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 警告:你别插手(1更)

        程宅内,一片祥和。

        程骕进了府以后,先去了自己房内换衣服,然后去了程明院中。

        厉飞也很快而来。

        程明和程骕两人只是站起来迎接,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想要下跪。

        厉飞微微颔首,示意后,坐在了顾雅箬身旁,眼光看向她,眼中满是温柔宠溺之色。

        顾雅箬回了他个灿烂的笑颜,“大伯母说要做家常菜给我们吃,我想你也好久没吃到她做的菜了,便让福来把你喊来了。”

        厉飞嘴角上扬,手指动了动,似想要握住她的手。

        察觉到他的意图,顾雅箬嗔瞪了他一眼。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程骕心里针扎一样疼,勉强挤出笑脸,“看世子的气色,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

        厉飞眼光看向他,微微一笑,“多谢程公子关心,已经无大碍了。”

        程骕点头“那就好,看来箬儿真是世子的福星。”

        厉飞笑容愉悦,“那是自然,箬儿是注定为我而生,而我此生也离不开她。”

        程骕脸上的神情又黯淡了几分。

        “老爷、少爷,表小姐说饭菜做好了,让客人去饭厅。”

        管家恭敬的声音在院中想起。

        程明站起来“世子、箬儿,请吧!”

        几人来到饭厅,桌上摆满了十几道菜,有鱼有肉,还有时令的蔬菜,非常丰富。

        马氏早等着了,笑着招呼几人落座。

        顾雅箬盯着满桌子的菜肴移不开眼,“大伯母,您这是把看家本领都使出来了吗?”

        马氏挨着她坐着,笑得愉悦,“有几道是江南的特色菜,我好多年没有做过了,你们尝尝,好不好吃?”

        程明眼里溢出激动之色,看厉飞拿起筷子,也迫不及待的紧跟着拿起来,夹了一口,放进嘴里,竟然是久违的味道,又连着吃了几口,点头“好吃。”

        厉飞和程骕也相继吃了几口,也都夸赞。

        “好吃你们便多吃些。”

        马氏笑着招呼,还不忘给顾雅箬夹她爱吃的菜。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程明隐隐有些吃撑了,多年没有吃到地道的家乡菜了,一时没有控制住。

        几人挪到大厅厉落座,程明刚命人端上茶水来,管家的禀报声在院中响起“老爷,府外有客人求见。”

        程明端着茶杯的手一顿,自从程家出了事以后,一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今日怎么会有客人来访?询问“可问了是谁?”

        “奴才问了,是表姑爷,从清水县赶来的。”

        马氏腾下站起来,“是当家的!他怎么来了?”

        说完,急匆匆的往外走。

        “我也去看看!”

        顾雅箬也跟了出去,程骕也站了起来,跟了出去。

        厉飞端坐着没动,他要出去迎接,非吓到顾东不可。

        他不动,程明自然也没敢动。

        府门外,顾东牵着马车,茯苓立于马车旁。

        马氏急匆匆的出了府门,一眼看到了顾东,急迫的问“当家的,你怎么来了?可是家中出了什么事?”

        看到她,顾东心里的焦虑一下消失,抓着缰绳的手放松,回道“你别急,家里无事,是你来了这门多时日还没回去,家里人担心,让我过来看看。”

        马氏松了一口气。

        “小姐……”

        茯苓称呼不改。

        “是我不认识程府,特意让茯苓跟我一起过来的。”

        顾东解释了一句。

        “大伯父!”

        顾雅箬紧跟着出来,笑着喊人。

        顾东看到她,脸上涌上了笑意“箬儿,你怎么也在?”

        “不仅是我,厉飞也在。大伯母中午给我们做的好吃的。”

        顾东明显的咽了一下口水,有些结巴了“世、世子也、也在啊。”

        顾雅箬失笑“大伯父,他又不吃人,你怕他做什么?”

        “表姑父。”

        跟在两人后面出来的程骕也喊人。

        顾东脸上的笑意更深“骕儿也在。”

        程骕挥手,府中下人赶忙上来,把顾东手里的缰绳接了过去。

        程骕做了请的收势“表姑父请吧,我爹陪着世子在里面呢。”

        顾东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一路来到了大厅,走了进去,看厉飞端坐主位上,膝盖一弯就要磕头。

        厉飞转瞬就到了他面前,稳稳的托住他,很是无奈“大伯父,我不是说过了,我们是一家人,以后见面不要行大礼了。”

        顾东很是诚惶诚恐,“草民不敢。”

        到现在厉王府也没有传出要娶顾雅箬的消息,顾雅箬如今身份尴尬,作为她的家人,他们自然也要小心翼翼了,不能给箬儿惹了麻烦。

        程明则是直接询问“妹夫,可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孩子他娘久不回去,家里人担心,让我来看看。”

        程明点头,让他坐下,吩咐人上了茶来。

        “我和表哥说好了,过几日便要和他一起回去了。”

        马氏脸带笑意的说。

        程明笑着道“是啊,不知道妹夫欢迎吗?”

        程家发生的事,顾东并不知道,听他们这样说,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欢迎,妹夫什么时候去,我都欢迎。”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我住的时日长了,你烦了我。”

        “哪能呢,你不但是孩子他娘的表哥,还是之儿的爹呢。”

        提起程嫣之,程明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下“之儿和孩子好吗?”

        提起白胖的大孙子,顾东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好,之儿很好,孩子也白白胖胖的。”

        一番寒暄,程明脸上有了疲惫之色。

        顾雅看在眼里,对程骕道,“表哥,大伯父一路赶来,累了,你给安排一个院子,让他好好休息,有什么话,等大伯父休息好了再说。”

        程骕点头,吩咐了下去。

        “大伯母,我和厉飞一会儿也回去了,明日我们再来看您。”

        顾东慌的摆手“不用,不用。”

        说完,偷偷的瞄了厉飞一眼,自从知道了他是厉王府世子,他在厉飞面前怎么都不自在。

        看出了他的顾虑,顾雅箬笑而不语。

        下人很快收拾好了院落,马氏陪他过去。

        顾雅箬和厉飞两人也告辞从程府出来,上了马车,厉飞刚一坐好,顾雅箬便黏了上去,头靠在了她的胸膛,仰着头,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呀的的,带着几分诱惑。

        厉飞挑眉,低头看她,声音不自觉的带了愉悦“背着我做了什么事?”

        顾雅箬嘿嘿直笑,伸出手搂住他的脖颈,眉眼都弯了起来“我今天去见武侯夫人了。”

        “哦?”

        厉飞声音不轻不重,却听得顾雅箬心里一颤。

        “然后呢?”

        顾雅箬没回答,抬高了身体,娇唇覆在了他的上面,直到两人气喘吁吁才停止了动作,似含了水雾的眸子看着厉飞“她拜托了我一件事。”

        厉飞没说话,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顾雅箬这次凑近了他的耳朵,悄悄的说了一句,然后看向厉飞。

        厉飞脸色暗沉下去,眸子里隐隐有了怒火,“你去看了?”

        “哪能呢?我可是有相公的人,怎么会去看别的男人。”

        厉飞眸子里的怒火迅速退去,嘴角又不自觉的上扬。

        “我问的程伯父,程骕身上确实有胎记。”

        厉飞嘴角耷拉下来一些“所以呢,你准备插手武侯府的事。”

        顾雅箬又嘿嘿笑了两声,一脸的讨好“怎么说,程骕也是我表哥,他的事我不能坐视不理。”

        厉飞的眉毛危险的挑了起来“你表哥,怎么论的?”

        顾雅箬感觉到了危险,双手微微用力,把厉飞的头拉下来一些,自己的额头顶了上去,与他眼对眼,“不管怎么说,他是堂嫂的大哥,既然我知道了,便不能坐视不理。”

        “不是你表哥了?”

        顾雅箬很是谄媚,“你说是便是,你说不是便不是。”

        厉飞满意了,右手覆上了她的后脑勺,心满意足之后,才气息不稳的吩咐“去武侯府!”

        马车拐了道,来到武侯府门前。

        顾雅箬一人下了马车,走上前去,月曦和福来紧跟其后。

        看门人早得了秋清灵的吩咐,直接领着她来了主院。

        刚吃了午饭没多久,众人都回了自己院中小憩,主院只有秋清灵一人。

        秋清灵正焦灼不安的等消息,等顾雅箬进屋以后,挥退了众人,便压低了声音迫不及待的问“箬儿,如何?”

        顾雅箬缓缓点了点头。

        秋清灵身体晃了几晃,跌坐在椅子上,哆嗦着嘴唇不住的说“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顾雅箬没有相劝,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默默的陪着她。

        泪珠从秋清灵眼角滑落下来,喃喃自语“他竟然是这样的人”

        看她如此神情,顾雅箬心生不忍,“夫人……”

        秋清灵泪眼模糊的看向她。

        顾雅箬抿了抿嘴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表哥今天十九岁了,侯爷那时还没和您成亲,此事您不必太介怀。还有,连紫漪一直不肯说出表哥的身世,怕是从来没想过让表哥认祖归宗的事,这件事你大可当作没发生过。”

        秋清灵摇头,声音哽咽,“不是的,不是的……”,

        说到这里,便有些说不下去了,眼泪大颗的滴落出来,好一会儿,才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不知道,当年他求娶我时,对我爹娘说,他从来未有过其他女人,连通房小妾也没有,我爹不信,还特意让他的门生打探了一番,结果和他所说的一样,真是没有。我爹娘那时还疑惑他身体有缺陷,可没想到……”

        秋清灵的眼泪如断了线一般往下掉,顾雅箬掏出自己的帕子,递到了她面前,秋清灵猛然抓住她的手,“箬儿,我很害怕,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他到底瞒了我多少事。”

        程骕事小,他不是嫡子,就算认祖归宗了与林仲也没有多大影响,可若是顾雅箬真的是自己的女儿……,看着顾雅箬和自己相似的脸,秋清灵不敢想下去。

        小半个时辰以后,顾雅箬才从主院出来,秋清灵的双眼哭的红肿,没法出来相送,玲珑送她出来。

        刚走到大门口,林鹏从外面走进来,看到顾雅箬,脚步微微一顿,随即迎面走上来,先出声打招呼“顾姑娘!”

        顾雅箬停下脚步,微微点头“侯爷。”

        林鹏挥手,示意玲珑退下。

        玲珑不敢不从,退去了一边。

        “不知顾姑娘今日来找夫人是为了何事?”

        林鹏声音暗沉,低的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

        顾雅箬微微一笑“久不见夫人了,十分想念,今日特意过来探望。”

        林鹏盯视着她的眼睛,“哦,是吗?”

        顾雅箬郑重点头,“是。”

        “可我听说今日上午顾姑娘才和夫人见了面的。”

        顾雅箬笑容晕开了一些“侯爷消息果然灵通。不错!上午我是见了夫人了,可中午吃过饭以后,我又想她了,忍不住又过来看她。”

        林鹏眼睛眯了一下,“顾姑娘,可知在你受伤之后,世子曾亲自上门威胁夫人,以后不要再去见你。今日你如此做法,会给夫人惹来麻烦的。”

        顾雅箬脸上的笑意加深“今天是世子送我过来的,侯爷在门外,没看到王府的马车吗?”

        林鹏身上起了怒意。

        顾雅箬感受到了,神色未变。

        林鹏眼睛狠狠的眯起来,眸光中透了杀意“顾姑娘,我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插手我侯府的事。”

        顾雅箬故作不解“我只是来看望夫人的,侯爷说的什么,我不明白。”

        林鹏凌厉的目光盯住她。

        顾雅箬面不改色,脸上依然挂着笑意。

        “哼!”

        林鹏满身怒气的拂袖而去。

        顾雅箬低垂下了眼,却在看到林鹏刚才站立的地方有点点殷红时,眯起眼睛。

        出了侯府大门,上了马车,便对厉飞道“程骕有危险,你派人保护他!”

        入夜,夜深人静。

        程府门前的大灯笼发出明明灭灭的光,十数条人影悄无声息的的跃入府内。

        府中只有一个院落亮着灯,顾东和马氏正坐在椅子上说话,两人的身影倒映在窗纸上。

        一下午,马氏把程府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顾东。顾东处于震惊中,到现在还有些没有回神。

        一缕迷烟飘入屋中。

  /30_30103/191302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