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三三章:汝南心思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夕阳下的汝南公主,白衣胜雪,绝代容颜不胜凄清,此时,她没有一丝魅惑气息,身上散着拒人千里般的气质,宛如一朵悬崖边上的雪莲,让人只能远观,无法触及。

        柴令武行礼道:“殿下!”

        汝南公主清澈空灵般的眸子投向柴令武,她望着后者脸庞上的一些疲惫,眸光变得柔和了一些,红唇微启,轻笑道:“表弟不必多礼。”

        笑颜倾城,美艳胜过天边晚霞。

        只是望着自己时,眉宇之间有一抹淡淡的哀怨,那一双水汪汪的美眸充满了血与泪的控诉!

        汝南公主的目光,让柴令武有一种秦香莲看‘陈世美’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美妙。

        他最怕的就是以前那个遗留下来的糊涂账,长安四害、四大恶人、纨绔子弟之类的恶名无所谓,怕就怕莫名其妙、实实在在的人情债。

        以前那个柴令武没了娘,老爹不是驻守边境,就是长年征战,故而,柴令武被接到宫里养了好几年。所以,若是说与汝南公主生点什么,也不是没可能。

        但问题是,那玩意连毛都没长,一两年前,又能做得了什么?

        如果啥都没做,汝南公主为啥用这种眼光盯着自己?

        “远弟,两年未见,难道你连漱儿姐姐都不认识了?”汝南公主秀眉微颦。

        柴令武惊讶道:“我还有名字?”

        “看来你什么都忘记了!”汝南公主失神道:“你叫柴远,字令武,你的名字你出生之日皇祖父取的。你是将门子弟,皇祖父希望你比自己的父母走得更远。”

        “哇!原来令武哥哥的名字还有这等美好寓意!”小萝莉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她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拉着姐姐的手,得意的显摆道:“姐姐,令武哥哥不止文采出众,武艺也厉害呢!”

        汝南公主柳眉微微一蹙,嗔道:“你以为姐姐不知道啊?你令武哥哥八岁就杀了一个大汉。”言语之间,似有满满回忆。

        “我有这么厉害?”柴令武倒抽了一口气,八岁就砍人了,这熊孩子也自己一样狠啊。

        汝南公主没有理会他,伸出白玉也似的手指,屈指在长乐公主光洁的额头轻轻弹了一下,惹得小萝莉夸张的雪雪呼痛,这才将眼波往柴令武这边扫来,略带嗔意的说道:“平素便听远弟对长乐极是宠溺,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怎能如此娇惯?这丫头都快把宫廷老师教的抛到脑后了。”

        她说起话来,语调轻软,嗓音娇嫩,浅嗔薄怒间,有令人心神舒畅的清新惬意。

        柴令武微笑着揉了揉小萝莉的脑袋,道:“这可不怨我,谁叫长乐如此活泼可爱呢?”

        小萝莉摸着自己的脑袋,两个俏丽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懵。

        这……这口吻……

        当我是三岁小孩么?

        我是你未婚妻,不是你女儿好吧?

        汝南公主的眼睛亦是直直地盯着小萝莉的头上,柴令武拍过的那部位,同样的目瞪口呆久久无声。

        “你这人!”小萝莉愤愤然的拨开柴令武的手,小脸纠结起来,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什么活泼?什么可爱?我不是小孩子,是你的未婚妻,你才多大呀?怎么老是老气横秋的,讨厌死了!”

        这番话,刚开始说的时候,确实是假装的生气,说话间眼波流转,故作姿态,但,说到后来,却是真的作了。

        那口气,真不能忍啊。

        这家伙动不动就处处以长辈自居,这怎么得了?以后咋办?

        柴令武笑道:“你瞧,你瞧!这口气,就是小孩子的口气。”

        小萝莉差点气死!

        又是这口吻!

        又是这口吻!

        你是要气死我么!

        就算你说的是道理,可是这么对我就很不对劲好么?!

        好吧!我忍你,免得又被当成小孩子。

        “噗”汝南公主终于彻底醒过神,蓦然间爆笑出口:“哈哈哈哈……”

        她一直都在留意柴令武,其实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就开始搜索他的一举一动。也许是他那粉妆玉琢的小脸儿触动她柔软的心;也许是他述说宫外的奇事吸引了她的兴趣;又或者是武德九年那个可怕的清晨,他咬死一名侍卫时的狠厉……总之,汝南知道,不知道从某一天开始,她就一直想念他,这种想念跟对亡母的挂念不一样。这种想念很甜蜜、苦涩、酸楚。

        唉!汝南公主心中哀叹着。

        他还小的时候,她知道他什么都不懂,所以她等他长大。可是皇祖父迁往大安宫居住以后,他再也不愿意进宫,她也只能从别人口中了解到他的一举一动。

        当得知他坠马不醒、生死不知时,汝南既担心又紧张,天天去佛光寺替他祈福。人是醒了,可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把守在床边的父亲叫成了大哥,听说姑父迷迷糊糊的应了。

        这事儿,让她乐了好几天。

        之后,宫里宫外都盛传他失去了记忆,好不容易在渭水踏青时,她远远的见到他了,但紧接着的却是父皇将长乐妹妹嫁给他的消息。她沉默了,自古婚约由父母作主,且自己的父亲是一国之君,说出去的话就是覆水难收的铁律,她能怎样呢?

        而且,长乐妹妹是父皇最疼爱的嫡长公主,在仕途上对柴令武的帮助,比自己要大百倍、千倍。只要他好,那就够了。

        汝南公主时常这般安慰自己,总是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念那个扰乱己心的少年,她以为可以淡忘曾经天真的心思,可为何深夜她总是莫名地泪湿枕巾?为何妹妹高高兴兴的说着与他玩耍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有一种酸酸的苦涩。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笑,可现在就是忍不住。

        这家伙,当自己的未婚妻是个小孩子,未来,或许也许会有变数啊!

        汝南公主看着一脸无奈的柴令武,一颗芳心忽然多了一抹可怜的期待。

        柴令武自然不知汝南公主的心思,他见小萝莉气鼓鼓的瞪着自己,连忙笑着安慰道:“比起杜荷的未婚妻,你的确长大了,的确是个可以出嫁了的大姑娘了。”

        言语之间,很是幸灾乐祸。

        “噗”小萝莉忍俊不禁的喷笑出声。

        杜荷的未婚妻是她同父同母的妹妹城阳公主,去年才刚出生,现在还没断奶。

        由宴席上的杜荷,想到前几天尿了自己一身的妹妹,再设想到杜荷如同端着盘子一般端着妹妹拜堂的一幕。

        小萝莉掩着小嘴呼呼嘿嘿的笑了起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满满的幸灾乐祸,满满的期待。

        柴令武见机,找个由头溜了!

        汝南公主给他的感觉怪怪的,总是以一个猎人的眼光,观看着自己。

        “姐姐!”柴令武离开之后,小萝莉鼓着嘴,闷闷不乐,垂头丧气:“你说说他这是啥态度?你说我该咋办?”

        “哈哈哈……”汝南公主很久都没有笑得这么畅快了,两只手扶着桥栏,柔软的腰肢如扶风摆柳一般:“你能咋办?再过两年,你身子长开了,就是个绝世无双的大美人儿呢!到时候,远弟就不会把你当小孩子了。”

        小萝莉对姐姐应付的态度很是不满,她扭曲着脸,忿忿的瞪了自家姐姐一眼。

        自己虽然对容貌有自信,只要不是横着长,以后一定比姐姐漂亮,可是她这个姐姐容貌艳丽妩媚多情,那凹凸有致的娇躯就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甜美多汁。便是自己见了都心跳耳热。

        再回过头来看自己干巴巴的身段儿,就像一根竹子,从头到脚直到底!

        姐妹俩这并肩一站,这别说柴令武了,就是自己也会把自己当成小孩子。

        有些黯然神伤的小萝莉见左右无人,偷偷摸摸的伸出小手,在汝南公主丰盈胸部捏了一把。

        “呀!”汝南公主娇躯一阵轻颤,像是弓弦一般蹦得紧紧的,惊愕羞怒之下,嗔道:“作死啊……”

        小萝莉摸了一下自己的胸部,哭丧着脸道:“姐姐,你现没有,你的胸部好像又大了呢!”

        “咳……”汝南公主一呆,哪里想到小萝莉莫名其妙的冒出了这一句,嗔道:“哪有……”

        小萝莉瞪眼道:“就有就有就是有…母后说过,三十岁以下的男人,都喜欢你这样的。”

        “姐姐,好姐姐,汝南好姐姐,你就告诉人家,要吃了什么东西…才像你那样大……”

        汝南公主羞死,忍无可忍的给了小萝莉一个暴栗,落荒而逃。

        “别跑啊…”小萝莉在后面奋力直追。

        “你以后带我去种花种菜,我就告诉你。”

        “好嘛,好嘛!”

        为了长大的秘诀,小萝莉豁出去了。

  /33_33745/19212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