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四二章:汝南公主的价值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汝南公主听到柴令武说要著律,登时惊呆了。

        不过,著律这种事,对于柴令武还真没什么难度。

        不是他太过厉害,而是《武德律》太菜。

        自从柴绍说官员可以从商之后,柴令武便对《武德律》进行了精读。

        这《武德律》是李渊在武德年间制定颁布的律法,他废除了杨广苛刻的《大业律》,以杨坚《开皇律》为基,添加了一些全新的内容,但实际上与《开皇律》没有太大的区别!跟后来集合汉魏六朝之大成的《唐律》有着天壤之别。

        这种单一的律法在柴令武这种老油子眼中,简直漏洞百出。

        李世民登基之初,也觉得《武德律》远远不足以维护天下的安定与利益,所以特命长孙无忌、房玄龄、裴弘献等人编写《贞观律》。

        只是五年过去了,长孙无忌还是没有搞出来。不出意外的话,长孙无忌主编的《贞观律》五年后才能面世。

        长孙无忌这家伙,在内政方面不如魏征、谋略不如房杜、兵事不如李靖李绩,他最厉害的地方是精通律法。

        不管是现行的《武德律》,还是五年后诞生的《贞观律》,还是李治时期的《唐律》,都有长孙无忌的影子。

        如果柴令武率先把《唐律》默写出来,不仅让长孙无忌的五年功白费,还能把长孙无忌一生最大的成就取为己有。

        此外,柴令武为了行事方便,也接触过二十一世纪各个国家的制度律法。虽然同样做不到将所有的记载脑海里,但个别的一些时代的东西却要胜过《唐律》许多,

        一旦将那些东西融入到《唐律》中,那么,柴令武搞出来的《唐律》在唐代人的眼光来看,那是无懈可击的一部千古巨著。

        而他柴令武,不仅能够取代了长孙无忌在法学史上的地位,还能扬名立万……

        在这个主要靠名气吃饭的时代,名气是比真金白银还要可靠的资本,人一旦有了名气,不管干什么都事半功倍。

        包括左拥姐姐右抱妹妹也都不再是梦想。

        “远弟弟,你真要自己著律?”汝南公主见柴令武没有回答,一下子蹦了起来。

        腰不酸、胸不酥、腿不软了,呃,就是某个部位湿答答的、凉嗖嗖的。

        “这是你夫君我左拥姐姐右抱妹妹的法宝,事先说出去就不灵了。”

        柴令武一本正经道:“我这也算是好色大军中的一员了。不过,连孔子都说‘食,色性也’。如果我不照圣人的去做,就是不敬圣人。像我这样的好学生,怎么可能不遵圣人之学呢。”

        “咯咯…”汝南公主笑得花枝乱颤,娇软的身子像是一条美女蛇一样扭个不停。

        柴令武奇道:“有什么好笑?”

        “要笑死了……”汝南公主这妮子似是得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对雪腻隐在衣衫中半遮半露,更添动人姿色。

        柴令武咽了口吐沫,跳将起来,在汝南要逃时,从背后抱住了她的细腰,嘴唇凑在晶莹的小耳朵上,轻轻含住了耳垂,灵活地舌尖翻搅了一下:“说,到底在笑什么?否则,家法伺候。”

        “谁……谁怕你。”汝南公主无力的抗拒。

        但下一刻已经一声轻呼,那双带着温热的大手。已经从自己腰间摸了进去。一手一个,握住了胸前的高耸,爱不释手;偶尔夹起那两枚小樱桃,轻轻搓揉几下。

        汝南的宫装前胸,能够清晰的看出来一双手在里面调皮的胡闹着……

        汝南无力的倒在柴令武怀里,有他顶着,才保持着自己没有瘫软下去。颤声笑道:“‘食,色,性也’,那是孟子说的……哎呦,不行了,笑死我了,咯咯……”

        柴令武愣住了。

        “这不是孔子说的么?我一直以为是孔子说的。反正都是子、都是儒家的圣人,将就吧。”

        这将就得了的吗?

        汝南公主无语之极,但要害在人家手里,哪里还敢出言反对,求道:“远弟,饶了我吧,下次不敢了。爱将就就将就呗!”

        柴令武把玩着两只大白兔,弹着兔鼻子正上瘾,闻言不由一怔。道:“爱将就就将就?太不负责任了。”

        柴令武又把玩了两只大白兔很长一段时间,这才意尤未尽的把手抽了出来。

        鼻端传来淡淡的香气。

        柴令武耸着鼻子仔细的嗅了嗅,如兰似麝馥郁怡人,就跟汝南公主身上的体香一样,令人闻之如同无数双柔软的小手在身上游走,让人想入非非。

        下一瞬,柴令武才现香气的来源自己的双手。

        “原本公主殿下全身都是香的!”柴令武恍然大悟。

        汝南公主的脸儿更红了!她咬着芳唇羞了半天,忽然道:“远弟弟,我,我顶多有办法让大唐官宦子弟视我为妖精而不敢娶,可是,我怕父皇,父皇用我去和亲。”

        柴令武心中顿时一颤,这种事情很有可能生。

        公主对于皇帝来说,从来都是拉拢近臣的顶级赏赐品,汝南公主为了等他,自己把自己整成了人人都怕的妖精。在大唐王朝之内,她已经失去了‘公主’所具有的最大价值,如果有异国使节求亲,有‘妖精’之名的汝南公主绝对成为李世民的选之人,既可以让‘废物’光热,又能‘妖精’祸害异国,还能给汝南公主找到一个荣耀的‘如意郎君’,对于李世民来说,完全是‘一箭三雕’之事。

        “放心!我不会让和亲这种屈辱的事情在我大唐生!”

        柴令武紧紧的抱住汝南公主,缓缓道:“我知道我还小,说话的分量不足,所以近来才有所表现,希望引起舅舅的重视,目的不是为了权柄财富,而是为了好好活的下去,也是为了大唐在某些方面少走弯路!”

        “现在,是因为你!”

        真挚而朴实的话语,如一柄锋利的利剑,贯穿了汝南公主的身心防线,让她在这甜言蜜语中迷失了方向,看不到出口,身边只流淌着一种叫幸福的庞大能量。

        她的眼神迷离,精致的耳垂变得殷红,粉嫩的颈脖也泛起了异样的红光,芳心急促而有力地跳动着,体内涌起一阵阵燥热,她用一种期待而别样的目光望向柴令武,主动伸手挽住了柴令武的颈脖。

        献上香吻。

  /33_33745/19238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