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零四章:未婚妻是什么?

        铛!铛!

        柴令武入座不久,嘹亮的钟声,回荡在弘文馆每一个角落。

        学堂里的杂乱声消失不见,一个个都胆战心惊的正襟危坐了起来

        看来那帮大儒把这些皇室、大臣子弟整的够呛,要不然这些纨绔也不会如此害怕了。

        想想也对,这些海内知名大儒不仅有文化、有名望,还有炮制这些权贵子弟的权力,要是顶撞了大儒只能自讨苦吃。

        所以,害怕也正常。

        柴令武想通此节,就好奇的打量起古代学堂来!

        学堂内大约有五十个位子,每个位子是一张案几,下铺一张跪坐的软垫。

        案几上摆放着笔墨纸砚,每张桌子宣纸一张,剩下的全部都是硬黄纸,这种纸表面光莹润泽,韧度好,透明性强,但表面一层明显涂了蜡,只要纸张一折叠,蜡就会脱落起皱,纸面也不再工整。

        硬黄纸的质地比二十一世纪的冥纸好上一些,但尽管如此,也只有皇室及达官贵族用得起,而普通人家只能用硬脆如饼干、一折就断的竹纸!

        至于宣纸,由于需要经过浸泡、灰掩、蒸煮、漂白、制浆、水捞、加胶、贴洪等十八道工序,历经一年方可制成,且产能极低。

        故而宣纸极其名贵,寻常人家都不敢想。

        即使是弘文馆这样的顶级学府,每天也能忍痛割爱的为每名学生提供宣纸一张而已。

        由此可见,纸在目前是何等的珍贵。

        “改天找些能工巧匠,看能不能把造纸术弄得出来。”柴令武默默的想着。

        二十一世纪纸张泛滥成灾,国家都推崇无纸办公了,他不会闲得蛋疼的去造纸,不过,造纸的理论知识却是有的。

        他看多了穿越小说!看多了以造纸发家致富的情节,难免会搜索一下造纸术的理论知识。

        久而久之,各种理论知识稀里哗啦的储备起来了。

        就在柴令武回顾着造纸环节之际,一名青衫老儒步入学堂,与柴令武猜测中的‘填鸭式教育’不同。

        这名老儒并没有直接上课。

        而是!

        温故。

        简而言之,就是让学生一一的提出自己之疑惑!

        老儒一一解答。

        从而加深学生对已学知识的印象。

        李承乾首先提问。

        他起身问道:“先生,圣人常说‘君子远庖厨’,可一些御厨却是男子,他们难道就不是君子了么?”

        “不然!”儒士摇了摇头,他目光转了一圈,最后定在柴令武身上,道:“柴令武,可否解太子殿下之惑?”

        柴令武顿时目瞪口呆,他做梦也想不到老儒对自己开炮。

        其他人露出了看笑话的神态。

        “嗯?”老儒见柴令武迟迟不答,一脸肃然的哼了声。

        柴令武硬着头皮站了起来,拱手道:“学生对‘君子远庖厨’倒是有一番浅见,答得不好,还请先生恕罪。”

        管他呢,先示敌于弱再说。

        儒士道:“你且说说自己的见解,是否正解,老夫自有定断。”

        “既如此,学生尽力一解。”

        儒士微微颔首,示意柴令武继续。

        柴令武道:“君子远庖厨’出自《梁惠王章句上》。原话是‘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此话意思是说:君子对于飞禽走兽,见到它们活着,便不忍心见到它们死去;听到它们哀叫,便不忍心吃它们的肉。所以,君子总是远离厨房。”

        “只是后人断章取义,所以才有了‘君子与男子汉应该远离厨房’这种错误的解读。”

        “所以,我们学习圣人经典,理应结合上下文去阅读理解。因为在一篇文章中,任何一个词、一句话都不是孤立的存在;它总是在与别的词、句的互相组合成一个完整的意思!一个字,一句话在不同的文章,不同的语境中,表露出来的意思是不一样的。”

        众人顿时个个都如看怪物的看着柴令武,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学渣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因为古文没有标点符号断句,又没有固定翻译,所以同样的一句话,会繁衍出千万种理解。

        而古人又喜欢断章取义的摘录圣人名言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所以,很多金句被曲解。

        而柴令武的‘结合上下文阅读理解’之说让人眼前一亮,似乎比先生给他们解读文章之法更加贴切。

        那儒士琢磨了片刻,道:“恩,不错,很好,坐下吧!”

        等柴令武就坐后,他对李承乾道:“‘君子远庖厨’最先出自《礼记*玉藻》,汉代贾宜在《新书*礼篇》引述为‘故远庖厨,仁之至也。’”

        “‘君子远庖厨’是被先贤作为仁慈的品德加以推崇提倡!这话的意思不过是让劝说不忍杀生的善良人们远离厨房罢了!并非是说君子就应该远离厨房。”

        儒士继续道:“老夫也没少下过厨房,更未轻视过厨子!”

        众学生顿时惊呆了。

        李承乾结结巴巴的问道:“孔先生,您也下过厨?”

        显然,此老便是弘文馆馆主孔颖达。

        “战乱时期,谁没下过厨?”孔颖达说道:“厨艺是一个人生存最基本的技能,若是不会厨艺的你有朝一日露宿荒野,岂不是会生生饿死?所以,千万别小看厨艺!”

        “在老夫看来,娇生惯养、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才是耻辱的事情。”

        柴令武看着孔颖达,有些愣神儿,自家老头子不是说孔颖达不知变通、迂腐不堪的人么?

        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像啊。

        孔颖达没有理会学生们的震惊,而是说道:“好了!下一个问题。”

        长乐小萝莉起身道:“先生,学生有个问题要请教。”

        “殿下的问题是什么?”孔颖达问道。

        “先生…”小萝莉仰起脸,天真烂漫的问道:“未婚妻是什么?”

        刹那间,安静的学堂顿时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孔颖达嘴角抽了一抽,忍笑道:“未婚妻就是…”

        只是说了一半,他就语塞了。

        未婚妻是什么?

        未婚妻…还能是什么?

        这个问题若是要解答,还真的不好回答。

        孔颖达反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父皇、母后都说我是令武表哥的未婚妻!”小萝莉一脸纠结的说道:“可我不知道未婚妻是什么!问了,他们也没有告诉我。”

        “父皇说孔先生是宇内第一大儒,学问天下无双,您一定知道的,对吗?”小萝莉一脸的天真无邪。

        “太子殿下,未婚妻是什么?”孔颖达朝李承乾问道。

        “这……”李承乾挠了挠头,一脸困窘道:“这个还真不好说。”

        他扭头看向一个文质彬彬小帅哥,道:“杜荷,未婚妻是什么?”

        杜荷一怔,对着孔颖达问道:“先生,您说未婚妻是什么?”

        一下子,问题又回到了孔颖达身上。

        “柴令武,你是公主殿下的未婚夫,你给公主殿下解释未婚妻是什么!”孔老头慢慢踱步到柴令武身边,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表哥,未婚妻到底是什么嘛?未婚夫又是什么?”小萝莉着急的问道。

        得!

        到了柴令武头上的时候,一个问题变成了俩。

        “未婚妻就是…”柴令武没好气的看着坑学生的老师,只好开动脑筋道:“未婚妻就是未来的妻子、未婚夫就是未来的丈夫,嗯,就是这样子。”

        “未来的妻子、未来的丈夫?”小萝莉眨着眼睛,迷惑不解道:“妻子是什么?丈夫又是什么?”

        众人喷笑出声。

        这下好了,一个问题成了四。

        “这个……就如同……”柴令武额头冒汗,急得两手在空中胡乱挥了挥,突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就如同你父皇和你母后……嗯,你母后年轻的时候是你父皇的未婚妻,你父皇年轻的时候就是你母后的未婚夫!懂了吗?”

        “原来是这样子啊!”小萝莉恍然大悟:“那妻子、丈夫又是什么?”

        柴令武问道:“新娘子你知道吧?”

        “知道!”小萝莉点头道。

        “未婚妻成了未婚夫的新娘子后,就是已婚的男女关系,也在这个时候,两人去掉‘未婚’二字。于是女方成为男方的妻子、男的就是女方的丈夫了。”

        小萝莉眨眨眼,又问道:“那,妻子、丈夫是不是就是一直在一起?”

        柴令武狂汗:“对对,就是这样子。”

        “那为什么要一直在一起?”小萝莉又抛出一个更难回答的问题。

        “是啊先生?为什么要一直在一起?”柴令武一脸懵逼的看着孔颖达。

        哼,哼!

        老子不能说,但是老子可以装,谁让老子现在还是一个尚未结婚的小娃娃呢。

        这种深奥的问题,还是留给唯一成亲的孔颖达头疼去吧。

        “这个…这个嘛…”

        孔颖达汗水淋漓的‘这个’了半天,最终板着脸道:“这个圣贤书籍没有记载。有待考证!”

        “这是神圣的课堂,不是讨教这种鸡毛蒜皮小事的地方。”

        “哦!”小萝莉委委屈屈的应了一声,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孔颖达这才松了口气,开始填鸭式的上课了。

        只是,柴令武却是阵阵发愁。

        因为小萝莉那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却不住的瞟向自己,使得柴令武心头一阵阵的发凉。

        不是说长乐公主风姿嫣然、优雅高贵、温柔贤惠么……。

        怎么这么的精灵古怪……。

        她的这个问题!

        唉,真是要人老命啊。

  /33_33745/191481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