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三四章:‘小舅妈’来访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柴令武出了延喜门,一路南行,由于长安每个坊都有高墙围着,在大街上行走,只能看到一段段高墙,且由于人们都在坊里活动,所以不管白天还是晚上,街上的人流量都极其低下。

        “柴公子!”

        当他来到永兴坊、崇仁坊之交的景凤门,意外听到有人叫他。

        回头一看,一辆小巧的马车正停在自己不远处,车帘掀开处,两名少女少女正在向他招手。其中一名,长得仙肌玉骨、明珠仙露,另一名,脸上一片黝黑,与尉迟宝琪有得一比。

        这一俊一‘丑’,正是白天同席作画的少女。

        “两位姑娘好!”

        柴令武满心好奇的走了过去,她们这些佳丽早就散席了,理应早就回家了,可她们却在自己回家的必经之路上逗留,摆明了在等候自己。

        柴令武凑到近前,一股淡淡清香扑鼻而来。这应该是这两名女孩私人马车,里面的空间并不大。

        他定了定神,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

        小小的动作却让两女心头大安,好感凭生。

        柴令武问道:“两位姑娘,你们找我有事?”

        美貌女子道:“白天见到柴公子画作出神入化,我们姐妹心中感佩不已。我们专程在此等候,就是希望得到公子的指教。”

        “果然不出所料!”柴令武心头明悟,拱手道:“请恕冒昧,还不知如何称呼两位姑娘呢。”

        “我的名字柴公子想必听过…”美貌女子一言一行大方得体,先自我介绍:“我是郑丽琬!”

        柴令武点了点头,原来她就是差点就成了自己‘小舅母’的郑丽琬,难怪如此绝色。

        郑丽琬见柴令武面无异色,反倒是有些惊讶了,她指着身边的女孩,道:“这位是我表妹,右卫长史徐孝德之女徐惠。”

        徐惠落落大方道:“小妹自幼在江南长大,前不久,与家人乔居长安,失礼之处,望柴公子海涵!”

        ‘徐孝德之女徐惠’不就是未来的徐贤妃、自己未来的‘小舅妈’么?

        皇帝为尊的时代里,最恐怖的风,不是龙卷风,而是枕边风。所以柴令武听到这个名字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排除万难、一往无前的先打好关系。

        一念至此,柴令武赶紧拱手作揖:“原来是徐姑娘,久仰久仰!”

        他是真的久仰,久仰了一千三百多年……

        两女四只眼睛对视,尽都是在对方眼睛里面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懵…我/我表妹就是小女孩,你久仰个啥?

        “呃…!”柴令武也觉得自己过于热情了些,连忙道:“我也不知道久仰什么,反正大家一见面,都是这么说的!”

        这人,真是…‘坦诚’…

        两女同时有一种相当无语的感觉。

        徐惠犹豫了片刻,好像给自己打气似地,半空摇了摇秀拳,道:“柴公子,我仰慕您的才华,请公子收我为徒,传我诗书丹青之技!”

        徐惠忽然在车厢中站了起来,纤巧的身子恭恭敬敬的弯下腰去。竟然是正儿八经的行了一个拜师礼!

        柴令武吓了一跳,急忙跳身闪开,手忙脚乱的道:“徐姑娘这是干什么?我柴令武是将门子弟,以后也会从军,才华之语与我实在太远!”

        虽然早已料到这个女子是为了画技才等在这里的,却也万万没想到徐惠竟然会正式拜师!一边的郑丽琬也是惊异的瞪大了眼睛,徐惠的表现出乎了她的意外。

        “不,柴公子,你七首一文直击人心,更被孔颖达、虞世南等当世大儒誉为‘诗中之雄杰’,丹青一道更是我之目睹。请公子收我为徒,教教我吧。”徐惠苦苦哀求。

        “我今年虚岁十三,还小!怎么可以为人师?”柴令武都快吓跑了,开什么玩笑,若是你以后当了李世民的老婆,这辈分怎么算?

        徐惠依旧弓着身子:“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师父有为人师之才就够了。师父若是不答应,我就天天去你家门口跪着!”

        郑丽琬在旁劝道:“柴公子,我表妹学画之心甚诚,公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还是答允了吧。”

        柴令武摇头如波浪,对郑丽琬说道:“郑姑娘,你还是劝劝徐姑娘吧!”

        徐惠失望道:“难道在柴公子眼中,弟子竟然是如此不堪造就吗?”

        “是我根本没时间。”

        徐惠总算忙问端的。

        柴令武道:“第一、我是弘文馆学生,每天往返于弘文馆和家里,说是早出晚归也不为过;第二、每年是有田假、授衣假、春节长假,但是在这三个月时间里,我要跟家父去左卫训练!”

        徐惠没辙了!

        总不能让柴令武抛弃自己的学业,成全自己吧!

        郑丽琬不忍表妹的失望,饱含深意道:“据我所知,柴公子以前可不是这么用功的。”

        “我虽然记不住以前之具体作为,却也知道我以前是长安四害、四大恶人。”柴令武坦率道:“正因为如此,我才知道自己在学识上的缺少,才更应该把浪费的光阴补上。事实上,等我从弘文馆学满毕业,朝廷便有封赏。但是我很厌恶‘驸马都尉’这种混吃等死的字号。所以,才需要去努力。”

        郑丽琬亦复默然!

        看出来了,柴令武是打算以实实在在的功绩获得实实在在的荣誉。就像他父亲柴绍,人们先知道柴绍是大将军、谯国公,然后才知道他是‘驸马’一样。

        徐惠登时失魂落魄了起来。

        柴令武也有些感动,她这股对于文化渴望的精神让人不得不服。

        “书法、丹青首重在练习,徐姑娘的画技已经炉火纯青,欠缺的也无非是圆满之道,弥补这一欠缺的方法无非就是‘引他山攻玉’!”

        见徐惠认真聆听,柴令武侃侃而谈道:“就拿这长安城来说,入城门户众多,如果通化门关闭,其实姑娘可以走春明门、延兴门、启夏门、明德门、安化门的啊!又何必执着于一门一户?”

        徐惠由这番话,耳边似乎又响起柴令武所说的建筑大师宇文恺之例子,禁不住低低咀嚼,只觉余香满嘴。

        “因为种种原因,我不能收你为徒,更不能像授课那般教你,但如果徐姑娘遇到难题,尽可以找我。只要我在家,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看如何?”

        柴令武见徐惠尤有不甘之色,便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

        正好,他也想有抱大腿的想法。

        “真的?”

        徐惠高兴的大叫:“先生真愿意解弟子之惑?”

        原本有些失望的徐惠,眼神猛的再次亮起,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如此巨大的转变,倒是让她有些反应不及。

        “你我年纪相当,同辈切磋即可…正如孔夫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所以,别先生先生、弟子弟子的!”

        徐惠听了也觉有理这才作罢。

        柴令武长长的松了口气。

        总算是摆脱师徒名分,又能达到交好未来‘小舅妈’的目的了。

        郑丽琬深深的看了柴令武一眼,后者谈吐虽然大异常理,往往剑走偏锋,却是常常让人出乎预料,应对不暇。

        寥寥数语之间便将表妹的情绪调动得大起大落,从而令表妹觉得学艺之不易,其时光之宝贵!但理由却又合情合理,丝毫不显得生硬。

        虽有表妹急于学画的原因所致,郑丽琬却也不得暗惊于柴令武的可怕智慧!

        眼见时间已是不早,郑丽琬便提出告辞。

        柴令武得知她们住在长兴坊后,也没有说出护送之语,长兴坊的东门与崇仁坊的西门同处在启夏门大街,中间只隔着务本、崇义二坊,不远也不近,她们只需没着大街南下即可。

  /33_33745/19213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