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唇语

        安妮注视着四周每一个人的表情,有期待、有疑惑、有不屑,但每一个人都在无比认真的在听。

        像是要把胸中的闷气一下全吐出来,安妮用力提高声音道:“尽管也会有悲伤,尽管也会饥饿,但却不会让人无休止的劳作,人们自食其力,老有所养。也不会有老人因为食物的问题在荒野中孤独的等死,同样没有政府故意愚弄自己的民众。人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而生存,不会所有人都这样被别人玩弄一生。因为,大海的另一边是……自由!每个人知道真相的权利,也有选择自己命运的自由,没有人应该被人愚弄一生,最后像个傻瓜一样在孤独和饥饿中死去。因为,我们……生而自由!”

        直到安妮的演讲结束,全场没有人发出任何的声音,四周的警备官也不知何时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深深的垂下来头。

        整个街道都这样诡异的寂静,直到一个小男孩跑到人群前面,兴奋的问道:“大姐姐!海军大姐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咸的海水?蓝色和绿色的世界?还有还有……自由!真的有自由吗?”

        这么小的年纪应该不懂自由是什么,甚至这个国家的许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自由,但安妮还是很认真的点头。

        面前的这个小孩安妮自然也认得,正式他们之前见到的那个萨尔。

        然而……

        让安妮觉得奇怪的是,除了一些年纪较小的孩子,其他人的神情根本没有太大的变化,仿佛听到的对他们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贵族的中年大叔忍不住大笑道:“看到了吧?不要再说这些无聊的话了,有这样的时间,还不如赶快把马车推过去,里面可都是很重要的东西。”

        安妮很想用力的握紧拳头,然后用力的朝着这个贵族的脸上打过去,但是刚刚的话好像已经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更没想到她拼死说出的真相并没有得到人们的回应。

        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仿佛自己真的做了一件多余的事情,扮演了一个自以为的救世着说了这么多无聊的话。

        扔掉自己手中的武器,安妮用自己仅剩的右手用力的往后拽马车,却没有丝毫的用处,身后除了几个小孩外,更是没有人过来帮自己。

        人命,货物,究竟哪个更重要,安妮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人生观完全被颠覆了……

        但是,安妮不想放弃,因为这是她现在能做,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让更多人活下来!

        “滚开!”

        贵族中年人想推开安妮,可惜他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愤怒的吼道:“警备官!把这个可恶的女人给我弄走。”

        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对抗这么高于自己的npc,安妮最终还是被几个警备官拉到了一旁。在放弃挣扎的最后一刻,安妮终于将目光投向了街道尽头的一个身影上,咬牙道:“拜托你两件事,一是帮我杀了这个人,二是毁了这辆车!”

        付云不由一笑道:“也有可能只是一件事。”

        贵族中年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这个国家真的有人敢杀自己?

        但是下一刻贵族中年人再也没有了这种念头,一股凌厉的剑意从数十米远的街道上传来,尽管对面的那个年轻人还没有拔剑,仿佛已经看到了他剑的恐怖。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但却没有人能够阻止他的动作,从拔剑、抬手、斩击,整个动作异常的缓慢,却有十分的流畅,流畅到让人只顾得欣赏,简直美如一幅画卷!

        想象中惊天动地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当众人以为一切如常已经结束的时候,街道上的石砖仿佛在隐隐的震动,强大的气劲骤然席卷席卷了整个街道。

        许久后,城门处的烟尘才全部消散,马车也彻底消失,人们再看向贵族中年人的时候,他已经满身是血,到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你们……”警备官长官想要说些什么,可惜已经太晚了。

        马车中的货物散落了一地,果然……其中有不少名贵的酒水,还有许多珍惜的食材,根本不可能是这座岛上能产出的,因为大多数人只能吃上粗粮的面包。

        更让人惊讶的是,散落的食物中还混有许多的金银珠宝,这在一个没有货币的国家是很难想象的,因为这些对于饥饿的人跟石头无异。

        哄抢的场面没有出现,堵住的城门也被打开,居民们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有序的进入城内。

        这样的场面,让安妮突然想到小时候见到过的场景,这些人完全就像是一群没有欲望、被圈养的牲畜,甚至听话到不需要有人去驱赶。

        “你们是怎么了?没有发现自己被骗了吗?”安妮已经不想再说些什么,只有萨尔还在奋力的嘶喊:“自由啊!难道你们真的想拥有像家畜一样被圈养着?这样屈辱的活着?”

        “那就去死吧!如果你真的有死的心里准备的话。不要在这里碍眼……”人群中终于有人停了下来,正是免费招呼过安妮等人的面摊店大叔,一脸憎恶的看着小萨尔。

        在萨尔的记忆中,大叔从来没有发过脾气,自己受人欺负的时候,大叔也经常为自己出面,可现在萨尔觉得大叔是那样的陌生。

        一旁的大婶拉了拉面摊店大叔劝解道:“何必对小孩说这么重的话呢?”

        面摊店大叔语气依旧冰冷道:“管他小孩不小孩,想死就去死好了。反正他没有在困境中活下去的毅力,死只是迟早的事。”

        “求求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萨尔还只是一个孩子!”大婶眼角湿润道。

        “我本来是不想说的……”面摊店大叔甩开大婶的手道:“但是……我们可都是为了遥远的未来,宁可选择比死还辛苦的方式继续活下来的人!所以,我最讨厌他这种,一开始就想死的家伙。”

        原本温柔的大叔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萨尔小小的大脑已经完全停止了思考,但他很快注意大叔的嘴唇还在动,但却没有任何的声音。

        萨尔惊讶的看了看四周,吵杂的声音还在,唯独听不到大叔的声音,这是……唇语!

        短暂的迟疑已经让萨尔错过了前面的信息,但是后面的内容他还是能够看懂,特别是大叔的最后一句话:“……因为你的父亲就是这样!”

        ……

  /31_31894/195031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