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四三章:无耻的孔颖达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柴令武两世为人,前辈子作为即将出道的杀手,他吃喝飘赌的流氓、杀人放火的恶棍、小白脸、小三、文人、绅士、雇佣兵、画家、武术家、书法家、艺术家、音乐家……什么坏事好事都干过。

        唯独没有认认真真、真真正正、踏踏实实的谈过一回恋爱,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有今天没明日的,哪敢自己给自己设置一个致命的命门啊。

        前一世,哪怕有需要,也是抄票开道。完事之后,穿上裤子、付钱走人。事后你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

        汝南公主不一样,她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女孩。也是之前他没遇到的,从未碰过的一个群体。

        对于汝南公主,柴令武也不知是怜惜、是爱变、是占有、是征服……还是啥!他弄不懂,也懒得去伤那脑筋!

        既然认定了她,却就代表是一份永了褪色的承诺!

        为了能够早一日把汝南公主从惶恐中解救出来,也为了增加话语权。

        当天柴令武就把脑海中关于科举的资料抄袭整理了出来,第二天查漏补缺、整理修改,第三天便拿着一叠厚厚地资料递交给礼部尚书孔颖达。

        孔颖达看了一遍,揉了揉太阳穴道:“与老夫入宫面圣去。”

        “呃…您去面圣关我何事啊?”柴令武瞠目结舌。

        “这等鸿篇巨制,老夫看着不错!但最后,还是需要圣上裁定。这份《科举策划方案》出自你手,详尽细节你了然无胸,圣上有疑问自然由你解答最合适。”

        孔颖达一扬手中的稿子,盯着柴令武,目光灼灼的沉声说道:“这东西除了你我、圣上,决不不能让第四人知晓,你太小了,而这一份功劳太过沉重,你还领不成,若是传扬出去,必定引起舆论汹汹,慎之慎之。”

        这是好意,是孔颖达对柴令武的爱护。

        科举乃是杨广用来制衡关陇集团的产物,在大唐,一旦有人提到科举制,一旦有人提到开科取士,就会拨动关陇集团的心弦,而倡议者也会受到关陇集团的敌视、仇视!

        “多谢先生爱护…有些庞然大物,学生的确承担不起。也不在意这所谓的功劳。”柴令武笑了一笑,他还怕孔颖达大张旗鼓的去宣扬呢。

        “孺子可教!走吧!”孔颖达欣慰一笑,率先拾步。

        出了礼部,柴令武悄声问道:“先生,你说我们柴家是不是那个团伙的?”

        孔颖达愣了愣,道:“从你父亲开始,就不是了。”

        “皇家人!”柴令武秒懂。

        柴绍、柴哲威、柴令武父子三人全因大唐、全因李家,才有今天的地位,可以说,柴家与大唐王朝、李家皇室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李家玩完,柴家也没好日子过;柴家玩完,李家损失一个得力干将。也是因为如此,柴绍才一直被李世民定位为自己人的系列!他柴令武与李家就更近了,他体内先有一半基因是李家的,以后还是嫡长公主的丈夫,双重皇亲、高贵非常。

        柴家这种成分,早就被关陇集团踢出群了。

        哪怕送上门去,关陇集团也不收。

        反之,柴家越是与关陇集团不对头,李世民越是高兴。

        孔颖达点醒道:“柴大将军在这方面就做得非常好!你可不能聪明反被聪明误。”

        “明白!”

        …

        李世民接见孔颖达、柴令武的地方依然是御书房——甘露殿!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八竿子打不着的一老一少竟然会走到一起,更让他惊讶得差点掉了眼珠子的是,这一老一少居然有说有笑,一副老少相得的模样!

        一个守旧派的代表人物,咋就跟一个勇于革新的少年搞到了一起?

        真是奇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拜见圣上!”

        孔颖达、柴令武一同行礼。

        有孔颖达在一边,柴令武当起了乖乖好学生。

        “爱卿平身!”李世民正襟危坐,一派公事公办的模样。

        李世民是真的怕了孔颖达,有次早朝让不知是蚊子还是跳蚤咬了一口,他忍不住伸手抓痒痒,结果孔颖达以“坐毋箕”的古训,直接在朝堂上,像训斥孙子那般训斥李世民半个时辰,弄得李世民想死的心都有了。连抓个痒孔颖达都能说上半个时辰,其他过错更是不言自明。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长了记性的李世民心里尽管好奇!却也只能摆出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孔颖达交上资料,施施然的说道:“圣上,这份《科举策划方案》乃是老臣弟子柴令武一笔一划所拟…”

        李世民、柴令武闻言,登时眼珠子都鼓了起来。

        对于师生这个关系在古代,是很看重的。虽说孔颖达有授艺之德,可是严格来说并不是柴令武的老师!

        正式的师生关系只有选了黄道吉日,在诸多道高望重之士的见证下举行隆重的拜师仪式才算名正言顺。

        有了正式的师徒名分,才能在外人面前谦称‘恩师’某某某、‘劣徒’某某某之类的话。

        李世民带着疑问的目光扫了柴令武一眼,意思是说‘你啥时候成这老儿的弟子了?’

        柴令武耸耸肩,做了一个无奈与无不知道的表情。

        李世民看了闭目养神的孔颖达一眼,登时明白了,这老家伙是看中了柴令武的潜力,打算先斩后奏的抢着去当关门弟子了,意思是说,你这外甥咱老孔很中意,你看着办。

        除了咬牙暗骂孔颖达不地道,李世民只能当作不知道的直接过滤掉。

        想把我外甥女婿教成一个老头子,想捡个无师自通的现成天才当徒弟,门儿都没有。

        李世民心头愤愤不平,却不动声色翻看《科举策划方案》,大笑的赞道:“不愧是书法名家,这笔字真了不起,比起许多饱读读书的文人墨客强多了,若满朝文武能够写出这么好的字,那朕批阅奏章将是一种享受。”

        “咳…咳…”孔颖达给刺得连连咳嗽,书法方面柴令武可以当他师父。

        李世民见孔颖达受窘,心情畅快了,舒坦了。

  /33_33745/192389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