?”

        媚娘身体似支撑不住,踉跄了一下,林鹏改抓为扶,慌忙扶住了她。

        媚娘抬头,看进林鹏的眼睛里“相公,你能不能告诉妾身,妾身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的目光清澈、坦荡,像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林鹏喉咙发紧,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手移到了她的脖颈上,看着她白皙的脖颈被自己掐住了一道红痕,脸上浮现内疚。

        也许是他想多了,媚娘不是故意那样做的,她只是舍不得自己离开。

        声音轻柔,带着心疼“疼吗?”

        媚娘扑在他身上,嚎啕大哭起来,眼泪滴落在他的身上,很快打湿了他的衣襟。

        林鹏一手抱紧她,一手轻拍她的后背“是我的错,我不该这样对你,我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

        媚娘哭声越发大了起来,大有一发不可收的劲头,林鹏极尽耐心的哄,这一哄,便是两个时辰以后。

        林鹏穿衣起身,媚娘也想跟着起来,林鹏阻止她“你今日也累坏了,好好歇着,不必管我了,珍宝阁新出了款首饰,我去买来给你。”

        媚娘面露欢喜,似乎没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谢谢相公。”

        林鹏去了净房,看着他的背影,媚娘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眸色深沉。

        林鹏悄无声息的的回了府。

        想了想,抬脚去秋清灵院子里,刚进院门,便看到玲珑从屋内急匆匆出来,看到他,慌张的禀报“侯爷,夫人发热了!”

        ------题外话------

        林鹏的渣是你们想象不到的,下一章会渣出新高度。

  /30_30103/189982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